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4 條 大 路 通 陰 間
4BIA


評 分:8/10
年 份:2008
片 種:恐 怖
導 演:Yongyoot Thongkongtoon 翁 乙 湯 閣 亭 、 Paween Purijitpanya 巴 域 潘 哲 斑 也 、 Banjong Pisanthanakun 班 莊 比 辛 達 拿 剛 、 Parkpoom Wongpoom 柏 德 潘 王 般
演 員:Laila Boonyasak 、 Maneerat Kham-uan 、 Apinya Sakuljaroensuk 、 Witawat Singlampong


4BIA
《回陰短訊》:孤獨少女的另類死事

這是一部文本語言大於鏡頭語言的電影。我在想,如果這是一個手機網路小說而非電影,這個故事 拍成了影像的效果也許在主觀上也許還不如文本更駭人。

當然,這樣的說法也許有些極端。可是,用想像來達到某種效果--比如拿著手機讀小說,手機的顯 示幕上寫的那些內容竟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短資訊;這種感覺也許可以更以假亂真地把我們帶進故 事裡去,這才是恐怖事情最可怕的情境。

從想像到不寒而慄,這種身臨其境的主觀感知要比我們看著螢幕裡的那個手機裡顯示出來的內容更強 烈得多。電影語言雖說強化了整體的觀感卻失去了更重要的想像空間。有時候,具象的立體存在也許 並不能超越抽象的平面想像。

我記得看金吉德(Ki-duk Kim)的電影《感官樂園》(3-Iron)的時候,我曾經很是歎為觀止。洋洋灑灑 一個多小時的長片裡,基本上只是用唯美的鏡頭和動人的原聲音樂支撐起所有的劇情,男女主角加到 一起不過只是三句對白;我們不能不讚歎作為導演的金吉德對鏡頭和劇情的駕馭能力以及作為演員 的在熙(Hyun-kyoon Lee)和李成延(Seung-yeon Lee)對於角色的拿捏和演繹能力。

這部由四位泰國電影導演執導的驚悚四部曲電影小品之所以讓我想起了《空房間》,是因為它開篇 的第一個故事《回陰短訊》)用了一個極其簡單的人物構架,並且在臺詞的設計上更簡潔得連一句對 白也沒有。

我喜歡這樣的電影,因為它直接把純粹的音像技巧運用到了極致。也可以說,它把電影區別於其它藝 術形式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根本的聲音和影像--運用到極致。這就高於那種用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 鏡頭和臺詞設計來推運劇情發展的繁冗劇本加在一起拍出來的電影。簡潔有力的鏡頭技法以及徹底地 拋棄蒼白無力的對話,這現的表現形式顯然更技高一籌。

如果必須靠對白才能推動劇情;那麼,可以直接去讀劇本或者讀小說了。電影反而失去了作為一種特 別強調視聽效果的藝術表現形式最本質的東西了,電影也許就此而失去其存在的意義了。

把這樣一種僂籅疑飺Y技法,配以聲音和燈光效果,配以演員出色卻無聲的表達,這一切應用到恐怖 電影裡,其效果也許更甚於其它片種的電影,更有一種相得益彰的效果出來。

不需要任何語言。眼神、動作、表情、鏡頭角度、對黑暗的恐怖和對安靜無聲的惶恐不安,這一切都 配合到恰到好處的時候,言語已經變得有些多餘了。

《感官樂園》是無對白電影裡的經典之作,導演的運鏡技巧和演員的表演技巧都極其出色,並且兩者配 合得恰到好處而完成了完美整合進而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有機整體。而這部短片,多少有點模仿之嫌; 但只具其形,不具其神。我在前面也說過,這部短片是文本語言大於影像語言的電影。

它有它聰明的地方,就是它把表現不到必須通過語言推進的部分轉化成了文字,鑲嵌在了鏡頭下的手機 螢幕上。乍一看過去似乎的確沒有一句臺詞設計,可是細究下來卻發現,它的劇情完全依賴於手機上的 那些短資訊行進;也可以說,它只是把臺詞變相地換成了一種更安靜的方式表現出來。

可以說,這部短片走在了兩種最極端的兩頭--一方面它的確沒有一句對白是用言語的形式表現出來的, 另一方面它的所有劇情卻都依賴於短信螢幕的顯示。且不說這樣的表現形式是更優或者更劣,光是這種 矛盾體的存在,已經足以讓這部電影顯得非常尷尬了。

因為它很容易變得兩面不是人而無法站隊。不過從它出來的效果來看,它應該還算是成功的;可以說, 它在最極端的兩頭找到了屬於它的康莊大道。

只有一個演員。沒有角色名字。無須性格特徵。更沒有故事情節。這部短片所有的,只有氛圍。而無 疑,在氛圍的渲染上;它是成功的。究其根本,是突兀。

平平無奇的故事。一個孤獨的少女因為車禍受傷而在腳上打了石膏,一個人呆在家裡三個月。電腦上 網和手機短信成了她與外界的唯一聯繫。手機交友,給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發資訊,如果遇到一個 同樣孤獨的人,那就可能成為朋友了。

因為孤獨,因為百無聊賴;當她收到一條無來由的手機短信後,她開始和對方聊起來。臉上的表情無 疑是在張揚著她的快樂。從陌生到熟知,再到亡者來訪,再到無辜死去……一切不過瞬間。最讓人毛 骨悚然的並不是少女突然地墜樓身亡,而是當她發一張自拍相片的彩信出來與對方交換相片之後,對 方給她回復一張完全一模一樣的相片;然後告訴她,他們是在一起拍的這張照片。

一個孤立的房間,一條突兀的短資訊,一個無知並且驚惶恐不安的少女。這部短片所標榜的並不是 視覺上的驚嚇而更傾向于心理恫嚇;當我們突然知道,我們所熟知的並且一直跟我們說話的那個人 已經在三個月前死去,那種後怕足以讓人寒毛直立。

為情所困的男子沖出馬路中央被汽車撞得飛起,在他落地的時候看到一張少女俊秀的臉。於是在他死 後,他用隨葬的手機給那個少女發資訊。三個月後出殯的時候路過少女的樓前,亡者歸來並且帶走了生者。

突兀的轉折替這部短片完成了從乏味的生活小品向驚悚電影的過渡。在我看來,這部電影開往的第一 部短片;也許是時間跨度最短的故事,卻是效果最好的故事。

《恰鬼死人》:怨巫歸來的血腥仇事

醜陋;美麗。強大;弱小。富有;貧窮。
我們如何去給每對片語定義呢。
--火神紀。題記。

暴虐。從開始到結束。一群人對一個人施虐,直至死亡;然後,施虐者與受虐者身份互換,繼續施虐。 這就是這部短片的全部內容了。作為整部《4條大路通陰間》電影的第二部短片,這部短片也許是最彰 顯暴力的一部。

我開始弄不清楚如何去定義暴力美學;因為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暴力存在,而美感不在。以至於我 可以開始懷疑這部短片存在的真實意義究竟在什麼地方。因為,如果在暴力美學去要求它,它顯然並 不足以說服我;而作為一部標榜著驚悚和恐怖的電影;這部電影也並不見有半點威懾人心的作用。

當然,把這樣的要求放在整部《4條大路通陰間》中,整部電影也同樣並沒有印象中的泰國恐怖片那樣 驚人或者暴力。所以,這部短片也許也算是中規中矩。

寫到這裡我突然有點失落的感覺。似乎,在我整個觀影的過程裡,曾經因為對某位導演或者某種風格的 迷戀而喜歡上的類型電影之後,同樣的導演以及風格再拍出來的電影,水準下降似乎已經成了定律。 就像一個系列電影一樣,第一部總是最經典的;而接下來的續集的水準就開始變得參差不齊。當這樣的 看法已經成了定律一樣不停地被續集電影一次又一次地證實之後,我開始對後來的電影不再那麼期待了。

這其實挺可悲。就像日韓風格的恐怖片;先有《午夜凶鈴》(Ringu)系列,再有《咒怨》(Ju-on)系列, 還有《女高怪談》(Whispering Corridors)系列。然後,日韓恐怖片似乎就永遠被定格在經典之中再 走不出來了。風格的重複以及理所當然的墮落,讓後來的日韓恐怖片顯得不再那麼恐怖了;可是我們還 是可以說一句,這部電影中規矩,那部電影也算勉強完成了任務,諸如此類。言下之意似乎不曾有半點 責備之意。

不知道,是我對電影的品味和要求已經降低;或者是,我默認了後來者不居上的默守成規。於是,從 《邪降》(Long khong)系列給我的震憾到這部《死神的十字路口》的中規中矩,也許從很多年前就可 以被預見了;所以,這樣水準的泰國恐怖電影並不足以激起我的怒氣而沒有讓我對其大罵出口。

相反,這部電影不僅沒有太讓我失望,反而讓我有點喜出望外。為什麼這樣說呢?並不是因為這部電 影打破了這種墨守成規的鐵一樣的定律,反而是因為這部電影的確在中規中矩之中還算保持水準。而 因為之前對這部電影的期待值並不夠高,所以看完之後反而覺得--嗯,這還不算是一部太差勁的電影。 對一部電影的失望與否,其實最大的因素並不是這部電影拍出了什麼樣的水準;而是因為我們對這部 電影抱著多大的期望。當我們不抱期望地只是人云亦云地看一部電影的時候,我們不會失望,有時候 反而會像出門在路上撿到錢一樣的開心。也許,是因為已經在電影的世界裡遊蕩了太久,也因為曾經 有過的高期待值總是不停地被打倒,所以在觀影之前對任何一部電影而言,我已經不再有以前那種期待了。

我放棄了對電影應該有的要求,放棄了對電影應該有的期待。當然,我並非是主動這樣做的。相反,我 非常被動;因為要求最後總得不到滿足,期待的最後總會失望。久而久之,為了保護自我的幼小心靈以 及對美好的祈望,我似乎只能如此。或者說,任何一個人,當他每天都看完了兩到三部電影,持續兩三 年之後,他是否也會和我一樣。不再有要求,不再期待;這樣,就永遠不會感覺被傷害,不再失望。

這是我的墮落,或者是電影的墮落呢。

這部電影讓我想到很多東西,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這部由四部短片組成的電影就是一部好電影。首先作 為一部恐怖片,它並沒有能夠完成它的最基本的任何--嚇人。至少,它並不曾嚇到我;包括整體,以及局部。

長得醜陋。家鏡貧窮。所有這些與生俱來的東西可以決定多少東西。最先,它決定了一個人成長的環境; 然後,環境又決定了性格;之後,性格又反過來影響了這個人所要面對的環境。這是一個類似於輪回 一樣的迴圈,如何打破這種似乎永遠也打不破的輪回;也許,在於這個人所具備的意志。意志決定素質, 素質又影響性格,然後才開始影響環境。

為什麼家境相差不遠的家庭裡長大的孩子卻大相徑庭,因為個人意志的差異,我想。但是,這部短片卻打 碎了我對個人意志所帶有期盼。環境決定一切?這樣的悲觀論調其實是貫穿在這部短片裡的所有片段裡的。

一群有錢人家的孩子們組成了一個相對固定的小團體,活躍在學校裡。不可一世,因為父親們都是有錢有 勢的大人物;玩世不恭,這似乎是那些有錢人家的孩子們固定的生活模式。於是,他們也都這樣活著-- 小霸王們一邊吸食著大麻,一邊賭錢,還要一邊欺負那些貧困人家並且老實巴交的孩子們。

被折磨致死的小男孩在死去之後又回來了。沒有什麼是非分明,沒有什麼道理可講,復仇的渴望如此不 停地焚燒。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種降頭是可以讓活著的人一個接著一個死去,並且在死去之前可以看到 那個被自己折磨致死的人回來,帶著一個可怖的樣子以及悲愴的詛咒。

因為不理解,所以我沒有資格評論。只是想當然地想說,降頭與鬼魂復仇,是否可以如此輕易地扯在一起呢。

這部短片的意義也許在於,它可以對某些在學校為非作歹的小霸王們有某種恫嚇作用;或者,它在替那 些無奈的孩子們輕聲無力地控訴,告訴他們必須忍耐,忍無可忍之後,他們還會在死去之後找到他們的 復仇之途。

我懷疑這種意義的存在。或者說,我懷疑這種意義存在之後,它本身又是否有什麼意義呢。當怨巫死後 歸來,當他帶著瘋狂的復仇欲望回到這個世界,種種的血腥仇事的最終發生也許是不容置疑的。可是, 這部短片裡對於血腥的描繪其實並不夠真實,與《邪降》系列那種真實得讓人抓狂的血腥相比,這部短 片裡的這種血腥更像是用番茄漿加道具的辦家家酒。

不是我不喜歡這部短片;而是我無從喜歡喜。降頭其實只是一個噱頭;而恐怖片卻不夠恐怖,這一點已 經顯然非常恐怖,對一個被噱頭吸引來的觀影人而言;血腥不足,美感無力。呵呵,泰國的恐怖片在曾 經的輝煌裡也許也要黯然謝幕了。

猛人 - 班莊比辛達拿剛,柏德潘王般


文: 火神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