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大 逃 殺
Battle Royale


評 分:10/10
年 份:2000
片 種:動 作
導 演:深 作 欣 二
演 員:北 野 武 , 藤 原 龍 也 , 前 田 阿 季 , 山 本 太 郎 , 栗 山 千 明 , 安 藤 政 信


Battle Royale
《大逃殺》(Battle Royale)特別版:深作欣二憤世嫉俗的血腥童話

以生存之名;揮出你的強者之拳。因為;弱肉,只為強食。
適者生存或者強者生存;只有活下來的人才有資格說,我只 是很無辜地活下來了。
--火神紀。題記。

生存是任何一個物種裡的任何一個生命體所共通的首要本能渴求;在這樣的渴求面前,道德標準所稱 頌或者批判的都顯得蒼白無力。所謂底線,也許是沒有底線。

弱肉強食,強者生存,是低等動物所在的那個世界裡真正的不二法則。人類也許比任何物種都顯得更 聰明一些,所以人類不必再依賴於尖牙利爪和壯實的肌肉同樣可以在這個世界上很好地生存。而人類 世界的現有法則,是因為人類不必再為生存所掙扎拼打,而衍生的自我約束。

可是,給我們假設一個場景,一個媲美于洪荒時代的未開蒙的荒野;再給我們設定一個回歸文明社會的 殘酷法則,唯一出路是殺死所有對手獲得僅有的歸途。我想,不會有人還能帶有半點仁慈。

當他們或者它們為了生存而開始種種不擇手段諸如殘酷、醜陋或邪惡的行為時;一切都是如此冠冕堂皇 無可厚非。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苛責他們,當這部電影開始,當《BR法》啟動,當他們被投放到那個荒 蕪的小島,他們已經失去了作為一個人在道德標準裡所有美的定義;他們只是一群失去理智,為了生 存而奮戰的本能動物。

看困獸之鬥,足以激發起大部分人悲憫的哀傷;何況,所困之獸為同類;更何況,他們都是年青正茂的 純潔少年。只是,奇怪的是--在看這部電影的大部分時候,我並不曾有過多少憐憫之心。也許,是我徹 底地掉進了深作欣二(Kinji Fukasaku)所設置的那個情景裡去,所以我多少有些欲罷不能的無情。

"一個國家崩潰了,失業率突破人口總數15%達到一千萬人,八十萬名學生杯葛教育制度無心向學,少年 犯罪率不停攀升,成年人失去信心並且恐懼不怕虎的初生牛犢……"電影裡所說的那個《新世紀教育改革 法》也許顯得過分偏激狂躁,但是否也遵循著那種"重症須用猛藥"、"愛之深責之切"之類古訓遂變本且加勵。

這是一個極其荒誕的故事,而這部電影的主題思想同樣顯得極端,但這依舊是一部不乏教育意義的悲憤 電影。去年,當我在讚歎《死囚大逃殺》(The Condemned)的時候,許多人除了對那部電影一味的鄙夷 之外,總是不免說到這部作為《死囚大逃殺》的原型電影。而只有在看過了這部電影才知道,好萊塢流 水線工業作業在摧毀經典的能力並不比它在製造經典的能力弱。

相比之下,去年的那部電影僅僅只是徒具其形而無其神的商業翻炒。這部電影所以被CultFans奉為經典 的原因絕不可能只是因為那些慘不忍睹的視覺恫嚇和荒誕不經的極端路線,更重要的是這部電影在所有 殘暴血腥背後有著更深沉的思索以及對人性的深刻洞悉,這是其它許多CultMovie所不具備的。

好萊塢的《死囚大逃殺》所彰顯的是人性本能以及人性醜陋的一面,一味地強化著生存本能也許並不算錯, 從某種意義上說,《死囚大逃殺》也可以說比這部電影進行了更徹底地反思。但是"更徹底"並不意味著它 就比這部電影更好;這部電影之所以在時隔八年之後看來依舊經典,是因為它設置了藤原龍也(Tatsuya Fujiwara)所飾演的七原秋也的角色。

我想,很少有人能去討厭這個角色。他是一個近乎完美的人,不管是擱在學校裡、孤兒院或者當他面臨 著生死危機,他都保持著一種任何人都沒有的自我本色;這一點顯得非常的難能可貴。

長相俊俏,文質彬彬,會彈吉他又是運動少年,加上一個父親自殺的可憐身世,這些都足以讓他得到許 多女粉絲的歡心;作為籃球隊的主力隊員,團隊協作同樣會讓他得到許多男同學的擁戴。這樣的一個角 色,他是一個註定被賦予了使命的角色。

他必須在如此惡劣的環境裡保留他原有的所有優點,並且他必須堅強而不能像其他人一樣輕易地崩潰。 無法相信其他人都已經變得瘋狂,於是他掙扎;作為所有人都愛戴的那個人,他象徵著一種凝聚力, 所以他必須肩負起號召他人團結不再自相殘殺一致對外抗爭的光榮使命。

但是,不討人厭並不意味著就一定會惹人喜歡。作為這部電影的第一主角,他的掙扎顯得過於蒼白無力 也過分天真。他犯了大部分的武俠小說裡那個主角的最大通病--過於仁慈並且一味的仁義道德而顯得迂 腐認不清現實。他的抗爭僅僅只是一個註定了失敗的消極抵抗。

有幾次他是非常接近成功的。但是,放置在這樣的一個情景裡;他又註定了不可能成功。誰說他在這部 電影不曾殺過人,正所謂"我不殺伯仁,伯仁卻為我而死"。如果,把他所有那些難能可貴的東西當成 是這部電影裡最珍貴的東西,那麼--匹夫無罪而懷璧其罪;擁了大火力軍火的內海幸枝一干人所固守 的那個燈塔在他面前幾乎是不攻自破,他不只不耗費一槍一彈一下子擱倒了六個人,並且他痛苦的哭泣 還依舊能替他贏取不少同情。說到殺人的方式,雖說不自覺卻要比那個殺人成癮自願參加BR法遊戲的 桐山和雄更強悍許多。

可以說,秋也這個角色的設置是這部電影最大的亮點。它保留了導演深作對于人性美好的最後嚮往的 象徵符號,也是這部電影對於人性最嚴酷的一場考驗。通過這個角色,它至少證實了"正義終將戰勝邪 惡"的古老寓言。沒有這個角色的話,這部電影會跟美版的《死囚大逃殺》一樣淪為同樣的低俗作品; 所以可以說,是這個角色把這部電影帶進了經典的殿堂,秋也是作為一個電影大師深作在這部電影裡 最大氣的表達和最深沉的人性思索。

換一個角度來看,這個角色也許也是這部電影最大的敗筆。作為一個殘酷並且憤世嫉俗的血腥童話, 這部電影顯然並不徹底;而正是因為這個角色的塑造而引發了在劇情處理上某些不得已地偏離了其本 有的既定方向。設定這樣的一個角色是必要的也是必須的,它將討好各個層面的許多人,它也將這 部電影從一味的殘暴血腥的泥塘裡帶了出來;因為它,這部電影才能位列經典而擺脫了純粹的殘酷。 但是,它同時也意味著深作對世俗道德法則的認可和妥協;這也成為了無奈的羈絆和難以掙脫的束縛。

如果作為一部以恫嚇和恐嚇為手段,以教育意義為目的的電影來看,這個角色使得這個憤世嫉俗的 血腥童話進行得並不徹底也度不夠。如何平衡取捨這道,這是個大學問。

深作所選擇的是妥協,這在許多人看來也許是更符合於固有的審美價值觀的。而在我看來,這則多少 有點美中不足了。我也許並沒有資格去評價深作的價值取捨,但是同樣有我的價值取捨,於是,我必 須完整地表達自我的看法。我並不討厭秋也這個角色,但我也並不喜歡他。也許,僅僅只是對於過分 完美的事物所持有的質疑態度讓我始終對他敬而遠之;我不喜歡他,因為如同他這般人物"只應書上 有",顯得太不真實。

深作在塑造秋野的同時,也塑造了柴崎幸(Kou Shibasaki)飾演的相馬光子,這是一個幾乎與秋也完 全相反的角色。秋也想要的是如何在絕望在尋找生機並且帶著所有人一起走出這個荒島;光子則是完 全遵照這個遊戲規則,如果只有一個人能走出這個島,那麼最好就是自己殺死所有的人然後堂皇地離 開。"(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斃)";這是深作對光子所做的提要,而相對而言,這個不怎麼惹人喜歡的人 物似乎比秋也要更深得我心。

與秋也的高高在上相比,光子這個角色顯得急功近利得多,也更人性化得多。這是跟兩個人完全不同 的生長環境息息相關的。秋也更像是一個在溫室裡長大的寵兒,縱然家庭不幸,可是他依舊得到了許 多人的關愛;光子則不然,童年時代就曾被母親賣給一中年男子猥褻,只是因為母親也曾教導她要"堅 強"所以保護了自己。我們可以想像,一個那麼小的孩子就有那麼強大的自我保護意識並且能夠因此 而殺死一個中年男子,那麼當她長成少年,殺死那些同齡的孩子以求得一個自己生存的機會,她的不 擇手段也就並不那麼奇怪了。

值得一說的還有栗山千明(Chiaki Kuriyama)飾演的那個少女千草貴子。我認得她是曾經出演《標殺 令》(Kill Bill.vol.1)裡那個強悍的少女殺手。這部電影裡的栗山要比《標殺令》裡的可愛得多, 雖說戲份並不多。可是她的性格太惹人愛憐了。"(神啊,請讓我多說一句好嗎)";她是這部電影裡最美 也最純潔的一場暗戀。喜歡那個人,所以至死也保持著純潔之身,躺在他的懷裡,聽著他的呼吸,告訴 他自己那芳心暗許;縱然知道,他喜歡的那個人並不是自己。

"(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與貴子的暗斂相比,石川裡(Eri Ishikawa)飾演的內海幸枝同樣的暗 戀顯得張揚得多也快樂得多。日向瞳(Hitomi Hyuga)飾演的佑子卻只是一個被嚇壞了的可憐姑娘。 "(最後,能和你做朋友真好)";美波(Minami)飾演那個三年前為了愛人而自我犧牲的少女留下了在她的愛 情裡最耐人尋味的一個啞謎。所有的這些女子,都要比作為女主角的前田亞季(Aki Maeda)飾演的中川典子 的形象可愛得多。過於正面的角色總是只能當作花瓶擺設而當不得真的;而這些只是配角的女孩子們,反 而顯得活靈活現個性豐滿。

"(這個時候,大人應該對孩子們說些什麼呢)";北野武在電影最後所感歎的,也許是深作對於自己這部電影 最後的反思。只是,他並不曾直接地告訴我們。

"(跑吧)";秋野和典子的奔逃似乎是無處可去。"&(秋也,你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這並不是重要的,更 重要的是,秋也為了對自己的摯友國信曾有過的承諾,他會好好地照顧這個跟著他一起逃出了荒島的少女。

這是一個憤世嫉俗的血腥童話;雖說殘暴,但還不至於讓人絕望。典子的夢裡那個孤兒的北野武坐在河邊 滿臉的孤獨;其實,每一個人都很孤獨。只是,我們都必須繼續生活罷了。

不至於絕望。因為,我們都還活著。

猛人 - 北野武


文: 火神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