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砂 之 器
Castle Of Sand, The


評 分:8/10
年 份:1974
片 種:劇 情
導 演:野 村 芳 太 郎
演 員:加 藤 剛 、 丹 波 哲 郎 、 森 田 健 作 、 島 田 陽 子


Castle Of Sand, The
兩名警員調查一宗兇殺案, 死者是退休警員三木謙一。無論從任何一點來看, 他的瘁逝不可思議: 為人正 直公義, 水災及火災時救了數人性命, 幫助親自押入監獄, 釋放後幫助他找到好工作, 這樣猶如活菩薩的 大好人, 有誰如此狠心, 痛下殺手呢? 案情一直膠著, 成立已有一段日子的搜查本部只有解散。

火車緩慢前進, 斜陽西照, 柔和光線打在年輕女郎好像泥土採集, 放在竹簍的凝光白珠玉腕, 圓滑透明, 但頗不如列車引發的涼爽疾風, 把片片碎片吹到天空的炎夏飛霜。警員的鍥而不捨, 踏破皮鞋, 橫渡多 個省縣, 手帕不住揩抹火熱太陽誘發的汗水, 源自人追求真相的真心, 以及還一個該安享晚年, 不是面目 難辨, 橫屍路軌的老人清白。

案件不是「密室殺人事件」或 鎖定在某個山房、荒島範圍的離奇殺人事件。東京國營鐵路蒲田調車場的 案件幅員遼闊, 一句引述死者與人談及的「龜田」, 涉及的方言歷史的源遠流長, 身經百戰的警察也要專 誠到語言中心討教權威, 遠方的地道發音, 引證地圖縣名, 找到了連結點, 這設定實在不落俗套, 人縱使 操共通語言, 口音有異, 都市的腔調認為鄉間是貧窮、荒蕪的農耕菜地, 當地人別於都市人的怪異口音, 已經定了富裕與窮困的定義。

患上痲瘋病的父親, 帶著小兒, 在豔紅花叢的春天、冷風刮紅面頰的冬天踏上無處為家的旅程, 山間石縫 的熱火, 熱燙燙的米粥, 父子迎著夾雜海邊的風進食, 兒子抱著父親, 熱粥在口唇的滾燙, 不及天地遺下 遭受村民歧視的親情。村民害怕痲瘋病菌, 不歡迎瘡疤的老父, 不會施捨一點糙米, 以厭惡的目光趕走搖 著銀玲, 逐家逐戶求糧的父子。兒子的笑容消失了, 無論怎樣微笑, 人家都會視為帶菌者, 笑意化解了, 變成怒意注天地的憤恨, 童年應有的快樂回憶不會因為剪掉凌亂的頭髮、擦掉風霜泥土、替換潔淨的衣服, 成為家人。要逃離不幸的童年, 把握飛上枝頭變鳳凰的良機, 到城市發展是唯一的出路。

音樂才華受到肯定、褒獎, 賺取了的聲譽只是往光鮮的服裝貼上一層金箔, 內涵的疾病可疑傳播者身份仍 然如昔, 沒有改變, 變的只是地位的提升, 獲得前任財政大臣獨生女兒傾慕, 作品可以公開演出而已, 令 音樂家憑藉撰寫「命運交響曲」, 描寫父子流浪之歌, 踏破風沙, 宛如小孩子堆沙成塔, 風浪很快推毀 只是維繫短暫的感情。沙之培, 建得高, 不堪神明殘酷的摧折, 父子終究別離, 有前途的兒子延續了父 親疾病的不公平對待羞愧, 向無意曝光了真實過去的好人做了最不該做的事。社會巨大的階級分化, 造 成了父子兩代的悲劇。

看的是香港版3區, 畫面是錄影帶質數, 不是數碼修復版, 算了。字幕翻譯馬虎, 就算不懂日語, 也察覺了, 舉個例子: 營幕明明白白植上了「高木理惠子」的白色字體, 偏偏翻譯人員錯誤翻譯成「麗子」; 另一 邊廂, 酒吧小姐問警察來不來一杯「Juice」? Juice是全句的一個英文字, 譯了「汽水」, 應是「果汁」。 我不是日本語言學校畢業生, 都找到了明顯誤譯, 精通日文的觀眾會找到更多錯誤。

猛人 - 加藤剛、丹波哲郎、森田健作、島田陽子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