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spot 動 映 地 帶
Facebook
Share |
h t t p : / / w w w . c i n e s p o t . c o m /
   
 

|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目 錄 |

心 戀
La Melodie d' Helene


評 分: 5/10
年 份: 2004
片 種: 劇 情
導 演: 尹 祺
演 員: 張 永 智 、 蘇 慧 倫 、 林 佑 威 、 吳 立 琪
購 買 此 片 VCD/DVD

La Melodie d' Helene
( 內文有提及劇情之處,敬請注意!)

一對彼此有好感的男女,一起去偷摘水果。在女孩的把風下,男生順利摘到 水果,然後兩人肩並肩坐著,男生把水果剝皮,說要餵女生吃,結果當女生 把嘴張開,他一個反手就把水果塞進自己嘴裡,咬了一大口。女孩見狀生氣 了,說有什麼稀罕,我自己也有,當她自己剝皮時,男生讓步了,把剩下的 水果給她吃,然後趁機親了她。

以上是常見於所謂「瓊瑤」三廳式文藝片的情節,令人納悶的是,這個橋段 又再度出現於一部叫做《心戀》的文藝片。

你可能會想,《心戀》也許是以六零年代為背景的文藝片,就像《Down With Love》 是以洛赫遜、桃樂斯黛為模仿對象的復古文藝片。

錯了,《心戀》的時空背景是二十一世紀,2004年的台北。所以叫人想不透 的理由是,為什麼《心戀》還要2004年的台北男女,用瓊瑤的方式在談戀愛呢?

當我在看這部片的時候,突然想到《我的野蠻女友》之所以會誕生的理由, 可能是因為導演郭在容一開始要很正經地拍文藝片,但是當他把所有的資料 蒐集,發現文藝片永遠都是那些LKK的公式後,他決定要來一次顛覆,不按 牌理出牌的方法來安排這些橋段,最後就變成我們看到,十分精采的《我的 野蠻女友》。事實上,《我的野蠻女友》跟《心戀》的確有幾個類似的元素:

第一、男女主角頭一次見面,再搞不清楚對方的狀況下,都糊裡糊塗上了飯店, 但是卻沒發生性關係。

第二、電影都大量引述古典樂曲。《我的野蠻女友》是卡農,《心戀》大彈 蕭邦。

第三、男女主角雖然墜入愛河,卻因為有一方無法忘懷之前的戀情,以致於 始終有股無法排解的悲傷,影響到後來感情的經營。

我舉出這三個安排,不是在指控《心戀》企圖模仿《我的野蠻女友》,而是要 說明,在觀眾印象中,被歸類到「瘋狂喜劇」的《我的野蠻女友》,其實從頭 到尾都充斥著許多愛情文藝片的必備橋段,也充滿了瓊瑤電影的公式。公式不 是罪過,要端看電影創作者如何安排、推陳出新,靈活地運用,就不會讓作品 顯得過時與腐舊。相反地,只是死板地重覆著公式、重複著橋段,才會顯得落 伍與過時。

《心戀》犯的最大毛病是,編導不知道劇中人「應該」活在二十一世紀,不斷 安排劇中人出現在不合時宜的場景,冒出稀奇古怪的台詞。例如當男主角為情 傷神,在酒吧買醉時,他的好友出面制止:「老天該給你的,都給你了;老天 不該給你的,也都給你了!某某某,你可不可以停止糟蹋(還是『作踐』,我 記不得了)自己!」在說完這句話後,男主角應聲醉倒、跌倒在地,他的友人 連忙向旁邊的人解釋:「他不是這樣的人,他是個藝術家,他很有才華的........」

還有一個很奇怪的橋段,是失戀的女生,在一個善良男孩的陪伴下,在海邊看 日出散心。不料因為雲層太厚,沒有日出可看,有點沮喪的女生於是騎了男孩 的機車,從堤防上衝下去,摔成了重傷。奇怪,從堤防飛車不是成龍在《警察 故事》系列的專利嗎?!

我不能說看《心戀》沒有收穫,我最大的收穫是,發現其實台灣的演員比我想 像的優秀。蘇慧倫、張永智、林佑威、吳立琪,都在這個古怪的劇本裡頭,演 的很賣力。雖然我不是很欣賞張永智的語氣,感覺上有點突兀,不過這可能是 因為他的角色是個在大陸成長的音樂家(關於這個推測,電影並沒有解釋), 所以還行得通。

不,看這部電影並不難受,其實你還會跟我一樣,因為很想知道究竟劇中人在 幹嘛,所以聚精會神地看下去。然後當電影演完時,你會發現,原來你想真正 知道的不是劇情發展,是編造這些劇情發展的編導,究竟是從哪個星球來的, 所以他們才會在二十一世紀的時空中,塞進將近四十年前才會有的電影台詞與 橋段,卻完全不覺得有任何邏輯上的衝突。他們也沒有察覺到,在法國流浪的 女主角,其旁白的心境是一個接近三十歲的成熟女子;但是這個女主角之前在 台灣墜入愛河時,還是著只知道音樂、什麼人情事故都不懂的女生。她的轉變 是從何而來呢?只因為買了機票,直飛法國的關係嗎?

奇怪的是,這部片宣稱耗資兩千八百萬新台幣,還得到新聞局的電影輔導金贊 助,還有統一夢公園生活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資,應該是不會犯這種毛病的, 結果該出錯的地方就會出錯。你知道嗎,這些出錯的地方,跟台灣開放外片進 口的拷貝數量無關,跟台灣的電影政策無關,跟台灣觀眾的喜好也無關,是跟 電影創作者本身自己的功力有關。他們常嘲笑「流星花園」等偶像劇的刻板、 不食人間煙火,結果自己拍出來的比偶像劇還要令人昏倒。最起碼,台灣的偶 像劇不會跑出時空過時的台詞。

台灣電影工作者的所遇到問題,終究還是自己的問題,請不要繼續怪到大環境。 真的,因為,二十一世紀的青年男女談戀愛時,並不會說那些文謅謅的台詞、 做那些雞皮疙瘩掉滿地的蠢事。請回頭去看《我的野蠻女友》,就知道自己落 後現實多少。


文: 翁健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