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天 下 無 賊
A World Without Thieves


評 分: 6/10
年 份: 2004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馮 小 剛
演 員: 劉 德 華 、 劉 若 英、 王 寶 強 、 葛 優 、 李 冰 冰 、 林 家 棟
購 買 此 片 VCD/DVD

A World Without Thieves
(內文有提及本片劇情之處,敬請注意!)

眾生皆善良,天下是否太平?這是電影的宣傳語句,亦是此電影想表達的題旨。筆者認為導 演固然能成功拍出了此題旨,但這是一件好事嗎?

故事是講述一對盜賊夫婦在幹了一件大案後,其中女盜賊決定金盤洗手,從此退出江湖,然而 男盜賊卻不認同她的做法,更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其後女盜賊在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相信 眾生皆善良的傻根,並從中得知他準備帶一筆巨款回鄉。女盜賊決定乘火車離開時,並在車 站中碰到傻根。同一時間,男盜賊亦同時出現在這火車內,希望與女盜賊修好,更從中得知傻 根身懷巨款,於是決定誓要把巨款取到手中。另一邊箱,一個有組織的盜賊集團亦在火車中對 傻根身上的巨款虎視眈眈,盜賊夫婦得悉後,竟一反常態,誓要保護傻根身上的巨款。火車車廂 內,竟變成了一群盜賊的較技場。

電影是根據中國小說名家趙本夫先生的同名小說改篇,筆者並沒有看過原著的小說,但從電影的 角度去看觀賞此電影,筆者認為是不俗的。導演在處理夫婦兩人間的感情,都比同類型電影《龍 鳳鬥》來得更為細膩豐富,更能反映出兩人間的生活情趣,特別是發放短訊的情節處理上,更能顯 出兩人間的感情,甚至達到首尾呼應的效果。此外,在開首劉德華與劉若英的一段對話、兩人為 了傻根而互相爭吵,這些細節的處理上,都更為令人相信夫婦間的真摰感情。特別是結尾的一幕, 更把夫婦間的真正感情,刻劃得淋漓盡致。

另外,導演在處理偷竊的畫面上,真的很有一種唯美的感覺,彷彿盜賊們不是在偷竊,而是在表演著 一種藝術般優美的感覺。但不知是否基於政治問題,縱使偷竊畫面在營造上,是十分有美感,但卻反 而顯得有點模糊不清,也許是因為絕不能讓人們能夠模仿,因此有這樣的安排吧!這點未免有點美中 不足,但仍無損畫面上那份美感。

其實《天下無賊》是一個簡單的故事,但導演硬要把它拍成一個長故事,結果畫虎不成反成犬,使整 個故事感覺冗長。同時在第一場戲的處理中,亦未能成功刻劃出神偷夫婦有何驚天動地的偷竊的技 倆。在筆者的眼中看來,現在導演的這個安排,他們只是像下三流的賊匪而多於像神偷,在這一點上。 然而,導演刻劃傻根亦處理得很好,他的價值觀使筆者至今仍在思索中。導演和編劇在研究探討這問 題上,可謂相當成功。另一方面,在劉德華和劉若英的爭吵對話中,亦相當有一種政治味道在內,特別是 劉德華在戲中不斷強調的一點:你一世是賊,便一世也是賊,亦反映出導演對中國社會某些政治人物眼 中的看法。加上葛優甫一出場,所說的一段對話,亦是很有一種政治領導人物的口吻在內。這些對白上 的安排,都誘起觀眾多種聯想。

全片中有數場的畫面營造上,是值得一讚的。只因導演都拍得出一種迫力出來。包括故事開首不久,劉 若英一邊在拜佛,劉德華在寺廟的另一邊偷竊,從而透過傻根在修補寺廟,鏡頭的相互交替下,三件事在同 一時間進行,在這場戲中畫面的營造上,甚有迫力。此外,劉德華與葛優互相比試技倆,兩人輪流徒手剝削 雞蛋的一場戲,亦拍得出一種迫力出來,立刻能看得出高下。而劉與葛優打賭誰能偷到傻根身上的巨款 的一場戲,葛優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以演員的眼神和鏡頭的剪接,便已把兩人的對賭過程中,那種劍拔弩 張的迫力散發出來。

其實電影的前半部刻劃各方面都頗為不俗,包括葛優的出場,劉德華與葛優的比拚, 劉若英因要保護傻根 而跟劉德華爭吵,並藉此帶出了現實政治環境中,不可改過的悲慘苦況。在這幾點上,導演都發揮得頗為成 功。但當導演把所有支線收為主線,進入了電影的下半部,導演在處理上便顯得有點力不從心,以致頗為混 亂,甚至令整齣電影未能發揮應有的水準。然而導演把整個故事的發生地放在火車內,未免顯得有點局限, 但在這局限的環境中,拍出這樣的水準,已屬難得。

演技方面,葛優絕對是全片焦點所在,他的一舉手一投足,都渾身是戲。配上黃秋生的聲音演繹,可謂如虎添 翼。當然,即使是以葛優本身的聲線,亦絕不會比現在的效果遜色。傻根的傻氣,亦由那位中國演員演活了, 再配上杜汶澤的傻氣演繹,絕對是相得益彰。反觀劉德華及劉若英的演繹,則顯得較為平凡。特別是劉德華, 可謂是一個花瓶的角色,即使是換上誰人來演,出來的效果,筆者相信並沒有大的分別。另外結局亦是相當有 一種教育意義在內,畢竟入鄉隨俗,這是一套合拍片,這樣的結局,筆者本應是意料之內,故沒有特別驚喜或失望。

眾生皆善良,天下是否太平?電影能成功表達出題旨,但筆者認為香港的導演如果能放下合拍片這包袱,必定能 有另一個更為完善的安排。因此筆者才會在開首說這是一件好事嗎?至於答案是什麼,便有待觀眾自己解答了。


文: 倪清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