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青 苔
Moss, The


評 分: 7/10
年 份: 2008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郭 子 健
演 員: 余 文 樂 、 樊 少 皇 、 史 雪 怡 、 冼 色 麗 、 廖 啟 智 、 邵 音 音 、 喬 寶 寶


Moss, The
青苔是一種最低等的植物,如同拾荒殺手所說:「只要有水、有光,就能生存」如此便點出了電影中 各個角色的基本樣貌:鎮日在骯髒混亂且充滿罪惡的深水步打滾,只是為了最基本的「生存」。 阿丈(余文樂飾)是特別職務隊任職掃黃的放蛇員警,但他卻同時和黑道有著深厚關係,說實在他更像 個古惑仔;露露(冼色麗飾)是個妓女,每次她被逮捕釋放後,依舊重操舊業;花(史雪怡飾)在父母 雙亡後從鄉下到深水步投靠表姊露露,她也和表姊走上同一途──當雛妓;拾荒殺手(樊少皇飾)外表 裝扮十足地邋遢不堪,但他實際上卻是一名殺手。

這幾個角色皆可說是社會中最下層,最不引人注目的一群人,即使他們消失在這個社會中,也不會有人 注意到。然而他們卻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在混沌黑水中掙扎求生存。他們的未來沒有希望,就像拾荒殺 手不斷撕下雜誌上的一頁,折成粗糙的紙飛機,冀望有一天能掙夠錢搭上飛機飛到遠方。但紙飛機卻辜負 了他的期盼,起飛不久後便直直落下,他離不開這黑暗之地。

這個故事由此來看是十分悲傷的,但背後卻有一個美麗的童話作為引子:住在發光城堡中的綠寶石女孩、 抓走女孩的可怕怪物和拿著長劍拯救女孩的武士。美麗的童話和殘酷不堪的現實交會,就竟我們該相信 何者呢?在這充滿希望光明的開頭後,我們所見淨是打打殺殺的血腥暴力,除了最基本的求生本能外, 還參雜著個人私心欲望,因而引起了黑道幫派間的猜忌及殺戮;影片的色調也是昏暗骯髒,絲毫沒有童 話中該有的明亮乾淨色彩出現;幾個角色也在棍棒、刀斧及子彈下,身受重傷抑或死亡。

原來,童話中的世界僅存在於「童話」中,而現實就是如此地弱肉強食,一如星(喬寶寶飾)所說:「這 個世界就是這樣,誰夠硬夠狠,誰就上位。」即使我們再不願意承認,這便是事實,也是生物的生存法 則。女孩在最後將這顆綠寶石投入闇藍的海中,是該從童話中清醒,以面對這個現實的世界了。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 亮。」《青苔》用了徐志摩的《偶然》所譜出歌曲來當作主題曲,如此在這悲傷的基調中,照亮出一絲 光明的希望。除了阿丈對露露深切的愛,還有拾荒殺手對小女孩花如親情般的關愛,甚至他還仔細地將 媽媽親筆寫的信及合照保存在鐵盒子中。他們也許只是在惡臭的黑水中偶然相遇,但卻為彼此的晦暗的 生命點燃了一道光芒,甚至十分珍惜彼此的存在,以至於不惜性命奮力一搏地保護對方。其實,童話與 現實不一定是相牴觸的,而是彼此交纏後共同織出「生命」這個五味雜陳的過程。

最後留下了小女孩花和懷孕的露露站在海邊的堤防上遙望遠方。這一絲得來不易的光明希望,必定使得 她們會更加地珍惜,因為其背後是多少黑夜重疊而成的。在電影結束上工作人員名單時,郭子健導演還 安排了另一個讓人會心一笑的驚喜,那是關於故事裡其中一道線的延伸結尾,至於內容我就不多作透露了。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