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歐美電影評論目錄 |

Raw

評分:9/10
年份:2016
片種:劇情
導演:Julia Ducournau
演員:Garance Marillier、Ella Rumpf、Rabah Nait Oufella


Raw
人必先紅經流血、陣痛及舔吃血液才能成長。

少男首次刮鬍子用力不當劃破臉皮口子滲出的血, 溫溫的、溼溼的, 他覺得經他的手做成的意外是苦惱, 他指頭觸及的液體是如此艷紅, 或許, 他想流通身體的血味道是怎樣? 然後他像一個破處童子既驚且喜的吸吮血水, 那種苦澀帶甜鮮味是他成人後難以忘懷的青春躁動。

女子又怎樣呢? 電影《肉獄》Justine幼承庭訓, 不嘗肉味, 父母安排小女兒於獸醫學院就讀, 學長為新學弟妹辦的迎新會十分符合學校的教學宗旨: 血水傾盆瀉下、前輩在登記處向新生派發生兔肝要Justine和酒吞下才能通過迎新; 古有耶穌受水洗禮成新造的人, 今有女子Justine遭血漿灑遍成肉食動物。血液滲入長髮的污穢那怕洗滌依然難散, 女學生不忿老師訓斥的啃吃髮梢是她經強迫嚥了生肉誘發的肉慾, Justine於洗手間吐掉的絲絲頭髮是女子肉與靈持守茹素是淨、嗜肉是毒的排斥。 她變了, 肉食同蔬菜分門別類, 光管射出的紅暈讓肉的泛泛油光比旁邊啞然失色的綠油油更對Justine脾胃, 女兒不能違背了父母教誨的公然取肉吃, 她唯有在學生食堂偷了漢堡扒, 爾後暗地品味, 肉汁弄污了的白袍口袋是女子開懷大嚼、飽足肉食, 無妨女人矜持的原始獸性。

姊姊Alexia比妹妹Justine早年入學, 她反判、留短髮, 率性而為, 姊姊教妹妹像男人站立小解的奇特異行是她不能在家的放肆, 父親寵長女, 母親不顧儀態不穿鞋子的架了雙足在汽車前座儀表版上方, 丈夫沒有輕聲喝止, 她的高高在上令父親有如應聲小犬的聽從, Alexia學男人的排泄方式是她處於女權高漲的家把薄弱父勢加在女人為大家族宣洩父綱不振, 以及替父親抱不平的父愛。 她吃肉, 她借了早已不合身的藍裙子予妹妹, 妹妹對不稱體贈品是無奈, 姊姊為什麼不帶妹妹到服裝店選購新衣? 她嫉妒那個比她美麗、散發女人光采美人兒, 她要把過時及穿不了的衣衫給予父母立了守素食律法保護幼女的妹妹, 姊姊一直等到妹妹破了肉戒, 她的心寬了, 妹妹終於與姊姊同路, 姊姊養了狗, 主人每於雙腿分開, 狗自會埋頭私處嗅舔, 這是姊姊不啖所愛的肉, 以免傷人的解決性慾法門; 妹妹不知就裡, 她當然踢開下體張開狗自來的尷尬, 妹妹嚐了肉, 她對戶外運動場不穿上衣不斷擺動肢體的Adrien有了濃厚慾望, 她的瞳孔發力頂著上眼簾, 流鼻血, 新晉女演員Garance Marillier把人對肉食的大慾詮釋甚好, 女子臉孔亦正亦邪, 前途無可限量。 她不愛Adrien, 卻是把他視為她要幫忙時可以依賴的同窗, 可是Justine開門要求男方協力時她撞破了他的同性苟合, 她知道男人的性傾向, 因此她不怕的依偎Adrien臂膀入睡, 一次學長的色彩混和捉弄, 她嚐了男人肉味, 雄性的侵略肉香讓她神馳, 她不理對剛看了同志交合視像動了淫念的Adrien, 她發瘋了的以女上男下做愛體位占有男人, 他不能盡情享樂, 女子下體不住吸食, 誓要抽盡男人點滴精華, 情到高峰, Justine以似是看著逃不掉的獵物眼神不忍撲噬的啃破她血肉, 她還是克制, 她儘管明白己身的肉那及他人的肉, 她不要殘害Adrien身體證明Justine是愛Adrein。

蓋了新生實習解剖動物白布在沒有氣流室內跌落, 啖肉意識不是純淨外表可以掩埋的生存慾望, 外皮一經撕掉, 本相可以血塗櫻唇、滅人充饑。

骨肉均稱妹妹Justine穿上了姊姊送的裙子現身學校舞池, 她出發前先於鏡子前邊聽迫樂曲邊扭動腰肢跳舞, 她吻了映照風騷入骨麗人鏡面, 口紅印留在光滑垂直平面, 要在人群注目Justine首要的是她對自己容貌有信心, Justine的顧影自豪經啃了肉塊去掉的不吃煙火演變為眼光帶熱的可人兒, 她俐落搭配稍嫌成熟藍衣令姊姊妒忌這個會搶了她風頭的妹妹, 姊姊的棄舊衣裙成了妹妹大眾風生的時尚服裝, 姊姊要羞辱變得美麗妹妹的方法是她公然勾起妹妹的食人胃口, 姊妹在眾人目睹的互相吞噬是吃人後裔一個夠了, 多了的親人是姊妹不能共同進食人肉戲弄調笑的註定咀咒, 父親慨嘆的說:[你總會找到法子。]是兩個女兒終有找到接受啃人肉為生, 以身相啖丈夫一天, 抑或是孤獨告老, 止住食人基因?

Justine與Alexia臉孔影像重疊, 姊姊原諒令她失去手指的妹妹; 妹妹原諒令她當眾出醜的姊姊, 二者為一, 一分為二, 誰對誰錯, 苦了的是難以控制啃人食慾家族姊妹, 解救方法是求診, 不是以素食壓抑的吃人慾望。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