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櫻 之 桃 與 蒲 公 英
Villon's Wife


評 分:8/10
年 份:2009
片 種:劇 情
導 演:根 岸 吉 太 郎
演 員:淺 野 忠 信 、 松 隆 子 、 妻 夫 木 聰 、 廣 末 涼 子 、 伊 武 雅 刀


Villon's Wife
電影《花樣奇緣》(2006)裡,松子為了自殺曾試圖投河自盡,她選擇的那條河流即為玉川上水, 正是日本昭和時期代表作家太宰治(太宰治,1909-1948)和愛人山崎富榮的殉情之地。本名津島修治的太宰 治被稱為「無賴派」作家,不管是創作長篇或短篇作品皆得心應手,且獲得極高的評價。不過,這位在文壇占有 一席之地的作家,如同最後的歸途,從大學時代開始就有多次自殺未遂的記錄,其中當然也包含和女性的殉情。 在迎接太宰治百年冥誕的今日,根岸吉太郎選擇改編太宰治的半自傳作品──以短篇〈維榮之妻〉為本,融入 〈櫻桃〉、〈燈籠〉和〈二十世紀旗手〉等作品──創作出《櫻之桃與蒲公英》這部不慍不火卻又感人至深的 精采之作。

女性:佐知和秋子

包含〈女生徒〉在內,太宰治創作不少以女性為第一人稱敘事的小說,而本片片名既然為《櫻之桃與蒲公英》,得 以想見這部電影同樣也是以女性,也就是妻子佐知(松隆子飾)為主要的描寫對象。電影開始不久,經營名為椿屋 的酒屋的吉藏(伊武雅刀飾)夫婦來到大谷(淺野忠信飾)和佐知的家中,向他們要回被大谷偷走的五千日圓。從 破舊的小房子和昏黃的燈光來看,大谷夫婦的生活肯定過得很拮据,更別說還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孩,面對這樣的 生活和鎮日喝得醉醺醺的丈夫,佐知只是一臉和氣、禮貌地向吉藏夫婦賠罪,希望他們暫時先不要報警。

如同吉藏夫婦對佐知的評價,佐知不僅人長得漂亮,個性也溫柔有禮、應對進退十分合理,對照起不修邊幅、一出 場即酒氣沖天的大谷,只會畏畏縮縮躲債的樣貌,兩人的差別隨即一目了然。一般人的觀念裡,總認為男性主導整 個社會的發展,比起女性,更是堅強不屈的強者角色。然而,在這部電影中,女性顯然是屬於強者的一方。

為了償還大谷的酒債,佐知毛遂自薦到椿屋幫忙。一個女人家,帶著還不太會走路的兒子,卻開朗地面對一切:忙 碌的工作、酒客的言語或動作騷擾,以及晚歸的丈夫。整部電影中,我們幾乎看不到佐知有什麼怨言,白天微笑著 為酒客倒酒,深夜時分從睡榻中爬起,溫柔地迎接丈夫。這樣的形象雖然令人覺得不捨,卻也為女性對家庭的不顧 一切付出感到欽佩。或許因為佐知總是懷抱著最大的包容心,就算大谷和仰慕他的書迷秋子(廣末涼子飾) 殉情未遂,遭到殺人未遂的起訴,佐知也是立刻打電話給以前的情人,現為律師的辻(堤真一飾)求救。縱 使大谷的行為使她難過落淚,面對秋子,佐知沒有大哭大鬧或者氣憤指責,只是默默地看著她。

相較於佐知的強韌和包容,秋子展現的則是執著。從秋子的外表──燙著時髦的捲髮,臉上戴了一副眼鏡──來看, 會讓人以為她是走在時代尖端,相當自我的女性。然而,在愛情當中,秋子卻是呈現出柔軟的執著。她會經常守在 椿屋中,只是為了能見到經常來此的大谷一面;面對其他金主的求歡,她都不屑一顧,只求貧窮的大谷的愛;相約 殉情時,不等大谷的動作,她毫不猶豫立即大把吞下藥丸。在在皆展現出秋子愛得執著,執著到強勢的一面。

男性:大谷、辻和岡田

如果說《櫻之桃與蒲公英》裡的女性屬於強者的一方,相對的男性即為弱者了。如同維榮這位法國中世紀末期的詩 人,大谷不斷將毀滅或者死亡掛在嘴邊,卻又不敢坦蕩蕩接受死亡,也不願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是個無賴的浪蕩 子。和秋子殉情時,雖然在脖子上綁了腰帶以防藥物的藥效不夠,可以藉由地形讓身體滑下勒死,但是在最後一刻, 大谷竟拚命地抓緊繩子,將自己往上拉起。對照起一旁服藥後靜靜躺著的秋子,大谷的行為頓時顯得荒唐可笑。然 而,這樣的大谷仍然試圖維持最後一絲大男人主義的面子。在得知酒客之一的岡田(妻夫木聰飾)每晚都 和佐知搭乘同路電車回家,他不問事情真相,便急著責難妻子讓他戴綠帽子,甚至還偷偷摸摸跟蹤妻子和岡田。

電影中還有另一個展現出大男人主義的角色,那就是律師辻。辻在過去曾和佐知相互曖昧,當時的 兩人皆十分貧窮,但是為了辻,佐知不惜到百貨公司偷取圍巾給他。然而,當佐知獨自一人在警局接受質問, 外面也圍繞著一群人指指點點,辻卻選擇躲在一旁,不願讓自己淌進這趟渾水中,因為他正準備考取律師資 格。如此懦弱的辻,在接到佐知的求救電話,僅冷冷地說:「我的律師費很貴。」便掛斷電話。這樣的行為 彷彿是在向佐知宣告:我已非往昔的我,我們之間早就存在著地位高低之差,如果想要我的幫助,那麼就求我。因 此,佐知才會塗抹著不合襯的艷紅口紅,走進辻的辦公室,明白向他說:「我沒有錢。」之後兩人之間到 底如何進行交易,根岸吉太郎導演沒有明確地告訴觀眾,然而藉由辻企圖呈現出,對男性的嘲諷已經是不 言而喻了。

不過,在這部電影中卻有另一個有趣的男性角色,那是工人岡田。不同於大谷和辻,岡田在愛情中顯得正面 積極,卻又不仗勢著大男人主義。他愛佐知,每晚陪著她搭乘電車回家,然後再慢慢沿著鐵軌往回走到宿舍,只為 了能夠多陪她一些時間。縱使在一次機會下,岡田總算鼓起勇氣告白,希望佐知能和他在一起,甚至湊上前去親吻 了佐知,但是在佐知對大谷的愛的堅持下,岡田只能選擇退出,從此不再出現在他們面前。如此看來,岡田對愛情 和佐知只有單純的想法,並非站在男尊女卑或者征服者的心態上,著實純真得傻,傻到令人覺得可愛。

櫻桃與蒲公英

太宰治的原著中,篇名僅有〈維榮之妻〉而已,根岸吉太郎導演卻為這部電影加了副標題〈櫻桃與蒲公英〉。之 所以將這兩種植物的名字作為副標題,除了與太宰治的文學作品相關之外,也巧妙譬喻了大谷和佐知這兩個角色。 櫻桃的顏色和外表鮮艷欲滴,果肉香甜,每個人看到都會想要嚐一嚐味道,正如大谷受到許多女性的喜愛一樣,然 而櫻桃的果皮軟而薄,容易碰傷,也說明了大谷軟弱的性格;蒲公英雖然不似櫻桃那般華麗顯眼,但是小小的種子 無論非到何處皆能落地生根,成長茁壯,反映了佐知面對逆境的強韌,以及積極生活的喜悅,正如佐知開始到椿屋 工作後說道:「原來能工作是那麼幸福。」。

《櫻之桃與蒲公英》雖然改編自文學作品,卻沒有濃厚的文藝腔令人覺得難以接近。根岸吉太郎導演以平實純樸 的影像,娓娓道出以佐知為中心的故事,藉此表達男性與女性面對愛情和生活的差異。此外,所有參與本片演 出所有演員堪稱是一時之選,不僅松隆子以內斂的堅強感動觀眾,其餘的配角也都有十分到位的演出,特別是廣 末涼子的形象和之前飾演的角色有著極大的差異性,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猛人 - 松隆子、廣末涼子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