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江 山 美 人
Empress and the Warriors, An


評 分: 7/10
年 份: 2008
片 種: 動 作
導 演: 程 小 東
演 員: 陳 慧 琳 、 甄 子 丹 、 黎 明


Empress and the Warriors, An
《江山美人》(An Empress and The Warriors):文不文武不武;一廂情願的尷尬大片

老夫聊發少年狂。只是,老夫還未老。
偶爾氾濫的浪漫情懷;很傻很天真。
只是,脫離了想像我們無力認同。
一切都很美。只是,淒美與唯美都將灰飛煙滅。
——火神紀。題記。

在愛情的內裡外套一個史詩的外衣;我們沒有辦法把這部電影純粹地定性為任何一種我們所熟知的片種。因為,這 部電影本身所用的就是一種女人的思維方式與男人的表達形態並存的演繹來完成整部電影的敘述。

我們是否應該慶倖,終於有人拍了這樣的一部電影——不再純粹的女性或者男性;不再純粹的文藝或者動作。這本 身就存在著一種見仁見智的歧解——文不文武不武本身看起來挺尷尬,而女不女男不男則有了一種在對受眾的包容 方面勇於進取的果敢。這二者也許並不能完全分離開來進行剖解,因為它們本身就並存在這部電影中間;可是我們 也沒有辦法完全去認同這二者的並存,畢竟這二者似乎也相互矛盾而難以統一。

這部電影所作的嘗試無疑是值得肯定的,至少它討好了一部分人而也讓另一部分人厭倦;然而不管是哪一部分的人, 他們也許也都能在這部電影裡找到他們所認同的地方。不被完全地否定也不被完全地認同,這部電影所選取的中間路 線顯然吃力而不討好。缺乏完全認同它的人,也不會一面倒地被批叛;歧義引發了爭議,中庸卻激進的妄圖將這部電 影徹底地拖入了極其無奈的泥塘中去。

以甄子丹飾演的慕容雪虎最後那場讓人熱血沸騰的拼殺為代表作為香港動作電影在這部電影裡的投射;以黎明和陳慧 琳飾演的段蘭泉與燕飛兒兩個人那種超脫於世外的壯麗愛情為代表作為香港文藝電影在這部電影裡的投影。於是我 們可以說,這是一部與愛情無關悲壯的英雄史詩;又或者,這是一部與歷史無關的愛情電影。

被架空了的歷史背景,也許僅僅只是為了營造那種濃烈的純愛氛圍,歷史只是一個華麗卻無味的注腳。如果不是因 為甄子丹,我也許連看這部電影的欲望也不曾有;但是因為是沖著甄子丹而去,所以看完這部電影的時候我不免有 些失望。

甄子丹在電影的最後萬人敵般的浴血拼血帶著濃烈的悲情英雄又逢末路的無奈味道並不能給這部電影增色多少;畢竟, 這只是為他而度身打造卻無關主線劇情的悲劇續。用一種完全男人的方式倒下,悲劇式的英雄末路給慕容雪虎這個角 色賺足了喝彩和掌聲,甚至多少還有些同情又悲憤的淚光。但是這又如何呢,從電影的整個主體上來看,真正作為主 體的並不是慕容雪虎的悲劇故事,而是段蘭泉與燕飛兒的唯美愛情生活。為甄子丹量身打造的萬人敵固然強悍,可是那 畢竟只是強弩末矢並不能把這部電影從膩味的愛情泥塘中拉回激揚的戰場。

不少人在寫這部電影的時候總不免把甄子丹的表現與《神話》(The Myth)中關於成龍的飾演的大將軍蒙毅以一敵百的 場景相比較,可是我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卻想起了前陣子的韓國大片《中天》(The Restless)。或者說,是兩部電影本 身的調調更接近。拋開所有華麗的種種,電影所著重講的始終只是愛情;並且這一次,愛情不關英雄,而只關於隱士。

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討厭。中規中矩,也許可以這麼說。缺乏一個讓人為之眼前一亮的賣點,缺乏一個由始至終貫 穿頭尾的統一主題;以一部電影之輕而承受在主題上過多的繁冗;這部電影顯然有點心有餘而力不逮。

江山。戰爭。英雄。隱士。女人。愛情。這也許就是這部電影的所有了。

這部電影最與眾不同的是把以往作為引子的女人上升到了主觀角度的層面上去。以一個戰爭中的女人的視角來看這個世 界,並且這不是一個一般的普通女人而是一個能夠主宰戰爭結局並且自己參與了戰爭的女人。

這是其它許多有關戰爭電影所不曾看過的。也許你會想起洛比桑(Luc Besson)的那部《聖女貞德》(The Messenger: The Story of Joan of Arc);然而,毫無疑問的是,洛比桑的《聖女貞德》要比這部《江山美人》純粹得多。純粹的 女子參戰以及純粹的戰爭,而這部電影更多的是選取了作為一個女人更感性的方面——愛情。

當然,燕飛兒有她的責任以及歷史使命感。當父親逝世,當國難當前,她沒有任何理由可供其推?的時候,她承擔起了她 應該承擔的歷史責任而順水推舟地繼承大統成為一代女主。可是,當她感覺自己已經完成了她的歷史使命的時候她也依舊 責無旁貸地選擇了她的愛情以及她想要的生活。

山林。男人。飛翔的夢。平靜的生活。

從這方面一看,燕飛兒並不是一個有政治眼光的女人;她捨棄王權投歸山林的時候跟她在受命於危難之際的時候顯然判若 兩人。受命於危難,因為她知道只有她能夠挽救國家的危難,父皇遺昭讓慕容雪虎繼承帝位在實際情況中沒有辦法實行, 雖說她並不願意,可是那個時候如果不是因為慕容雪虎的政治老到也許燕國已經被徹底地顛覆了。

接受軍訓因為燕國本身是以武立國,這個時候的燕飛兒多少有點巾幗不讓鬚眉的味道。果斷、勇敢、敢於承擔並且認真務實。

或者,創作方是不是想用燕飛兒在政治上的變化來說明女人對愛情的盲目瘋狂呢。當她在兵營蒙難之後被段蘭泉救回隱居 所之後互生情愫,之後的燕飛兒不再只是一個一心只為國家危難而犧牲自我的燕國女主,而變成一個小鳥依人的卿卿女子。

捨棄江山投奔自己心儀的男人,這樣的選擇顯然是勇敢的;雖說多少有點愚不可及的味道。之前的政治嗅覺完全不見了蹤 影,想想開始的時候繼承大統她並不明白自己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政治境地裡,可是她選擇了對慕容雪虎的信任而聽從了 慕容雪虎的安排。雖說她並不是一個政治老到的女人,可是至少她還算是一個政治嗅覺靈敏的女人。

可是一個人初承大統,歷史的經驗會告訴他們這個時代的政局絕對是岌岌可危的,大凡政變許多都是發生在少主剛剛繼位 政局不穩並且根基尚未牢靠之時,而繼位時間長了之後再發動政變則困難得多。戰亂,加上本身已經岌岌可危的政局又一 次權力的更迭,虎視眈眈在旁的反動派自然找到了一個最好的時機。

替反動派製造這樣的一個絕好時機的當然是舍我其誰的燕飛兒,以及她那一見鍾情欲罷不能的愛情。

我所無法想像的是一個生於戰亂時代裡的王族女子,一個處於權力頂峰政治旋渦中心並且受命於危難際的公主會選擇這樣的 一個歸去。如果說她志不在此的話,那麼她也選擇了一個太差太差的時間向天下昭明瞭她的愛情。

在我看來,這是劇本的硬傷以及在塑造人物上的失敗。兩次選擇判若兩人的同一個人物可能具備多少說服力呢。說燕飛兒是 一個完全沒有政治嗅覺的人,她在電影開始的時候顯得經驗老到;而說她有政治眼光,她在政局動盪的時候卻無的放矢推波助瀾。

這是編劇的一廂情願,因為這完全不符合人性的規律。一個人沒有那樣的覺悟與認知她不可能會在一開始受命,而一個人 有這樣的覺悟與認知她也不可能會在後來選擇一個那樣的歸去。

可以說,燕國最後的那場災難性的政變以及老國五所鍾愛的慕容雪虎將軍的悲劇性的謝幕——究根窮源都是因為燕飛兒在 政治決策上的失敗;而在我看來這將歸咎于編劇的無能。

電影在開始的時候給了我這樣的一種錯覺——也許,燕飛兒將會是電影銀幕上難得的英明女主的經典形象。而電影的結局 推翻了我的這種只能被稱之為錯覺的預想。過份地放縱自我在感性上對於唯美愛情的渴望給這部電影留下了一個不應有的 將被人指責的疑惑。

慕容雪虎的倒地很男人,很淒美,很悲壯,很像一個英雄。只是,更多的是一種無奈。報國無門以及以身殉國的悲涼僅僅 只是因為一個女人對另一個男人的愛情,慕容雪虎悲切成一個讓人傷感的休止符。

段蘭泉的倒地也許比慕容雪虎的拼殺更有意義。至少他完成了他對愛情的期許與犧牲,他救了一個他深愛的女人並且給了她 生存下來的期盼與勇氣。這兩個男人悲劇性的死亡,都是因為一個女人在政治上的愚昧與無知,或者說,是死于一個編劇一 廂情願的瘋狂臆想。

文不文武亦不武。這部電影其實是編劇大人所製造出來的尷尬大片。我承認電影拍得很美,我承認慕容雪虎的死非常的悲 壯,我也承認我很願意去相信那段看似唯美的愛情;只是,所有的這一切都不足以說服我那尚未被電影完全擊潰的理性論證。

當然,也許會有人指責我在看電影的時候雞蛋裡挑骨頭。只是,我已經不再是那種能夠拋開理性而完全投入電影裡去把玩 感性的盲目影迷,所以我沒有辦法做到。

再者說,一部真正可以被稱為經典的電影總必須經得起推敲,如果是一個稍加揣摩就找到骨頭的雞蛋,也許也並不是一個好 雞蛋。雞蛋裡挑骨頭的另一個含義應該是——任你如何挑也挑不到骨頭。

走筆至此。我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有種很異樣的感覺——我明明很被這部電影感動,然而為什麼我卻並不 喜歡這部電影。

猛人 - 甄子丹


文: 火神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