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河 豚
Blowfish


評 分: 8/10
年 份: 2011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演 員: 潘 之 敏 、 吳 慷 仁 、 陸 弈 靜 、 姚 安 琪


Blowfish
在台北電影節的試片上,《河豚》的導演李啟源於電影開演前,先向觀眾點明這部電影講述 的是愛與孤獨,並非如宣傳上所說是一部純愛電影。於是,觀影的途中,我不斷跟隨劇情進 展咀嚼著導演口中的「愛與孤獨」;看完電影後,我想我十分認同導演的說法,姑且不去探 究「純愛」的定義為何,也不管《河豚》是否為純愛電影,可以確定的是,我確實從男女主 角的身上感受到現代人的孤獨,以及對愛的渴望。

河豚的孤獨
如同片名所示,河豚在電影中占了極為關鍵且重要的位置:在百貨公司擔任電梯小姐的小尊 (潘之敏飾)為了幫河豚買飼料提前回家,卻撞見男友偷吃;為了面交網拍的河豚,小尊認識 了棒球教練(吳慷仁飾)。因此,河豚不僅讓小尊離開同居男友,也促成小尊和棒球教練的相 遇,可說是推動劇情進展的重要元素之一。不僅如此,河豚的背後還隱含著另一層的意義,那 就是愛與孤獨的象徵。

電影開始於一名男子在海堤上釣魚的畫面,以及小尊在百貨公司工作的場景,兩者各自進行,卻 又相互穿插交錯。導演藉由這段開場暗示了兩人的關係:既親近又疏遠。親近在於兩人為同居男 女朋友;疏遠在於兩人的互動猶如平行線般沒有交集。關於兩人的疏遠,導演用吃飯和睡覺這兩 種極為稀鬆平常的日常活動來表現。知名的英國小說家、評論家佛斯特(Edward Morgan Forster,1879-1970) 在其著書《小說面面觀》(Aspects of Novel,1927)裡寫道:「小說中的用餐,泰半都具有社交意 義。」也就是說,小說中的人物之所以用餐,多數並非出自生理需求,我想睡覺也是一樣,這些活 動不過是為了推動劇情進展而存在。當小尊和男友於同一張餐桌吃飯時,兩人宛如陌生人併桌用餐 一般,絲毫不見任何情侶之間的互動,彼此之間不但沒有話題,更不見互相為對方夾菜的景象;當 小尊躺在床上問男友怎麼還不來睡覺時,男友沒有回頭,依舊面對著電腦螢幕淡淡地說:「上網。」 兩段短短幾分鐘的畫面,便清楚交代小尊和男友之間的疏離,原來看似在愛中的兩人,其實不過是孤 獨的個體。

在小尊和男友共同生活的空間中,還有另一個個體也是孤獨的,那就是河豚。這隻河豚──準確來說 是刺豚──正是男友從海邊釣回來飼養的,牠渾身布滿著刺,生氣時會將身體鼓起,宛如一顆長滿刺 的氣球。河豚身上的刺一方面是保護自己,但也意味著不希望別人靠近牠,也就是說,河豚用刺將自 己關在一個防禦性極高的空間中。不過,這樣的河豚正如水族館老闆所說:「可以忍耐各種環境, 但是不一定快樂。」這就好像小尊和男友,兩人為自己的心築起一道牆,互相不讓彼此親近,然而在 這般氣氛接近零度的環境中,卻可以像沒事一樣生活。兩人是快樂的嗎?至少從兩人的互動和表情來 看,他們說不上是快樂的。歌手王菲在〈將愛〉中唱道:「溫柔尚在,寂寞永生。」意指人即便處於 愛中,心底深處絕對會有一塊是永遠寂寞、孤獨的。處於愛中的人是如此,更遑論小尊和男友了,兩 人的寂寞、孤獨肯定更加無上限。

除了小尊和男友,《河豚》中還有另一對戀人是孤獨的,那就是棒球教練和六花(姚安琪飾)。六花真 正現身於銀幕上的時間不多,甚至連六花這個名字還是出於一場美麗的錯誤──盲人鄰居小金魚(陸 弈靜飾)誤將來到棒球教練家的小尊當作六花──才出現於劇情當中。由此看來,六花的存在似乎有 些神祕,也有些虛無,然而六花在棒球教練的生活中,其實有著舉足輕重、令人無法忽視的存在感, 這點從房間中滿掛的花俏洋裝可以看得出來。那麼,六花到底是誰?她和棒球教練之間有何過往?這些 資訊觀眾依舊得從小金魚的口中才能得知:六花會教小金魚跳舞;六花跟著卡車司機跑了,留下棒球教 練一人;六花每次回來都會帶河豚回來放進魚缸。這對戀人之間同樣存在著河豚。但是,和小尊的情況 不同的是,棒球教練和六花的孤獨來自於兩人的差異:棒球教練沉默寡言,穿著不是棒球衣,就是襯衫、 汗衫和西裝褲;六花的衣服色彩繽紛、款式眾多,看得出是一位青春洋溢、自由自在的年輕女孩。因此, 撇開到最後才現身的六花不說,從棒球教練那不苟言笑、帶著憂鬱的神情,以及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 到麵攤點同樣的食物來看,他的孤獨不僅僅存在於內心,更顯現於日常生活中。

河豚的愛
喜嗜河豚的食家饕客都知道,河豚是一致命的美味,即便如此,這些人仍舊對此一珍味趨之若鶩。就 此一道理而言,愛情不也是這樣嗎?處理、經營得當,愛情可以是一道充滿幸福滋味的美妙佳餚;反 之,輕則不過是一道難以下嚥、不堪回首的菜餚,重則可能毀滅一個人,如同食用到毒河豚一樣。不 過,有言道:「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在愛情中嘗盡孤獨滋味的小尊和棒球教練兩人, 依舊渴望從對方身上探尋愛情的美味。

網拍賣掉男友釣來的河豚的小尊,選擇主動離開男友,離開那個孤獨的空間;遭六花背叛的棒球教練, 相較之下,則是被動地留在孤獨的空間裡。有趣的是,小尊和棒球教練兩人往後的相處,在多數的情況 下,幾乎都是遵循這樣的模式──女主動,男被動──進行,例如:小尊主動提出:「可以讓我親手把 這隻河豚放在你的魚缸嗎?」等於間接向棒球教練要求到他家,也開啟兩人的緣份;小尊主動穿上六花 的衣服、向棒球教練詢問六花的說話方式,讓棒球教練透過六花的影子接受自己;在兩人相處中,總是小 尊主動開口向棒球教練搭話;最後,小尊甚至主動幫棒球教練刮鬍、剪髮,似乎企圖重新塑造一位新的棒球教練。

兩個孤獨的靈魂在反覆碰撞下,終於成功激起性愛之外的火花。原本棒球教練始終從小尊的身上找尋六花 的影子,直到小尊在澡堂中以六花的方式──唱兒歌──表達生氣的情緒,才徹底將棒球教練從六花帶 來的孤獨中喚醒:棒球教練開始會主動帶小尊到麵攤用餐,讓她融入自己的生活;棒球教練終於向小尊 詢問她的名字,而不再將她視為六花;最重要的是,棒球教練主動到巴士站牌帶回身著早先的黑白套裝、 準備離開的小尊。由這一幕來看,可以得知棒球教練準備以小尊原本的面貌來認識小尊,同時,更化被動 為主動,牽起小尊的手共同走向黃澄澄的金針花田中的蜿蜒小徑。無論兩人的戀情能否結為正果,但至少 有個充滿光明、溫暖的開始。

河豚的愛與孤獨
小尊和棒球教練兩人因為河豚而相識,進而相戀,在兩人的關係中,河豚可說是扮演了邱比特的角色。然 而,河豚所代表的孤獨意義仍然存在,只是這次帶走孤獨的是六花。在外享受自由的六花,在歸巢後才知 道她和棒球教練的關係已經不像從前,於是,她向小尊要走河豚──象徵孤獨的河豚──坐上巴士離開。 六花再度像河豚游水的模樣一樣,搖搖晃晃地踏上尋找愛的旅途。

其實,愛與孤獨這個命題在電影中絕非新鮮事,很多導演都曾藉此創作,但是李啟源導演以河豚了做有趣的 新解,讓人感受到獨特的新意。此外,經由光線、音樂的巧妙運用和搭配,成功營造出魔幻寫實的影像風格 ──特別是小尊在棒球教練房間裡試穿六花的衣服的段落──讓這部電影光是視覺上即為一種舒服的享受。 坦白說,在觀賞《河豚》之前,曾聽聞導演的前作《亂青春》(Beautiful Crazy,2008)在評價上十分兩極, 因此對《河豚》並未抱持著過多的期待。但是,在看完電影之後,我必須說我很喜歡《河豚》,很喜歡裡面 的影像風格,我想這會是我今年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吧!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