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親 切 的 金 子
Sympathy for Lady Vengeance


評 分:10/10
年 份:2005
片 種:劇 情
導 演:朴 贊 郁
演 員:李 英 愛 、崔 岷 植 、 金 時 厚 、 金 富 善 、 李 承 申


Sympathy for Lady Vengeance
( 內文有提及劇情之處,敬請注意!)

《親切的金子》是韓國導演朴贊郁復仇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比起前作《原 罪犯》,影像的風格沒有那麼淒厲,血腥和暴力的鏡頭也用較隱晦的處理, 但是將個人復仇變成集體懲兇的行動,更接近現實,也更能引起觀眾的共 鳴,勾勒出人人都有變成復仇者的可能。

失去心愛的人,任何人都可能會因此仇恨憤怒,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走上 復仇之路,也許只是謾罵、用其他方式發洩,或在心中自行處決仇恨的對 象;可是,如果有人先讓你感受到受害者的痛苦,繼而安排好復仇的儀式, 甚至不是你單獨去執行,而是一種集體的懲惡。復仇,是否變成一種正當的行為?

但導演想探討的並不只是復仇和暴力,還有贖罪、市恩等多面的主題,對人 性的描寫也更複雜深入。

復仇和贖罪看似相反,原來也可以一體兩面的被執行,就如同主角金子既是 親切的天使亦是冷酷的魔女。而親切和人情債,也可以當成復仇的利器。

金子對獄友們親切的幫助,固然是為了日後收人情債,也可能真有同情她們的 時候,只是明知白老師變態還送上獄友臥底,比起獄中胖女巫,哪一個更殘忍? 播放受虐的經過引起家長的共憤,準備好各種工具方便他們報復,在考慮時軟 硬兼施的推了他們一把,誘導家長加入復仇的儀式,是真的有必要,還是滿足自己呢?

在親切的天使和冷酷的魔女之外,金子還有更多人性的灰色地帶,母親的身分和 情感,也一再動搖著金子。

眾家長在慶功宴上詢問贖金時,其實已回到現實了,畢竟現實的問題才是最切身 的,復仇的後遺症也許是午夜夢迴才發生吧!金子卻無法走出內心的歉疚,她以 為完成復仇兼贖罪的儀式,就可以面對當年死去的小孩了,小孩長成的形象,是 她內心的投射,然而即使做了再多事,都開脫不了自己曾是共犯的事實;開不了 口的金子,沒有理由為自己解釋,只能看著心中的孩子轉身離去,一次又一次的 把頭埋向純白的蛋糕裡,也減輕不了心中的罪惡感。

影片的主題是沉重的,但導演表現的手法卻很活潑,加入許多笑點,更利用英文 和韓文出現的順序在字幕上作變化,美術的處理也更勝前作。前兩部曲的主角在 第三部中或擔任配角(崔岷植的白老師)或客串(宋康昊、申河均的烏龍殺手和劉 智泰飾演的長大的死去小孩),提供了熟悉前作的觀眾另一種趣味。而用荒謬的 手法和第三人稱的角度敘述,讓觀眾有局外人和超現實的感覺,反而更容易認同 復仇的主題。

連結第一部《復仇》裡「綁架」的議題,導演也作了更多的探討。

由於入獄的緣故,金子不知孩子被送往何處,甚至不能透過正常管道查出,只能 用自己的方式尋找。雖然自己是綁架的共犯,但某種程度上她的孩子也被綁架了, 先是被白老師綁架,既而被法律無勒索的綁架。

因為綁架造成的傷害,在金子和珍妮養父母的對話中以喜劇的方式展現,親生母 親的出現,令養父母不捨,原本覺得自己沒有媽媽的珍妮,則以一種恐怖的遺傳 方式,展現了她的早熟;而受害家長因綁架而崩裂的生活,是否真是金錢或復仇 可以縫合的呢?

在人際關係中,難免都有摩擦而生的怨懟,甚而是刻意造成的傷害,面對這些傷害, 行為上可以選擇復仇或贖罪,但情感上卻無法選擇不去仇恨或歉疚,也許這就是人 類的天性,亦或是原罪。

作為三部曲的最後一部,導演再度揭示了復仇(贖罪?)的無謂,不論是傷人或自傷都 無法平復既成的傷害。

如果能像珍妮那樣,相信道歉就可以被原諒,就可以放下過去的事,那該有多好呢?

《原罪犯》裡的血緣,變成找不到出口的迷宮源頭,但《親切的金子》中的血緣, 卻是金子最後的救贖。

在懲罰白老師的過程中,金子為家長們準備了雨衣等避免留下證據的工具,但自己 卻連手套也不戴,因為她根本不在乎未來,只想完成這十三年來最重要的事。可是 被珍妮抱住的金子,總有一天會對人世有更多的眷戀,因為除了仇恨和歉疚的原罪 外,人還有愛的本能。

猛人 - 朴贊郁 、李英愛


文: 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