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愛 之 剝 脫
Love Exposure


評 分:9/10
年 份:2009
片 種:喜 劇
導 演:園 子 溫
演 員:西 島 隆 弘 、 滿 島 光 、 渡 部 篤 郎


Love Exposure
一父一母一子的謝飯祈禱十分溫馨, 母子共聚的日子十分短暫, 在聖母瑪利亞面前祈禱的母親背影端莊 聖潔, 母親身染重疾, 要回天家的日子不遠, 她回首發出好像聖母慈祥的笑容, 輕抱兒子, 要他長大成人後 要娶儼如瑪利亞的女子為妻。母親把光白的瑪利亞陶瓷像交給兒子, 他找妻子以無瑕的聖母(母親)為典 範, 成為了他啟動原罪、愛、勃起、救贖的圖騰。

原罪的定義是人出生不是純潔的,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偷吃禁果, 生了原罪, 因此人世世代代都活在罪中。角 田哲自妻子死日以繼夜鑽研聖經, 他在當地教會成為神父, 感情重創的薰聽道後發狂的愛上他, 神父抵抗不 了洪水激情, 租了新房子同居, 名義來說, 神父與受洗的信徒不能結婚, 三人共居是荒謬怪誕, 謝飯禱告缺乏 流著同親血脈的親暱, 沒有婚書的同居不是完整家庭, 所謂的後母決不是優理想的母親瑪利亞。父親依舊 的講道, 內容不再是勸世人悔改, 聲調嚴苛了甚多, 題材一轉, 道集中於罪的深痛惡絕, 他犯了情慾的罪, 妻子 死了一是再娶, 否則決志當神父就要放下情慾, 一生奉獻給在天上的父, 罪孽深重的知法犯法,罪深, 罪的體會 更多, 神父表面是在眾人面前傳揚神的話, 背地裡同女人同居, 薰因為討厭偷偷摸摸分手, 父親愧對兒子, 無法 面對優, 分手的痛令父親性情大變, 他要兒子每天告解, 兒子每天過著無垢的生活, 為了取悅父親, 他不住扯 謊話, 包括拾起不小心跌在地板的橡皮擦掰開兩半、不攙扶婆婆過馬路、避開路上螞蟻, 為的是取悅以教會 為家的父親(神父), 他必須要說謊才能到父親面前告解, 神父職責是聆聽信徒告解, 以聖父之名赦免其罪, 兒子 所犯的罪是杜撰的, 父親看著兒子的把戲, 假的不行嗎? 不夠深刻嗎? 那麼把謊話成真。優真的弄毀了橡皮擦、 踏扁了螞蟻, 由不要犯罪到實行犯罪的表情說明他內心爭戰了一段時間, 淚眼連連是決志要罪換來父親關注的愛。

父親態度依舊, 兒子參加了以白色內褲遮蔽女人私處是一切來源的團體, 經名師指導下, 他學會了利用不同的 身體架式偷拍裙下春光, 多色紛陳的內褲照片是兒子的圖集, 他收了三個徒弟, 成為流派的小師傅, 他傾囊相授, 待他們為好朋友, 地位等同傳道的神父父親, 父子同樣受人尊敬。然而, 他們犯了淫穢罪, 兒子以為他的變態劣 跡會令父親反思自己的過失, 父親反而以神父之名打罵, 借兒子的大錯轉移視線, 掩飾道貌岸然的金屋藏嬌; 父 子同處一室時互相勾起各自的原罪, 分開時各自沉醉不會互相提及的獨享犯罪。罪的可惡之處在此, 當兩個(或 多個)的人各有不同罪時大家地位對等, 他們看不見自身的罪, 只看到對方的罪, 大聲責備是迫使對方認罪, 自己 的罪因為自以為比他人輕感覺釋放了持久的罪是自欺欺人。

優在廣場大戰群眾時偶遇洋子, 她在格鬥前白色紗布加身, 跪下雙手合十祈禱, 她宛如瑪利亞再生, 雙腿大開大 合的踢擊敵人, 十分短的校服裙顯現白色內褲, 優看傻了眼, 洋子的感謝擁抱是他所不能把持的勃起, 自此優對 找對了的瑪利亞日夕思念, 他把洋子想像成瑪麗蓮夢露在電影《七年之癢》風吹裙起, 雙目含春, 意態撩人的姿 態。勃起是男人對女性的慾望, 以及侵犯女性的潛意識, 不一定包含愛, 優的怒勃是他在云云內褲照片中找到了 純潔瑪利亞, 他沒有情慾崩潰自瀆, 不論在睡房、班房的褲襠隆起是不敢表白的愛, 優的偷拍熱誠冷卻了, 他不 需要憑變態行徑尋找最愛, 為了洋子, 他被迫在AV電影公司擔任演員、主持人, 並得到偷拍王子的稱號, 他堅持 三點不露, 要把處子之身獻給瑪利亞, 純愛要在這樣曲折離奇的過程追求, 怪就怪畸形的日本色情文化, 任何想得 到的意念(正常或變態), 能夠拍出來的, 市場會接受, 消費者會購買, 優不可能同同父異母的妹妹戀愛, 單思只能 下身反應表達, 妹妹引述聖經:[愛是恆久忍耐, 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 愛是不自誇, 不張狂。(哥林多前書13章4 節)]教優明白愛的真理, 他加入[Zero Church], 女高層古池的百般誘惑, 甚至命令洋子當場的露出內褲, 陽具沒有反 應是愛不是占有, 只有默默守護的昇華。然而, 異端的認罪悔改、清心寡慾滅了人的愛, 優是行屍走肉; 父親的愛 是迫出來的, 薰的飆車追蹤令神父車子倒翻海中, 大難不死, 必有艷遇, 海水有如施洗約翰施行浸禮的基督, 天父要 他不死, 毫髮未傷, 神父得道, 天父要兒子接納從死亡邊緣到復活的救贖, 既然重生, 愛就要好好把握, 不要放棄, 神 父當不成罷了, 心中有神, 不忘吃飯感恩, 神會保守降格信徒的第二段婚姻。

園子溫喜歡用的血液噴灑今作照辦煮碗, 血控訴了侵犯女兒古池的變態父親, 其污辱女兒的勃起, 以至酣睡時的勃 起是宣示父權的極至, 血的狂噴意表日本女性攀上宗教高層操控、玩弄、殺害男人的反客為主。

猛人 - 滿島光 、 西島隆弘 、 渡部篤郎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