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Device


評 分:8/10
年 份:2007
片 種:動 作
導 演:崔 洋 一
演 員:池 珍 熙 、 KANG Sung-yeon 、 文 盛 瑾 、 Lee Ki-young


Device
《壽》:以愧疚的暴力解讀兄弟情誼

獨行殺手遇上美女警探;這是一個惡俗的故事。潛伏在那種暴力下的那份兄弟情誼讓這個惡俗的殺手故事依舊感人。
每個人都會犯錯誤,而更重要的是,當我們要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而做點什麼的時候;我們到底能為我們的那 個過錯而付出多少。
--火神紀。題記。

知道崔洋一這個名字,是大島渚的那部《感官世界》;那時的崔洋一只是一名副導演。真正讓亞洲影迷記住崔洋一的也 許是他所執導那部的溫情而淒淡的《導盲犬小Q》,或者是北野武主演獲得日本學院獎最佳導演的《血與骨》。從《感官 世界》一路走來,到《導盲犬小Q》和《血與骨》;從照明助理到道具到副導演再到形成自己成熟風格的國際導演,崔洋 一這個名字已經無可置疑地被鑿刻在世界電影的名人錄堙C這部改編自申英宇漫畫作品《雙面人》崔洋一2007年新作,帶 著《導盲犬小Q》同樣的陰鬱壓抑的氛圍以及和《血與骨》同樣標榜著其硬派動作電影殘暴風格的《壽》給了我很高的期 許值。

壽;一個人名。惡名昭彰的獨行殺手。把這部電影當成是一部另類的個人傳記也許也並不為過;縱然這個傳記帶著一種悲 憫的宿命味道。電影用了大量淡色的閃回鏡頭來表示回憶,用了更多鮮豔而華麗的色調來講述現在,這種電影手法其實並 不少見。在現實的某個故事堿鼢△萓^憶讓整部電影看起來飽滿而更富有寓意,妄圖偉大的祈望給這個其實過於淺顯的故 事背上了沉重的精神負擔,這部電影有點不堪重負了。

為了逃避為殺而殺的名,這部電影替最後的那場殺戮找了許多人性上的因緣。然而崔洋一也許忘了一點,這也許是一部更適 合於快節奏的電影,更適合於用一種更快的節奏來講述的故事被強加賦予了沉重的宿命味道讓這部電影看起來顯得有些乏味 而拖遝。也許,在我看來這部電影遠不如三池的《殺手阿一》來得更暢快,也不如洛比桑的《這個殺手不太冷》來得感人 而深沉。極致的風格化作品也許沒辦法接近偉大,可是卻能讓人印角深刻。也許,這怪不得崔洋一,當一個人已經功成名就 之後;也許他已經沒有辦法再用一種更簡單的方式去講述一個簡單的故事。當崔洋一的名字已經被標榜上了偉大之後,我想他 已經不可能再用一種直接而淺白的方式來講一個惡俗的故事;他總會在不覺意間給他的作品附加一些也許其實並不是必須而且 必要的東西。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崔洋一被聲名所累的感覺如此強烈。

孿生兄弟,無依無靠,必須相互扶互依靠的兩個小孩子。生活所迫或者僅僅只是因為年紀尚小而顯得怯懦;從此天各一方。壽 也許註定是個勇敢而張狂的傢伙,所以在小時候可以去搶毒販的現金以求過上一個相對安定的生活。然而他沒有想到窮兇極惡 的毒販手段之惡劣,在他受了極大的折磨之後拿著錢飛奔而去,卻把他唯一的孿生兄弟給搭了進去。他躲在角落堶,背後是泰 鎮被毒打的鏡頭顯得如此無奈。

從此,扛著背負了兄弟的自責開始了四處尋找泰鎮的征途。為了養活自己,他在歌廳唱著難聽的歌,因為在這樣的場景堣]許 更容易讓泰鎮找到自己。被殺手相中了勇氣而收養並且被培養成了一個更兇悍的兇手。除了殺人,壽所做的另一件事就是尋找 失散了的兄弟--泰鎮。

泰鎮為了償還壽所偷走的現金和被他撒進下水道的毒品,他成了毒販"閻王"的手下。可是也許他的血液堿y著和壽一樣不安份 的基因,他卻夥同另一個人偷走了閻王的毒品並且獨吞了。這給了招來了殺身之禍;就在兄弟倆分開了十年之後重逢卻還沒來 得及開口說話的時候,被遠遠地槍殺了。兄弟重逢的這一組鏡頭拍得很好,所有的情感似乎都無需用任何言語來表達。十年來, 泰鎮所承擔的種種不滿、委屈、憤怒以及壽所感知的愧疚、負罪都在池珍熙分飾的兩個角色臉上複雜的表情上展露出來了。

電影從一場華麗而暴虐的飛車騰挪開始,在一場更殘酷的殺戮媯異禲C復仇、償還、贖罪的味道如此沉重;而所有的這一切,因 為壽曾經對泰鎮所犯下的那不可寬恕的過錯。以愧疚的暴力來解讀兄弟情誼;也許,並不需要堂皇的殺戮之名,僅僅只是為了 在天之靈的弟弟死去的魂靈僅有的那點告慰。

壽只是一名被通緝的殺人無數的殺手,他所能做的僅僅只是殺人。殺死那些讓自己和弟弟永遠無法團聚的人們,不管自己的弟弟 做了什麼,不管他們是否該用鮮血和死亡來償還這一切。他只會殺人,他只是一個孤獨的獨行殺手。為了復仇,他以泰鎮之名而 活著,他頂替了泰鎮的調職而成了兇殺組的探員。他要把殺死泰鎮的兇手引出來並且替泰鎮報仇。

壽把泰鎮的屍體回到泰鎮的住所,用冰塊把泰鎮的屍體保存在浴缸堛漕熔桼飺Y也許更讓我悲傷。不停地換下已經融化成水的冰塊, 不停地擦拭著泰鎮身上已經長出來的屍斑,蜷縮成一團睡在浴缸的旁邊,所有的這些沉默不語的鏡頭,表達了同樣的一種沉重得讓 人窒息的壓抑。

至少我可以知道,壽是沒有辦法接受這一切的。他不相信也不願意相信自己尋找了多年的弟弟在見到自己的時候中槍倒下,死於非 命。對於鏡頭和場景的調度用來表達無需言語的情緒,崔洋一在這方面顯得非常出眾。同樣的方式用在壽埋葬泰鎮的那一場戲堙A 同樣讓人悲憫而壓抑。可以說,這兩場戲最終完成了整部電影的情感鋪墊也給最後的殺戮找到了一個合乎人性情理的情感;基於同 情,這場殺戮至少不會讓我們反感。

崔洋一進軍韓國的第一部電影,也是池珍熙的轉型之作;也許,從這一方面來說,這部電影已經完成了它所承載的使命和任務。至 少在票房成績和評價上,這兩點都給予了這部電影最有力的支援。而大量的噴濺血和殘酷的屠殺鏡頭自然也給這部電影帶來了惡名。 如何來看待這部電影;也許,僅僅只是在於如何去定義這場殺戮罷了。道德優勢總會給我們一點希望,而且作為觀眾,我們總在渴 望一種堂皇的惡俗之名。而這部電影,至少給了我承許了這樣的希望。

在我看來,其實這無關殺戮,無關暴力美學,無關殘酷與暢快;僅僅只是因為愧疚因為兄弟情誼而誘發的一道復仇之途。沒有選擇的 宿命給這場復仇染了一層淡淡的悲壯,而兄弟情誼則給這場源於愧疚的暴力彌上了一層黯然的悲涼。以愧疚之名的屠殺,以兄弟情誼 之名的殺戮,在理性上來說這並不足以說服我。然而在情感上來說,我同情他。

壽;一個人名。惡名昭彰的獨行殺手。當獨行殺手遇上美女警探,當獨行殺手遇上兄弟情仇,當獨行殺手遇上殺戮的宿命。一切很悲 涼,一切也很無奈。這是一場帶著濃烈的宿命味道的殺屠殺。血漿的飛濺和無數次倒下又再爬起的堅強意志僅僅只是為了復仇;兄弟 死去之仇,永遠無法團聚的悲憤、多年來一直等待卻被扼滅的渴望、曾經有過的那種委曲求全的生活……等等。除了用屠殺來清洗所 有的這一切之外,他沒有任何選擇。所以,我歸咎於宿命。而但凡被稱之為宿命的,難道讓人心生悲憫,也許,這就是這部電影帶給 我最沉重的悲思。

猛人 - 池珍熙、KANG Sung-yeon 、文盛瑾


文: 火神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