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狸 御 殿
Princess Raccoon


評 分:7/10
年 份:2005
片 種:歌 舞
導 演:鈴 木 清 順
演 員:章 子 怡 、 小 田 切 讓 、 美 空 雲 雀


Princess Raccoon
《狸御殿》是鈴木清順導演在2005年以歌舞劇形式呈現的電影作品,並受邀在當年的康城影展中做特別 放映。片中匯集了小田切讓、章子怡、藥師丸博子等著名演員,甚至運用數位科技讓已過世的日本國寶 級歌手美空雲雀在片中演出一角。然此片的重點或出色處不是在劇情方面,如同巴茲魯曼(Baz Luhrmann) 的《紅磨坊》、蜷川実花的《惡女花魁》、區雪兒的《明明》等片,劇情可說是都沿用了那些從 盤古開天後便流傳下來的故事,卻在服裝、音樂、色彩等形式及創意上大放異彩,使得這些片子得以跳脫 出劇情空洞的窘境,甚至成為一部讓人驚嘆不已、津津樂道的佳作。(但同時這類電影也容易成為導演風 格的電影,因為角色過於平板而使演員無法有空間地發揮演技。張藝謀的《英雄》即為一例。)

因為這是部日語電影,章子怡參與演出且還是女主角就必定會出現「語言」的問題,除非像張震在韓國導演 金基德的《窒息情慾》中,在開始不久便用尖銳物戳傷自己的喉嚨,以一個啞巴的身分出現在戲中。但是《狸 御殿》是部歌舞劇,章子怡不僅要說話還得唱歌,因此她在劇中的身分便被設定為來自唐國的狸公主,且有趣 的是,當章子怡開始用中文跟男主角小田切讓說話時,小田切讓原先是很驚訝章子怡怎會說他聽不懂的語言, 接著章子怡便用中文回說:「心靈相通時,再陌生的語言也聽得懂啊。」如此幽默地化解了章子怡在片中的語 言問題,且讓章子怡和其他演員用兩種截然不同的語言對話合理化。

導演在片中結合了舞台劇佈景、實景以及動畫特效等,演員不斷穿梭在2D的藍幕影像及3D的外景實物間,呼應 了片頭及片尾一身農樵裝扮的夫婦所做的引言和結尾,讓這個故事成為一個「十三夜」(賞月)時的鄉間傳說; 然同時農樵夫婦一家人又不時出現穿插在戲中,何者為現實何者為傳說,又傳說是本於昔日祖先的生活經驗,因 此無所謂真實或虛假。且劇中人物雖都是古裝裝扮,且將其中的城主取名為安土桃山,然片中出現的音樂卻十分 多元,從日本傳統藝能到現代搖滾樂及饒舌,彷彿是一場華麗大型歌舞秀一般。這些因素的靈活運用,讓這部片 除了完美地處理了上述「語言」的隔閡外,也徹底打破了「時間」與「空間」的既定印象,成功地創造出一個 讓人目眩神迷專屬於「狸御殿」的奇幻世界,很難想像這是高齡八十幾歲(鈴木清順出生於1923年)的導演所 創作出的作品。

而片中狸的世界,也就是人類所說魔性妖怪的世界,與人類世界則又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對比。安土桃山城主就 像格林童話《白雪公主》的後母一樣,喜歡詢問誰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人,且十分沉溺於自己的外貌,向月 亮祈禱不要讓自己再更加美麗耀眼,因為害怕星星會愛上他而墜落。甚至在得知自己的兒子即將取代自己成為最 美麗的人時,憤而下令驅逐殺害他;相較之下,狸的世界卻洋溢著愉悅和樂的氣氛,因為狸不會計較自己的外表 樣貌,更不會殘害自己的親人族類,還能因「非公主生日」的緣由而舉行宴會餐聚。如此桃花源般的祥和社會, 沒有猜忌、比較、怨恨等可怕怨念,甚至連統治者都是由唐國請來,以人類世界的說法就是「外來政權」,竟是 由狸所組織而成的,而人類卻將他們稱為「妖物」。這是一個多大的諷刺啊!

另外,美空雲雀以女神及母親的雙重身分出現,又是另一個界線的模糊──生與死。現實中的美空雲雀早已過世近 二十年,導演卻運用數位科技讓她在電影中演出;同時她在片中雖只出現兩幕,其一是指引小田切讓去找極樂蛙來 救章子怡,另一幕則是吟唱經文讓小田切讓和章子怡猶如重生,都呈現出一副慈祥溫和的樣貌,讓人分不清她究竟 是被驅逐至靈峰快羅須山還活著的母親,抑或是已羽化成仙的女神。

如此許多概念的破壞重組,將這部片變得非常特別,也使其中八點檔式的相戀卻被迫分離、雙雙殉情等八股情節活 潑有趣起來。畢竟從古至今能闡述的主題早都已被說到爛,因此要如何從中變出新意,我想這就是導演鈴木清順的 厲害之處。

猛人 - 章子怡、小田切讓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