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一 一
One and a Two, A


評 分: 9/10
年 份: 2000
片 種: 家 庭
導 演: 楊 德 昌
演 員: 吳 念 真 、 金 燕 玲 、 張 洋 洋 、 尾 形 一 成


One and a Two, A
影片圍繞著一個台北傳統家庭中的各人,貫穿了婚禮、嬰兒滿月和葬禮三個儀式,把人生中各個階段的苦 惱都淡淡地羅列了出來。裡面有人到中年要回望前半生作價值重估的父母、初嘗愛情的青澀姐姐還有未諳 世事問題天天都多的小兒。

對影片的首個發現可能是其自成一格,凝造了相當距離感的靜觀遠鏡。這種調度把影片的調子壓抑得非常淡 然,力求做到「去戲劇化」,為的除了是要說這樣的情節並沒甚麼特別,乃是人生必經之外;也把觀眾抽離 自情節,建構著一個反思的空間,讓人向自己心內回塑,把自身經驗搭通。

再來你或者會發現影片借了許多幾乎必然會臨到人身上的事造為象徵。

婚禮,意味著又一個家庭的誕生、嬰兒,讓你想到了生命然後婆婆的昏迷帶來死亡的威脅。這些設置提醒了 觀者幾個生命中不能逃避的問題─家庭、生命和死亡。而且,影片內存在著的都是些典型人物,沒有一個特立 獨行,他們所遇到的也是一些平常不過的事。

這些種種相加起來,為的就是把各段生存的真實狀態都臨摹出來,建構一個講究細緻與實感的人生模型。

然後你注意到近三個小時的片長,還有多條分別可獨立成章的支線。何以導演非得把這麼多個人物的故事一 次過說出來呢?

那除了因為要把人生的各個階段都包攬其中之外,更重要的是把這些階段並置交錯,讓觀者可以站得更高,把 人生這條線狀物以一個更立體多面的形式被看見。同時也強調了維繫著人的家庭價值。

於是你會發現這種表述方式比從小到大地跟蹤一個人物的成長歷程生動而精準得多了。

再者,這種立體的呈現方式也把導演欲借影片傳達的訊息呈現得更為自然。

比如是,小兒洋洋獨自面對現實,鼓起勇氣跳進水裡,藉此克服了對游泳的恐懼;那原來正是對成人逃避問題的 一個回應。又,父親到日本公幹約會舊情人找回初戀回憶的一段跟長女婷婷第一次約會男孩的初戀悸動被交錯並 置,互為呼應。這一段,導演讓觀者明白,雖然長女最終沒法讓自己跟男孩走在一起,但當她長大以後,到了一 天她如父親般回望自己跟舊情人的一段過去時,她又會和老爸一樣明白到,就算一切推倒重來,其實他們的選擇也 不怎麼會改變,也就沒甚麼好遺憾。

總結全片,導演告訴了觀者,當死亡臨到自己的附近時,我們自然更懂得活在當下。而活在當下需要的是面對現實, 然後你會發覺,其實沒甚麼好害怕,也沒幾多好悔恨。此為成長,此為人生。

總括而言,影片的重要性在於其把家庭價值重新強調於這個分崩離析的當代都市,同時為寫實主義電影藉典型人 物塑成社會模型的手法套於一個家庭之內,以人生狀態取代社會現象,交出了一個非得一看再看不可的示範作。

猛人 - 楊德昌、張洋洋


文: 陳分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