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阿 里 郎
Arirang


評 分:8/10
年 份:2011
片 種:紀 錄
導 演:金 基 德
演 員:金 基 德


Arirang
若不是愛金基德, 或者看了韓國導演執導電影, 你不會感同身受當事人的痛苦愁鬱, 勸君不要入場, 你會不 明所以, 猛打呵欠, 大呼悶場, 帶著滿腹疑問離場。

坦白從寬, 看了金基德七部影片, 他拍了十六部電影, 早期的較不容易找到碟片, 暫且打住, 就以七部執導片 子歸納, 金導演電影體裁是奇情、情色、佛道、愛執, 題材離經叛道, 有誰想到《感官樂園》男主角為了愛, 練成踏步無聲、貼背纏身, 親吻有夫之婦的絕技? 有誰意會《弓》老人少女男要娶, 女不嫁女子坐在木船懸 掛木椅拉弓射箭決意打破死局的無聲仿有聲? 有誰了解《呼吸》的牢獄探望婦人要給素未謀面囚犯編號1024 家的感覺, 用了淡素雅潔窗簾及小擺設佈置死氣沉沉囚房? 現實不可能有的景象經金基德創造的世界觀、 價 值觀要觀眾知道他是至高無上的王, 王要觀眾接受、明白他要鋪設的奇妙異想, 並且反思人到極端的性情, 令 觀眾墜入、沉醉、信靠設想奇特的紅塵俗世。

金基德於今作《阿里郎》是男主角, 一頭銀白散髮更形蒼老, 他孤身出走遠離城市於深山雪地獨居三年, 導演放 下尊貴身份, 在臨時家居吃喝睡覺, 停止工作, 肚皮作動時弄韓國電視劇集經常看到的用煮食煲煮好方便麵後直 接於器具挾住吃的特有吃麵習慣, 導演胃口挺好, 大口吞嚥辛辣泡菜, 佐以呼呼熱食; 禦寒衣物足夠, 排泄於外 面雪地解決, 然後用鏟子掩埋土地肥料, 令我大開眼界的是金基德廢物利用, 造了一部體積巨大的鐵鑄意大利 Espresso特濃咖啡沖調機(他入行前是工廠技師), 造工紮實, 不亞大廠水平, 他藉著涓流咖啡因提神醒腦, 保溫暖 身, 咖啡是他度過嚴冬的知己(看不見他喝酒驅寒, 故有此論)。 如此順應天命, 合乎人體吸收排放的作息, 不是 十年拍了九部電影大忙人的作風, 他毅然放棄拍攝電影的無上權力, 深山簡居, 為的是什麼?

叩門數下, 浪人開門, 沒人回應, 金基德的分身入室, 這時兩個金基德相視對坐, 分身盤紮銀髮, 質問披頭亂髮的 本體, 問題尖銳, 主體沒有顧左右而言他, 和盤托出, 後悔淚水滾滾墮落, 導演拍攝日韓演員合作電影《悲夢》, 他差點來不及救演繹懸樑自殺戲的女演員, 疚深難復, 為存厚道, 她的芳名沒有公開, 導演沒有告訴大家, 儘管我 在互聯網找到答案。然而, 金基德不用只聞發問聲音, 不見其盧山真貌訪問者的舊派手法, 想到利用髮型辨別答 問雙方的分體剪接, 問的不留情面, 要把答的本體內心的痛完全釋放, 導演真情傾瀉, 聲音哽咽, 深刻打動了我, 念及導演的痛與悔, 我不會於拙文給予, 請有興趣的讀者自行查找好了。

不想認同外國的月亮特別圓亮, 但我國諺語套在金基德電影是恰當的, 導演風格太小眾, 行得太前太衛, 凌厲影像 教基督教國家韓國觀眾吃不消, 以至國內票房慘淡; 國外卻大放異彩, 作品於外地上映, 並且參與柏林及康城影展, 屢獲殊榮。銀熊、銀獅獎置在架上, 作品於歐洲版圖立了註腳, 導演輕撫地圖, 心懷感惠, 執導電影在本土黯淡無 光, 外國影展紛邀亮相, 金基德的電影事業要在疆外有成, 他戚然, 離境遠居, 為的是反省休息, 拍了此作, 是向影 迷(一般觀眾不會入場吧)交待仿如深山大野人的心理歷練; 小花貓在門廊吃白髮導演撒落木板的糧食, 食物來自 金基德挖取魚頭裡的肉絲, 他吃了, 其餘的餵養小貓, 寒流攻心、白山荒嶺, 阻不了貓是深知導演作品意識形態 的影癡, 怪異手法言之有物的作品有知音人, 導演與影迷共享魚食, 導演無論處於什麼境況, 影迷跟隨, 關愛導 演, 他受到非議時入場支持, 吸收導演的思考作業。

《春來冬去》小平頭金基德身材結實, 背拉輪胎上山, 人力有盡時, 物件跌了一次落坡; 青蛙背負石塊, 舉步難行, 人加在兩棲類動物的重擔是萬物皆有罪, 人物要用一己之力完成贖罪修行, 少年金基德擺起參拜佛祖架式, 功德完 滿, 看錄像的老年金基德哭聲震天, 電影中他利用苦行贖罪, 現實他力氣不繼, 大肚子是大吃大喝的中年肉體放任, 他的手工依然可靠, 野人造了手槍, 柄端鑲嵌千手觀音金身佛像, 他帶了武器駕車, 畫面突然影像朦朧, 紅是主色, 導演宛如置身地獄血海, 佛散蓮華, 驅魔鎮魂, 金基德回到三處拍攝場地, 三聲槍響, 訣別了以往執著的賣座不濟、 國民指責, 以及差些害死女演員的自責。

佩服金基德認罪悔改的勇氣, 普羅百姓不購票相信你不在意, 只要一直追捧大導作品的擁戴者進場觀看《阿里郎》, 目睹數個外國觀眾, 你的電影是無分國界, 聽你悲吟的《阿里郎》, 看見你腳底背的龜裂灰垢、尚未結痂的傷口, 請 你不要折騰自己了, 你的痛悲影迷是明白的, 好好休息吧, 等你的新作品。

Patrick Chan寫於2011年8月28日

猛人 - 金基德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