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武 俠
Wu Xia


評 分: 8/10
年 份: 2011
片 種: 武 俠
導 演: 陳 可 辛
演 員: 甄 子 丹 、 金 城 武 、 湯 唯 、 王 羽 、 惠 英 紅 、 姜 武


Wu Xia
俠之大者, 不在乎武功是否天下無敵。

隱姓埋名, 不要愛妻服有水銀毒的避孕藥, 是好丈夫, 不論是親生, 是妻子前父留下的兒子都同樣疼愛, 是好父親, 用來保護錢莊 老店東似是胡來湊合打倒盜匪的上乘功夫, 做好上述份內事, 俠的仁義素質俱有, 方是俠之大者。

來自大城市的補快徐百九來到鄉村查案, 他小平頭, 戴草帽, 架著圓框眼鏡, 一身白色長衫, 溫文爾雅, 剪掉當年清兵入關高喊的[留 頭不留髮, 留髮不留頭]辮子入村, 與依舊留著辮子的村民, 包括他認為是疑犯的鄉村民眾一至公認的良好村民劉金喜, 掉了的瓣子 是去掉數百年外族愛神覺羅姓氏統治, 迎接漢人重新接手的新中國政權, 新思維不是拋棄歷經千年的經脈分佈、針灸治病, 而是搜 集證據, 勝於人情的有法要依。村長大加讚賞救了店東老少的劉金喜, 徐百九懂醫學武藝, 驗了屍體, 不信一介紙坊技師可以力敵習 武多年的悍匪, 他到事發現場考察, 問了劉金喜怎樣周旋大賊? 金喜說他這般的抓住碩大盜賊腰際不放, 遭批擊撞暈, 餘下發生的事 情他不知道, 婦人把匪徒自家人打自家人的經過告訴補快, 瘦小中分髮型壞人意外斬斷了短髮大個子壞人的左耳朵, 前者稍後意外衝 撞致死, 經女人供詞說出, 不是最有力的人證嗎? 她沒有必要包庇金喜吧, 那場池塘的混打亂戰, 弱者求生的拳頭剛巧打中了強者太 陽穴死亡, 清澈水流以及長排綠草掩蓋了死者不置信的遺容, 也掩藏了事實真貌, 百九因為以前念在犯人是小孩, 給予了成人不會 有的人情。然而, 下毒殺死父母的正是這個小孩, 險些劇毒致死的補快口吐褐黑血液, 小孩下木梯時的呆板眼神與不願意, 要接受心 魔操縱稚子犯下弒父弒母的動彈不得的心碎眼神交接, 百九生了另一重意識: 捨棄人情注重法的人格。

人格屈膝坐在床舖, 旁觀堅守法理陣線的正身, 正身冷眼憑擊穿瓶子的牙齒、斷了的耳朵落點, 以及死者倒斃地點推敲案情, 百九摒 除了村姑證詞, 模擬劉金喜不用隱瞞武術, 直截了當解決對手的景象。補快暫居劉氏, 觀察金喜內息氣流, 不果, 金喜抬起竹棚, 百 九借詞幫忙, 人格在本尊心裡要他推金喜一把, 他跌落懸崖, 手足空中亂動, 樹枝截住了下墜肢體, 百九分析金喜命懸一線, 求生木能 必然激發護身氣場, 可是他像常人一樣墮落湍流, 完全沒有高手風範, 他在村民攙扶下上岸, 對大惑不解的百九淺笑, 他沒有痛罵差 點兒送他到枉死城的補快, 人格不服輸, 第一次金喜可以暗中運氣凝罡, 以水御氣力敵天險, 今次人格要實體埋身揮斬, 除非不要性, 以金喜的武術反應是可以避開攻擊, 不會閃開, 不會擋駕, 右胸爆射直線切口, 對象平淡的說: [差半分就傷及心臟, 會要了我的命。] 百九過往持守的法不在乎人情因難以理解的變數潰敗, 衍生的人格是本尊心中的潛藏本格: 重法理輕人情, 在沒有確實證據下人格憑屍 體的致命考證, 以及案發現場物證認定金喜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未經確實的推斷是否真像? 是否以人命的最後手段才能本性盡現? 手段 成功是破案, 失敗是枉死 。

冷血殺手屠房宰殺欠錢無力還的一家之主, 為了免卻孩子長大成人報仇, 滅門是必須的, 父親哀求殺手一人做事一人當, 請高抬貴手, 放 犬兒一條生路吧, 旁邊的手下看管夾在巨大屠宰器縫裡的小孩, 這刻雞的特寫瞳孔收納了感情欠奉的殺手, 然後雞的頭部出現, 殺手頭顱 跟隨, 雞是人類飼養的家禽, 農場主人宰殺售賣, 主人不會顧忌家禽感受, 在雞群目睹下當場割喉放血, 同類見慣, 不能逃跑, 繼續吃飼料, 不會群起反抗, 靜待成為下一個屠宰家禽。人類亦如是, 枉稱萬物之主, 謔稱供給糧食鮮奶的屠殺飼養牛羊家禽是畜牲, 觀乎生物, 只有 人類會戕害同類, 血是不用流的, 因為不要背負責任, 殺死他人是一了百了的所謂最方便方式, 所以雞眼反映的金喜頭像, 跟著的雞頭人 頭轉接畫面, 人的位格下降到家禽等級; 牛目反映女殺手架起雙刀的殺意翻江, 動物不會主動襲擊人, 刀劃破了厚肌, 牛痛極反抗, 同類聯 成一線圍剿敵人。動物比人更有性情, 不是徐補快堅持要護送屍身, 其他軍官下士害怕面對七十二地煞的落荒而逃。

金喜說得好: [人同畜牲沒有分別。]

金喜自此隱姓埋名, 不沾葷腥, 屋頂加添鋪了草地的地塊(現代稱為僭建物), 牛在上邊吃草生養, 主人一家在下邊住室用膳作息, 金喜在屠 宰場利用宰具屠宰欠債家人, 利器占上人血禽屑, 他盡嚐業報, 在河畔看見日光映照滔水的臉目無瑕麗人, 有了孩子, 知道一家完好的重要; 不 吃肉, 是警惕不要輕言殺生, 把牛置在屋頂, 是尊崇天地萬物, 他遭受兩次的死亡試探, 不能過證明時辰已屆, 不會怨天尤人; 不然, 天要他留 下照料妻兒, 服務村民, 必要時行俠仗義, 回饋天地贖罪。

Patrick Chan寫於2011年7月24日

猛人 - 甄子丹、金城武、湯唯


文: Patrick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