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10+10
10+10


評 分: 9/10
年 份: 2011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戴 立 忍 、 陳 駿 霖
演 員: 桂 綸 鎂 、 張 孝 全 、 張 韶 涵


10+10
既然《10+10》是以「台灣特有」為主題發想,想當然耳,生活於大都市裡的人們絕對是值得關注的焦點。戴立忍與 陳駿霖分別以鑰匙與洗衣機兩種物件作為載體,帶出內心的孤寂與關係緊繃的愛情,用5分鐘的時間,犀利地描繪出 現代人的面相。

戴立忍執導,桂綸鎂主演的《KEY》,其場景幾乎集中於一棟現代化住宅大樓的大廳裡,觀眾只見桂綸鎂獨自一人站在 大廳裡,不曉得是否在等人?直到管理員上前關切,才知道她把鑰匙弄丟,要等鎖匠來開門。這可說是在5分鐘之內, 桂綸鎂與他人唯一的互動。來來去去的人們,對桂綸鎂的微笑、打招呼不是視而不見,就是冷漠以待,匆匆快步離開。 其實,這樣的場景不是經常出現於都市大樓住宅中嗎?大廳雖然是住戶或訪客進出的必經之地,但也僅止於「經過」, 除非有要事與管理員交談或者查看信箱,否則少有人會駐足停留。

接著,桂綸鎂突然在大廳跳起舞來。明亮的大廳瞬間變成舞廳,只是少了歡樂的音樂,也沒有觀眾,更別說是舞伴了。 一個人的獨舞,讓桂綸鎂的身影更顯孤獨。那麼,鑰匙呢?鎖匠呢?最後,桂綸鎂上樓到自家門前,從皮包中掏出鑰匙 打開門。原來,鑰匙根本沒有弄丟,桂綸鎂需要的不是有形的鑰匙,而是無形的鑰匙;她需要打開的也不是家門,而是人 與人之間的那道冷漠的鎖,讓每個孤獨的個體得以相互連結。

不同於桂綸鎂的形單影隻,陳駿霖的《256巷14號5樓之1》中出現的是一對即將邁入婚姻的年輕情侶。張孝全與張韶涵在 結婚前決定先搬入新居,兩人郎才女貌,又將結婚,電影理應洋溢著幸福甜蜜的氛圍,實則不然。他們的新居位在舊公寓 內,沒有電梯,所有的家具和行李只能靠人工搬上搬下。無奈,洗衣機的體積過大,必須仰賴搬家公司以吊具拉掛,於是 便形成一道有趣的風景:洗衣機高掛於兩棟建築物之間的繩索上,進退兩難,搖搖於墜。另一方面,張孝全和張韶涵搬 著紙箱從樓梯上樓,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僵,為了一點小事產生口角。此時,不論屋內屋外,都醞釀起緊張的情緒。

陳駿霖運用巧意但自然的安排,讓景物與人物相呼應,激起精彩的比喻作用。洗衣機可看作一個家庭的象徵,洗衣機的進 退無路,處境尷尬,正好反映出張孝全與張韶涵之間的關係產生問題,即將建立的婚姻與家庭很有可能沒有下文。整部短 片以洗衣機貫穿首尾,讓觀眾猶如走鋼索般,一顆心始終懸在那,到底洗衣機能否安然運送到屋內?還是會從空中應聲墜 下?在張孝全的一句「我想我們可以的」之後,導演給了一個帶點黑色幽默,又充滿想像空間的結局。

戴立忍與陳駿霖以平實的影像,巧妙的比喻,清楚勾勒出現代人的內心與可能面臨的情感困境。坦白說,在觀影的當下, 我並未對這兩部短片產生太多的感觸,但是在反覆回想、思索之後,竟也咀嚼出箇中滋味。《KEY》與《256巷14號5樓之1》 如同現代寓言,其實是值得回味的有趣小品。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