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讓 子 彈 飛
Let the Bullets Fly


評 分: 9/10
年 份: 2010
片 種: 動 作
導 演: 姜 文
演 員: 周 潤 發 、 姜 文 、 葛 優 、 劉 嘉 玲 、 陳 坤 、 胡 軍 、 廖 凡 、 邵 兵 、 周 韻


Let the Bullets Fly
姜文最白話的舞臺劇式電影。

黃絹幼婦,外孫齏臼!

對比於《鬼子來了》故事的隱喻,姜文在這部作品所玩弄的白話倒是徹底了不少。事實上,從片頭的『馬拉列 車(馬列)』開始,整部作品所散發的氣息就充滿了舞臺劇式一種『明顯暗喻』,這也為影片之中所充斥的『思 想』下了一個險棋般的定調。

馬邦德:「你是想站著,還是想掙錢?」
張麻子:「我是想站著,還把錢掙了!」
張麻子(拿出手槍):「問是否能掙錢?」
馬邦德:「能掙,山裡!」
張麻子(拿出驚堂木):「問是否能掙錢?」
馬邦德:「能掙,跪著!」
張麻子(驚堂木、手槍疊一起):「能不能站著把錢掙了?」

這故事很簡單的就是描述了土匪對上惡霸,也即是強龍對上了地頭蛇。但更深入一層的隱喻,卻是不折不扣的作出 了當前『政治不正確』的批判與對於當前國家社會體系的影射。而這個不願妥協和諧的作品,卻在姜文那以商業一 般的包裝之下,讓大陸的廣電單位再核發上映許可的執照後才明白影片之中所充斥的『思想』,套句戲中的台詞: 「讓子彈飛一會兒。」這顆子彈不但飛的遠,而且夠響!也使得大陸的電檢單位無力挽回這已經犯下的錯誤。

黃四郎:「你有三句話要跟我說。」
馬邦德:「我不該把你的寶石送人。」
黃四郎:「不是這一句。」
馬邦德:「殺人誅心是我說的。」
黃四郎:「也不是這一句。」
馬邦德:「鴻門宴…要是…我們…請就好了。」

對於片中一幕接著一幕的快節奏一般存在的訊息,正是因為它快,所以讓人無法第一時間察覺到故事之中的隱喻。不同 於畫面上所呈現的『感官意象』,這部片最精華正是它對白之中的所透露出的那股『思想上的煽動』與『箭在弦上一般 的氣氛』。撇開故事中所見到的血(其實也不多,而且一閃即過),以及部分有些許太過明目張膽的明示(兄弟,你的 手擺哪裡?還有你的話…),其實就整部作品所散發的意涵,不敢說是在挑動觀影者的情緒,但也確實難以自清其之於 普遍(大陸)社會情緒不願妥協的態度。

馬邦德:「你是要睡我呢?還是要殺我呢?」
張麻子:「先睡後殺! 」
馬邦德:「那你還是殺了我吧!」
張麻子:「我殺了你還怎l睡你?我不是要睡你,是要和你睡!」

而對於因未能立馬明白姜文在片中所透露的絃外之音而造成影片熱賣且『讓子彈飛了好一會兒』,套句網路上的影評所說 的話,「強行禁映更會引起全國人民對這電影產生更大興趣,故此只能以「淡化」的手法去推《非誠勿擾2》和諧一下。」 這也正是因為了以下的對白(據筆者引述前句話之網友的解讀)之於大陸當局的電檢單位的解讀所造成。

張麻子:「錢對我重要,還是你對我重要?」
黃四郎:「我。」
張麻子:「再想想。」
黃四郎:「不會是錢吧?」
張麻子:「再想想。」
黃四郎:「還是我重要。」
張麻子:「你和錢對我都不重要。」
黃四郎:「那誰重要?」
張麻子:「沒有你,對我很重要。」

姜文在訪談提過,在影片之中所要傳達的訊息已經很明確了,想說的也差不多都說了,剩下的就留給觀眾自己去瞭解。
「大哥,你是瞭解我的,我從來不做仗勢逼人的事,我喜歡被動。」
「大哥,你是瞭解我的,以我的習慣,萬事不求人。」
「大哥,你是瞭解我的,如果是我,不會有人活著來告狀。」
「大哥,你是瞭解我的,我至今,至今,~~~~俗稱『處男』。」
「大哥,你是瞭解我的,如果我出手,那趴在桌上的,應該是她老公。」

這顆子彈不但飛的遠,還引起了不小的迴響。回歸到第一段的頭八個字,套句曹操的話:「吾(筆者/觀眾)才不如卿(姜文),乃 覺三十哩!」雖然這顆子彈是飛了,但能飛多久?所引起的迴響又能多大?電影的黃四郎是『象徵性』的死了,現實中的呢?

「酒要一口一口地喝,路要一步一步地走。步子邁大了,容易扯著蛋。」

好你個『絕妙好辭』,姜文這部片的性情果然夠真,但也孤獨!熱鬧過後,還剩下什麼?


文: bio-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