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新片介紹

| 新片目錄 |


原子殺姬
Atomic Blonde


  Poster


資料

發行:Panorama Films 及Golden Scene Co. Ltd.
導演:David Leitch 大衛雷奇
主演:Charlize Theron 查理絲花朗、James McAvoy 占士麥艾禾、Sofia Boutella 蘇菲亞寶堤拉
級數:待定
片長:分鐘待定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7年7月20日


電影簡介

本年度火爆動作鉅片《原子殺姬》(Atomic Blonde),由荷里活頂尖武術指導及特技演員大衛雷奇(David Leitch)執導,其首部導演作品《殺神John Wick》的獨特武術及動作美學贏盡口碑及票房,打出名堂的他更擊敗多位對手成為《死侍2》的導演首選。《原子殺姬》貫徹他嶄新偏鋒的動作風格,極盡官能刺激,由《末日先鋒:戰甲飛車》型格金像影后查理絲花朗(Charlize Theron)領銜主演,繼《狂野時速8》後再次火辣登場,挑戰動作及性感極限,堪稱女版「占士邦」!與《變種特攻》系列占士麥艾禾(James McAvoy)及《盜墓迷城》上位女星蘇菲亞寶堤拉(Sofia Boutella)展開一場埋身肉搏的柏林諜戰!


跨國諜戰一觸即發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前夕,各個超級大國的結盟關係將會大執位。間諜遊戲本質就是敵我難分,何況局勢如此凶險。

英國軍情六處MI6的首席女特務露溫寶杜(Lorraine Broughton)被派遣到德國,截破一個剛刺殺了一名同盟國臥底特務的冷血間諜組織,但露溫甫抵達德國就成為了被追殺的目標,她必須與駐德國的情報官大衛珀斯(David Percival)合作,保住性命以執行任務。在背後密切監察著兩位特務的是MI6調查員艾力桂(Eric Gray)和高級CIA中情局特工岩馬卡茲范(Emmett Kurzfeld)。與此同時,露溫發現被法國特工黛芬拉薩兒(Delphine Lasalle)跟蹤,更發展出一段火辣辣的情慾關係。

所有特務的目的都是尋找一份由東德史塔西(Stasi)國家安全部情報員編寫的名單,包括所有西方特務身分和個人資料,藉以化解一個將危及整個西方世界情報行動的重大威脅。據報名單在一個代號為「望遠鏡」(Spyglass)的情報人員手上。雖然露溫和大衛的關係充滿衝突和火藥味,但他們都暫時齊心合力追尋「望遠鏡」,希望把名單拿到手。在柏林圍牆倒下前的緊張局勢和嚴寒環境下,露溫必須與時間競賽,施展渾身解數,擊退所有敵人,並報復任何無論在公或在私的背叛者。


柏林圍牆倒下前的最後戰場

《原子殺姬》的故事設定於歷史上一個特殊的時間和地點:柏林圍牆屹立28年後,即將面臨倒下的前夕。柏林圍牆在1961年由共產主義東柏林政府建造,把人民與城中美國、英國和法國區分隔,這些區域都是根據二戰後訂立的《波茨坦協定》成立的。圍牆是一個受掩護和隔離的戰場,所有間諜、特務和冷戰參與者都在這媔}戰。

五年前開始參與製作的查理絲花朗說:「那是個很有蠻荒西部氣氛的時期,有蘇聯KGB秘密警察、東德史塔西與美國CIA、英國MI6和法國DGSE對外安全總局對峙;艱苦任務、賄賂、勒索、暴力,這些都是那個時期的特務的日常生活。」監製嘉莉麥哥美(Kelly McCormick)指出柏林圍牆有多方面的功能:「它不但封鎖著人們,也守住一些危害到情報人員的工作甚至性命的秘密。」

柏林圍牆分為在西柏林邊界的外牆,以及30碼後守衛森嚴的內牆,中間是「無人區」,也是「死亡地帶」。這一片開揚的區域沒有任何掩護,重裝軍人帶著軍犬一同巡邏,地上鋪了細沙以便追蹤逃亡者。沿著圍牆有70英里長的有刺鐵絲網、310個守衛塔、65個反汽車塹壕和4萬個由蘇聯訓練的邊境軍人。

《原子殺姬》是根據2012年由安東尼莊士頓(Antony Johnston)編寫、森赫特(Sam Hart)繪圖的漫畫小說系列《極凍之城》(The Coldest City)改編。向來對冷戰時期間諜活動感興趣的安東尼,在2008年夏天開始創作這故事。那時,間諜故事不是漫畫小說的常見主題,所以沒有預計到故事會被出版成書。

安東尼說:「我看過很多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的作品,也喜歡占士邦和Harry Palmer電影,如《柏林葬禮》(Funeral in Berlin),所以我一向都喜歡這類型的故事。我永遠不會忘記柏林圍牆倒下那刻,還記得我是在電視直播中看到倒下的片段,我感覺到事件的重要性,因為能把世界導向和平和光明。而這個時刻,顯然為間諜故事提供一個刺激的背景。」


《戰狼300》編劇改編漫畫小說《極凍之城》

漫畫小說系列的中心人物是MI6女特務露溫寶杜,她是個戰鬥力強、性感、殺人如麻的超級特務,是一個絕不妥協的戰士,也絕非花瓶式的女英雄人物。她在柏林孤立無援地執行極其艱鉅的任務,必須靠直覺、智謀和適應力,憑畢生所學的技術、知識、魅力和本能,在危險中全身而退。

因是出版社的股東,監製艾力吉特(Eric Gitter)率先看了《極凍之城》,閱後愛不釋手,他與拍檔彼得舒維雲(Peter Schwerin)都有把漫畫小說改編拍成電影和電視劇的經驗,但他坦言:「我們從未看過像《極凍之城》那麼像電影劇本的漫畫小說,很有層次和複雜性,有很微妙的主角人物。故事深入這城市冷冽背後,有蓬勃的夜店、地下龐克文化 (Punk)和流動的性取向。安東尼寫得非常出色,而這也是拍電影的好材料。」

監製彼得補充說:「向來柏林給人的感覺都是陰沉枯燥,但在漫畫小說單色描繪下竟也看不出來,所以我們覺得電影版也可以用這種色彩鮮明的描繪方法,沒有了煙霧瀰漫,而是富有兼收並蓄的感情,和充滿緊張刺激的動作場面。」

《戰狼300》(300)編劇卻特莊士丹(Kurt Johnstad)很高興能將這漫畫小說改編,因為他跟柏林有不少聯繫:「我爸爸以前是泛美航空的機師,60和80年代時都長駐在西柏林,所以在圍牆倒下之前,我曾花了不少時間在西柏林,也曾去過東柏林,那時只有一條鐵路和一條公路連接東西兩邊。而當時的柏林其實比大家想像中有色彩,吸引了不少藝術家、音樂家和無政府主義者,那是在共產主義強權壓迫之下,一個盎然勃發、孕育創意的地方,包括藝術和音樂;但我也意識到這是個前哨基地,危機四伏。我希望把那種危機感表達出來。」

「我也去過其他蘇聯聯盟國家,看到人們如何在鐵幕下掙扎求存,很多人為了逃走而喪命,而我在寫這故事時都會想起這些人。歷史一向都是以人為中心,尤其是冷戰時期,這場地緣政治角力戰的最後一盤棋。」卻特續說。

查理絲花朗與她的製作公司把握機會,將這個硬朗、有趣又性感的故事搬上大銀幕,監製嘉莉麥哥美說:「《原子殺姬》的可觀之處,是有金像影后查理絲花朗擔演強悍的女主角、有一個出色的故事,和一個有代表性又令人共鳴的世界。查理絲兼負起監製工作,完全沒有明星架子,而且非常自律、勤奮,也喜歡與大家合力解決問題。」


《殺神John Wick》導演大衛雷奇再創新風格

《原子殺姬》由荷里活頂尖武術指導及特技演員大衛雷奇(David Leitch)執導,其首部導演作品是與查德斯塔爾斯基(Chad Stahelski)合導的《殺神John Wick》(John Wick),亦曾在不少商業大片擔任第二(特技)組導演,如《侏羅紀世界》(Jurassic World)、《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和《盧根》(Logan)。大衛不只是個「特技人」,他能夠準確拿捏大型動作場面和細膩故事的界線,把兩者融和並取得平衡,創造出新的電影製作風格。

大衛在本片中再次令觀眾大開眼界,不但拍出MI6女特務露溫大開殺戒的狠勁,也突出了她的情感和內心世界。大衛形容露溫是見識過人性最醜陋一面的間諜,因此變得冷酷無情,但在今次任務中,她重新學習如何找回自己的人性。

大衛說:「露溫是個極之複雜的人物,她的故事展示出一個現代間諜片的處理手法。作為間諜,她要心狠手辣,有很多特質都非我們能夠理解。她很冷酷、有型,因工作關係她必須控制情感,但內心卻有善良和傷痛的人性一面。」

大衛和編劇卻特是多年好友,因此合作起來特別有默契,大衛很欣賞卻特引人入勝和惹人共鳴的劇本:「我成長於80年代,所以對柏林圍牆倒下的一幕記憶猶新,而且這故事也跟今天的政治局面有莫大關連。」卻特說:「我和大衛很有默契,我知道他想把經典間諜片改頭換面,大膽地推向另一層次。」


占士麥艾禾演正邪難分的情報官

《原子殺姬》故事描述一場跨國間諜戰,因此在選角方面也要物色世界各地的演員,駐德國的MI6情報官大衛珀斯(David Percival)是片中重要人物,編劇卻特說:「冷戰下的柏林是為他這種才華和脾性的人而設,他基本上是獨行獨斷,他有自己的控制範圍,遠離倫敦的監督,他甚至可以用自己的人脈網絡,在圍牆兩邊賣買走私貨,真的很懂享受!」

作為露溫的特務拍檔,大衛珀斯是個有個人魅力、擅於暗算和冷酷無情的人,二人旗鼓相當,他也是她在柏林唯一的盟友,但露溫也知道大衛有恃無恐地為非作歹,所以當露溫來到時,他立即提高警覺,因為控制了五年的地頭,他絕不會輕易放手。

飾演大衛珀斯的是蘇格蘭演員占士麥艾禾,他為角色做了不少資料搜集,在MI6早期起用的特務中,找到他可用於角色的特質:MI6會起用一些看似短命的人,防止他們在日後洩露國家機密。占士說:「大衛珀斯跟占士邦和積遜龐(Bourne)相差甚遠,他有一句對白是:『我他媽的愛柏林!』,他是認真的,他是那種抵不住外在環境誘惑的特務,MI6的長官形容他是『野獸』,這樣形容他和其他在柏林執行任務的人都是最貼切不過。」

占士也很欣賞劇本和故事題材的大膽和態度:「這跟我們印象中的冷戰不一樣,這個地方有很多利益關係,每個間諜都認識對方,會跟敵人一起暢飲甚至上床,這是個令人興奮但又危險的遊戲,而這也令他漸漸變成一個近乎自我摧毀的人物,但他是露溫唯一可以合作的人。」

查理絲花朗說:「露溫來到柏林,對大衛珀斯來說是個威脅,她擅於諜報、逃亡、運用武器和搏擊,十分專業和具破壞力,但她的往績也說明了沾滿鮮血的手是洗不清的。」


多國演員加入間諜大混戰

經驗十足的尊古曼(John Goodman)是片中少數的美國演員,他認為他飾演的CIA特工岩馬卡茲范(Emmett Kurzfeld)是最為可靠的,他說:「岩馬與MI6合作尋找間諜名單,在柏林這個所有人都互相欺騙、戴著面具和使用假身分的環境中,嘗試查明真相。導演大衛雷奇說:「尊的角色要向露溫施壓,同時又要予以支持,演繹出角色的莊嚴權威。」

持有間諜名單的「望遠鏡」(Spyglass)由英國演員艾迪馬森(Eddie Marsan)飾演,他形容角色說:「他作出一個非常冒險的決定,背叛自己的政府以換取遷移到西柏林的機會,更把命運和家人的性命都放在他並不完全信任的人手上。」

大衛說:「片中的特務無論表面上是站於哪方,都有著共同的兩難選擇:當政權搖搖欲墜時,你把賭注押在圍牆的哪一邊?」 電影中當然少不了蘇聯特務,亞歷山大布莫維奇(Aleksander Bremovych)就由丹麥演員羅蘭慕拿(Roland Moller)飾演,他說:「亞歷山大是個舊派蘇聯人,鄙視東德青年所擁護的西方文化,他知道圍牆倒下即是蘇聯體制和名望的倒下,所以在公在私都誓要找到『望遠鏡』和間諜名單,同時也想擺平與CIA和MI6的舊怨新仇。」

抱有理想主義的是法國特務黛芬拉薩兒(Delphine Lasalle),由法屬阿爾及利亞演員蘇菲亞寶堤拉飾演,她在《皇家特工:間諜密令》(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星空奇遇記:超域時空》(Star Trek Beyond)和最近的《盜墓迷城》(The Mummy)中一鳴驚人,今次飾演的黛芬是個年輕和敢冒險的特務,深明要得到露溫的信任,就先要得到她的心。

蘇菲亞說:「我跟片中其他角色不同,不用跟露溫打個你死我活,由她們相遇的一刻開始,黛芬就被美麗、自信和有威嚴的露溫迷倒,而黛芬展示出的傾慕與愛意,更開始融化了露溫冰冷的外殼。」

年輕天真的黛芬首次執行任務,便被迫跟強敵交手,隨時喪命;但她的天真爛漫和流動的性取向吸引了露溫。在危險混亂的局面下,露溫竟然愛上了這個年輕女特務,因為黛芬令她記起從前那個好玩有趣和情緒化的自己。黛芬的出現令露溫的任務遇上她從未料到的變數,亦令她的處境更為危險。

蘇菲亞說:「黛芬想在柏林找尋庇護和刺激,想人生有另一個選擇,並受圍牆倒下前,人們追求自由解放的能量和樂觀熱情所感染,她相信自己可以為歷史重要的時刻中出一分力。」

著名德國演員及導演蒂爾施威格(Til Schweiger),在片中飾演「錶匠」(Watchmaker),他的對手是英國演員杜比鍾斯(Toby Jones),飾演MI6調查員艾力桂(Eric Gray),他們的演出亦正亦邪,敵我難分,令觀眾充滿驚喜。


重塑柏林圍牆及倒下的歷史時刻

導演大衛雷奇與一班在《殺神John Wick》中合作過的好友和拍檔再次聚首,合力炮製《原子殺姬》,包括攝影指導Jonathan Sela、作曲家Tyler Bates、音樂總監John Houlihan、剪接師Elisabet Ronaldsdottir,以及第二組導演兼特技指導Sam Hargrave(亦是大衛的愛徒)。此外還有曾製作《希魔撞正殺人狂》(Inglourious Basterds)的David Scheunemann擔任美術指導,與查理絲花朗合作過多次的Cindy Evans擔任服裝設計師。

在德國長大的David Scheunemann同意柏林自1989年起已改變不少,經歷過大型重建和很多建築物相繼落成,所以那年代的質感已不復再,唯有在布達佩斯仍然有東西柏林的感覺。布達佩斯有很多古舊的棄置建築物,破爛的模樣很適合作拍攝之用;而且布達佩斯人口較稠密,街道較窄,更為適合拍間諜片。 電影選擇在布達佩斯拍攝倫敦和巴黎的戲份,安德拉什大街(Andrassy Avenue)是城中標誌性的林蔭大道,兩邊是高級商店和外國領事館,團隊在那塈鋮鴗@座非常適合拍攝MI6總部的建築物。導演說:「建築物的室內設計很有英國的感覺,有古典畫作、皮製椅子、櫻桃木傢俱、華麗吊燈、木雕天花、名貴地毯和窗簾。」

在街道上,David Scheunemann和美術組搭建了一道長250尺、高12尺的木製柏林圍牆仿製品,可以分拆成小部分方便運送,配合劇情運送到布達佩斯不同地點進行拍攝,他們還請了當地的塗鴉藝術家,參照實物在圍牆上塗鴉。真實的柏林圍牆其實不是建於東西德邊界上,而是距離邊界兩尺的東德範圍內,當年有不少人民、遊客和藝術家在圍牆上畫畫、銘文,以表達內心所想,很多都是嘲笑東德政府,倒如一個大箭咀配上「社會主義的天堂:前行10米」文字。

David Scheunemann說:「由於圍牆是在東德範圍內,西德警方沒有權阻止人民去到圍牆的西邊塗鴉,而東德警衛當然是在圍牆的另一邊,也沒能力阻止,結果就出現了很多美麗的藝術作品。」

不過警衛對於阻止東德人翻牆逃走則是不遺餘力,而且冷酷無情,機關槍、監視塔和軍犬在「無人地帶」虎視眈眈,那些年間,估計有130個東德人為了自由,翻牆逃走而被殺。

美術組搭建的圍牆,最後成功到達布達佩斯的第六區,以拍攝圍牆倒下的一幕。他們重演了1989年11月9日全球注目的時刻,德國人在歡呼聲下打碎圍牆,對很多人來說,這是與被迫隔離的親友重聚的第一步。


大衛寶兒音樂啟發電影時代觸感

除了導演大衛雷奇和美指David Scheunemann外,本片第三位重要的「大衛」,就是大衛寶兒(David Bowie),導演視他為本片的試金石,大衛寶兒的精神和能量,還有Nick Cave和Iggy Pop的音樂,都是那個時代的龐克運動和新浪潮中的重要部分。

拍攝期間,大衛寶兒逝世,製作團隊在拍攝現場播放《Cat People》電影主題曲《Putting Out Fire》向他致敬。大衛寶兒在70年代曾居柏林,灌錄了三隻大碟,被稱為「柏林三部曲」,《Heroes》中第二段的靈感就是來自他在錄音室的窗口,看到他的監製站在圍牆旁的畫面。

大衛雷奇說:「西方音樂和衣著在東柏林是違禁的,但這只令到年輕人對之更為渴求,所以片中的流行觸感都由那時的音樂啟發,配樂中除了很多古典音樂外,還有當時被禁止的西方流行音樂。」


打破固有印象 打造色彩繽紛的柏林

導演大衛雷奇與美指David Scheunemann和攝影指導Jonathan Sela,為本片創造出一個色彩繽紛的柏林,尤其是在西柏林及其龐克運動的部分。為了拍出豐富色彩,團隊採用Alexa攝影機和變體鏡頭(anamorphic lenses)去捕捉寬螢幕影像。(變體鏡頭︰寬廣的實景影像作光學壓縮處理,成為窄長的影像,記錄在正常規格的影片上,在放映時再透過變體鏡頭還原成為寬廣的寬銀幕影像。)。

Jonathan Sela說:「做資料搜集時,我很驚訝原來當時的柏林很色彩繽紛,這驅使我們用超飽和的色度;我們又使用了藍色和粉紅色霓虹燈,尤其是在露溫和黛芬於酒吧相遇的一幕。而在描繪一些較荒涼的地區,特別是共產黨那邊,就會有較多灰色調。」 「我們用綠色調反映創意蓬勃的西柏林,跟較無生氣和險惡的東柏林的藍色調形成強烈對比。東西兩邊的對比不但是要反映出政治和經濟上的不同,也是幫助觀眾分辨穿梭兩邊的主角身在哪方。」Jonathan Sela續說。

蒂爾施威格(Til Schweiger)飾演的「錶匠」(Watchmaker)出現的地方,會用較有光澤、黃色調的氛圍,因為他的藏身處是一間高雅的珠寶店,由美術組在布達佩斯市中心商場通道的一間小店改造而成。

說到「錶匠」這角色,不得不提片中最價值連城的道具之一:由寶齊萊(Carl F. Bucherer)提供作拍攝之用的瑞士名錶,由查理絲花朗飾演的露溫佩戴,隨劇情發展,她必須把名錶交給「錶匠」處理;同樣地,寶齊萊也派出專業技師,由德國去到拍攝現場,擔當「錶匠」的替身,負責在片中出現多次的手錶解構及還原工作。

除了名錶外,查理絲花朗還有很多華麗的服裝,例如由House of Dior Archives借出的紅色外套,拍攝一場夜間外景戲,令露溫極為明艷搶眼。不過由於經常要跟敵人激戰,可能一個鏡頭已令到戲服血跡斑斑或破爛不堪,服裝組要為每套衫準備多件一式一樣的作替補,以便連戲。

當然,有很多拍攝所需的物品並非輕易可租借或找到,道具師Marcus Haendgen便花了數週尋找所需的東西,例如特工使用的舊式攝錄工具。而服裝設計師Cindy Evans則在倫敦的Angels Costumes和在柏林附近,收藏了不少東德軍服的巴貝爾斯堡攝影棚(Studio Babelsberg)尋找服裝,還遊走布達佩斯的大街小巷,在二手店中尋寶。她說:「西柏林的人衣著比較時尚和光鮮,而東柏林則是灰沉單調和過時,但隱約看到地下的龐克潮流。本片中有很多歷史和文化的層次,我們努力地在服裝設計上表達出來。」

那時柏林的人民失去了政治自主權和流動的自由,但在藝術發展和性向自由方面,卻是百花齊放。露溫和黛芬於酒吧相遇並促膝談心的一幕,是在布達佩斯一間已停業的卡巴萊歌舞劇院拍攝,劇院是根據巴黎的紅磨坊而建,製作團隊還找來了性感舞孃、紅色座椅、吊燈、裸體雕塑和一張列根作性感牛仔打扮的巨型掛畫來佈置這個酒吧場景(美國前總統朗奴列根一直醉心西部牛仔的自由奔放,在荷里活曾演過幾十部西部電影)。總括而言,美術組總共設計了85個場景作拍攝之用。

在開拍之前,導演大衛雷奇已看到查理絲花朗的能耐,因此他會為露溫設計一個七分半鐘、一鏡過的動作場面。片中露溫所有的打鬥場面,都是查理絲親身上陣,她有芭蕾舞根底,而她為本片更特訓三個月,每日五小時,同時要記住多場複雜的動作編排,觀眾可以看到她從影以來最激烈、最拳拳到肉的演出。

其實查理絲在拍完《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 Fury Road)後少於兩個月便開始為本片進行特訓,在大衛和查德斯塔爾斯基(《殺神John Wick》聯合導演)為特技人和演員而設的訓練中心(87 Eleven Action Design),與正在準備《殺神John Wick 2》的奇洛李維斯(Keanu Reeves)一起訓練。

攝影指導Jonathan Sela與大衛合作多年,包括近期的《殺神John Wick》和《死侍2》,他們在拍攝動作場面上非常合拍,令觀眾有極高的代入感。而大衛與查理絲一起構思動作場面時,被對方的投入度和能力所震驚,從她身上可以看到極大潛能,並就此為她度身訂造動作場面和訓練內容,他說:「她有非一般的體能,如果不好好運用是一大浪費,所以我跟特技組說:『要打得再勁一點!』」

在大衛的指導下,第二組導演兼特技指導Sam Hargrave(他在片中飾演James Gasciogne),有條不紊及安全地引領演員完成動作特技場面,他指露溫的風格像約翰麥克(John McClane)(電影《虎膽龍威》男主角,由著名影星布斯韋利士(Bruce Willis)飾演),她為了勝利可以走在玻璃上而面不改容。 露溫不會與敵人硬鬥硬,她很精明,以技巧和靈活敏捷的身手取勝,快狠準地解決對手。她又會善用環境和任何她看到的東西作輔助,由螺絲錐到消防喉,都可以是殺人武器。查理絲搏到盡演出,她與特技組緊密合作,逐步學習如何流暢地演繹每個打鬥場面。大衛說:「本片沒有『呃』觀眾的動作特技,我們有很多一鏡過的長鏡和複雜的動作,但查理絲有的是技巧、身手和態度,會給觀眾帶來驚喜。」

除了查理絲為動作特技訓練身手外,她也要跟方言導師學習純正英國口音以及用其他語言講對白,如俄羅斯語。

查理絲在拍攝第一日就遇上極大考驗,要在水底拍攝露溫在沉入水底的車中逃生,她笑說:「作為監製,我不太喜歡看到演員在水中的車拍攝,但作為演員,我卻堅持要這樣做!」

占士麥艾禾在開拍前數星期受傷斷了手骨,因此在剪接時要小心就位,而在拍攝期間,他逃過一次更嚴重的意外,就是占士親自演出大衛珀斯駕著80年代Porsche 911去拯救露溫的一幕,拍到第七或八take時,煞車手掣出現問題,令他一直駕向攝影團隊的方向,他說:「我出盡力控制?盤和煞車腳掣,最後避開攝製人員,撞向一道牆。」幸好他沒有受傷。

全片最重要和複雜的一場戲之一,是占士、查理絲和飾演的「望遠鏡」的艾迪馬森(Eddie Marsan)同場演出的一幕,用了約400個臨時演員及幾十部汽車進行拍攝,大部分都是當時東德最常見的汽車「Trabant」型號,在薩克遜(Saxony)生產,出口到鐵幕國家,它的兩衝程引擎既造成噪音又低效能,車身物料是一種叫「Duroplast」的再造硬身塑膠,雖然是為人詬病的笑柄,但也是收藏家的最愛。

製作團隊需要30多架Trabant,於是刊登徵車廣告,並在匈牙利郊區四出尋車,四處敲門去買或租借此型號的車輛。在整個拍攝過程,製作團隊總共搜羅了500多部各型號的汽車。

在布達佩斯拍攝十星期後,製作團隊乘坐飛機往柏林,但強風令飛機須轉飛漢堡,查理絲和團隊再坐六小時車前往柏林,他們都笑說柏林除了是「極凍之城」外,也是「極大風之城」。而在柏林拍攝的一星期堙A他們在多個著名地標取景,包括亞歷山大廣場(Alexanderplatz)、威廉大帝紀念教堂(Kaiser Wilhelm Memorial Church)、世界鐘(World Clock)、電視塔(TV tower)和丹波霍夫機場(Tempelhof Airport)和Berliner Verlag大樓等。


關於台前幕後

大衛雷奇 David Leitch (導演)
大衛雷奇是一位美國演員、特技演員、編劇、監製、武術指導和導演。他曾任2010年《創戰紀》(Tron : Legacy)及2003年《廿二世紀殺人網絡3:驚變世紀》(The Matrix Revolutions)的武術指導,亦曾於《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The Bourne Ultimatum)、《搏擊會》(Fight Club) 及《史密夫決戰史密妻》(Mr. & Mrs. Smith) 擔任麥迪文(Matt Damon)及畢彼特(Brad Pitt)的替身,更憑藉《叛諜追擊3:最後通牒》與工作團隊共同獲得了演員工會獎,其後擔任《殺神John Wick 2》 (John Wick Chapter 2) 的執行監製。他的首部導演作品為2014年與查德斯塔爾斯基(Chad Stahelski)合導的《殺神John Wick》(John Wick),《原子殺姬》為他第二部執導長片,下一部長片將會是2018年上映的《死侍2》(Deadpool 2)。

查理絲花朗 Charlize Theron (飾演 露溫寶杜 Lorraine Broughton)
南非出生的查理絲花朗是當今世上最著名女星之一,演出作品多不勝數,角色涵蓋不同領域,包括︰1997年《追魂交易》(The Devil’s Advocate)、2003年《美麗女狼》(Monster) (奧斯卡最佳女主角、金球獎戲劇類最佳女主角)及2005年《對抗性侵犯》(North Country) (提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等。近期作品有2008年《街頭超人》(Hancock)、2012年《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2012年《白雪公主之魔幻復仇記》(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 及2015年《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 Fury Road) 等。她在《末日先鋒:戰甲飛車》中的型格硬朗演出經驗,在《原子殺姬》中大派用場。

占士麥艾禾 James McAvoy (飾演 大衛珀斯 David Percival)
蘇格蘭演員占士麥艾禾畢業於享負盛名的蘇格蘭皇家音樂學院。憑《最後的蘇格蘭王》(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及《愛.誘.罪》(Atonement) 兩片的突破性演出,獲英國權威電影雜誌《帝國》喻為「當代英國最佳的年青演員」。麥艾禾被公認為電影工業內其中一名最讓人興奮的新銳演戲天才,電影以外更參與舞台、電視等演出。2006年,憑《魔幻王國:獅子.女巫.魔衣櫥》(The Chronicles of Narnia: The Lion, 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再獲倫敦影評人協會青睞並提名男配角,以及英國電影及電視藝術學院大獎頒發「飛躍新星大獎」。 其他電影作品包括︰2007年《珍奧斯汀少女日記》(Becoming Jane)、2008年《殺神特工》(Wanted)、2013年丹尼波爾(Danny Boyle)的《催眠潛凶》(Trance)、《變種特攻》系列 (X-men Series)及2016年的話題之作《思.裂》(Split)等。

蘇菲亞寶堤拉 Sofia Boutella (飾演 黛芬拉薩兒 Delphine Lasalle)
法屬阿爾及利亞演員、模特兒及舞蹈員,以跳hip-hop街舞而聞名,為運動品牌Nike拍廣告,曾演出2012年《街舞 3D 2》(Street Dance 2)、2014年《Monsters: Dark Continent》、2015年《皇家特工:間諜密令》(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2016年《星空奇遇記:超域時空》(Star Trek Beyond)和2017年《盜墓迷城》(The Mummy)等電影。


故事大綱

冷戰時期,英國軍情六處的首席女特務露溫保杜(Lorraine Broughton)(查理絲花朗 飾),向來無所不用其極完成不可能的任務,是MI6中最致命狠勁的間諜。她的最新任務是單人匹馬前往動蕩不安的柏林,追尋一份不翼而飛的間諜名單。露溫在柏林受四面埋伏,必須與情報探員大衛珀斯(David Percival)(占士麥艾禾 飾)合作,找出一線生機。這場諜戰危機足以威脅整個西方世界,第三次世界大戰一觸即發!


資料提供: Golden Sce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