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新 宿 事 件
Shinjuku Incident


評 分: 6/10
年 份: 2009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爾 冬 陞
演 員: 成 龍 、 吳 彥 祖 、 范 冰 冰 、 徐 靜 蕾 、 錢 嘉 樂 、 林 雪 、 竹 中 直 人


Shinjuku Incident
(內文涉及劇情)

在鮮血淋淋、惡臉獰獰的映像裡,我看到的,只有復仇和永無休止的復仇,還有導演過盛的野心。

對爾冬陛導演有一定的期望,無論是《旺角黑夜》的震撼,《早熟》的純愛,或是《門徒》的驚艷,導演已經證 明了他的功力:出色的畫面調度、詭異的氣氛凝造、深入的情感刻畫等等;然而,《新宿事件》令我失望而回。

故事貌若複雜,但只要細心觀看下去,實則簡單:於九十年代,為數不少的華人偷渡至日本,連生活的基本溫飽 都難以支撐,彼此間雖然是來自不同城鎮,卻能團結地相濡以沬,並以重情重義的鐵頭(成龍)為主線,在萬不得 已的情況下率領各兄弟犯一些不甚嚴重的罪行,以解決口腹之慾,卻漸漸捲進了黑幫內鬨的血腥旋渦裡;視情義 為己命的鐵頭,替阿傑向黑幫報仇後,為免仇恨輾轉相生和確保兄弟們的安全,決定豪賭一次,毅然替內鬨益深 的黑幫殺人,以換取華人在歌舞伎町的雄厚勢力;可笑的是,鐵頭把人性想得太理想了,他的兄弟掌握了權力與 金錢後,只剩下慾望的放縱、自卑的兇猛和自私的腐敗。

故事構思本是不錯,觀看前段時,我頗能投入其中:我為鐵頭對於愛情的忠誠(冒生命之險偷渡至日本尋舊愛) 而感動,也為阿傑(吳彥祖)的質樸淳厚而動容,而華人之間的肝膽相照,同仇敵愾,豈能是一間齷齪的小屋可 承載?很記得戲中十多人共聚一堂時,吃最清淡的食物,玩最簡單的遊戲,而笑容卻是最燦爛的;更不能忘懷眾 人湊錢送給阿傑夢寐以求的禮物時而齊聲歡唱的溫馨場面;只是,我越觀看下去,越覺得心痛,痛並不因為被其 劇情感染,痛是因為劇情的轉折既僵硬且繁雜,就像拈花惹草般無一處深刻、無一處震懾人心。

劇情的枝節和人物似乎有點過多了,單在黑幫這層面:已花了不少墨水交代黑幫內鬨的來龍去脈、描繪各老大的 性情、諷刺黑社會與政治的關係、展示黑幫歧視華人的言行...;在那麼繁冗的內容下,還能兼顧其他的主題嗎? 如鐵頭對新歡舊愛的掙扎、華人幫得勢後的奢糜、阿傑斷手後的巨變等;屈指一算,主題至少三四個,較重要的 角色動軏超過十個;而當中更加插了警探(竹中直人)這條乏力的支線,和儼然與花瓶無異的愛情線──麗麗(范 冰冰)。這種蛇欲吞象的野心,即使是最出色的導演亦難以處理。

問題於是來了,雜亂而不深刻的內容,如何結尾是好?如何集野花雜草於一手,而鋪陳出一個高潮向觀眾交代?爾 導演決定用最安全又最保險的方法,商業得不可再商業:正反兩派共冶一「樓」的困獸廝殺;殊不知效果是適得其 反,這場數十人的血腥廝殺,實在是慘不忍睹,爭執的劇情粗糙得如斧鑿般留痕,更令人難過的是,刀光血影的毆 鬥,絲豪沒有美感,你砍我一刀,我回斬你一刀;你拚命逃跑,我奮力地追;你們從樓梯上來,我就找東西向下推; 一言以蔽之,是混亂,難以跟《旺角黑夜》洗煉的暴力場面同日而語;故此,在一連串的觀感疲勞下,儘管有腸瀉 氣絕和血灑窄巷的震撼畫面,已難以力挽狂瀾;而結尾水渠救命的呼應更是造作。

爾導演慣常被人詬病的是在電影裡充斥著絮絮不休的說教,其實這樣說有點不精確,電影裡說教是完全不成問題的, 問題是說教的方式能否自然妥貼,使觀眾信服;但是導演於此電影似乎還未能掌握說教的「言語」,有一幕是秀秀 (徐靜蕾)向丈夫江口(加藤雅)細述昔日,最後硬生生地說:「所以,做人最重要的是知足」,完全浪費了前段 的感性的敘述,可謂功虧一簣;建議導演說教的言語可以再婉轉一點。

撇除以上不論,電影留下了一些議題,頗值得反思;鐵頭的一角,令我想起了古代的遊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 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困」鐵頭為了兄弟,為了道義,走上了一條與黑幫糾纏不清 的不歸路,甚至為此殺人,而結果如何?縱使鐵頭的慓悍成功令華人幫吐氣揚眉,他打拚出來的勢力卻間接造就了 各兄弟的縱慾和罪孽,從此,阿傑沈溺於毒品,幾不成人形,華人幫甚至受黑幫操控而販毒;由此看來,鐵頭當初 的抉擇是對還是錯?若他切齒啞忍,兄弟的生命則永無寧日;若他發恨地孤注一擲,則勢必惹來更多的後禍;究竟, 在進退失據的情況下,如何是好?沒有,根本沒有答案,更何況,電影告訴我們,除了事情的利害得失作為考慮因 素之外,更要緊的一個因素是──居心叵測的人性──「共患難容易,共富貴難」。無可奈何地,鐵頭理想的念頭, 沒有救贖,只有「太天真,太傻」。

演員方面,成龍英雄形象的演出是預料之內,其投入的演出尚算合格;最失望的是吳彥祖,冷酷的外表毫無突破可 言,不,這應怪責導演對他的局限,究竟導演是否對吳彥祖沒有信心?因為吳彥祖後段的戲份完全是靠「化妝效 果」去演出,焉有空間去發揮?而范冰冰只是把她精緻的五官呈現給觀眾觀賞而已,飾警探的竹中直人雖演得入 情入理,無奈發揮空間不大;而其他次要的角色都能演得維妙維肖,是稱職表現。

「絕對的權力是絕對的腐敗」這是電影的另一個主題,有點諷刺的是,我覺得用在爾冬陛身上也有點恰當,導演 有了聲譽,有了知名的演員,有了豐厚的資金後,似乎有點貪心了,以致主題龐雜卻難以精雕細琢,人物眾多而無 法深入刻劃,在宏麗的包裝下,只有乏力的內容,始終是隔靴搔癢,難以牽動內心似動非動的波瀾,更談不上是 震撼,宛如在畫紙上四處潑墨,卻無一滴墨水能力透紙背;但是,這絕對是情有可原的,這種尷尬的表現無疑是創 造時常遇到的掙扎,希望導演能汲取經驗,重張旗鼓;因此,對於他下一部的電影,我仍是引頸以待的。


文: 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