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愛 的 麵 包 魂
Soul of Bread, The


評 分: 7/10
年 份: 2012
片 種: 喜 劇
導 演: 高 炳 權 、 林 君 陽
演 員: 陳 漢 典 、 倪 安 東 、 陳 妍 希 、 廖 峻


Soul of Bread, The
在2012年的賀歲檔期中,多部台灣電影爭相上映,展現百花齊放的熱鬧景況。當中,新銳導演高炳權與林君陽共同 執導的《愛的麵包魂》算是一個「清新」的存在,因為它既沒有花花綠綠的戲服、驚險刺激的動作場面,也不是以 狂放又熱血的民俗藝術表演為主軸,一如片名中的「愛」所示,這部電影其實是一部輕鬆的浪漫愛情喜劇。

電影的劇情圍繞在綽號糕餅的高秉宏(陳漢典飾)、布萊德(倪安東飾)與邱曉萍(陳妍希飾)三人身上,青梅竹馬 的糕餅與曉萍交往多年,幾乎論及婚嫁,不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外表帥氣的中法混血兒布萊德對曉萍展開追求,讓一 心想到法國圓夢的曉萍不知該如何是好。三角戀的情愛糾葛在韓劇或台灣偶像劇中屢見不鮮,雖然是老掉牙的把戲, 但總能吸引許多觀眾的目光,可說是猶如萬靈丹的戲劇公式。不過,在《愛的麵包魂》中,三角戀的設定實際上隱藏著 另一層意義,那就是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的競爭。

從兩位男主角糕餅與布萊德(Bread)的名字開始,導演在片中置入許多象徵「本土/外來」相對的符號,例如:在土 雞城的歡迎晚會上,糕餅與曉萍合唱台語歌曲〈愛情限時批〉,布萊德則是自彈自唱法國著名歌手愛迪•琵雅芙 (Édith Piaf,1915-1963)的香頌名曲〈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西餐廳中,糕餅穿著白色無袖汗衫, 布萊德則是身著襯衫;糕餅製作的菠蘿麵包(與蔥花、紅豆、奶酥並稱為「台式軟麵包四大天王」)與布萊德的法國麵 包「巴給」;操著國台語的糕餅與講英語的布萊德。藉由種種符號的拼貼與刻意的對比,顯而易見,台客色彩濃厚的糕 餅代表著本土,散發白馬王子氣息的布萊德則代表外來。那麼,曉萍在這當中的位置呢?生長於鄉下小鎮(電影拍攝地 點選在高雄市旗山區溪洲庄)的曉萍,喜歡唸法文書,也能說英語,總希望能有一天離開家鄉到法國看看,因此遲遲不 願答覆糕餅的求婚,甚至對布萊德的示好動心。曉萍表面上是陷入三角戀難題中的女生,然而在「本土/外來」的框架 下,她就像多數人一樣,對外來文化抱持憧憬與崇拜。

出生在法國,並以知名美食節目主持人的身分在國際媒體上廣為人知的布萊德,他的到來就像是外來文化的進入,為僕 實的小鎮帶來一股不一樣的活力。布萊德不管是外表還是製作麵包的才華,都讓居民大為讚好,尤其是「巴給」的神奇 效用,婆婆媽媽們更奔相走告,使得麵包店門庭若市,湧入大量的訂單。導演安排如此誇張的情節,一方面是為了製造 笑料,另一方面也顯示外來文化的新鮮感容易引發人們的好奇心,點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心態。不過,導演顯然 亟欲以這部電影為台客及本土文化發聲。布萊德的高人氣讓糕餅十分吃味,更蘊釀成他與曉萍的一場爭吵,糕餅生氣地 說:「外國人做的麵包就比較高級,比較好吃!」曉萍回道:「你為什麼不能跟布萊德一樣?」糕餅說:「我為什麼要 跟他一樣!」不錯,一句「我為什麼要跟他一樣」明確指出問題的癥結點:就像每個人都有自己天生的樣貌與特色,糕 餅是糕餅,布萊德是布萊德,都是無可取代的存在,本土文化也有屬於自己的精神與內涵,為什麼要變得跟外來文化一樣?

因此,為了強調本土文化,電影中隨處可見台灣在地鄉土元素的拼貼與運用:劇組搭建出的簡陋卻溫暖的「源晨麵包店」, 連結的是童年記憶裡位於家附近的傳統家庭式麵包店;邱爸(廖峻飾)的社區廣播不但能為自家的麵包店宣傳、播放音 樂娛樂鄉民,還兼具聯絡居民情感的功能,為早餐店媽媽慶生的部分帶出無比的人情味;其他還有土雞城的戶外卡拉OK、 里民中心的阿不倒樂團表演以及三太子起乩等的橋段,無不突顯出台到最高點的俚俗氛圍。

不過,《愛的麵包魂》並非只是搶搭近年興起的本土熱潮順風車,將所有的台味元素囫圇吞棗、隨意賣弄而已,導演還 融入普世共通的情感價值於其中,讓電影不會過份耽溺於消費本土的問題上。糕餅與布萊德的「本土/外來」大戰,最 後具體化為健生嫂(陳盈潔飾)所提議的「媽祖盃麵包大賽」,糕餅將品嚐過的海鮮濃湯味道複製進麵包中,藉以對抗 布萊德融入對母親的情感與台法兩地的食材,自創的新式米包,兩者經由試吃、投票後,糕餅以一票之差飲恨。究竟兩 人的差別在哪?邱爸的「年輕時做麵包是為了給妻子吃」與「做麵包要用心做」兩句話,給了糕餅當頭一棒,原來只要 用心並加入愛即可做出美味的麵包。這個理論不僅能套用於製作麵包,也適用於愛情中,當然還能運用在「本土/外來」 的議題裡:只要用心,麵包就會美味;只要用心,就能擁抱愛情;只要用心,就能發掘出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中的迷人 之處。這便是這部電影最為溫柔且甜蜜的中心論述了。

在笑料的安排上,既然特意設定布萊德這個不懂中文的角色,那麼雞同鴨講的語言笑話當然是不可避免,諸如:未婚妻 (Fiancee)變碧昂絲(Beyoncé)、粗俗的台語口語變成招呼用語,這些雖然老套,還是會看得捧腹大笑。此 外,片中多次將糕餅的夢境與想像具體化呈現在銀幕上,無論是誇張的歌舞、搞笑的打鬥,或是嚐到美食之後卡通式的 表現,都讓人印象深刻。至於演員的部分,三位主角陳漢典、倪安東與陳妍希皆表現得恰如其分,不過陳漢典在一場與 倪安東打架後痛哭的戲中,其表情讓我忍不住想起他在綜藝節目《康熙來了》裡的誇張模仿,因而難以感受到劇中角色 的傷心情緒。片尾的部分,布萊德的一席話過於明白強調台灣的本土精神,就像政府拍攝的形象宣傳廣告一樣,略嫌矯 揉造作,這點較為可惜。

作為春節檔期的賀歲片,《愛的麵包魂》擁有通俗的故事、輕鬆的笑料、浪漫的愛情與有趣的「本土/外來」對比,總 的來說,絕對是一部適合闔家觀賞、商業性極高的電影。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