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拳 霸
Ong Bak


評 分:7/10
年 份:2003
片 種:動 作
導 演:巴 猜 平 橋
演 員:柏 朗 伊 雲 Tony Jaa
購 買 此 片 VCD/DVD

Ong Bak
如果要提名這兩三年來,最值得期待的亞洲電影工業國,最先提到的想必是韓國, 至於亞軍應該就是泰國了。我認識的泰國人不少,看過的泰國片卻是屈指可數:除 了金馬影展時看的《69兩頭勾》是很有創意的黑色類型片外,粗糙胡鬧的《人妖打 排球》實在讓我直搖頭。至於美術設計精緻到了張牙舞爪程度的《幽魂娜娜》,其 實是一部鮮血淋漓的泰國民俗鄉土劇,還讓我想到老謀子早年又紅又菊征服西方影 壇的諸名作哩,只可惜我也無法太過喜愛。《幽》片的成功,讓監製陳可辛與導演 Nonzee Nimibutr再接再厲,協力扒光鍾麗緹羅衫,拍出鹹濕綺麗的《晚孃》及《三 更之輪迴》,導演雖野心勃勃想如帕索里尼或大島渚般,把性與政治冶於一爐,順 帶附送民俗傳統風情,終究功虧一潰,銀幕上只剩下一場接一場的肉體奇觀。

另外,《幽》片的編劇Wisit Sasanatieng也不甘示弱,初執導演筒獻上《老虎頭上結情疤》 Tears of the Black Tiger,在泰國票房上大獲全勝,2001年在愛丁堡電影節首映後,英國影 評界一片叫好。但是我興沖沖上戲院看完後,差點被那股「俗氣」笑(或說嚇)得半死!這 部有著寶萊塢芭樂片味道的《老虎頭上結情疤》,找來很帥的肌肉男飾演黑虎,連演黑虎童 年的小明星都性格得很;小家碧玉型的女主角及飾演未婚夫的小白臉表現還算稱職。其他馬 賊貪官等則是一臉刻板卡通樣(寶萊塢電影也是如此),扮奸耍賤還得附帶搞笑。額外收穫 是,片中不忘穿插幾首俗俗卻還算耐聽的泰國流行歌,保證讓你起雞皮疙瘩到了極點。

且來說說《老虎頭上結情疤》的故事吧!描述長工之子黑虎與青梅竹馬的富家小姐無法結合, 後來因緣際會淪為馬賊,偏偏追捕黑虎的警官就是小姐的未婚夫。整部電影融合了多種類型, 然而導演技巧之拙劣讓全片顯得毫不連貫。三角戀是典型的羅曼史;馬賊間的情義與背叛儼然 是泰國版吳宇森《英雄本色》的失敗翻版;至於馬賊與警察的鬥智,既帶有美國西部片的味道, 也摻了些《蒙面俠蘇洛》的註冊商標(有一個黑虎面對鏡頭耍槍畫Z字形的畫面,差點沒讓我 笑岔了氣)。其實很矛盾地,我無法理直氣壯的罵本片爛,因為無論再怎麼爛的通俗劇,都有 其可看性。爛戲就算拖棚,我還是會很犯賤地想要看下去,不知道結局絕不甘休。若要挑毛病, 技術執行面的粗糙比較令人髮指吧(尤其對比《幽魂娜娜》精緻的攝影剪輯及美術設計)。

我這麼破碎雜亂地從《幽魂娜娜》扯到《老虎頭上結情疤》,這才發現攝影師Nattawut Kittikhun 原來是這幾部泰國電影的幕後功臣。從《幽》、《晚》、《老》到《三更之輪迴》,他鏡頭中的 泰國總是透著神秘的橘紅色魅惑力,那是一股民俗驚奇,對準洋人對東方古老異國想像的算計。而 他的最新攝影作品,就是這篇文章主要要談的,2003年的泰國年度賣座片《拳霸》Ong Bak。

《拳霸》的英文片名Ong Bak,指的是一間位在泰國鄉下朗伯村的小廟名。這間古廟歷史悠久,可以 追溯回200年前的泰緬戰爭,而村民們深信Ong Bak具有神奇的魔力,可以保佑他們免於災難。號稱 不用替身、不用特效的功夫新秀Tony Jaa飾演的憨厚少年丁,因為廟宇裡的安北佛佛頭遭不肖村民巴 瑞盜走,自告奮勇來到曼谷尋佛。他求助於另一位離鄉背井卻淪為老千的同鄉洪來,卻不幸捲入非法 泰拳賭局,還遭黑社會追殺。這時,丁才發現黑社會老大涉及了多宗盜佛案…。

就如同燒得正旺的韓國電影,泰國電影看準類型片的商業契機,努力發展工業面、提升其技術專業。《人 妖打排球》系列走的是大眾喜劇路線;重金製作的《皇后傳奇》The Legend of Suriyuthai則是史詩歷史 劇。《拳霸》除了讓外國觀眾一探泰拳藝術的凶猛奧妙,更偷偷套用了早期港式功夫喜劇的基調,片中 Tony Jaa善用地形地物的精彩對打,顯然擷取了大部分成龍電影(尤其是80年代的代表作)的精髓。 至於角色的塑造則偏向單面性的漫畫化,也許稍顯鄉愿,也許散發著一股「俗氣」,但整部電影精準地花 了一半時間搞笑後,也不忘用另一半的時間好好炫耀一下泰國漸趨成熟的影視技術。觀眾絕對會被花樣繁 多的爆破場景、水底攝影、以及一再變換背景的你追我逃戲碼逗得樂不可支。從巷弄追逐、賽車奔馳到作 為主要噱頭的泰拳擂臺賽…,俐落的動作設計與精準的攝影、剪接,在在不讓港片專美於前,尤其片尾盜 取古窟巨佛的高潮戲,幾乎就是《天脈傳奇》之類神話片的泰國版。

我想,《拳霸》在文本部份是有野心有企圖,並非單純娛樂搞笑而已的。三個各自因不同目的來到曼谷的 同鄉少年,混黑社會的巴瑞是心懷不軌的盜佛者;丁是捍衛者;洪來則是淘金夢碎終日耍老千矇錢的投機 者。洪來甚至為自己的土包子名字感到丟臉,而取了個洋化的「喬治」,直到片尾三番兩次受丁搭救,原 鄉的呼喚終於熱血沸騰,才重新自稱「洪來」。

佛教是泰國國教,所以佛像在《拳霸》中可以是國家認同的象徵。被斬頭的佛像代表了無根的虛幻,巴瑞從 頭壞到尾,丁從頭堅持到尾,而態度不明的洪來則是從一開始的無所謂到後來願意以身護佛頭,似乎也象徵 著他的終於認可佛頭、認可國家。有意思的是,黑社會老大說他只信奉自己,從不介意斬佛頭這件事,把這 份逆倫的態度移到他經營的非法泰拳擂臺,我們發現他雇用的幾乎都是老外。所以當有個瘦巴巴不堪一擊的 泰拳手上場挑戰差點被活活打死時,激起的是一股「捍衛國家」的民粹激動情緒。在這一點上,丁的雷霆一 擊,似乎又帶著李小龍《精武門》民族正義的浩瀚凜然。那些後來被查到的佛頭終究收歸國有,象徵體制的 神通廣大,是一座無論如何也逃不出的五指山;而老大最後被「巨大」的佛頭壓死,既是宿命,也代表了頑 逆的個體終究無法抗拒碩大體制的壓制。

如果把這層有趣的延伸去掉,《拳霸》只是一部頗具娛樂性的翻版港片罷了。

猛人 - 柏朗伊雲 Tony Jaa


文: Ryan from 明日報電影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