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棺 材
Coffin, The


評 分:6/10
年 份:2008
片 種:恐 怖
導 演:Ekachai Uekrongtham ? 翼 ?
演 員:Ananda Everingham 、 MAMEE 、 莫 文 蔚


Coffin, The
自從貞子從電視中爬出來之後,日本的鬼片便在影壇迅速「爬」出一片天,從《午夜凶鈴》(1998)、《鬼來電》(2004)到 《咒怨》(2003)等系列電影不僅賣出好票房及口碑,更成為好萊塢劇本荒之下的救星,縱使改編結果讓人不敢恭維,卻也證明 了日本鬼片魅力。然而,或許是觀眾已經厭倦日本鬼片中,老是以女鬼充滿怨念的無盡復仇為故事主軸,近年的日本鬼片無論在題 材或票房上皆呈現疲軟狀態。趁著鬼片在市場上仍有固定票房,同為亞洲地區的韓國及泰國就此接手,企圖為鬼片注入一股新血, 開創出與日本不同風格的類型。

其中,又屬泰國還算經營得有聲有色,屢屢在口碑上創下佳績。數年前,一部由韓國、香港及泰國三地各自創作、集合而成的鬼 片《三更》(Three,2002)便讓人感到驚艷。縱使我最喜歡的段落不是泰國所拍攝的〈輪迴〉(The Wheel),但對於宗教民俗 的巧妙揉合運用,以及泰國傳統音樂的搭配之下,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神秘感。甚者,因為人們對於宗教或者民間傳說多抱持著 「寧可信其有」的想法,讓泰國鬼片在敘事上更增添了一層說服力。到了2002年的《鬼影》(Shutter,2002),即使宗教民俗色彩 沒有那麼濃厚,且片中女鬼形象的塑造與《咒怨》的伽耶子極為相像,卻也在口耳相傳之下,成為鬼片迷必看的一部經典之作,更 讓泰國出產的鬼片在市場上占了一席之地。

綜合來看 ,無論是《三更》中的〈輪迴〉、《鬼影》,還是以「下蠱」這項民間風俗為主題的血腥虐殺片《邪降:惡魔的藝術》 (Art of the Devil 2,2005)及其續作,皆隱含著「因果輪迴」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宗教思想。而《棺材》不僅同樣有這 樣的警世意涵存在,片中女鬼的形象也延續了《七夜怪談》及《咒怨》裡大紅的「黑色長髮、白色連身衣和蒼白的臉孔」,更是一 部跨國合作的電影:泰國的部分有《美麗拳王》(Beautiful Boxer,2003)的導演亞格差烏干騰(Ekachai Uekrongtham)、《鬼影》 的男主角阿南達(Ananda Everingham)以及《邪降:惡魔的藝術》的女主角MAMEE;香港的部分則是由莫文蔚出線,並擔任本片 的女主角,演出見鬼的驚嚇表情與尖叫聲。

誠如本片片名《棺材》,電影的開頭便向觀眾展示一項與「棺材」有關的泰國古老風俗:為了欺騙死神,逃離厄運,人們會躺在棺材中 讓師父誦經祈福,好似自己已經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藉此死神就不會再找上門。此儀式在現代社會以科學的角度來看,肯定會覺得十 分荒誕,甚至嗤之以鼻;然而,深究其中,除了如同秦始皇派遣徐福去求長生不老藥,較為私心的「長壽」目的之外,還有對在世親友 的不捨與眷戀,更多則是對「死亡」的未知感到恐懼;其實,在台灣也存在著類似的風俗:如果家中在短時間內連續有兩個人過世,那 麼在第二個人的棺材上會放置一尊稻草人連同火化。這是基於「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的觀念,讓閻羅王知道我們家已經送走「第三 個人」,藉以換取其餘家屬的平安。

姑且不論這些民間傳說的可信度與否,處於絕望狀態的人們能從中獲取慰藉卻也是不爭的事實。蘇(莫文蔚飾)即將與傑克邁入結婚禮堂 前發現自己罹患肺癌,克里斯(Ananda Everingham飾)的女友麻里子因病至今仍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兩人為了自己所愛的人,不約而同 參加這場詭異的儀式。儀式結束後,蘇的癌細胞莫名其妙消失無蹤,而麻里子也奇蹟似甦醒過來;然而,從死神手中逃脫的代價卻讓人 難以想像,蘇、克里斯及麻里子三人從此被鬼魅纏身,生活上更出現許多難以解釋的現象。更可怕的是,自己所深愛的人也倍受牽連, 捲入這場欺瞞死神的騙局中。

不管是棺材,抑或是這場儀式的意義,皆與「死亡」脫離不了干係。我很喜歡《棺材》的片頭與片尾相互呼應,以呈現出本片中心主旨 的意象。片頭中,一隻手將一塊塊灰白的骨灰慢慢排列成人型,人便是依靠這些骨頭的堆疊、支撐才成為一個完整的人體;而人在死後 經過烈焰的洗禮之下,一個完整的人體又再度回歸為這一塊塊碎石膏般的骨灰。生命的奧妙不就在於此嗎?在死亡之前,人人皆平等。 就算是蘇一樣注意飲食、每天運動,甚至還擔任營養師幫別人調配飲食,她也同樣會面臨死亡的到來。諷刺的是,蘇竟然得到肺癌,而 且還是在她即將踏進人生另一個幸福階段之前。或許是害怕死神的造訪,也或許是對自己的生命就此結束心有不甘,蘇總對此無法釋懷, 進而當了落跑新娘到泰國散心。

如同克里斯所說:「若你看見生命,死亡就不是死亡。」生命的意義不在於長度,而是廣度。唯有瞭解並接受這個道理,才不會對死亡感 到恐懼。最後,蘇再度踏進棺材,讓被打斷的命運之輪繼續轉動,同時也不再對未婚夫的鬼魂感到害怕,因為蘇瞭解到未婚夫只是想表示 對她的愛與不捨,並沒有想要陷害她的意圖。片尾時,一瓣瓣艷紅的玫瑰花瓣灑落在由骨灰排列成的人型上,為「死亡」給人的陰暗恐怖 氣息增添些許的溫暖與浪漫,更成為海報上的「Death is beautiful」最好的註解。《棺材》在一片以「嚇人」為中心準則的鬼片中,添加了 泰國鬼片中的宗教警世意涵,以及如同《三更》之〈回家〉(Going Home)的淒美感人元素,讓鬼片有了新風貌和寬廣的發展空間。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