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命 運 化 妝 師
Make Up


評 分: 5/10
年 份: 2011
片 種: 懸 疑
導 演: 連 奕 琦
演 員: 隋 棠 、 張 睿 家 、 謝 欣 穎 、 吳 中 天 、 張 少 懷 、 卜 學 亮 、 楊 淇


Make Up
其實,在電影上映之前,連奕琦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命運化妝師》已足以稱上話題之作──集結不少值得媒體關注的 新聞點──讓我在觀影前即抱持著些許的好奇心。這些新聞點包括:因電視劇《犀利人妻》(The Fierce Wife,2010)爆 紅的隋棠以「大體」一角獻出大銀幕處女秀、張睿家再次於大銀幕上裸露並有露骨床戲,以及採用大體化妝師一職作為電 影創作素材。當中,最令我感興趣的莫過於大體化妝師的部分,究竟導演會如何詮釋這個帶點神祕色彩的職業,使其融入 作品之中?

大體化妝師:掩蓋真相,留下美好

在多數人的觀念中,大體化妝師是個令人不禁退避三舍的職業。因為這項工作必須站在第一線,處理各式各樣的大體,這些 大體有的屬於自然死亡,得以保留全屍,外貌也不至於令人害怕;有的則是出於意外、自殺,也就是所謂的死於非命,這些 大體或面貌駭人、或肢體殘缺不堪,看起來當然會使人忍不住別開視線。相信看過《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Departures,2008) 的觀眾,對其中的一幕必定印象深刻:當美香(廣末涼子飾)無意間得知丈夫大悟(本木雅弘飾)從事禮儀師時,臉上的表情盡 是難過、無法諒解,甚至是感到憤怒,並質問他:「不覺得羞恥嗎?」還要求他做普通的工作;當大悟要接近、觸碰美香時,美 香很激動地說:「不要碰我!」「骯髒!」在觀賞《命運化妝師》之前,我原本預期片中或許會出現相似的場景,藉以表達一般 人對大體化妝師的刻板印象,但是,實際上導演在片中完全沒有表達出這個部分,原因在於大體化妝師並非電影實質上的主要內 容,而是一個象徵。

電影開場不久,吳敏秀(謝欣穎飾)為車禍往生的大體縫補臉上的大片傷口,並以自己的手作為模型,用蠟複製出一隻完整的手, 補在大體手掌殘缺的部分,藉以展現出大體生前最美好的模樣。正如這場戲所表現出的情景,大體化妝師的工作其實可以定義為: 掩蓋醜陋、不忍正視的真相,留下美好的印象或回憶。在《命運化妝師》中,吳敏秀、郭詠明(張睿家飾)和聶城夫(吳中天飾) 三人各自都有想要找尋或面對的「真相」,只是「真相」的滋味個個不同。

某天,敏秀在處理一具大體時,赫然發現面前躺的竟是高中時期的音樂老師陳庭(隋棠飾),沒想到兩人會在這種場合再度見面的 敏秀,不禁回想起過去兩人那段受阻礙的戀情。導在片中共花了不少的篇幅構築這段女女師生戀,並不斷以片段的方式穿插其中, 在敏秀逐漸憶起戀情的酸甜苦辣──例如:陳庭為敏秀彈生日快樂歌慶生,並送她情侶對戒;兩人在公車上的曖昧、在草地上甜蜜 地聊著未來;兩人的情愫被學校發現,陳庭為保護敏秀主動請辭──時,觀眾也得以拼湊出往事的完整面貌。成為大體化妝師之後 的敏秀,對於同事蕭致任(張少懷飾)的頻頻獻殷勤,總是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直到某次才清楚向他表態:「我不希望你花心 思在我身上。」拒絕少懷的追求。原來,在敏秀的心中,似乎還保留著陳庭的位置,只是為了不讓母親傷心,她選擇壓抑自己,切 斷並埋藏這段過往。如同大體化妝師的工作,敏秀僅僅是將過往──也就是敏秀必須面對的「真相」──粉飾、隱藏起來,然而在 看似平靜的生活底下,這段難以割捨的情感仍緊緊抓住敏秀的心。

相較於敏秀內求的「真相」,郭詠明企圖找尋的「真相」便具體許多,那就是陳庭死亡的原因。在周法醫(卜學亮飾)的鑑定報告 中,陳庭的死因上註記為服藥自殺,然而曾被精神科醫師聶城夫診斷不適任而遭停職的警察郭詠明對此懷抱質疑,因此礙於停職身 分的郭詠明只得藉由敏秀等人,以旁敲側擊的方式調查。至於聶城夫尋求的「真相」為何?由醫生、病人的關係發展為戀人,進而 結為夫妻的聶城夫和陳庭兩人,從家庭錄影帶中的影像看來,夫妻生活似乎幸福快樂,但是陳庭的內心始終留著一塊陰影,這部分 也是聶城夫無法接觸、了解的過去。為此,聶城夫開始向敏秀打探關於陳庭的點點滴滴,企求能認識更為完整的陳庭。

藉由一具大體,吳敏秀、郭詠明和聶城夫三人開始試著面對或找尋各自想要了解的「真相」,然而一旦真相被赤裸裸地攤在陽光底 下,是美好、或醜陋,便殘忍地一覽無遺。誠如聶城夫所說:「真相什麼也不能改變。」即便敏秀決定正視自己的情感,那個在她 心中佔了一席之地的人早已不在人世間。其實就像妝扮好的大體,死亡已是既定事實,當家屬親友瞻仰過美麗的遺容後,只等著送 去火化,然後化作一縷白煙,只留下回憶在人們的心中。

彩虹的短暫與永恆

其實,雖然說陳庭和敏秀兩人的戀情已成追憶,至少留在敏秀心中的回憶可以永存下去,就像兩人手臂上的彩虹刺青一樣。

彩虹總在雨過天晴後才短暫出現於天空中,從音樂教室的窗戶看著這般情景,敏秀不禁感慨美好的短暫,同時,似乎也提前向觀眾暗 示兩人戀情不可能長久。有趣的是,相較於身為學生的敏秀所展現出的多愁善感,身為成人的陳庭反而顯得單純天真。聽聞敏秀的感 嘆後,陳庭帶著敏秀去刺青,向她表示美好的事物是可能長久存在,另一方面,也展現出在愛情上的堅定。對兩人來說,刺青上的彩 虹和音符都帶有特別的象徵意義:彩虹,一方面是永恆的美好,一方面其實也是這段女女同性戀的表徵;音符,代表兩人之間的點點 滴滴,尤其指音樂教室中的甜蜜共處。

導演在片中運用了兩種象徵來表現劇情,分別是大體化妝師和彩虹,兩者看來雖然是風馬牛不相及,但就某個層面來看卻極為相似。 如同前述,大體化妝師的職責是以美麗的妝容掩蓋大體死後的醜陋、駭人之處,然而畢竟只是掩蓋,在大體上美醜根本是同時並存。 至於彩虹也是一樣,自然界的彩虹是短暫存在後瞬即消逝,刺青上的彩虹則是永久存在,也就是說彩虹本身象徵了短暫和永恆。二元 對立在導演的運用下巧妙地融為一體,兩相參差對照下除了衝突,也顯示出調和的可能性。

故事支線過多,顯得虎頭蛇尾

《命運化妝師》集結了各界明星參與演出,包括模特兒出身的隋棠、主持人卜學亮、演員張睿家、吳中天等,每個人在片中的戲份無 論多寡,都有一定的重要性或關鍵性。然而,不曉得是礙於電影片長,還是有其他因素,有些角色的戲份顯得虎頭蛇尾,不夠完整,最 明顯的例子是楊淇飾演的葉姐一角。

電影的開場,導演藉由葉姐和敏秀兩組人馬為爭取業績,不擇手段,甚至當面吵架的場景,來表現出殯葬業的激烈競爭。經常上遍各大 綜藝節目的楊淇,以講話犀利、不留情面的形象出名,電影中的葉姐正符合這樣的特點,楊淇演來可說是易如反掌。不過,正如前述的 內容,《命運化妝師》的劇情其實並非偏重於大體化妝師或台灣的殯葬產業方面,葉姐在片中的鏡頭幾乎都是為了展現出現代殯葬業和 傳統殯葬業的惡性競爭──例如:偷偷潛入大體化妝室偷取敏秀的化妝工具、和敏秀的助理為了輩分一事大罵對方沒大沒小──說真格 的,和劇情之間的連結其實頗為薄弱,甚至捨去掉這條支線對劇情也不會有多大的影響。看到最後,葉姐一角莫名其妙地消失,那麼從 電影一開場葉姐便不斷地強調的「輩分」到底是為什麼?此外,葉姐煞費苦心、三番兩次潛入敵營的目的又是為何?沒有後續發展了嗎?

不僅葉姐一角的刻劃略嫌不足,其他角色也有同樣的問題,說起來,每個角色都足以發展為一個獨立故事──特別是郭詠明和聶城夫感 覺還有很多的發展空間──但導演在片中僅僅是蜻蜓點水般輕輕帶過,這樣一來不但可惜,更容易讓故事的主線模糊不清,觀眾也無法明 確地接收到導演想要傳遞的訊息。總的來說,《命運化妝師》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