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我 在 政 府 部 門 的 日 子
Just Follow Law


評 分:7/10
年 份:2007
片 種:劇 情
導 演:梁 智 強
演 員:葛 米 星 、 范 文 芳


Just Follow Law
在看這部由《小孩不笨》(2002)的導演梁智強所拍攝的《我在政府部門的日子》時,我的腦海 中不斷地浮現黑澤明導演的《流芳頌》(Ikiru,1952)中的畫面。兩部電影都是以政府機關的 公務員為主角,只是相較於嚴肅探討生存之意義的《流芳頌》,《我在政府部門的日子》的新加 坡式國台英語交雜的台詞,就像《小孩不笨》一樣充滿讓人捧腹大笑的笑料。

兩部電影對於政府公務員的樣貌描述,有一個重點是全然相同的:凡事墨守成規,且多一事 不如少一事。原來不論是在哪個國家,政府公務員的工作態度竟如出一轍。繁文褥節的公式化 規矩,使得公務員做事必須循規蹈矩、一板一眼,每個部門每個職員所負責的事項是清楚明瞭, 一旦這個工作不屬於自己所屬範圍內,便將之完全推給其他部門。於是,在《流芳頌》中便看到 為了將垃圾場改建為公園,一群家庭主婦們從土木課、公園課,一直被趕到市府排水課、道路 課;在《我在政府部門的日子》裡,范文芳及葛米星則為了在高架軌道的柱子上做職介會的大 型宣傳廣告,從NRT(國際高速交通局)、GTA(地面交通局),一路到了LRA(路面交通發展管理 局)、BMA(建築管理局),就是沒有人願意接下這個請託。

對於這些領死薪水的公務人員來說,反正做多做少錢一樣照領,完全沒有「業績壓力」需要擔 心,於是便造就了「多一事如少一事」逃避的鴕鳥心態。況且一旦出了小差錯,便會被媒體及 人民以放大鏡檢視;做得好也只會被認為是「理所當然」,不會受到任何讚賞。另一方面,所有 程序皆有一定的形式規定,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地記載著。雖然這可以讓案子責任歸屬分明且 不容易出差錯,但這也讓其進行速度大打折扣。當葛米星想要查詢自己的資料時,竟被要求 提出正式表格,並將之匯報給上級,等待三個工作日後才能拿到資料。如此規矩雖看似有其道 理在,但卻讓人不禁感到莫名其妙,也難怪很多人會覺得公家機關的效率很差。

片中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我想不只出現在政府機關部門中:當有外賓或者上級長官要來參訪 時,必定會動員所有的人力物力以及金錢,將環境打掃佈置的美輪美奐,試圖營造出一副和樂 美麗的景象。在學校中一旦有督學要到學校參觀,學校方面必定會讓全校學生花上比平常多的 時間來打掃校園,彷彿是新年大掃除一般。雖說將完美的一面展現出來給外人看是人之常情, 但這個舉動多少也帶有「虛偽」的成分在裡頭吧,畢竟督學要視察的應是學校裡的「常態」,而 不是粉飾後的太平,如此才能真正將問題反應出來。況且這就教育的意義來說,也不是一個好 的示範吧。

導演將這種種的弊病演變成一場場可笑且諷刺的場景:守衛因遵守上級的指令,將停在VIP車位, 前來救火的消防車車輪上鎖;葛米星的女兒因遵守紅燈不能過馬路的規定,而在壞了的紅燈前 站了半個小時,還因此被闖紅燈的車撞傷。的確,我們是該遵守法律或者社會中各種成文不成文 的規矩,否則便會天下大亂。然而規矩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同時人所生活的社會環境是不斷地 在改變,若只會依循著規矩走而不知變通,或許不會發生像電影中那樣誇張的事情,但在人際 係等方面多少還是會有影響的。畢竟「規矩」是人所訂定出來的,人不該因此過得綁手綁腳而給 自己太多的壓力,如同葛米星在最後所說:「我們在適當的時候是可以打破那些陳規。」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