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鏡 花 水 母
Bright Future


評 分:9/10
年 份:2003
片 種:劇 情
導 演:黑 澤 清
演 員:淺 野 忠 信 、 小 田 切 讓


Bright Future
守與雄二穿上白色工作制服, 幹著洗衣工場洗熨及執拾客人服裝雜務, 工作刻板, 沒 有前途可言。白衣是東京制度下的缺乏生氣, 卻不可或缺的齒輪, 換上時髦便服的青 年憑極具型格的衣服特顯上班時不會有的呆滯單調。守喜歡穿上貼身、花俏的多重色 彩衣褲, 意表他是思想複雜、緊貼皮膚的布料箝制其捉摸不定的思海、深沉的綻放紋 理遭受纏身不休的困鎖, 說明了守是思想、行動矛盾的人; 雄二穿衣之道是舒適、簡 潔, 他不時穿上袖邊, 以及褲管破損的衣服, 是一種十分渴望不受束縛的意願, 尤其 是最自由自在的夢境竟然連一個清晰的夢未曾出現, 最近期的夢是衣衫襤褸, 身體抵 住大風雨斜傾前行, 夢沒有延續, 沒有結果後醒了。雄二是行動跟著即興而行, 完全 不經邏輯, 好像上下裂開的新潮服飾破口, 藉衝動的率性而為一發不可收拾。

守與雄二活在自己的世界, 他們應老闆邀請搬運書櫃到他的大宅, 搬運完了, 老闆太 太要他們再次搬木器到近窗台的地方, 用了DV攝錄機鏡頭下的以二人一物為主題樸實, 兼且具備錄影帶畫面質素的不清是守的心理轉變捲起了雄二的思潮, 守在路上踱步, 轉頭望向老闆與家人在第二層閒話家常, 他對雄二說老闆會同妻子有吵架大風暴, 夥 伴問他為什麼這樣說, 守答:[直覺。] 第二次是老闆突然探訪在床上休息的員工, 他 買了壽司款待下屬, 老闆不斷說話, 守及雄二不住的把魚塊白米放進口裡, 老闆打開 了電視機電源, 用搖控器調到日本桌球頻道看國家隊大戰俄羅斯隊的比賽, 他叫坐在 床沿一同收看的二人拍手打氣, 回應的是冷如冰水的眼神, 老闆只好自顧自的拍手歡 呼。水缸的水母吸引了來客的注視, 他老實不客氣的把手心放進水裡, 逗弄海洋生物, 觸鬚有毒, 守沒有把危險信號警戒老闆。守在晚上殺死了老闆及其妻子, 他恨老闆, 老闆只要準時發放薪金就可以了, 他霸佔了守及雄二的休閒時間, 要他們搬傢具; 擅自按動門鈴入內打擾他們寧靜的空間, 老闆的老氣橫秋, 以及發施號令的氣勢與自 成一格, 寧願做雄二紅綠指揮燈號, 飼養有毒水母, 與雄二享受寧靜的分野是令他們 神經線崩潰的老人煩躁發聲筒, 守恨他極深, 他發出的綠燈信號(行動)帶動了狂氣大發, 在廢 棄物堆中找到一枝不鏽鋼棒子, 在早已打開了的大屋準備入內屠殺的雄二, 綠色燈號 是如此的任意妄為, 殺害對象的鮮血止息了狂飆的殺意, 血是紅燈信號, 用他人的血 捻息了守與雄二對成人世界的恐懼, 紅色訊號是年青人是在宣洩了以血還血的反抗不 識相成人強迫下一代接受以成人為中心的觀念。

守在獄中用鐵線捆綁自己身體, 說了再見後銀線綁住的手指指向前方, 縱使世界的制 度制衡了他的自由, 困不住一路前行的意志, 守調整了賴以鹹水生活的水母適應淡水, 雄二失去了支柱, 大發脾氣, 推倒了水缸, 水母滑入了木地板下的水潭, 它在淡水發 出光華的紅光, 並且在都市的河流大量繁殖, 沒意傷人的毒水母因為人的擅自闖入觸 摸觸鬚, 破壞了它們的我不犯人, 人卻犯我規定, 釋放毒素保護, 守是這樣子的, 他 的出手殺人是成人不厭其煩的干預他與雄二的國度, 雄二承繼了守的遺志, 妹妹迫他 在男朋友的公司做雜役, 他為了反?, 載上了佩置兩邊發光的管子, 帶領一眾少年在辦 公室偷竊及破壞, 雄二面具發光的管子正是水母發紅的導管, 他已經產生了變化, 由 要守發出的燈號的被動, 變成主動帶領少年的頭子, 在淡水自得其樂, 大事生產的水母 肩付了守及雄二的夢: 早日游離不屬於他們的世界, 只於那些穿上哲古華拉T-shirt 的少年學生, 沒有未來, 只有用腳踢得紙箱老高, 不及以死換來改變老朋友, 守的靈 魂附註水母, 帶走同類脫離城市的灑脫、遠見。

猛人 - 淺野忠信、小田切讓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