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重 慶 森 林
Chungking Express


評 分: 9/10
年 份: 1994
片 種: 奇 幻
導 演: 王 家 衛
演 員: 金 城 武 、 林 青 霞 、 梁 朝 偉 、 王 菲 、 周 嘉 玲


Chungking Express
我總以為,比起愛情,王家衛導演在電影中更為關注的是變與不變,否則他不會在堪稱集大成的 《2046》(2046,2004)裡勾勒出一個不變的世界,讓周慕雲沉溺不已。變,包括人與人的聚散離 合,以及情感的濃淡增減、甚至是直接從本質上轉換引起的質變;不變,其實不過是個美麗幻想,仰 賴於人們從習慣獲得的安定感,說到底,根本僅存在於2046這個空間中。從王家衛早期的作品來看, 同樣能發現這類與流動性相關的命題出現,1994年的《重慶森林》即為一例。

《重慶森林》由兩組人物、兩段故事所組成:第一段的主要人物是編號223的警察何志武(金城武飾) 和戴黃金假髮的女人(林青霞飾),223的女友阿May在愚人節當天和他提分手,4月30日的晚上,223 和謎樣般的金髮女人擦肩而過;第二段則是圍繞在編號663的警察(梁朝偉飾)和快餐店店員阿菲(王 菲飾)兩人身上,663剛和空姐女友(周嘉玲飾)分手,兩人在分手前,663經常到快餐店買宵夜給女友, 因而邂逅了打工的阿菲。王家衛並未刻意讓這兩段故事有所連結,縱使細心的觀眾可以在第一段故事裡 注意到663的空姐女友在機場外等車離去、阿菲抱著加菲貓玩偶離開玩具店、663在天橋上倚著欄杆抽菸, 前後的故事仍可獨立成篇。但是,就主題或內容而言,兩段故事卻又相互指涉,無法分割,得以合一討論。

正如223在電影開始時的獨白所說:「每天你都有機會跟別人擦身而過,你也許對他一無所知,不過也許 有一天,可以變成一個朋友或是知己。」《重慶森林》中的每個角色總是身處快速流動的人群中──譬如: 金髮女子疾步穿梭於重慶大廈的印度人之間;663每日往來於長長的手扶電梯;阿菲拖著沉重的菜蔞子,通 過擁擠又吵鬧的市場──有的人和他們僅僅是擦身而過,毫無交集,有的人卻能碰撞出火花,但是這火花也 可能只有一瞬的光亮。這種存在於現代都會,人與人之間的流動性,以及情感──當然也包括愛情──的無 常,正是《重慶森林》最為顯著的主題。

都會的人際關係薄弱、情感疏離,早已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即便在電影中王家衛以香港這個大都會為背景, 他也無意批判此現象,因為就像金髮女子所說:「其實了解一個人並不代表什麼,人是會變的。」不論223和 女友之間的感情如何發展,甚至到了可以打電話和對方家人寒暄、關心的地步,仍有可能在一天之內變調。關 於此,王家衛提出一個有趣的譬喻:鳳梨罐頭。223生氣地對雜貨店老闆說:「弄一罐鳳梨罐頭要花多少心血 你知道嗎?又要種,又要摘,又要切,你說不要就不要啊?你有沒有想過罐頭的感受?」老闆的回應中提到: 「我也希望那些罐頭永遠不會過期,我還省功夫呢!」如同鳳梨罐頭的製作過程費工,愛情同樣要經過許多時 間和心力的培養,當223正為失戀傷神時,老闆只潑了他一桶冷水,讓他體認到喜新厭舊的人之常情,以及愛 情會過期的事實。其實,與其說過期的比喻殘忍,倒不如說王家衛在電影裡提點出的是多數人不願面對的真相。 從新鮮到過期,說穿了不過是狀態的改變,一種時間在罐頭上流動造成的結果,因此在電影中時間和日期的數 字才會大剌剌地出現於銀幕,提醒著我們變化的現實。倘若由這個角度來看,從戀愛到失戀似乎也沒那麼悲慘, 畢竟愛情也是無時無刻在流動。

時間的流動在223身上造成失戀的結果,在失戀的663身上卻帶來一段結果曖昧不明的新感情。663多次到阿菲打 工的Midnight Express快餐店消費,看似漫不經心、率性的阿菲其實早已默默地注意到663,終於空姐女友寄放的 信和鑰匙為她開啟一扇門:一扇通往663內心的門。在〈夢中人〉一曲的陪襯下,阿菲戴上粉紅橡膠手套開始了 在663家中的夢遊冒險,從單純地玩飛機模型、吃麵、聽音樂的探索,到買魚、換桌布等的擺設、打掃,阿菲漸 漸地將自己的痕跡刻劃於663的生活中,最後乾脆直接抹去空姐女友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改變,663起先沒注意 到,因為他早已習慣隨著這個空間一起流動,這些不過是隨著女友離去而產生的變化,直到在家中撞見阿菲,他 仍以對女友的方式對待阿菲──例如:幫她按摩小腿;聽著阿菲喜歡的〈California Dreaming〉還以為是女友喜歡 的音樂──好似進入這個空間的阿菲就是他的女友。

在這段夢與現實、變與不變的交錯中,阿菲和663之間的關係也產生變化,其契機應是663注意到改變這一事實。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換季,我覺得自己變了很多,我的觀察力強了,開始注意到一些我平常不會注意的事情。」 663說道。變得樂觀、開朗的663終於接受女友的離去,但是自己如同那條滴水的毛巾,仍是感情豐富的人,因此 他將前女友的東西整理、打包,「準備第二架飛機降落。」然而,對阿菲來說,663不過是夢中人,不應存在於現 實,663的真切回應使她害怕、驚慌,最後只能留下一張地點不明的登機證離去。

相較於第一段故事,第二段無論在畫面影像或內容上都輕鬆、歡樂許多,但在王家衛的詮釋下又都顯得虛幻、不 真實。然而,並非說王家衛呈現出的愛情是夢幻、童話式的,正如前幾段所述,王家衛總能直接且明確地點出情 感變動的可能性。這個變動,不好也不壞,是中性的詞彙,亦是現實的陳述。電影的最後,成為空姐的阿菲回來了, 她重開一張登機證給663,地點呢?王家衛藉由開放性的結尾再度重申流動性此一主題,留給觀眾無限想像。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