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亞 太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兵 乓
Ping Pong


評 分:7/10
年 份:2002
片 種:劇 情
導 演:曾 利 文 彥
演 員:窪 塚 洋 介 , Arata , 李 燦 森 , 竹 中 直 人 , 中 村 獅 童
購 買 此 片 VCD/DVD

Ping Pong
從日劇《池袋西口公園》、《木更津貓眼》到一鳴驚人的電影劇本《GO大暴走》, 三十出頭的宮藤官九郎似乎成了當今日本影劇界最能生動捕捉E世代憤怒的劇本家。 他與合作愉快的窪塚洋介在《GO大暴走》推出後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再次合作(導 演曾利文彥是新手),這一次挑戰的是松本大洋的漫畫《乒乓》。有趣的是,窪 塚洋介曾在1998年和松阪慶子阿姨合作另一部跟桌球有關的電影-《乒乓溫泉》, 記得台北電影節曾經映演過,可惜我無緣得見。

窪塚洋介的演出一直以來極其耀眼,那份滿溢的能量有時甚至會蒙蔽了戲本身的 好壞,與他交手的演員也因此往往必須配合他的節奏起舞。因為有竹中直人(他 似乎有被定型的危機),我一直誤以為《乒乓》會是另一部《五個撲水的少年》 或《五個相撲的少年》之類的運動電影。《乒乓》與其他運動電影(包括《GO大 暴走》)相同的是,同樣藉由一種運動、一場比賽闡述運動家精神及難能可貴的 人生哲學;不同的是,《乒乓》放棄群策群力,以單點擊破的方式為五個參賽的 高校乒乓好手作出最細膩的心理分析。

故事的主線環繞在窪塚洋介飾演的怪胎星野及Arata(《下一站,天國》導演是 枝裕和的班底演員)飾演的月本(他在電影裡的綽號是「笑爺SMILE」,因為在 愛笑的星野記憶中,他就只笑過一次)身上。頂著一頭小瓜呆髮型的星野是從小 極其閃亮的天才乒乓少年,月本則是超級自閉的四眼田雞,兩人對比賽的看法相 當分歧-星野老是不可一世喜怒形於色;月本老是頭低低躲在耀眼的星野身後,儘 管他確實有打乒乓的天分,他卻認定乒乓只是一項休閒運動,輸贏實在無須過度 計較。「全力以赴,是對敵手的一種尊重」-這是來自教練竹中直人的一席話,在 這句充滿著運動家精神的格言背後,埋藏的其實是失意運動員一生的憾恨,想也 知道,這股憾恨必定塵封著當年關於友情的天人交戰。

無論是和星野、月本一起長大的玩伴-沒有乒乓天分的佐久間,或高校乒乓界盟主 風間,都把乒乓的世界看得太沈重,把運動當成一種苦痛的忍耐;而李燦森飾演的 另一名好手小孔,則因失意於上海國手選拔賽而來到日本尋求發展,更是背負著一 戰功成萬骨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千斤重擔。相較之下,星野和月本的天賦及打乒 乓的輕鬆態度(星野再怎麼在意輸贏,終究一副弔兒啷噹樣),正可以和導演曾利 文彥在電影裡提出的大哉問「誰是Hero?」相互映照。只可惜新銳導演大概力有未 逮,終究稍嫌避重就輕而草率地藉著月本的「魔音傳腦」讓星野忽然開竅(雖然交 叉剪接的伎倆用的不錯,總覺得可以處理得更細緻些)。幸好小孔說的那幾句話非 常有意思,把運動的最高境界給「說」出來了(這對我這個運動白癡來說,是無法 體會的)。大意記得是說:星野的開釋,在於他終於可以愉悅、輕鬆地享受一場球 賽,一場純粹、形而上,全然忘卻苦痛的比賽(可能嗎?我有點懷疑)。

在接球殺球的你來我往間,我居然覺得曾利文彥其實是在偷渡同性情誼哩。首先, 五個主要角色即使分屬不同學校社團,那份對同好的「惺惺相惜」之感全都盡在不 言中(這跟《五個撲水的少年》為求政治正確,狡詐地安排早乙女這麼一個女性化 的功具性角色,感覺又不太一樣),甚至有一些些曖昧。其次,找來很三八的竹中 直人(為什麼他老演有點GAY味的丑角)飾演老對月本毛手毛腳,甚至幾乎到了迷 戀地步的教練,也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月本對星野的仰慕與友情,又是否摻雜了暗 戀的情愫?就更別提他倆間那份無須靠言語的心靈相通,及成長過程中共同分享的 喜怒哀樂云云了。《乒乓》這部以高校男生為背景的電影,出乎意料地除了訓練星 野的婆婆教練一角,幾乎沒有任何夠份量的女性角色(尤其閃耀如星野者,整部電 影中竟然沒有女生向他示好)。當星野受愛慕月本的女同學之託送情書時,甚至還 淘氣地企圖從中破壞;而月本面對教練質問「沒人幫你作便當嗎?」時,兩方的曖 昧應答,在這類型日本電影中也算是異數了。另一個可疑之處是,高校男子桌球賽, 女性觀眾怎會寥寥可數!?唯一有戲份的,是已退出球壇的佐久間身邊的八婆女友。 有趣的是,當這個感覺粉礙眼的女性角色發現男友重視兄弟情誼竟遠勝過對她的情 分時,便開始哭鬧。還有還有,那位超級爆笑的桌球社社長對教練、對月本的那份 唯唯諾諾的仰慕……。

透過電腦動畫的處理,《乒乓》裡的桌球大賽精彩得一點也不輸《少林足球》。最 後把兩雄免不了的對決以避重就輕方式處理,是可以令人接受的。畢竟,在星野與 盟主風間的最後戰役中,所有關於運動、人生、性別等該說的全都說完了。高明的 是,全都說得非常含蓄,留下很大片空白給觀眾自己去想像箇中美妙呢。輸的一方, 是為了友誼決意放水,還是終究技不如人?我們永遠不會知道!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飾演月本的Arata在《乒乓》裡的曖曖內含光,竟能量十足地 有辦法淹沒小窪的超級輻射力。那份低調謙卑中潛藏的複雜與自覺,在冷酷中傳遞 溫熱的情感交流(星野甚至在最後說出「他一直在等我…」),在在為這部電影綻 放非比尋常的燦爛。

猛人 - 窪塚洋介,Arata


文: Ryan from 明日報電影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