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新希望

 


序言

在《 香港電影的死穴》 一文中, 筆者把香港電影的缺點大肆 揭露, 好像要為港產片判處死刑, 實則不然。 作為一個熱愛 港產片的觀眾, 筆者真的希望能看見港片振作起來。 不是要 學《 臥虎藏龍》 般揚威海外, 但至少也應該能令觀眾重拾對 港產片的信心, 恢復進入戲院觀看港產片的慾望吧。 今回的題目《 香港電影的新希望》 就是想列舉介紹一班筆者 認為有能力令觀眾回復信心的新進導演的作品和特色。 筆者 絕非逢戲必看之輩, 當中肯定會有不少滄海遺珠, 如果大家 如任何意見要補充的話, 請到本站《 映論區》 發表一下, 相 互指教一番。


葉偉信

葉偉信是筆者最看好的新進電影之一。 他的作品中, 以《 爆 烈刑警》 和《 朱麗葉與梁山伯》 最令人難忘。 打從《 旺角風 雲》 和《 生化壽屍》 開始, 葉偉信已經慢慢地建立起自己的 個人風格。 如果把他的作品拿出來比較一下, 會發覺戲中的 主角人物大多內心都有著一種不能解開的心結。 產生心結的 原因往往是和悲慘的人生往事有關。 像《 神偷次世代》 的黎 明便一直被一件不能忘記的往事纏擾著, 一直都放不低。 每 齣電影內的角色在某程度上都是在找尋著一個家的感覺。 如 《 爆》 片內的吳鎮宇、 古天樂的「 家」 就由羅蘭的居屋提供; 《 朱》 片內吳鎮宇的「 家」 就由吳君如和任達華的BB 提供; 《 神》 片內黎明和陳小春的「 家」 就由一座大宅及李燦森及 鄭雪兒等人提供。 可以說葉偉信對於描寫人情和人與人之間 的關係的故事有著頗深的情意結。 這不知是否和他本人的人 生閱歷有關。

對於電影的剪接和場面的調度, 葉也有著獨到的處理方式。 從《 爆》 片開場的一場槍戰, 可以看到葉的電影觸覺甚為敏 銳, 很能透過豐富的剪接和零厲的鏡頭去觸動人心。 葉的新作《 神偷次世代》 是大公司出品, 導演對於整個拍攝 過程的控制力成疑。 此片的成績的確是比較令人失望。 希望 他能透過今次的經驗, 在往後的電影中能再次發揮其創意, 拍出更多富個人風格的電影吧!


  1  


阮世生

阮世生的《 每天愛你八小時》 是筆者近年最愛的輕鬆愛情喜 劇之一。 他的近作《 救薑刑警》 也拍得有趣, 不是一般俗品。 談到阮世生電影的特色, 個人認為是其獨有的幽默感。 對於 愛情失戀或落難人物的題材, 他都能以輕鬆有趣的手法把故 事層層有緻地帶出。 當中情節不乏詼諧幽默之處, 但是又十 分合理, 不會令人覺得胡鬧和處理不認真。 像《 每》 片的梁 朝偉, 本身是一個經常失戀的人物。 但是往往能在生活中找 到趣味, 自得其樂一番。 《 救》 片的張家輝也如出一轍。 看 完阮世生的電影, 心情都如片中的人物一樣, 變得輕鬆, 想 法上也變得樂觀。 總括來說, 他的電影思想上十分正面, 對 於失戀和犯法( 如狄龍在《 救》 片的角色) 等不愉快的問題, 都能以樂觀和和平的手法解決問題, 和一般港產動作片一味 訴諸以暴亦暴或以悲觀手法處理問題有很大分別。 而且阮世 生對於戲內犯錯的人物, 往往都能採比較寬容的態度去接納 他們, 如《 救》 片的狄龍和《 每》 片的方中信等, 雖然做錯 了事, 但是結果都獲得包容和接納其改過。


鍾少雄

鍾少雄一向十分勇於嘗試不同的電影技法 , 可以說是實 驗派的導演。 在他的《 鬼請你睇戲》 中, 後現代主義的味道 十分濃沃。 片中的橋段有著不少經典鬼怪名片的影子, 如《 蜀山》 一片的大鎖鏈等。 可以說是對前輩鬼片的一種另類致 敬。 只可惜電影的整體表現比較參疵, 無論故事或人物都不 能令人滿意, 所以並不能引起任何話題。 在其後的作品中, 如《 刀手》 的怪異鏡頭等, 都只是局部可觀, 整體上仍然不 是叫好的作品。 直到《 刑- 殺之法》 , 筆者認為才是鍾少雄 的電影中比較完整的一部。 和之前的偏鋒怪雞相比, 《 刑》 的故事和人物都比較扎實, 主題亦十分明確, 講述臥底的人 物心理寫得甚為精巧有力, 加上不俗的剪接處理, 當中的進 步值得鼓勵。

從《 鬼請你睇戲》 到《 刑 - 殺之法》 , 可以看出鍾少雄是善 變求進的導演。 對於各類型的題材和拍攝手法都肯嘗試。 在 這種環境下, 個人風格不易建立。 對於一個導演來說, 也不 知算是優點還是缺點了。


陳果

陳果其實不是電影界的新人。 早在十多年前, 已經在片場內 打滾。 如果你是八十年代的影迷的話, 應該會在不少電影看 到他的客串演出。 只是作為一個導演, 他的崛起卻是近數年 的事, 故筆者亦大膽把他列為新進導演之一。 《 香港制造》 、 《 去年煙花特別多》 、 《 細路祥》 等, 都是十分富有香港地 道色彩的電影。 一切都來得草根和貼近現實看來就是陳果電 影的最大特色。 陳果擅長反映現實, 他的電影寫實味道很濃, 如用上非專業的演員、 實景拍攝、 和隨意自然的對白等, 都 加添了幾分真實的感覺。 和葉偉信的電影一樣, 他每齣電影 來的人物都是互相牽連的。 如果從一個比較寬闊的角度觀察, 可以看出他每部作品都是一個連接, 這個特點陳果本人也不 否認。

在之前的幾十年, 香港電影大多以虛幻的功夫和黑社會等奇 幻題材主導, 寫實派的電影一向未受重視。 陳果的崛起正好 提醒了這個忽略。 原來香港的電影圈不是不能包容這類電影, 只是一直也沒有人好好拍出一部寫實電影吧了。


  1  


李仁港

提到李仁港, 相信大家最有印像就是他牽起的中日偶像合作 風。 他的《 星月童話》 和近作《 阿虎》 都充滿了東洋味。 描寫異族情緣看來就是李 仁港的拿手好戲。 當中十分著重細微細眼的地方, 如人物的 小動作或一個小表情, 又或是生活的點滴等, 都是李仁港著 力捕捉的地方。 其愛將常盤貴子面部表情豐富, 演技表達上 甚為細心, 完全和李仁港的風格配合, 難怪李會一而再地找 她擔演電影女主角。 談到電影本身的格調, 筆者認為是虛幻 多於寫實。 如《 星月童話》 內張國榮的家本應像一個狗窩, 但是在李的鏡頭下卻顯得甚富情調, 房間雖然零亂, 但是卻 沒有骯髒的感覺。 又如戲內的警察局, 深沉的佈景十分人功 化, 和現實相差很大。 看來李的風格就如他電影的片名一樣, 都是十分「 童話」 化。


趙崇基

老實講, 對於趙崇基的電影, 筆者認識不多, 只記得幾年前 看過他的《 三個受傷的警察》 , 感覺還不錯, 開始記得趙崇 基這個名字。 上年年尾, 他的作品《 天有眼》 令人印像頗為 深刻。 此片改編自小說, 但是趙崇基卻為電影注入頗強的個 人風格。 從此片可以看出他是善於以影像說故事的導演。 例 如片內陳錦鴻和譚耀文的果醬罐子等等。 對於影像和拍攝對 象, 趙崇基都有十分不俗的安排。 電影觸覺對於一個導演來 說十分重要。 能準確運用影像說故事和表達情感是趙崇基電 影的最大特色。

其新作《 愛情觀自在》 口碑不俗, 筆者未有時間觀看。 不過 卻十分期待, 相信也不會令人失望。


林超賢、 羅志良、 麥兆輝

對於林超賢的電影, 最深刻的要算《 江湖告急》 。 此片黑色 幽默感覺十分濃烈, 對白精警。 林超賢對於場景的計算頗為 準確, 匠氣十足之餘不乏創作力。 唯仍需更多試煉, 以便精 益求精。 對於羅志良的認識, 只知道他曾為不少電影當副導, 後來在《 鎗王》 一片, 才正式領教其電影導技。 感覺還不錯, 影像處理零厲。 只是無論人物故事或主題方面都不夠明確, 還需努力。 麥兆輝也是很新嫩的導演, 作品只有《 愛與誠》 最能引起話題。 他的導技特色和羅志良頗為近似, 都是以零 厲的影像震懾人心。 在人物和情感關係處理上, 他比羅志良 更出色。 在《 愛》 片內, 梁詠琪和王傑的角色處理特十分有 型和吸引, 令人難忘不已。

總括來說, 林超賢、 和羅志良和麥兆輝都是值得留意的導演 黑馬新力量。 如果能找到合適的拍檔和好劇本的話, 不難拍 出出色的電影。


馬楚城、 葉偉民、 張敏

筆者認為馬楚城、 葉偉民、 和張敏是一眾新進電影中最為缺 乏創作力的一群。 雖然如此, 三人還是各有優點。 馬楚城的 特色是影像豐富。 由《 幻影特攻》 到《 東京攻略》 到《 夏日 的麼麼茶》 , 影像處理上從來沒有令人失望, 這可能和出身 攝影的背景有關。 不過處理大型題材( 如《 幻》 片和《 東》 片的跨國陰謀) 顯然不是馬的強項, 相反, 在小品愛情故事 上, 如《 星願》 及《 夏》 等, 馬的才華便能得到發揮。 簡單 來講, 個人認為馬楚城是一個熟手的工匠, 但是卻和電影作 者這範籌相距很遠。

葉偉民是擅於言情的導演。 作品如《 洪興十三妹》 和《 山雞 故事》 等, 都能在古惑仔的故事帶出真徹的愛情故事, 描寫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有一手。 不過電影的娛樂性卻不夠強烈。 而且創意嚴重不足, 一切都來得理所當然, 缺乏任何驚喜。

此張敏不同彼張敏。 張敏導演是男性, 和女演員張敏是兩個 人, 曾經聽見有人以為兩人是同一人, 特此提醒大家他們其 實是兩個人。 談到張敏早期的電影, 真的可以以「 慘不忍睹 」 四個字形容。 爛片如《 超級整蠱霸王》 等令人搖頭不已。 可幸的是張敏是勇於改進的導演。 經過後來不段的練習改進 後, 電影的成績是一部比一部出色, 當中進步明顯。 如《 無 名小子》 變是令人大跌眼鏡之作。 當中的悲劇感濃烈, 配上 張家輝的精彩演出, 整體表現非常不俗。 近作《 飆車之車神 傳說》 和他的舊作相比, 也是脫胎換骨的。 個人認為張敏導 演和前述的一群導演很不同。 他不是天才型或充滿電影觸覺 的一類, 相反而言, 他是那種透過不段努力和學習而慢慢走 向成功之路的一類。 明顯地, 現階段來說, 成功兩字和張敏 仍然相距很遠, 但是如果他繼續不斷努力改進的話, 相信 不難成為如王晶或霍耀良等的熟手巧匠。


文﹕ 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