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快 樂 到 死
Happy End


評 分:8/10
年 份:1999
片 種:劇 情
導 演:鄭 址 宇
演 員:全 度 妍 、 崔 岷 植


Happy End
《快樂到死》的英文片名雖是《Happy End》,但看完後卻會讓人十分悵然,深深地陷在劇情的悲傷無助中,就像崔岷 植的眼神般看似平靜卻不知埋藏了多少情緒混雜在內,那樣的複雜那樣的不可測。第一次認識崔岷植是在電影《原罪犯》 (2003)中,當時便被他平靜深沉卻又張狂猙獰的演技吸引住,你總會不自覺地認為他眼神裡有著甚麼,是否在醞釀著 可怕行動抑或只是逆來順受,就像是飾演人魔時的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一樣。

初次認識女主角全度妍則是在韓劇《布拉格戀人》(2005),但老實說當時對她沒有甚麼特別的印象,直到看了讓她奪得 2007年坎城影后的《密陽》(2007)後才大為驚艷。基於對這兩位演員的喜愛,我在逛亞藝時便把這部從未聽過的電影的 DVD買了下來。然而,上網查了一下才發現《快樂到死》其實是1999年的作品,遠比《原罪犯》或《密陽》的年代還早上 許多,我想或許是多虧了全度妍在坎城奪后,才有機會讓這部電影的DVD在台灣出現吧,因為DVD的封面就以此作為廣告 宣傳的詞句。

如同英文片名帶有一絲反諷的意味,在男女主角的塑造上也對傳統觀念展開大錯位。崔岷植飾演一位遭裁員的中年男子, 每天西裝筆挺地到二手書店中看愛情小說,晚上回家後便窩在沙發上看連續劇;全度妍則經營了一間英語補習班,身著俐落 的套裝,每天都忙到很晚才結束工作。當傳統觀念上所認定的「男主外,女主內」被破壞之後會發生甚麼事情?當瓦斯爐上 的水燒開後,全度妍不耐地對崔岷植說:「我每天外出賺錢,你真要在家做家事的話,那關掉爐火就是你的工作了。」而崔 岷植回說:「崔寶羅(全度妍在戲中的名字),妳賺錢就了不起嗎?」看到這裡我不禁會心一笑,因為這段對話常常會出現 在夫妻吵架的場景中,只是男女角色相互對調而已。

電影剛開始時,只見長長的走廊遠端,全度妍身著套裝彷彿剛下班似地踏著高跟鞋走來,接著按了門鈴轉身進門後瞬即變了 一個人,原來這裡是她外遇對象的住所。雙方如同渡邊淳一筆下的情欲男女般翻雲覆雨,放浪的程度完全無法跟門外一副女 強人樣貌的全度妍連結在一起;另一方面,崔岷植的出場就是在二手書店中,被老闆念著不要一直在這裡白看書。兩相對照 之下,何者強勢威嚴、何者弱勢窩囊便一清二楚,並讓觀眾清楚地將兩個角色定位並理解,同時也因如此強烈的衝突宣告了 往後的悲劇走向。

我想問題就在於雙方都不願放下所擁有的一部分,卻同時想要抓住另一部分,如此難以取捨的煎熬之下終於釀成了悲劇吧。 全度妍因為她的外遇對象很溫柔且懂得情趣,所以喜歡和他做愛;而和崔岷植做愛時就像例行公事般,只想趕快了事。同時, 全度妍惦著她的小孩,且依賴著這個家庭至今的平和;但又因在「外遇」的關係中她可以只做一個過客而享受自由,不似家 庭中的妻子及母親雙重角色的壓力。另一方面崔岷植也習慣於這個家庭,且他已因一次裁員失去男人的尊嚴,或許不願再因 妻子的背叛而失去所有。我想雙方都在害怕,害怕現今生活的失序傾頹,縱使在開始時早已支離破碎。

回歸到標題的「Happy End」。在這樣混亂不堪的關係之下,該如何走到一個勉強算「快樂」的結局?全度妍曾因身陷在這 樣痛苦且不知如何是好的狀況下,一度脫口出說想一起殉情;崔岷植也終於因過度壓抑而動手殺了妻子,並布置成是妻子的 外遇對象所動手的,自己則成為妻子被殺害的無辜鰥夫。看著崔岷植一刀一刀狠狠地刺進妻子的胸口,而他的表情卻依舊沉 靜,我頓時迷惑了,究竟該感到殘忍可怕,還是該覺得無奈同情。或許這些情緒是共存的吧,崔岷植總算將積壓已久的各種 複雜情緒一次迸發出來。全度妍因為死亡而不用再去面對這樣複雜的問題,崔岷植因為妻子的死亡也可以不用再擔心妻子的 外遇,可以和女兒平靜的生活下去。就某方面來說,雙方之間的問題的確迎「刃」而解,有了個看似完美的結局。然就像結 尾的字幕從「Happy End」轉變為「End」一樣,他們的人生的某部分都因此走向結束消逝了吧。

猛人 - 全度妍、崔岷植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