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新片介紹

| 新片目錄 |


編寫美好時光
Their Finest


  Poster


資料

發行:Golden Scene Co. Ltd.
導演:Lone Scherfig 朗舒菲
主演:Gemma Arterton 珍瑪雅德頓、Sam Claflin 森加芬、Bill Nighy 標尼菲、Jack Huston 積赫斯頓、Jake Lacy 積蘭斯、Helen McCrory 海倫麥歌莉
級數:IIB
片長:117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7年7月20日


電影簡介

《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是《情約一天》《驕子會》《少女失樂園》才女導演朗舒菲(Lone Scherfig)的最新浪漫愛情力作,《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邦女郎」珍瑪雅德頓(Gemma Arterton)、《親愛的,原來是你》森加芬(Sam Claflin)、《真的戀愛了》標尼菲(Bill Nighy)、《賓虛》積赫斯頓(Jack Huston)、《槍狂帝國》積蘭斯(Jake Lacy)、《英女皇》海倫麥歌莉(Helen McCrory)等主演。二戰期間倫敦一個熱愛文字與電影的女編劇,在戰火下編寫激勵人心的故事,追尋她的電影愛情夢。


兩金像提名監製 把滄海遺珠小說搬上大銀幕

雖然英國作家莉莎伊雲絲(Lissa Evans)的小說《Their Finest Hour and a Half》在2009年入圍柑橘小?獎(Orange Prize for Fiction)(現稱百利女性小說獎 Baileys Women’s Prize for Fiction),但卻成為了滄海遺珠,所以當兩位英國電影監製同時看中了這本小說時,機會可說是相當偶然。 《哭泣的遊戲》(The Crying Game)金像提名監製史提芬活尼(Stephen Woolley),向來製作不少倫敦時代片,他被小說的題材和時代背景,以及莉莎極具電影感和流麗的文筆所吸引,但最打動他的,是故事中鮮明有趣的人物和幽默感。他說:「我非常喜歡這小說,立即就去查探能否買下電影版權,但發現有另一個人也正在爭取版權,那是雅曼達寶絲(Amanda Posey)。」

雅曼達寶絲入行時就是跟隨史提芬學習,之後也成為了出色的監製,憑《布魯克林之戀》(Brooklyn)和《少女失樂園》(An Education)兩度獲金像獎最佳電影提名。她說:「我看過莉莎之前的兩本小說,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她的文筆,這小說內容豐富而且很有深度。我喜歡故事描寫的戰爭時期和歷史,即是戰爭史上的大奇跡鄧寇克大行動,還有當時在英國的社會情況,以及一個年輕女子透過寫作和拍電影,尋找人生和愛情。」

雅曼達決定了找首次為長片寫劇本的嘉比芝雅比(Gaby Chiappe)擔任編劇:「她是電視劇編劇,但她很想改編這劇本,那時我還未取得小說的電影版權,之後接到史提芬的電話,他說與其我們相爭電影版權,不如合作。我覺得既然如此巧合地我們都看中了這小說,合作會是一件美事。」 

史提芬坦言當知道雅曼達打算起用欠缺經驗的嘉比擔任編劇時是感到猶豫,但雅曼達和BBC Films的執行監製Christine Langan都對嘉比的才華充滿信心,他說:「那時我心想,如果嘉比寫得不好,就找一個有經驗的再寫吧,但嘉比寫出了很出色的劇本,正是我們想要的,當我們後來找到了朗舒菲擔任導演,就更加沒有甚麼需要擔心了。」

嘉比說:「莉莎的幽默感最吸引我,她的文字很親切但同時很尖銳,即使這是個傷痛的故事,小說的語言還是很幽默的。而在圍讀劇本那天,看著一班有名的演員在讀我寫的劇本時,感覺很不真實。即使我知道劇情和對白是甚麼,但他們圍讀時,我感覺像在看電影一樣,而且跟我想像中不同,讓我放低了自己腦海中預設的畫面,擁抱眼前所見的影像。」

在原著小說中有三個主要人物:嘉特蓮(Catrin)、安布魯斯(Ambrose)和Edith,但電影刪去了Edith,這人物的某些部分會在菲爾(Phyl)這角色中反映出來。史提芬解釋說:「劇本的主軸是嘉特蓮的心路歷程,以及她與畢理(Buckley)的關係,所以我們捨棄了Edith的故事。而且我們希望拍一個有現代感的故事,戰爭電影描繪的多是男性上戰場的經歷,但我們不只是想拍一部女性在戰爭時期成為一位成功編劇的奮鬥故事,更想描繪女性經歷倫敦大轟炸,以及女性身處一個正在變遷社會的遭遇,由男性主導,慢慢變成女性站出來擔當男性的社會角色。」


戰爭的黑暗與英式的幽默

電影的故事背景是在二戰期間,納粹德國對英國首都倫敦進行大轟炸(The Blitz)。在1940年9月7日至1941年5月10日間,轟炸範圍遍及英國的各大城市和工業中心,但以倫敦受創最為嚴重,被轟炸超過76個晝夜,超過4.3萬名市民死亡,並有約10萬幢房屋被摧毀,倫敦因此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受轟炸最為嚴重的城市之一。

要在一個戰爭背景的故事中注入幽默與愛情元素,並在兩者間達到平衡絕非易事,監製雅曼達說:「我們要在視覺上呈現出戰爭的黑暗面貌,提醒觀眾在這環境下,生死只差一線,幽默得來也要嚴肅地忠於那個時代背景,所以CGI、拍攝地點、服裝等一切一切,都非常重要。」而如此具挑戰性的導演工作,幸好落在朗舒菲(Lone Scherfig)手中,她說:「我一向都喜歡用幽默作為一種工具,去說一些嚴肅的主題。在本片中,我設定了一個嚴格的藝術創作模式,讓所有部門有所依據,但在這以外,大家可以自由發揮,注入幽默感和創意。」

雖然二戰令社會生靈塗炭,但英國的人民卻因此團結起來,而這也是兩位監製很想帶出的重要概念。雅曼達說:「那一代的人常形容二戰期間是他們人生中最好的日子,因為那時所有人都團結起來,目標一致。我很喜歡故事把倫敦大轟炸和拍電影編織在一起,這就是集體藝術的精神,尤其是當你身處絕境時。」

另一位監製史提芬同意說:「那時候,生命是用來熱愛和享受的,你不會再想明天做甚麼,因為明天可能不會來。戰爭是可怕的事,但也有令人喜悅的一面,就是整個社區團結在一起,而我們希望在電影中歌頌這點。」

飾演畢理的森加芬(Sam Claflin)也留意到當時英國人民的這種精神,以及在電影中把這精神反映出來是何其重要,他說:「不是所有人都鬱鬱寡歡的,人們還會去看電影,他們想歡笑,也有人在寫劇本令大家笑。打勝仗的不止是軍人,還有留守家園的人。」

在片中飾演自負的老演員安布魯斯的標尼菲(Bill Nighy)說:「我對那段歷史並不陌生,因為我聽過父母說那時的故事,而這劇本寫得非常聰明,讓你知道在倫敦大轟炸時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編劇嘉比回應說:「在戰火中,人們仍然要過日子,你可能覺得他們很勇敢和堅忍,但我覺得其實這是很實際的需要。一間商店被炸,另一間商店仍掛著『照常營業』的門牌,但除此以外,他們還能怎樣?日子還是要過。要把這一切浪漫化、煸情化是很容易的事,但同時這可以是出於實用主義的。我覺得當時的政治宣傳片也在反映一個事實,讓英國人記住他們的幽默感,在逆境中看到有趣和美麗的東西。」


用電影激勵士氣 訴說民間勵志故事

我們今天看到的英國電影在1940年代開始成形,那時出產了不少政治宣傳片,就好像在本片中主角們在拍的鄧寇克(Dunkirk)電影。那時紫醉金迷的荷里活電影跟現實相差甚遠,觀眾想看能反映現實的電影,因此孕育出新一代的電影製作人,由戰後的伊靈(Ealing)電影,到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廚槽電影」(kitchen sink films),如《Look Back in Anger》和《Cathy Come Home》;到現代的電影人如麥克李(Mike Leigh)和堅盧治(Ken Loach)。

對於監製史提芬來說,那時代的電影燃起了他作為英國電影監製的熱誠,而他對那些電影和歷史的認識,也成為了拍攝本片的寶貴資產:「這電影的戲中戲,把蘭西號(Nancy Starling)在鄧寇克拯救受傷的軍人的故事誇飾了,但人們會感到共鳴,因為那時電影人有一種社會責任,去說真實但被忽視的人和故事,因為這樣,那時的年輕新導演如麥可鮑爾(Michael Powell)和艾默利普萊斯柏格(Emeric Pressburger)、大衛連(David Lean)、卡洛李(Carol Reed)才如此為人津津樂道。他們在拍平凡人的故事,因為那時最平凡的人的生活也很刺激、危險和充滿悲劇性,他們想在大銀幕上看到自己的故事,而不是荷里活那種逃避現實的公式化電影。」

因此,女編劇如戴安娜摩根(Diana Morgan)就啟發了原著小說作者莉莎伊雲絲,創作出嘉特蓮這人物。當時,來自威爾斯(Wales)的戴安娜被伊靈製片廠聘用,為男性主導電影中的女角,編寫「噁心」或婆媽的對白。但不久,很多電影都有更強的女性角度,所以戴安娜要寫的也越來越多。她說一些她參與甚少的電影會在片尾鳴謝她,但一些她負責重寫了整個劇本的電影,片尾卻不見她的名字,更混亂的是有些電影要在拍攝現場寫劇本,因為戰爭令一切都難以預計。

史提芬續說:「那時很多電影都是說人民的故事,而不是歌頌大英帝國和君王的故事,觀眾想看的是民間電影,如《In Which We Serve》、《Went The Day Well》、《The Foreman Went to France》、《One of Our Aircraft Is Missing》、《The Gentle Sex》、《Millions Like Us》、《The Bells Go Down》和《 The Way Forward》,說的都是普通人如何在困境中做出英勇的行為。這些電影很多都是國家新聞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從一些紀錄片和短片中獲得啟發,把故事伸延,拍成政治宣傳片。當時出色的紀錄片有《Fires Were Started》、《London Can Take It》、《Night Shift》、 《Listen to Britain》,和一些由諧星和著名影星主演的資訊短片。」 著名西區劇院(West End theatre)女星Celia Johnson的電影處女作,也是這類型的政治宣傳片:宣傳招聘女性的《We Serve》和只在美國放映、鼓吹美國政府參戰的《A Letter From Home》,兩片都是由卡洛李執導。那時的電影主要是在倫敦一帶的片場拍攝,在轟炸不斷、傷亡慘重的環境下,這些電影反映出人民的情緒,反抗中帶有聽天由命的幽默感。人們都能從容地自嘲一番,這些都在當時出產的電影中看到,事實上,幽默是所有電影共通的慣有主題。

史提芬繼續分享當時的故事:「在戰時拍電影是非一般的事情,像卡洛李曾經說,每天去開工時,都不會知道演員、製作人員、場景甚至片場是否仍在!而這些電影都有一個實在的目的,就是向處於困境的人民傳播信息、激勵人心,以及提醒美國和其他沒有參戰的國家,英國仍然未亡,仍然生氣勃勃地活著。那時英國每星期都有三千萬人去看電影,大部分是女人,所以透過電影向她們傳播這些信息是迫切的事情。」


「邦女郎」珍瑪雅德頓 外柔內剛展現才華

《編寫美好時光》的故事是圍繞著嘉特蓮發生的,她是個外柔內剛的女人,排除萬難去完成劇本,曾經扮演「邦女郎」的珍瑪雅德頓(Gemma Arterton)是最完美的人選。曾與珍瑪合作(2012年《Byzantium》)的史提芬,很高興找到她擔任本片的女主角,他說:「珍瑪有種親和、平易近人的特質,她把自己的個性注入了角色,令你愛上嘉特蓮這人物。我希望這電影能讓全球觀眾看到她是多麼有才華。」

導演朗舒菲也覺得珍瑪的個性可以透過角色散發出來,而且令嘉特蓮這人物更加立體:「珍瑪非常專業和多才多藝,而且大方地展現她的幽默感和情感。我之前一直都想和她合作,現在則是希望能再與她合作。」監製雅曼達也對珍瑪讚口不絕:「珍瑪很有才華,但之前演的角色未能充分地展示出她的演技和領域,她很有喜感,同時也很有深度,她能夠演繹出那種外柔內剛的感覺。我覺得1940年代很適合她,她在本片很優雅脫俗,散發出成熟韻味。」

雅曼達同時也稱讚朗舒菲應對一眾演員時非常從容,除了三位主角外,還有積赫斯頓(Jack Huston)、積蘭斯(Jake Lacy)、埃迪馬森(Eddie Marsan)、海倫麥歌莉(Helen McCrory)和謝洛美艾朗斯(Jeremy Irons)。她說:「有這麼多出色的演員參與其實也是一個挑戰,因為你要讓他們有充足的發揮空間,也要尊重他們,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很有技巧和面面俱圓的導演,而朗舒菲就正是這樣。她讓演員感覺到她把他們放在第一位,也給他們空間去排練和準備,她能確保每位演員都有機會為角色注入自己的想法,即使有些演員只有一天的時間演出。」


標尼菲飾演過氣老戲骨 喜感盡露

雖然故事是圍繞著嘉特蓮發生,但兩位出現在她身邊的男角也是非常重要,包括森加芬飾演的畢理,是嘉特蓮的編劇拍檔;以及標尼菲飾演的安布魯斯,是個非常自負的老戲骨,演出他們所編寫的電影。安布魯斯是片中最有喜感的角色,而飾演他的標尼菲,也被公認是當今英國影壇最有才華和幽默感的演員之一。

標尼菲說:「安布魯斯曾經紅極一時,主演過一個偵探電影系列,非常受歡迎。但現在他太年老,不能再擔當愛情片的主角,所以要演出一個他不太喜歡的角色,直到後來發現大家都被他的角色所鼓舞,他才高興起來。他不是保養得很好,逃不了歲月和時代變遷的洗禮,但我必須指出這不是甚麼稀奇的事,也不是演員才會面對的問題,生化學家也會經歷這些階段。」

當被問到安布魯斯的經歷是否也是他在演藝圈的親身經歷,或者有沒有遇過像安布魯斯的演員,標尼菲表示他是個非常出世的人,但也承認安布魯斯對好角色的堅持和追求讓他感到共鳴:「我從未遇過像安布魯斯這樣的人,演員之間通常都很互相欣賞和體諒的,大家都知道這工作的不穩定性,所以都會互相關照。但每個演員,無論幾多歲,都會希望得到好的角色,但當你年老時你就會演老的角色;而我很幸運,可以演像安布魯斯這樣的角色。」

導演朗舒菲說:「標跟安布魯斯完全不同,也不像他在戲中戲所演的叔叔,他很勤奮,也很友善和謙虛。做喜劇演員很難,但他很有經驗,他的幽默感也是很一矢中的。喜劇有很多類型,而標以他獨特的品味去挑戰,我很敬佩他,亦很感激他的信任。」


森加芬演繹女編劇背後的男人

至於森加芬飾演的畢理,與女主角在電影中譜出戀曲,他覺得畢理是個獨特的人物:「畢理是萬中無一的,他出身寒微,跟很多人不大一樣,他沒有讀大學,你可以說他是個街頭小子,在那個時代,這樣的人是沒可能成功的。我看了幾部關於那時代的電影,想了解那個世界,但找不到一個跟他相似的人,不過我也不想模仿,這會限制我的演出,所以我嘗試找出這角色與別不同的特質,畢理跟我認識的人非常不同。」

森加芬表示,飾演畢理的難處,是要把一個不太討好的人演繹得討人喜歡,他說:「畢理有不少性格是令人憎惡的,但作為演員最有挑戰性的,就是嘗試帶著魅力的笑容去演繹這人物。我覺得他有一種神秘感很吸引我,他的才智是我不能及的,所以要演繹這些都是很有難度。」

在很多電影中,畢理會被塑造成一個白馬王子,女主角會為之傾心,並帶給她美滿的生活;但畢理卻不是這樣。在那個時代,他有著一些我們現在認為是性別歧視的觀點,但這些缺點卻令這角色更加立體,監製雅曼達說:「畢理的缺點和憤世嫉俗加強了故事,也加強了嘉特蓮這角色,因為他被她改變了。她影響了他,改變他對女性的看法,令他認真地看待她。如果沒有了這些衝突,你對嘉特蓮的感覺會不一樣,也不會感覺到她的強悍。」 編劇嘉比也表示,雖然畢理有一些歧視女性的言行,但他仍然是個討人喜歡和有說服力的人:「畢理有不少智理明言,談笑風生,所以你會原諒他不當的言行;他能言善道,有時會有點尖酸刻薄,但你不會對他生厭,嘉特蓮看到他的優點,並透過他建立自信。在那個時代,男女地位不平等,所以他的缺點是情有可原,他會批評女性,但心底媊控o她的地位跟他一樣重要。」

跟森加芬有不少對手戲的珍瑪表示,她一直希望能跟他合作,而經過今次後,二人更成為好友,她說:「森是跟我合作過最可愛的演員,他準備充足,非常認真,但同時跟他工作又很有樂趣,這也是我的工作模式,如果沒有樂趣就沒有意思了。」


給英國電影的情書

《編寫美好時光》最重要的主題之一,就是表達對電影製作這門藝術最深厚和單純的熱愛,它不但歌頌一班人拍電影的合作過程,更是所有人為之投入與陶醉的感情。本片透過回看英國電影最輝煌的時刻,來表達出這個主題。

導演朗舒菲說:「作為導演,能夠拍一部關於電影光輝歲月的戲,意義很重大,這提醒我們為何花畢生精力從事這行業,而不是去做一些更有價值或崇高的職業;我們也希望歌頌能與觀眾一起坐在戲院欣賞電影是很美好的事情。電影世界是我真的很喜愛和熟悉的世界,而作為給電影的情書,本片有很多技術上的挑戰。這電影的深度,很在於刻畫根本的故事以及人物所面對的風險,他們很清楚自己在拍一部關於戰爭成敗的重要電影,而每個拍攝日都可能是他們的最後一日。」

監製雅曼達也希望這電影可以啟發觀眾,提醒大家電影的獨特可貴之處:「本片讚頌電影能夠有多意義重大。這不一定是擲地有聲的紀錄片,去改變別人或他們的人生,而可以是逃避現實,也可以是有政治宣傳目的,總之就是包含著電影最輝煌的時光,並提醒你它在不同的時間和以不同的形式,也能達到其意義。」

監製史提芬也表示,本片回顧了英國電影的黃金時代,在戰時仍留守英國拍電影的人,之後都成為了出色的電影人,他說:「大衛連和諾爾克華德(Noel Coward)在戰爭尾聲時拍了《相見恨晚》(Brief Encounter),鮑爾和普萊斯柏格拍了《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當然還有卡洛李和亞歷山大科達(Alexander Korda)在戰後拍的《黑獄亡魂》(The Third Man),電影的風格也是在英國時建立的。電影從未如此,也不會再比那時更意義重大,因為那時,人們去看電影也比現在有深一層的意義,電影有一種催眠的作用;加上電台和報紙的消息都被封鎖,人們失去了獲得資訊的媒介,去戲院看電影就成為了他們與親友見面、交換消息的途徑,而這樣聯繫情誼,對他們也很重要。那時電影的力量,不是我們現在能想像的,而《編寫美好時光》也是一部我們希望大家能去戲院看的電影,因為我們很努力地反映出那段時光。」

編劇嘉比說:「在戰爭初期,戲院因安全問題全都關閉了,但後來重開,是因為人們想去看電影。我覺得跟一班人一起在戲院看戲,比起自己在家中看是非常不同的,我們能夠跟別人一起做的事情已經越來越少了,大家都傾向獨自一人,但卻嚮往跟別人共處。」

珍瑪認同說:「我們現在有很多途徑去接觸不同的東西,但一大班人一起看電影,一起大笑,是無可取代的體驗,跟看舞台劇一樣,你跟別人一起同時感受這個歷程,這是逃避現實的方法,讓你在個多小時堙A完全逃離生活中的麻煩事。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而隨著科技發達,我仍然希望大家會去戲院看電影。」


關於台前幕後

朗舒菲 Lone Scherfig (導演)
丹麥女導演、編劇,曾參與拉斯馮特爾(Lars von Trier)和湯瑪斯凡提柏格(Thomas Vinterberg)發起的逗馬宣言運動(Dogme 95),執導過七部電影,並獲得多個獎項和提名。作品包括2000年的《Italian for Beginners》,獲20個獎項和22個提名,當中奪得柏林影展評審團銀熊獎(Jury Grand Prix Silver Bear);2002年《Wilbur Wants to Kill Himself》,獲11個獎項和20個提名;2007年《Just Like Home》;2009年《少女失樂園》(An Education),總共獲得25個獎項和56個提名,包括金像獎最佳電影、女主角和改編劇本提名;2011年《情約一天》(One Day)和2014年《驕子會》(The Riot Club)等。

珍瑪雅德頓 Gemma Arterton (飾演 嘉特蓮Catrin)
英國演員,2007年首次演出電影《St Trinian’s》,2008年在《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Quantum of Solace) 中飾演「邦女郎」,獲得「帝國獎」(Empire Awards)的最佳新人獎,其他演出有2009年《愛麗絲蒸發奇案》(The Disappearance of Alice Creed)、2010年《人•神•魔戰》(Clash of the Titans)和《波斯王子:超時空之戰》(Prince of Persia: The Sands of Time)、2013年在《格林雙俠:獵巫世紀》(Hansel & Gretel: Witch Hunters)中飾演女主角嘉莉桃(Gretel)、2016年《創世魔劫》(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等。

森加芬 Sam Claflin (飾演 畢理 Tom Buckley)
英國演員,曾是足球狂迷,更差點成為職業球員。高校時代演出舞台劇而獲老師鼓勵繼續演戲,2006年在著名的演藝學院LAMDA畢業後開始演出劇集,其後參演荷里活賣座大片如2011年《加勒比海盜:魔盜狂潮》(Pirates of the Caribbean: On Stranger Tides)、2012年《白雪公主之魔幻復仇記》(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2013至2015年《飢餓遊戲》系列 (The Hunger Games series),以及2016年《獵神:魔雪叛變》(The Huntsman: Winter's War);同時也參演獨立電影及愛情小品,如2014年《驕子會》(The Riot Club)和《親愛的,原來是你》(Love, Rosie)、2016年《遇見你之前》(Me Before You)等。


故事大綱

二戰期間,倫敦飽受納粹德國的大轟炸摧殘,為了激勵士氣並鼓吹美國參戰,本是秘書的嘉特蓮(珍瑪雅德頓 飾)被徵召為一部講述戰爭史上奇跡 - 「鄧寇克大行動」的政治宣傳電影編寫能打動女性的劇本。身為女編劇,嘉特蓮要面對職場上的男女角力;而身為有夫之婦,她更要抑制與編劇拍檔湯(森加芬 飾)之間暗生的情愫,寄情電影製作......在戰火紛飛蔓延時,電影給予嘉特蓮無比力量,在夢工場中尋覓真我與真愛。


資料提供: Golden Sce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