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練 • 戀 • 舞
Step by Step


評 分: 6/10
年 份: 2009
片 種: 喜 劇
導 演: 郭 珍 弟
演 員: 張 孝 全 、 蔡 淑 臻 、 洪 明 麗 、 田 明


Step by Step
《練•戀•舞》的電影海報上,張孝全及蔡淑臻兩人的相片占了極明顯的篇幅,因為他們兩個是貫穿整部 電影,讓故事能順暢串聯起來的主要人物;況且,男的帥、女的美,一眼看去隨即感到賞心悅目,無論電 影的內容如何,至少能吸引注觀眾的目光,並留下美好的印象。但是,在這張色彩明亮活潑的海報中,還 有另外一群人──他們的年紀足以當張孝全及蔡淑臻的阿公、阿嬤;他們個個鶴髮雞皮,甚至身形佝僂,早 已與青春美麗絕緣許久。然而,比起張孝全及蔡淑臻,他們更稱得上是豐富《練•戀•舞》內容的重要功臣。

電影開始於一家位於雲林西螺的養老院「新樂園」,老舊的西式低矮房舍、昏黃閃爍的燈泡、老是漏水的水管, 流逝的時間在這些物件上刻畫出明顯的痕跡。在這個摩登高樓林立的社會中,這裡似乎成了被人們遺忘的樂園, 一切皆流露出濃稠的陳舊氣味。生活在裡頭的老人,與其說長久沾染養老院的氣息而受到影響,到不如說他們 與養老院的一樣,都成為被遺忘的對象,因此在「同類相吸」的無形吸引下而聚集。

在逐漸邁入高齡化的社會中,「老人」成了我們必須面對且重視的社會議題;加上少子化的影響,每個人所要 照顧的老人數目變多,生活的擔子也變得更為沉重。無論是有意或無心,很多的年輕人選擇了最簡單且一勞永 逸的方法──把老人「遺棄」到養老院裡接受照護。《練•戀•舞》所述說的即是這群老人的故事。

新樂園養老院的院花級人物──碧蓮姐(洪明麗飾),每天都在臉上畫上美美的妝,穿著充滿春天氣息的洋裝, 宛如刻意與時間對抗般,讓自己隨時保持光鮮亮麗。碧蓮姐經常會拿巧克力和院友們分享,並甜蜜地告知這是國 外寄來的巧克力,令人不禁以為她正沉浸於一段美麗的戀情。直到一次與照護員小劉劉必然(張孝全飾)的深夜 長談,她才如實揭露巧克力的來歷與自己的過去。原來碧蓮姐過去曾在舞廳上班,但因舞技不佳而備受奚落,她 便決心要把舞練好。這時,有個男人自願每天拿著吉他彈奏音樂,協助碧蓮姐練習跳舞。久而久之,兩人之間萌 生情愫,然因現實因素考量,兩人無法如願結合,男人卻因意外離開了人世。發展至此,觀眾才終於了解碧蓮姐 背後的心酸,而巧克力不過是自己給自己的心靈慰藉罷了。

孤僻不合群的退休軍官──老唐(田明飾),無論養老院裡舉辦什麼活動,他都以十分不屑的眼神和尖酸刻薄的 言語來推卻,更把養老院當成軍營,每個星期固定收看莒光日節目,讓過去的營長身分得以延續,藉以保有自 己的自尊與威嚴。一天,老唐在電視新聞中看見一位國軍新科將軍受到總統的任命後,性情大變拿東西砸向電視。 甚至,他還跑到樓頂試圖跳樓尋短,並數度向小劉咆哮:「我不是一個人的!」究竟老唐為何會有這些舉動, 電影進行的途中一直沒有清楚說明,令觀眾一廂情願認定老唐不過是性情古怪的老頭罷了。然而,在電影快要 邁入尾聲的國標舞賽時,老唐卻收到一個神秘的包裹:裡面裝有一封信和一張田納西華爾滋(Tennessee Waltz)的 黑膠唱片。一封用情深切的信、一段雙人美國土風舞,老唐的古怪及過去觀眾在此獲得解答,原來老唐真的不是孤 獨一個人。

「老年」是人生中最奇妙卻也令人感慨的階段。在經歷過七、八十年的社會歷練後,每位老人的心中肯定隱藏著許 多不為人知的故事,但他們在外人眼前總是不多表露一句,讓人誤以為內心早已看破世事,不會再有大風大浪能 夠掀起漣漪。如同新樂園養老院裡的老人們一樣,他們不說,我們就只看得見頑固、執傲、古怪、調皮,卻無法得 知造成這一面的原因為何。誠如《練•戀•舞》官方網站中的簡介所說:「老人故事很少成為電影和電視的主題, 因為一般人會認為關於老人的故事很難得到觀眾的青睞,但如果故事夠動人,演出夠逼真,老人的故事一樣可以 引起極大的回響。」這群老人也和我們一樣,曾經擁有一段美麗的青春記憶,然而當他們被青春遠遠拋棄在後頭 時,也與舊時光一同被人們遺忘在養老院這個空間裡。

《練•戀•舞》選擇在雲林西螺的老街拍攝,其他諸如當作新樂園養老院的「浸信宣教神學院」、張孝全與蔡淑 臻雨中邂逅的場景「西螺大戲院」,和最後一場國標舞競賽的場地「西門紅樓」,皆是籠罩著濃厚歷史氣息的建 築。這些建築在過去曾經嚐過繁華滋味,見證了當地人們的生活變遷,卻敵不過時間的淘汰,一度被人們及社會所 遺忘。郭珍弟導演選擇將這些場景納入電影裡,讓老人們的故事得以相互映襯,藉此增添電影劇情的張力。如此一 來,除了能觸動觀眾內心深處的情感之外,更重新喚醒人們對老人的注意及關懷。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