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關 雲 長
Lost Bladesman, The


評 分: 8/10
年 份: 2011
片 種: 動 作
導 演: 麥 兆 輝 、 莊 文 強
演 員: 甄 子 丹 、姜 文 、孫 儷 、方 中 信 、安 志 杰 、王 學 兵 、錢 小 豪 、王 柏 傑 、董 勇 、聶 遠 、李 宗 翰 、邵 兵


Lost Bladesman, The
在《見龍卸甲》及《赤壁》後,即使飽被「演義派」批評,這次香港導演仍要以自己的角度來解讀三國,而 不願照版拍出另一套《新新三國演》。這種選擇固然有值得肯定的藝術價值,但在商業考量就未必聰明,網 路上的兩極評價已經證明了這點──你無法忽略有多少人在細數電影和演義的不同之處。

吳宇森的三國充滿傳統港片的草根粗糙氣質;李仁港的三國突出的是他美術上的背景長才。而麥莊受《三國 志》影響更深,所以《關雲長》的曹操即非一般版本的臉譜化奸雄,而是個幽默、愛才,既「想的遠」(獻帝 殺不得)也「有實力」(百姓安居樂業)的真正實用主義者(小人名聲亦無擾其心)--諸如此類種種對三國 的個人理解,「顛覆演義」正是《關雲長》的核心和可看之處。

電影取巧地以曹操回憶作為主幹,而非以客觀旁白將訊息強塞給觀眾,所以「挾曹操以令諸侯」等論點既顛覆又 能自圓其說,因為你大可將它看成是曹操的個人「屁話」。但電影不僅處處盡顯曹操前述的正向特質,再加上姜 文神態自若的放鬆式演繹,皆使得「姜曹」各種論點都顯得頭腦清楚和有憑有據,顛覆之理即使不被同意也能 讓觀眾「笑納」。一個最好的反例,相同的話由《赤壁》中易怒又剛愎自用的「張曹」來說就沒人會當回事。而 一國之王應有的霸氣,多半來自姜文本身的氣場(即使不斷開玩笑也絲毫未減),也由於大半以不外露方式演出, 片末驚鴻一瞥的認真眼神就更加凌厲。

漢獻帝是電影的另一個顛覆點。正如曹操的「挾曹新說」,漢獻帝除被動利用曹以等待機會,甚至也凌駕其上對六 將暗下格殺令,就連荀攸也一時為其利用(或互相利用)──大膽的舉動是因他清楚曹操也需要一個「安定的天命」 旁身,這樣的漢獻帝或許稱不上有勇有謀,但既合情理也是麥莊獨家。

最後一個顛覆點即是去神化的關羽,也是電影最大的爭議。在送嫂的背後是單思之苦,斬將時又是不願於戰場外殺 人的掙扎;這就是傳統的演義關羽,那個不動如山的長髯紅面戰神不會有的人性表現(除了驕襟自大)。雖然以「人」 的角度來看,這種推想合情合理,但麥莊聲稱電影為「雙雄片」,充滿魅力的卻是去妖化的曹操,去神後的關羽既無 傳統演義的「高大」形象,又以羊的姿態一再受到來自狼天下的打擊:不只受滎陽關民眾(最看重的百姓)及綺蘭(最 愛的女人)誤解,連番追殺後的主使者也是其擁戴的皇權天命(最信奉之道),甚至最終敗走麥城,也是劉備及孔明 所害(義之所在)。當然,最後的部份是由曹操替導演背書。

「仇恨太多哪來的道義」,關雲長堅守的道義及慈悲哲學在電影裡顯得十分可悲(曹操說的是),到了片末要替曹操 辦事時更是接近「天真」,雖然大開殺戒時能暫化成狼,但武藝越強反而越顯幻滅的理想只能憑大刀苦撐,如此悲劇的 蠢蛋不只難以稱雄,對電影《關雲長》來說也未必是件好事。因為即使再不設有觀影立場,也沒多少人會想到自己將見 到的,是史上最無助的關雲長。除非你有注意到,電影的英文片名已經先講得一清二楚:《The Lost Bladesman》,一個迷失的刀客。

最後,再加上麥莊十分現代的拍攝手法,沒太多表情的配音,以及姜曹魅力的多重壓迫,角色本身已經不討好,甄子丹也 沒辦法在「神跌落成可悲凡人」之際挖掘出角色任何可能僅存的魅力;能夠將滎陽關的極度自責和片末的憤恨無助表現出 來,已算是交足功課。

這個版本的關雲長,較能受人正面肯定的仍然是打。甄子丹以混合格鬥式的實戰博擊見長,但關羽既是古人所用又是長 柄大刀,所以《關雲長》的動作是以劭氏功夫片式的考究套路為主(還是近年來鮮見地考究),再配合其凌厲的速度和分 鏡作為風格記號。

首關和孔秀的打鬥表現最多劭氏套路風格,槍刺刀劈各顯所長,進入窄巷後再加上體操式動作的創意及速度上的實戰較勁, 當中還包含長刀持法的轉換應用,整體可稱是長兵器戰的另一經典,只可惜不能如《男兒當自強》般久戰。

滎楊關一役由於雙方實力的差距,關雲長得以壓倒性及極花俏的手段面對王植,從而出現「旋轉壓制」和「拍劍入地」等精 彩鏡頭;一方面有感官刺激,一方面也讓王植以弱擊強的舉動更加突顯而悲壯。之後順勢帶入關羽入城,再將萬人敵置於 平民亂石之下,前後兩段強弱反差的文武戲結合,可謂全片最佳「動作場面」。

不過,洛陽關過度強混亂意象的昏暗不明,以及略顯短暫草率的弓弩林戰(雖然概念新鮮,但徒有跑位的設計還未能達導 演口中的《導火線古裝版》),又不得不讓打戲的精彩程度打了折扣。關門殺卞喜的處理方式則來自麥莊,雖然乍看是連 番打戲中的神來之筆,但放在「模糊」的洛陽關後創意有餘,緩衝的效果反到顯得多此一舉,這或許也在導演意料之外。

總體來說,《關雲長》的精彩和爭議之處全在於顛覆,顛了個精彩的曹操又弄出個完全悲劇的關羽(所以更多人會說甄子 丹不像關羽云云)。但如果能接受這種編排,麥莊的三國就確實有其可看之處;不能接受的,除了曹操,最少這個關二哥 也給了你兩場精彩的打戲。


文: TSF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