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夢 想 二 部 曲 : 不 能 飛 的 鳥 、 不 思 議 天 使
Wingless Swallow Fururi, The


評 分: 7/10
年 份: 2009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小 出 正 雪
演 員: 張 鈞 甯 、 陸 弈 靜 、 本 鄉 奏 多 、 小 山 田 小 百 合


Wingless Swallow Fururi, The
短片《不能飛的鳥》和長片《不思議天使》皆是日本新銳導演小出正雪的作品。其中,《不能飛的鳥》由 張鈞甯和陸弈靜共同演出,全程在台灣拍攝,本片已於2009年的台北電影節先行播映。《不思議天使》 則是更早的作品,完成於2005年,全片皆於日本拍攝,由小山田小百合和本鄉奏多主演。這兩部分開 製作、看似毫無關聯的電影作品,其實以「夢想」為共同的核心主題,同時在台灣公開上映,讓台灣觀 眾得以遨遊在小出正雪恬靜中帶點酸甜滋味的影像魅力中。

尋找夢想 / 母親的翅膀《不能飛的鳥》

張鈞甯飾演一位繪本作家袁圓,電影一開場只見她和出版社人員討論繪畫作品。對於袁圓的畫作,出 版社的人直言希望能增強和家庭關係的聯繫。藉此,點出了袁圓單親家庭的成長背景,以及母親離去 造成的陰影。小出正雪導演在這段故事中,不斷穿插過去童年的畫面,我們可以看到傳統日式木造房 舍中只有奶奶和父親,小時候的袁圓問著:「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同時利用袁圓從小就非常喜歡的一 本繪本《不能飛的鳥》,映襯出現實世界的袁圓因殘缺的家庭,如同不能飛的鳥一樣,無法在夢想的道 路上順利前行。

表面上,我們看到袁圓在繪本創作上遇到瓶頸,開始質疑自己是否適合走上繪本作家一途。但是,事實 上這個夢想卻又與母親緊緊相扣。這點從袁圓不記得繪本《不能飛的鳥》的書名,卻始終無法忘懷於母 親所唸的故事結尾得以看出。因此,在這部電影當中,夢想與母親可以畫上等號。袁圓尋找的不僅是完 成夢想的力量,在無意之間,同時流露出對母親的想念。

《不能飛的鳥》雖然是在台灣拍攝,而且包括攝影在內的眾多工作人員也都採用台灣人,卻依舊呈現出 濃厚的日本風味。除了袁圓小時候所居住的日式木造平房之外,還有鐵路、電車、無人招呼車站和鄉 間圖書館,小出正雪導演以日本人獨特的恬靜之美來包裝這些元素,讓人不禁聯想到日本鄉下地方的 風情。

讓夢想開花的力量《不思議天使》

相較於《不能飛的鳥》融入親情的溫馨感人,《不思議天使》因添加神秘少年(本鄉奏多飾)的魔幻元素和 無厘頭的謎題進去,顯得輕鬆、逗趣許多。千奈津(小山田小百合飾)是一名28歲的派遣員工,不過工作 老是做不好而被上司責備、愛情生活也是一片慘淡,甚至無論養什麼植物,一定很快就會枯死。她的人 生就是這麼平凡無趣,「像這樣,在公司和家裡間往返,到底還要多少次呢?但是我也不知道還有什麼 其他想做的事。只是,就這樣度過每一天了。」千奈津如此嘀咕道。

小出正雪導演藉由千奈津一角,指出現在的日本社會中普遍存在的派遣員工現象。這些人由於不曉得 自己能做什麼工作,或者現實無法成就自己的夢想,便抱持著邊做邊找尋的心態從事派遣行業,然而 也如同千奈津落得心不在焉、老是出錯的下場。千奈津的上司北岡小姐就告誡她:「妳太輕視現在的工 作。即使是派遣,有領錢也要用心做。」其實,千奈津也不是沒有自己的夢想。她小時候希望將來能成 為空姐,只因為空中沒有蟑螂,然而隨著一次又一次應徵失敗的打擊,加上年齡早已超過限制,慢慢地 千奈津自然而然開始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

為此,小出正雪導演安排一位神秘少年出現在千奈津的生活中。他宛如神燈燈神般擁有神秘力量,可 以實現千奈津的夢想,不過條件是要先回答出謎題。藉由這位少年和千奈津的對比:少年和成人、什麼 都可以完成的人和什麼都做不好的人,兩兩相互為夢想這個議題碰撞出有趣的火花。在一次又一次的 解謎當中,千奈津逐漸找回夢想的原點,以及再次追尋夢想的力量與熱情。

此外,小出正雪導演還利用植物來比喻夢想。電影開場時,只見一棵仙人掌從生氣勃勃,慢慢地枯萎。 只要養的植物一枯死,千奈津往往容易因此陷入沮喪難過的悲觀情緒,正如同千奈津面對夢想的心態: 太過於在意夢想實現的成敗與否。其實,照顧仙人掌毋需過多的關愛和水,對於夢想也是如此。就算 無法實現夢想,就算再怎麼努力也沒用,只要隨時保持一顆樂觀的心和無比的勇氣,無論何時何地都 能重新去追尋夢想。這也是《不思議天使》這部電影所傳遞的主要訊息。

踏上尋夢之旅

在《不能飛的鳥》和《不思議天使》這兩部電影當中,雖然以親情和勵志兩個方面來談論夢想,在呈現的 手法上卻有一個共通之處:旅途。袁圓費盡千辛萬苦找到童年時非常喜歡的繪本,卻發現結局和所認 為的不同時,便搭上火車前往「美麗之丘」圖書館找尋心中的疑惑;千奈津為了解答神秘少年所出的謎 題,同樣坐上火車前往八之岳的天文台。尋夢往往被比喻成旅途,兩者皆是在找尋的過程中發現美麗 事物,縱使有時會迷路,不曉得正確的道路為何,最終還是會在辛苦的努力中獲得甜蜜的代價。

例如千奈津在前往八之岳的途中,不僅弄丟錢包,無法從火車站搭車前往,只能靠雙腳慢慢步行,途中 雖然數度迷路,還是抵達美麗的八之岳。黃昏的光線溫暖地灑落整片金黃,柔軟的草坪展放鮮綠的光芒, 千奈津和少年盡情地在上頭奔跑嬉鬧,彷彿所有的失落和煩惱都拋到九霄雲外。這個段落展現出甜蜜 的溫馨感,讓人感受到尋夢之旅的美好,而留下深刻的印象。

繪本般的溫暖童話

為了串連起《不能飛的鳥》和《不思議天使》這兩部電影的內容,使之前後呼應,小出正雪導演巧妙使用 繪本這項物件。如同之前所提,《不能飛的鳥》不但是袁圓最喜歡的繪本,自己也是一位繪本畫家,而她 的繪本處女作則是以法文「FLEURI」為標題的《不思議天使》。在短片結束之後,畫面上隨即出現這本繪 本的封面,接著一位女性的手打開封面,白色光線滿溢畫面,帶出長片《不思議天使》的故事。

這兩部電影雖然都是探討夢想這項人生議題,不過小出正雪導演卻採用繪本的元素,以簡單富童趣的插 畫穿插在電影中,讓整個故事頓時顯得溫暖、趣味。同時因為單純的敘事結構,以及不複雜的人物關係, 使得電影所要傳遞的訊息易懂許多。因此,在觀賞這兩部作品時,大可以輕鬆、無負擔的心情,隨著小出 正雪導演恬靜的鏡頭,去探索夢想的各種酸甜。


文: 張冠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