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悲 夢
Dream


評 分:8/10
年 份:2008
片 種:劇 情
導 演:金 基 德
演 員:小 田 切 讓 、 李 娜 英


Dream
夢可以是一人在腦皮層出不下釋放的深層悲傷, 一男一女發出的夢可以聯成一線, 碟翼共振, 生死相隨。

鎮是日本藉雕刻家, 他在深刻夜駕車的時候撞倒了一輛轎車, 對方受了傷, 救護人員護送上了救護車, 他坦然承認他是這宗交通事故的主要元兇, 操著母語的他不住的對救護員解釋, 然而救護員似懂非懂的 工作, 不理會鎮。

警方根據車禍現場的監拍錄影帶, 判定長髮女子蘭是肇事者, 她在警察局大呼含冤莫白, 鎮亦替她說 盡好話, 儘管蘭的本尊不說謊, 可是影像實在拍下了她駕車的狀況。鎮在睡覺時衍生的夢操縱了蘭的, 即是蘭在現實裡的行為是鎮夢裡景像的執行者。

鎮與蘭背負了對方遭受背叛、拋棄了的舊愛, 因此雙方縱使說不同語言, 然而大家都是承擔了對不再 是愛人的愛與恨、捨或不捨, 算命師建議他們要彼此相愛, 鎮深藏的殺意才會消弭; 蘭不再是男子借 刀殺人的利器。

鎮的雕刻家及蘭的刺繡師職業均應用刺膚灑血的雕刻刀, 以及鋼針, 利刃慢工出好字的刻印字正方圓 的[黑白]二字: 黑是溶入深夜的濃墨, 是男方入眠, 猶在夢海描繪的嫉妒、殺意; 白是黑夜的一絲光 亮, 亮白晶瑩的發光體帶領反方鎮在不知就裡下危害他人性命, 是鎮解放現實不敢做, 卻利用身穿白 色衣裳助他了結塵世情仇的反面顏色。蘭及鎮再次同步入夢, 這次場景移師到一處乾旱的野外, 亂草 叢生, 高可及身。鎮換了一身潔白連身長衣; 蘭穿著黑色套裝, 黑色原屬男, 白色原屬女的色澤對調, 中央雙方舊愛呼天哭訴, 要鎮及蘭出盡吃力撫平爭吵男女的傷痛, 他們各自替雙方逝去的愛男女穿 上鞋履, 暗喻鎮、蘭有意從新開始修補破損爛攤子; 色澤暗黃及乾涸的冬天草枝是男女若即若離的淡薄。

寺廟壁畫佛相祥和, 男女分別敲響廟鐘, 飛鳥蟲嗚見不到, 聽不到, 迴響直達鎮及蘭心窩, 清淨六 根 ─ 他們暫時不會為輪流入眠煩惱; 砌石子塔是二人的同心力進入佛的空靈境界。塔頂聚成, 蘭的離 去令石子跌落是他們不能除去我執, 未能共同進退的挑戰情愛執迷。鎮及蘭相愛日深, 鎮先在黑色布 匹塗上別色油漆字款, 然後逐塊貼在大腿, 用雕刻刀根據紋理在大腿褲管用力刻鑄, 表情極度痛苦, 用 意明顯: 他不想睡覺, 以免利用夢境操縱蘭在現實行兇, 也是要把現實、夢境的熱戀及仇恨, 不由自主 的同蘭的情敵, 亦是自己的愛幕情人做愛, 可見黑色是白色的對立顏色, 相對來說, 白色可以融合黑 色, 切實雕刻家作品主題[黑白原色]; 寺院禪鐘的共鳴通過六道人界的手執木棍鳴響, 共同堆建碎石 塔城的淨澈及佛道的慈祥霞光, 澄明鎮與蘭對執愛的貪、嗔、癡。

可惜情仇太重, 蘭吃了銀製十字架, 吞噬了救贖; 鎮躺在雪地, 頂門爆開的倘長血河迎來了凡塵盡 去, 愛情化為蝶翼, 執君之手, 共赴黃泉的黑白同色仙侶。

猛人 - 小田切讓, 李娜英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