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唐 山 大 地 震
After Shock


評 分: 9/10
年 份: 2010
片 種: 動 作
導 演: 馮 小 剛
演 員: 陳 道 明 、張 靜 初 、陸 毅 、徐 帆 、陳 瑾


After Shock
漫天的蟲在鐵路軌上飛奔, 預示了一場二十三秒的大地震。

龍鳳胎姐弟捧著電風扇回家, 啟動了, 風葉捲動, 涼風送爽, 老幼髮絲起伏, 母子三人的笑容是滿足, 是小家庭 稱心的抵抗酷熱溫度。經常赤了上身流汗水買消暑電器的父親靜待子女安睡, 然後叫妻子元妮在貨車後廂行 房, 夫婦一致認同時常挺住高溫, 兼且在貧困底下有兩個小孩還是不夠, 願意在抽離四人同床的溫馨場景, 轉到 沒有床舖棉被的悶熱環境造人, 那時沒有一孩政策, 家計怎樣苦也好, 多生小孩多勞動力是當時中國人的中心意 想, 生命在大洪爐是如此的卑微, 唐山居民卻甘之如飴, 他們堅信辛苦總有出頭天, 母親至少可以買新鮮紅柿浸 在涼水備用, 新買的電風扇可以解暑, 作息簡單、快樂; 夫婦不嫌棄的在充滿體臭的謀生工具繁衍, 是及時行樂及 順天而行的樂天知命。

持續二十三秒的大地震毀天滅地, 馮小剛不會利用天災灑血, 不會利用其他旁枝描述尚在人間親人、尚在瓦礫 氣若遊絲的嚎哭與死別, 他集中勾勒母親的兩難抉擇: 救兒子還是女兒? 基於繼後香燈的傳統觀念, 以及體弱多 病的憐憫心, 她選擇救兒子。女兒淚水潤濕了泥濘臉蛋, 健康身體用石塊敲擊地面求生, 希望鄰舍及時拯救姐弟 性命, 母親寧要磚塊壓住手臂抽泣的弟弟, 放棄了發出求救訊號的姊姊, 她的心碎了, 被母親放在父親遺體身旁 的女兒是母親做了死也要在一起的情願, 她醒了, 看見死了的父親, 起來, 這時母親心繫重傷的弟弟, 走了, 然後 女兒望向前方(觀眾), 特寫的木然、 無淚交代了方登的心死, 言語既然救不了自己, 不如封閉在心臟深處, 從此 方登不說話, 用無望眼神看身邊的事物, 她的心也對周遭的事無大小關門, 包括領養的王德清夫婦、國家領導人 毛澤東的逝世; 她在登記處首度開腔, 說了自己的名字[登], 名字是養女可以握住的存活, 縱使母親萬般虧欠, 名 字是跟身的身分證, 未敢忘記, 王登(跟了養父的姓氏)恨拋棄她的母親, 用了名字深記夢魘。

父母當年在密不透風的貨車親熱; 女兒方登在酷熱的女生宿舍同學長有了關係, 冥冥之中自有命數, 父母愛撫 時橫禍臨至, 妻子不能為王家再添後裔; 女兒的是夏日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及時性愛, 不會考量生兒育女的後果。 幸好女兒有其母之風, 不聽男朋友打掉胎兒勸告也要生下女兒。母親中年之姿吸引了隔鄰修理電器師傅, 母親 答謝他修好故障電話下廚款待, 數杯下肚, 師傅壯起膽子, 向傾慕久矣的李元妮示愛, 她婉拒, 說丈夫只有一個, 生是夫君, 死後不會改嫁, 一生一世是方家人; 女兒與學長分了手, 獨力撫養女兒, 後嫁了教養父母親愕然的[外國 人], 詮釋了上下兩代女性的愛情觀念。

中國新一代電影導演愛用鄧麗君的歌曲做某一段場景音樂, 賈樟柯《站台》如是, 馮小剛《唐山大地震》照樣採 用, 小鄧娓娓之音解放了中國人文化大革命的餘悸, 韻味嬌柔的聲線在鄧小平提倡的改革開放是百姓的心靈雞湯, 不用在屏幕打上[一九八零]年, 只要插入鄧麗君的歌, 經濟急速發展的火紅年代自然會烙印觀眾心中。

零八年四川大地震同樣震撼人心、天地動容, 場面本該感人, 就是配樂壞了事, 前半段解放軍、 醫療隊伍入川救災, 配樂用了似是低了數個檔次的《雷霆救兵》式樂風, 珠玉在前, 救人振災不是上戰場, 不用樂章, 配以自然聲音便可, 馮導演(配樂家)大可參考奇連伊士活(Clint Eastwood)電影《硫磺島家書》(Letters from Iwo Jima)的風雨欲來前夕利 用自然音效, 後段慢慢滲透音樂的配樂應用, 效果相信更為動人。

兩場相隔三十二年的大地震, 姐弟在唐山大地震墮入地獄, 他們是受害者; 他們在四川大地震重返地獄, 是救援者, 前地震製造方家姐弟心魔, 後的那次治癒了, 當年母親承諾女兒明天吃的紅柿能夠兌現, 化解了三十二年的恨。

Patrick Chan寫於2010年7月24日

猛人 - 陳道明、 張靜初、陸毅、徐帆、 陳瑾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