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太電影評論目錄 |

白百合之戀
White Lily


評分:6/10
年份:2017
片種:愛情
導演:中田秀夫
主演:飛鳥?、山口香?里


White Lily
隨著片尾的到來,看著女主角離去的身影…筆者我真的很難概括這整部片帶給我的觀感,而這其實已經跳多好不好看的問題。事實上,如果導演的目的是要造成觀眾對於這種異常性格的愛情的反感,從這個成就來說毫無疑問是成功的。但是整部作品看下來,我並不認為導演的目的是要觀眾對於這種情感反感,而是要觀眾感受角色在心境上的變化。

從這一點來看,演員的表現是成功的,然而對於導演的能力來說…這種赤裸直白的性愛橋段,反而在技巧上面是嚴重弱於演員演技表現的光芒的。

本片的劇情其實就是描述一對同性師生的愛情,在面對老師逐漸將情慾對象延伸到異性身上,導致學生在情感上逐漸表現出無力挽回的佔有慾的故事。本片的步調其實非常緩慢(也因此還好片長並不長),但同時在故事重點的描述上面都很直接到位(演員表現佔了非常大的功勞)。從片頭暗示師生之間的同性戀情誼及師生的禁忌戀情,再到了本片將性愛的觸感撫摸透過陶土藝術製作的手感作為一個性暗示的連結(妳的右手的授力太大了,會對受力造成不均勻),全片對於情慾的描述可以說是直白到…其實這就是一部用文藝片包裝的A片的強烈即視感。

而故事到了男主角的出現開始,新鮮的男性肉體出現,破壞了本來只有女性的同性情感空間(對照到主婦來學習陶土的純興趣娛樂心態,以及女主角將陶土視為被精神以及情慾救贖的寄託),原本彼此相互束縛的情感被活絡的同時,帶來的並不是精神上的慰藉與改變,而是更深一層的佔有慾表現以及精神傷害。

最後,在男主角的女友到來並質疑起這種精神上已然價值崩壞的情感時,換來的並非是這個空間環境的醒悟,而是更深入的崩壞與毀滅。最後能夠跳脫這種異常的互動關係的辦法,也只剩下一個留下傷痕的傷害做為女主角訣別這段情感的情緣斬斷的依據。

看完全片,撇開這個故事讓我聯想到《陽光只在這裡燦爛》、《春光乍洩》以及《鋼琴教師》…這幾個故事的部分元素,這是一部即使捨棄同志元素也能成立的故事(但同時故事的力度也會大減),簡單的說,這部片就是描述一群遭遇悲慘(或是自以為悲慘)的人互相傷害(或是被傷害)來感受需要(或被需要)的一群有病(或是旁人看起來很有病)的人的故事…只是剛好發生在一對女同志情侶身上罷了。

而本片在劇情面描述過於點到為止(飛鳥凜逃家的理由不明;町井祥真逃避陶土世家的家業卻又回歸的理由,以及山口香緒里在情慾性向上面轉變的理由,這些均毫無交代),幾乎仰賴演員的表現來撐起整部作品敘事上的不足(已經不是留白的問題而是劇本的完備不足。)

女主角飛鳥凜在演出一些需要與被需要的情感糾結的情緒表現很到位,毫無疑問本片如果沒有她的演出是會完全不成立的;而另一方面,山口香緒里飾演的老師,在情感上的單一到情慾表現上的演出,乃至於性格逐漸扭曲到令人害怕卻又不失同情的表現,也是筆者對於本片仍願意給予正面評價的主要原因。反而男主角町井祥真的表現就相對平板許多,倒是片中一段大開黃腔指導主婦怎樣做陶土的段落可能是他演出最好的一段。

總結來看,或許因為片長以及故事節奏的問題,感覺有些段落的發展還沒很深入就直接發展成劇情描述的結果了。而這種劇情缺失,完全仰賴演員表現來撐場。換言之,這是兩位女主角最好的演出,但卻是導演中田秀夫最失手的作品。

即使台灣是上映R-18的版本,也無法改變導演敘事重點錯誤導致作品失手這個事實。

猛人 - 兩位女主角以及把唯美愛情情慾拍成A片的導演


文:bio-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