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永 久 居 留
Permanent Residence


評 分: 7/10
年 份: 2009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雲 翔
演 員: 李 家 濠 、 洪 智 傑


Permanent Residence
去年遭受《無野之城》那唯恐裸露篇幅不夠的大量男體畫面持續轟炸的結果,就是令我對於雲 翔的「人體美學堅持」懷抱否定的態度,打心底認為他只是個靠著「品牌區隔」(同志題材) 迅速累積市場名聲(精緻男體與MV般的畫面)的投機新導演。不過,在看完雲翔的第二部劇 情長片,同時也是他個人「同志三部曲」第一炮(後兩部分別是正在後製的《安非他命》及還 處於編劇階段中的《藝海浮生》)的《永久居留》之後,我對於雲翔今後的創作核心,產生了 不同以往的想法。

雲翔前半生的身份是IT界精英,卻在四十歲之前毅然退休返回香港逐夢,自資拍攝獨立電影(也幸 好他在IT界累積了雄厚資金當作後盾)。《永久居留》的自傳成份濃厚,嚴格來說,此片比起《無 野之城》甚至更像是雲翔創作生涯與人生態度的雙重原點,頗有藉由作品Come Out(性向的、創作 理念的、人生哲學的),向世人宣告在後半生轉換跑道的自己,徹底歸零重新開始的意圖。也因此 ,在《永》片尾聲甚至直接提及主人翁雲海從澳洲返港成為一名導演,在以一部展示精壯男體的棒球 電影闖出名號,持續專注於同志主題的創作與開發……,這樣毫不掩飾的坦然自況,儘管因為劇本 結構與場面調度的粗糙而流於造作,但又令人忍不住佩服雲翔消費自己、挑戰自我底限的無比信心 與勇氣(這方面他與豆導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倒是有志一同)。

《永久居留》描述一名資質優秀經濟基礎優渥的同志愛上了有著出色外貌性格卻是悶葫蘆的平凡直男, 交心數年的兩人儘管未曾發生超友誼的肉體關係,頻率的契合與心意的相通卻又將他們緊緊繫在一起; 故事背景從雲翔幼年的文革中國、經濟起飛時期的香港、一直到自我放逐的泰國、日本、以色列、 尋找到新方向的澳洲,而後再回到香港(原點),完成一個循環。值得注意的是,《永久居留》並非 只是一部同志愛情電影,雲翔以不少的篇幅去鋪陳明顯是他個人投射的故事主人翁雲海對於死亡、對 於所謂情感「期限」的不尋常看法。看起來,王家衛的《春光乍洩》與魁北克的同志國族寓言《愛瘋 狂》對於雲翔有著相當程度的影響(以上兩部電影的主人翁無論走多遠,都是為了找到直達內在原點 的秘徑),《永》片透過雲海在前半生中不斷「尋覓」的漂泊歷程,從政治的、經濟的、宗教的、情 感的、藝術創作的多向角度,去解構、去定義永無居留的雲海(同時也屬於雲翔自己)的鄉愁。也許, 唯有回歸自己的原點,無論雲海還是雲翔,才有可能找到永久居留的棲身之處。

可惜的是,《永久居留》雖有著令人耳目一新(儘管稱不上原創)的故事概念,半路出家且財力傲人 的雲翔又網羅了邱禮濤、泰迪羅賓等業界攝影、音樂專才為電影的技術部門把關,演戲經驗不多的李 家濠、洪智傑表現尚稱不錯,但雲翔終究尚未打通場面調度的任督二膜。《無野之城》造作浮誇的偽 文藝氣質與忝不知恥氾濫過頭的華麗鏡頭等毛病,在《永久居留》中仍未見實質性的修正與進步。鏡 頭過度耽溺精壯男體又無能透過剪輯輔助決定節奏的結果(簡而言之就是缺乏sense的調度),即令片 中諸多裸體交纏扭打的精心安排,淪為美學層次不高的感官催化劑,無法再上層樓深化辯證身體動作 超越思緒意識的弦外之音。結果,《永久居留》最細膩動人的部份,全都與賣點所在的同性情慾及裸 露尺度無關(異男對於同性情感的抗拒與掙扎尤其處理得過份平板)。例如雲海陪伴乾媽(異男之母) 就醫途中經過新光戲院而感嘆舊時大戲榮景不再的插曲,即伴隨那神來之筆的粵劇環境音,逐漸蒸發成 為一股難以言喻的奇異熱流,溫柔而感傷地哀悼著所有逐漸逝去的風土人情、習慣,以及舊有價值……, 令人低迴不已。

雲翔的自信成就他創作的自溺與大膽,也促成他作品活在一個封閉小宇宙而缺乏與真實接軌的某種「自我 感覺良好」;但是這樣的「侷限」,卻又堆築出屬於他作品中極其獨特的某種不可思議之哀豔與感傷質 地(雲翔非要把「意有所指」的那首野人花園的〈Truly Madly Deeply〉播到爛,就是最好的例子)。也 因此,《永》片最後在缺乏鋪陳的情況下,瞬間跳到公元2047的死海道別結語(可惜沒有我幻想中的雲海 靈魂漂浮在死海上的畫面),顯而易見是為了成就故事核心的意義。對我而言,這樣的貫徹與堅持,其實 已足以說服我、同時也足以覆蓋整部電影中所有缺憾與粗糙。我相信,倘若今天這個故事是交由關錦鵬或 婁燁改寫劇本並擔任導演,影片成績絕對無可限量。但是我仍願意期待,過度雕琢又刻意操弄的雲翔,在 接下來的作品中,持續將帶給我種種意想不到的驚喜。


文: Ryan from 【關於電影,我略知一二…】個人新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