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一 席 之 地
Place of One's Own, A


評 分: 7/10
年 份: 2009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樓 一 安
演 員: 莫 子 儀 、 路 嘉 欣 、 高 捷 、 陸 弈 靜 、 唐 振 剛


Place of One's Own, A
教育部成語典當中,對「一席之地」一詞有著這樣的解釋:「一張坐席的地方。比喻極小的地方或具有 某種程度的地位或位置。」就字面的具體意義來看,這裡的「地」指的即是能讓我們居住、棲身、躺臥、 站立、坐下的土地;倘若依其衍生之抽象的層面來看,所指的範圍顯得廣泛許多,從社會上的地位、事業 中的成就到心中的歸屬等。一言以蔽之,一席之地,無論是具體還是抽象的涵義,身為人的我們,每天汲 汲營營所乞求的不就是這點小小的位置嗎?

在樓一安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一席之地》裡,你可以在汽車、機車和行來熙來攘往的忙碌街道上看見發 著傳單的工讀生和販賣玉蘭花的婦人,這些不甚起眼的小人物,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你我必經的路上,他 們挨著烈日、呼吸著馬路上的廢氣、冒著被車撞的危險,所冀望的便是那一點血汗錢換來的一席棲身之地; 又如三鶯部落的原住民。由於光鮮亮麗的都市計畫,由於政府的公權力,三鶯部落面臨強制拆遷的命運,於 是長久居住於此的原住民不斷發起抗爭活動,試圖阻止辛勤開墾的家園被毀壞,為的就是守護這塊揉合了珍 貴回憶的一席之地。

為了在這快速變遷的茫茫社會裡爭取一席生存之地,這群基層的小人物只能努力地付出和死命地掙扎。樓一 安導演的作品多與勞動階層及外來移民之生命經歷相關,在《一席之地》中同樣也能見得這些人物的身影 穿插在劇情裡,流露出如小草般的韌性與樂觀心態。然而,整體來說,《一席之地》卻是一部嘲諷現實社會 追尋名利的光怪陸離,引人深省並興起無比感慨的電影。

莫子(莫子儀飾)是樂團主唱,不過他的CD卻被擺放在唱片行最不起眼的位置,他的歌早已被現下的人們 所遺忘,只能擔任當紅樂團的暖場,嘶吼著沒有人聽見的夢想與憤怒。「沒有掌聲,沒有噓聲,到底是怎 樣!」莫子如此說道;凱西(路嘉欣飾)身為當紅創作歌手,滿滿的通告和活動塞爆她的日程表,但她卻 迷失在其中,不曉得自己的形象是什麼。兩人雖然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一人沉溺在不得志的自怨自艾 中,一人在公司的包裝下闖出一片天──然而,卻同樣在摸索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

林仔(高捷飾)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紙紮藝術師傅,在對品質的堅持下,只能被市場的廉價商品打壓,因此過 著連自己的開刀費都籌不出、違建房屋面臨拆除、土地被人搶走的生活;兒子小剛(唐振剛飾)為了替父親 籌措醫藥費,不僅將網路虛擬世界中的土地高價賣出,還毛遂自薦從發傳單的工讀生轉為房仲業銷售員。「我 一定會賣出第一棟房子!」小剛對著遍佈山丘的墓園喊道。這對父子沒有遠大的抱負,只想著如何度過眼前的 生存危機,以及身後的棲身之地。

而林仔的妻子阿月嬸(陸弈靜飾)則是一個有趣的角色。為了貼補家用,她收取微薄的報酬替人管理墓園。 同時,因為她有著與鬼魂溝通的能力,還時常聽取鬼魂的抱怨和要求,甚至幫忙從銀行偷竊金錢給三鶯部落 的遺孀。雖然阿月嬸的生活拮据,但她仍盡心盡力守護這片面積遼闊的墓園,守護屬於別人的最後一席之地。 無論生前多麼拚命賺錢、追求名聲,一旦死亡之後,所擁有的一切都將化作這一小塊土地。有錢人的墓地或 許能蓋得比窮人還豪華、還氣派,但其實每個人所躺的不過就是棺材那一小方黑暗空間罷了。如此看來,鎮 日孜孜矻矻所為何物?每個人到最後的一席之地其實並無太大的差異。

特別是莫子這個角色的設定,更能呈現出此種惆悵與感慨。電影一開場便出現莫子的廣告熱汽球飛過墓園的 上方,讓人誤以為莫子是位多紅的歌手,能讓公司砸下如此驚人的資金作宣傳。但是,隨著劇情的推移,直 到接近尾聲,這段畫面再度出現於銀幕上。原來這是在莫子跳樓死後,為了紀念他所舉辦的告別演唱會和一 系列的廣告。看到這裡,讓人不禁感到一陣唏噓。生前不受重視,死後才享受到爆紅滋味,不僅有許多歌迷 獻花到莫子死時的地點和家中,甚至還登上台北小巨蛋的舞台,連外頭大大的電視牆上都映著他生前演唱的 畫面。只是,這時的莫子早已化成灰,永遠居住在靈骨塔的某一個小方格中。這裡就是他最後所獲得的一席 之地。

另外在觀影途中,包括我在內的許多觀眾,屢次被林仔、阿月嬸和小剛一家人的憨直個性和傻得可以的對話弄 得哈哈大笑,他們一家所展現的正是屬於台灣人那親切、開朗的人情味──阿月嬸為鬼魂所做的一切,以及 林仔暫時收留無處可去的莫子──讓《一席之地》在沉重的主題中,流洩出一股輕鬆且溫馨的暖流。教育部成 語典當中,對「一席之地」一詞有著這樣的解釋:「一張坐席的地方。比喻極小的地方或具有某種程度的地 位或位置。」就字面的具體意義來看,這裡的「地」指的即是能讓我們居住、棲身、躺臥、站立、坐下的土地; 倘若依其衍生之抽象的層面來看,所指的範圍顯得廣泛許多,從社會上的地位、事業中的成就到心中的歸屬等。 一言以蔽之,一席之地,無論是具體還是抽象的涵義,身為人的我們,每天汲汲營營所乞求的不就是這點小小 的位置嗎?

在樓一安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一席之地》裡,你可以在汽車、機車和行來熙來攘往的忙碌街道上看見發著 傳單的工讀生和販賣玉蘭花的婦人,這些不甚起眼的小人物,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你我必經的路上,他們挨著 烈日、呼吸著馬路上的廢氣、冒著被車撞的危險,所冀望的便是那一點血汗錢換來的一席棲身之地;又如三鶯 部落的原住民。由於光鮮亮麗的都市計畫,由於政府的公權力,三鶯部落面臨強制拆遷的命運,於是長久居住 於此的原住民不斷發起抗爭活動,試圖阻止辛勤開墾的家園被毀壞,為的就是守護這塊揉合了珍貴回憶的一席 之地。

為了在這快速變遷的茫茫社會裡爭取一席生存之地,這群基層的小人物只能努力地付出和死命地掙扎。樓一安 導演的作品多與勞動階層及外來移民之生命經歷相關,在《一席之地》中同樣也能見得這些人物的身影穿插在 劇情裡,流露出如小草般的韌性與樂觀心態。然而,整體來說,《一席之地》卻是一部嘲諷現實社會追尋名利 的光怪陸離,引人深省並興起無比感慨的電影。

莫子(莫子儀飾)是樂團主唱,不過他的CD卻被擺放在唱片行最不起眼的位置,他的歌早已被現下的人們所遺 忘,只能擔任當紅樂團的暖場,嘶吼著沒有人聽見的夢想與憤怒。「沒有掌聲,沒有噓聲,到底是怎樣!」莫 子如此說道;凱西(路嘉欣飾)身為當紅創作歌手,滿滿的通告和活動塞爆她的日程表,但她卻迷失在其中, 不曉得自己的形象是什麼。兩人雖然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一人沉溺在不得志的自怨自艾中,一人在公司的 包裝下闖出一片天──然而,卻同樣在摸索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

林仔(高捷飾)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紙紮藝術師傅,在對品質的堅持下,只能被市場的廉價商品打壓,因此過著連 自己的開刀費都籌不出、違建房屋面臨拆除、土地被人搶走的生活;兒子小剛(唐振剛飾)為了替父親籌措醫藥 費,不僅將網路虛擬世界中的土地高價賣出,還毛遂自薦從發傳單的工讀生轉為房仲業銷售員。「我一定會賣 出第一棟房子!」小剛對著遍佈山丘的墓園喊道。這對父子沒有遠大的抱負,只想著如何度過眼前的生存危機, 以及身後的棲身之地。

而林仔的妻子阿月嬸(陸弈靜飾)則是一個有趣的角色。為了貼補家用,她收取微薄的報酬替人管理墓園。同時, 因為她有著與鬼魂溝通的能力,還時常聽取鬼魂的抱怨和要求,甚至幫忙從銀行偷竊金錢給三鶯部落的遺孀。雖 然阿月嬸的生活拮据,但她仍盡心盡力守護這片面積遼闊的墓園,守護屬於別人的最後一席之地。無論生前多麼 拚命賺錢、追求名聲,一旦死亡之後,所擁有的一切都將化作這一小塊土地。有錢人的墓地或許能蓋得比窮人還 豪華、還氣派,但其實每個人所躺的不過就是棺材那一小方黑暗空間罷了。如此看來,鎮日孜孜矻矻所為何物? 每個人到最後的一席之地其實並無太大的差異。

特別是莫子這個角色的設定,更能呈現出此種惆悵與感慨。電影一開場便出現莫子的廣告熱汽球飛過墓園的上方, 讓人誤以為莫子是位多紅的歌手,能讓公司砸下如此驚人的資金作宣傳。但是,隨著劇情的推移,直到接近尾聲, 這段畫面再度出現於銀幕上。原來這是在莫子跳樓死後,為了紀念他所舉辦的告別演唱會和一系列的廣告。看到 這裡,讓人不禁感到一陣唏噓。生前不受重視,死後才享受到爆紅滋味,不僅有許多歌迷獻花到莫子死時的地點 和家中,甚至還登上台北小巨蛋的舞台,連外頭大大的電視牆上都映著他生前演唱的畫面。只是,這時的莫子早 已化成灰,永遠居住在靈骨塔的某一個小方格中。這裡就是他最後所獲得的一席之地。

另外在觀影途中,包括我在內的許多觀眾,屢次被林仔、阿月嬸和小剛一家人的憨直個性和傻得可以的對話弄得哈 哈大笑,他們一家所展現的正是屬於台灣人那親切、開朗的人情味──阿月嬸為鬼魂所做的一切,以及林仔暫時收 留無處可去的莫子──讓《一席之地》在沉重的主題中,流洩出一股輕鬆且溫馨的暖流。

猛人 - 高捷、陸弈靜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