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最 後 的 時 光
Photograph, The


評 分:7/10
年 份:2007
片 種:劇 情
導 演:Nan Triveni Achnas 南 阿 齊 納
演 員:Kay Tong Lim、Shanty


Photograph, The
一看到本片片名《最後的時光》,隨即想起幾個月前閱讀過的一本小說:日本新生代作家本 多孝好(本多孝好,1971-)的作品《最後時光》(MOMENT,2002)。內容描述一名在醫 院打工的大學生無意間成為「必殺天使」,專替瀕死的病患完成一項心願,有的人要對初戀 情人報復、有的人想要贖罪、有的人想要填補過去的一段美麗回憶、有的人試圖在這個世界 留下曾經活過的證據,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裡,即將面對死亡的人究竟在想些什麼,成了這本 小說所探討的議題。電影《最後的時光》除了和小說《最後時光》的中譯名相似之外,內容 也同樣描寫了一名攝影師的人生最後時光。

電影以一段帶著淡淡憂愁的引子為開場,大意是說:「回首過去的人生,會發現有些人在你 的人生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為你人生的關鍵期帶來改變。」如此點出了這是一則屬於 過去的回憶,接著便從一個寫了名字,卻沒放照片的空相框進入到故事的主體內容。笨重 的老式相機、昏暗的木板隔間、老舊簡陋的照相館、塵煙漫漫的街道,宛若一張承載著沉重 往事的泛黃照片,呈現出一股濃厚且深沉的懷舊風味。

誠如本片的英文片名「The Photograph」,照片所蘊含的意義在電影中占了一席重要之地。 名為喬漢(Kay Tong Lim飾)的華裔老攝影師珍藏了一批照片,甚至時常拿出來默默望著, 觀眾和女主角西塔(Shanty飾)一樣,完全不曉得喬漢為何要這麼做。喬漢曾對西塔說道: 「照片呈現的可以是謊言,也可以是真實;端看你想顯示或隱藏什麼。」照相是瞬間卻永恆 的藝術,一張底片所記錄的時間僅僅是快門按下的剎那,當下的情緒是快樂是悲傷,全都刻 劃進這一方相紙中,定格化為不變的永恆。即使照片的內容是鐵軌及大海等沒表情的風景, 而非喜怒哀樂的人物,我相信也能反映出攝影者當下的心情。

喬漢就這樣抓著幾張照片,沉溺在相紙框起的一方悲傷回憶中,如同西塔對喬漢所說:「你 為了過去而活,我是為了未來而活。」因此西塔才會離鄉背井,從歌女淪落到被幾個粗獷大 男人欺侮的妓女,一切都是為了照顧小孩及生病需要開刀的奶奶;反觀喬漢,他時常騎著腳 踏車到鐵軌旁祭拜,佝僂瘦弱的背影好似背負著沉重的傷痛,我們幾乎未見到老人顯露出微笑 喜悅的神情。原來,老人的妻子及小孩因他而被火車撞死。喬漢從此陷入悲傷中,或許是感 到愧疚,以為唯有如此才能向死去的親人贖罪,於是選擇墮入無止盡的哀慟中。

喬漢被困在相紙的過往中無可自拔;西塔則如同空蕩的相框般,沒有過去及回憶,因為她的生 活只為了小孩及奶奶。一個背負著過去回憶的傷痛,一個背負著現在生活的沉重壓力,兩個人 都需要調節平衡,從彼此身上找到自身缺少的部分:西塔解開了喬漢的心鎖,願意面對親人早 已逝去不再覆返的事實,並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再次走到鏡頭前留下身影,讓照片代替他走向他 無法踏上的未來;西塔也同樣走向鏡頭前和喬漢一起留下最後也是唯一的一張照片,為自己曾 和喬漢共同度過的時光寫下記錄,並放在電影開場時出現的空相框中,成為人生中一段美好的回憶。

《最後的時光》以充滿懷舊氣息的色彩基調,平實地訴說一則瀰漫著濃重情感的故事。觀影 途中,縱使我數度因劇情發展而感到哀傷或糾結,但淚水始終沒有滿溢眼眶,直到電影結束, 片尾曲的女聲流瀉而出,我的內心突然湧上一股強烈的悲傷,淚水才溢出眼眶。本多孝好在《最 後時光》中寫道:「人從誕生的這一刻就開始走向死亡。」這是事實,或許我為老人能在最後 時光中獲得解放感到欣慰,卻又暗暗希望他的人生還能再繼續走下去,而不要戛然於此。就像 他伸頭探出火車窗外,試圖模仿西塔迎風開心吶喊,卻只見那張沒有什麼牙齒的嘴巴發出空洞的 聲響。我想,「缺憾」大概是生命的無奈,也是美妙之處。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