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抱 擁 這 分 鐘
Moment to Remember, A


評 分:8/10
年 份:2004
片 種:愛 情
導 演:John Lee
演 員:鄭 雨 盛 ﹐ 孫 藝 珍


Moment to Remember, A
《抱擁這分鐘》:用微笑製造的黯然悲情

港片《失憶界女王》裡講述的似乎也是同樣的一個故事。只是因為加入了太多的KUSO因素而顯得不那 麼悲情。韓國的電影更多時候顯得很殘忍,甚至殘暴。而我們不得不把這樣的東西稱為純粹或者唯美的 時候,我開始懷疑香港那個曾經輝煌過的電影事業是不是已經面臨著末路了。市場因素決定了很多東西 都是我們無法左右的。

香港電影的沒落和日韓電影的復興,我們是不是應該反思些什麼,或者說,香港的電影人是不是應該反 思一些什麼呢。

我在考慮應該如何來寫這部電影。因為過於偏愛的東西說起來總會有失偏頗而無法客觀。

可是又如何讓我能不寫這部電影呢。當所有的爛片都能在我的電影筆記裡占到一席之地的時候,這部深得 我心的電影反而沒有。

這部電影裡有著所有我喜歡的元素。平靜而細緻的小故事,緩慢的講敘和華麗的寫實色調,以及那種無處 不在的優雅而抒情的輕音樂背景。

這部電影的宣傳海報居然有兩種風格,一種是幸福而美好的劇照,另一種是憂傷和哀怨。

我更喜歡那種豔麗的海報。的確;這是一個讓人哀傷的故事,可是在所有的哀傷之前那些幸福的時光更 值得我們去記憶。

火車站。哭泣的女人。失戀。
便利店。可樂。無意識的手腳失措。

邂逅。無聲的爭執。
葡萄架下的斑駁陽光。第二次邂逅。無言。回頭望。點煙和昏黃的夕陽。
第三次邂逅。躲閃。角落裡的偷眼窺人。可樂,帶著第一次邂逅時失措的幾分歉意和一個霸道的討回公道的 男人。一直無言。很安靜。
女人製造出的第四次邂逅。杯子。滿溢的酒。男人說,你一口喝下去,然後我們開始交往。女人不喝。男人 說,那我們一輩子都只是陌路人。女人仰頭,一飲而盡。
我其實想說,這樣的愛情開始得沒有半點懸念。

幸福的戀愛生活。男人帶給女人一種徹底陌生的生活方式。因為階級,我想,看這部電影的很多時候我總會 想起這個詞。

一個底層的男人和一個上流社會的女人。正如男人所說,我是乞丐而你是公主,就算我們真的在一起的話 我們會幸福嗎?這個謎底在女方的家長插手的時候被揭曉了。

這部電影安排的最巧妙的地方,不需要任何鋪張的述說,男人和女人在吃飯,女人全家人突然出現。

男人和男人的談判;男人說,以後你不要再在我的女兒面前出現了;男人說,我會離開;男人說,你被辭退 了……作為男人的頂頭上司的另一個男人看起來是有足夠的資本說這樣的話的。

在洗手間裡的女人因為貧血和緊張過度而暈倒。大雨,醫院。醒來的慌張的女人四處尋望自己心愛的男人。緊 擁,喜極而泣。也許再沒有人可以拒絕這個女人如此純粹的眷戀和幸福,於是正如我們所想像的,結婚,然後 開始了婚姻生活。

這個男人本來就是一個很出色的男人,從木匠到建築師,一切努力之後,在老丈人的幫助下也簽了新工程的合約。

愛情永遠是電影永恆不變的主題之一。在我看來,最幸福的時光在某天下雨,女人上班的午休時光和幾個朋 友在咖啡裡視而不見面前的幾個人而想著男人所說過的話一個勁地傻笑。

而這個時候的男人因為下雨而不用上班,在家裡把女人的廚房改裝,白色的廚櫃和自動熄火的煤氣爐,為了 防止女人又一次忘卻了關閉煤氣爐裡煮沸的湯水。

或者是男人抱著自己深愛的女人在一大片空地上計畫著未來的新房。這邊是廚房,我在那邊看電視以及偷偷 地望著你為我忙碌著晚飯的身影,而我們會在這邊一起吃飯,然後再一起到那邊的院子裡曬曬月光。

睡房一定要在這邊,那樣早晨的第一縷陽光會照到我們的床上把我們召醒。

也許,一切只是一種幻念般的迷醉。沒有人會不喜歡想像和對未來的期待。畢竟有期待的人生才是有希望的人 生,富足而幸福的人生。

這是這部電影裡最幸福的時光,當那種罕見的遺傳病還只是停留在隱患的時代。丟三落四的毛病看起來讓女人 顯得非常可愛,出色而喜歡幻想的男人總是迷人而憂雅,雖說偶爾有點暴躁。

當你在最深愛著我的時候開始逐漸忘記我,我該怎麼辦呢。
我會不會依舊開著那輛破舊的沒有車門和擋風玻璃的吉普車帶著你一起去兜風;
我會不會擦你最喜歡的那種潤膚露喚起你記憶深處最不該被你忘卻的味道;
我會不會帶著你去到我們曾經幻想過的那個地方,站在我們還沒開始建起的新房子前面告訴你,這裡曾經是我們最幸福的祈盼;
我會不會把你帶到我們當初相遇的那個地方,給你一瓶讓我們曾經相識的可樂...

最幸福的時光帶來的往往是最沉重的哀傷。當你忘卻了我們中間所有的點點滴滴;當你忘記你最近的關於我們 的所有記憶。當你在我面前喊著你以前的男人的名字並且說我愛你的時候,我只能微笑地回答:我也愛你。

末了,我躲在門外面偷偷地哭,偷偷地望著你幸福的臉上洋溢著的陽光。
你在叢中笑,我如此憂傷。

在我看來這樣的憂傷是常人所無法承受的。當你有一天突然地想起了所有的一切的時候,你哭著對我說,你愛 的只有我一個人而已,你的書信看起來像迴光返照一樣帶給我最後的幸福。

你的記憶在漸漸地消逝;關於生活,關於愛情,關於我,以及我所有的幸福。

寫到這裡突然感覺這部電影倒開始有點像是警世電影了。親愛的,當我們對昨天以及我們所深愛的人們記憶猶新 的時候,其實我們所不在意的這些最平常的事情,我們最不在意的那一切,也許就是我們最幸福的一切了。

這部電影用一種最舒緩的鏡頭和最優致的剪接告訴我們一個最傷感的故事。鏡頭語言裡那種安逸的揮灑看起來如 此悲傷。緩慢的鏡頭,緩慢的剪接,緩慢的背景音樂;一切舒緩。

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的舒緩只是為了營造一種假像式的幸福以及當幸福開始在一種回天乏力的緩慢消逝之後, 那種來得如此迅猛的哀傷,以便讓所有人都有一種措手不及的共鳴。我突然有一種深受其害的疲憊。

反差,或者說反襯的鏡頭語言被運用得淋漓盡致;而當背景音樂以及演員的出色發揮這一切都被調集起來奔往一 個共同的主題的時候;可以說,這是一部非常出色的電影。

畫面裡的色調極盡奢華,帶著一種淡黃的寫實味道。連嗅覺這麼虛無抽象的東西都被當成一種表述手法用來為整 體的鏡頭語言服務,成功地被加入到這部電影裡的時候,導演的那種超強的駕馭能力實在讓人驚歎。

電影的最後是秀珍所愛的那所有的人們臉部微笑的特寫:父母親;妹妹;最好的朋友;以及最深愛的男人哲洙。全 部微笑。這是一種用最無奈的微笑來隱藏最沉重的悲傷。

當所有的人們都想哭泣的時候,卻只能用一個微笑的表情來掩飾和表達這種悲憫。珍惜現有的這秒鐘,因為我們所 能確切擁有的也許就只有這秒鐘了。下一秒,也許我們幸福依舊,也許一無所有。

當所有的人都在微笑的時候,秀珍問哲洙:這裡是天堂嗎?我在想,秀珍也許突然間想起了所有的一切,才會如 是問。我們永遠也不會明白,在我們如此平凡的世界裡,當我們四肢健全而且記憶裡所有的東西還被完全地保存著 的時候,這個我們平時所厭惡而且骯髒的世界,其實已經是天堂了。

這些很平常的東西很是彌足珍貴,只是我們不懂得珍惜罷了。

在秀珍突然被喚醒的那一刻,哲洙第一次說我愛你。也許也是最後一次了。

秀珍已經忘卻的那輛老吉普車,我曾以為她永遠也忘不了的那一個夜晚曾經奔往的方向,如今她也許已經不得不 忘記了,而如今所奔往的那個方向已經沒有人知道通向何處。

電影留給我們的最後一個思索的問題,除了珍愛我們現有的這一秒鐘之外,我們的前方是哪裡,其實我們自己也 並不清楚。可是這一秒,我們是不是應該更珍惜呢。

我只想你,我只想記起你,我只想記著你。秀珍的信裡最大的哀傷是因為她自己也無法確定自己下一秒鐘會不會記 得這些。而我們,此時此刻,我們是不是記得我們所深愛的那個人,模樣,歡笑和淚水呢。

我只想你,我只想記起你,我只想記著你。這樣最基本的虔誠也失去的時候,我不得不說,這是一部足以催人淚下 的殘酷的電影,當電影將人們的記憶都給剖奪了的時候。

每個人腦子裡都有一個橡皮擦,我們可以有選擇性地忘卻一些我們並不想記著的東西,可是,當有一天這個橡皮擦 開始不受控制為所欲為地擦去我們點點滴滴最珍貴的記憶的時候,我們所擁有的現在的幸福,也許也都成了虛妄。

當我們不得不虛妄地活著的時候,我突然想,我們的生活到底還剩下什麼呢。

末了,我說過,太過於喜歡的電影會有失偏頗,所以,不管看完這些文字作何感想都好,就且當是一家之言,別往心裡去。

題外。

不管怎麼說,我慶倖我養成了書寫的習慣,至少現在的我還可以記錄一些我想記錄的東西。那麼,看完這部電影的時 候,其實我最想寫的還有一句話:寫在丙戌年的七夕夜裡,我親愛的而且是我最深愛的ay,我愛你。

哪一天當我老得再記不得任何東西的時候,至少看過這些文字的所有我陌生或者熟悉的人們會替我記著,我深愛著你, 我深愛著你們。

一句話點評:你在叢中笑,我如此憂傷。

猛人 - 鄭雨盛 ﹐孫藝珍


文: 火神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