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妻 - 文壇中的模範夫妻 一切由諾貝爾文學獎瓦解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1月30日
Poster

仁妻 Wife, The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Björn Runge 比勇朗葉
主演:​​Glenn Close 格蘭高絲、Jonathan Pryce 尊尼芬派斯
級數:IIB
片長:100分鐘
院線:百老匯電影中心、PALACE ifc、AMC Pacific Place、MOViEMOViE Cityplaza、The Grand戲院
上映日期:2019年2月14日

電影介紹

榮獲金球獎最佳女主角,大熱問鼎奧斯卡及英國奧斯卡影后寶座!改編自《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同名小說,《焦點追擊》《復仇勇者》奧斯卡監製傾力打造!知名作家祖(尊尼芬派斯 飾) 和妻子鍾(格蘭高絲 飾) 結婚40餘年,是文壇中的模範夫妻,然而一切由祖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之始瓦解。一直隱藏才華,為丈夫幕後代筆的鍾,眼見祖理所當然地接受所有榮耀,她再也無法確定自己默默犧牲、躲在背後成就丈夫的一切是否值得……

Wife, The

導演的話

「對我來說,這部電影就像音樂,由兩種令人愉悅的樂器演奏。格蘭高絲和尊尼芬派斯的演出讓我聯想到音樂,他們就像兩種獨立的樂器一起演奏。在剪輯的時候,我不能分開看待這個故事和他們的表演。他們有能力將劇本融入他們的表演中,確實令我非常欣賞。

作為導演,我一直希望能釋放演員的表演空間,讓他們像跟著音樂般流動。當觀眾能跟著電影的美妙時刻一起擺動,這就是我心目中最理想、最自然的狀態。」

婚姻、才華、秘密:從原著小說到搬上大銀幕

《仁妻》的故事嘗試去解構一個引人入勝的愛情故事,當中不只包含主角二人的關係,還牽涉到婚姻和愛情裡的親密。故事講述一段建基於激情、理想和妥協的長久婚姻,因種種理由開始被磨滅。電影對這段晚年的關係作出細膩而複雜的探討,並深入觀察各種偽裝的人性。

劇本改編自Meg Wolitzer 深受擁戴的同名小說,並由珍安迪生(Jane Anderson)執筆。電影設定於90年代和穿梭於50至60年代間,以一個獨特的角度講述婚姻和對成功的渴求的故事。 珍表示:「早在2003年原著小說面世時,我便深深對故事感到著迷。原著作者以非常顛覆性的手法描繪以往女性作家的生活,並從一個文壇偉人的妻子的角度出發。她並不是一位普通的妻子,而是有著真正寫作才華的女性。」

話雖如此,珍覺得故事需要一些調整才能順暢地移遷到大銀幕。她認為當一篇文學作品被改編成電影時,劇本必須進行一些調整,使敘事更戲劇化和更刺激。原著中,祖卡素文獲得的是在芬蘭赫爾辛基一個不起眼的獎項。 她選擇把它改為諾貝爾文學獎,使劇情更為可觀,亦著重描繪祖和鍾卡素文的兒子來增添戲劇性。

對她來說,格蘭高絲的加入讓這個有趣的角色增加了一種優雅和愉悅的感覺。鍾卡素文是一個壓抑、優雅而害羞的女人,並願意躲藏於出色的丈夫背後照顧他、輔助他。她認為沒有演員能比格蘭高絲更好地發揮這個角色,因為她獨有的優雅和聰明伶俐的氣質賦予這個角色必要的質感。

她希望這部電影能引發關於婚姻的討論,並令人反思情人間的秘密以及為一段關係所做的妥協之大是否值得。當她在寫一個劇本時,她常問自己,當觀眾看完離場時,他們會討論什麼。她希望觀眾看完這部電影會開始思考:成功的婚姻中需要作哪些妥協、情人間能否各自保留秘密、女性在婚姻中該妥協什麼、男性如何愛護和尊重妻子等的問題。

秘密與謊言:解剖《仁妻》中一眾角色的複雜性

要將這對夫婦的故事既複雜又幽默地呈現到大銀幕上,一個能與演員合作無間的導演十分重要。曾執導瑞典電影《Mouth to Mouth》及柏林影展銀熊獎得獎電影《Daybreak》的導演比勇朗葉正是合適的人選。

監製 Piers Tempest 表示:「比勇朗葉從開首就非常了解這部電影製作,他把電影描述得十分精采。電影就像一個被拉緊的橡皮圈,到結尾終於被拉斷,暴露出隱藏已久的秘密,和其後對這個家庭的影響。這是一部非常引人注目的電影,我們都為此感到非常自豪。」

另一位監製 Rosalie Swedlin 接著表示:「導演一開始就熱衷加入創作,而且由始至終都非常投入。我很久以前就因工作而認識編劇珍。當我閱讀 《仁妻》的原著時,我非常訝異它沒有被改編成電影。有一個週末我忽發奇想,思考著如何將它拍成電影。我突然想起,這個電影主要是在頒發諾貝爾獎的斯德哥爾摩拍攝的,也許我可以與北歐的製片人合作。」

監製 Meta Louise Foldager Sørensen 看了劇本後,很快就同意加入團隊,更對劇本加以讚賞:「由於電影在斯德哥爾摩拍攝,我認為與北歐團隊合拍就適合不過,所以我就推薦了導演比勇朗葉。他是一個很棒的導演,而且也曾經在劇場工作,因此我認為他對這個故事有一定程度的敏銳度。他看完劇本後也非常喜歡,也很盼望能夠一起合作。他更電郵我們說道:『這是一部給所有人的電影。』他沒有把它看成是一部高傲的電影,反之,他看到了它不同的可能性。」

編劇珍則說:「可能很多人會認為這個題材必然需要一個女性導演來表達箇中的細膩,但導演比勇朗葉是我遇過最女性主義的男導演!他有一種異常細膩的敏銳度,並完全理解劇本的內容。」

解讀《仁妻》:導演的角色

比勇朗葉一向被稱之為「演員的導演」,他能讓故事暢順地流動,也能讓演員作最好的表現,更能吸引到眾多電影界最受好評的演員參與電影。格蘭高絲在訪問時說到:「他是一個很能令演員察覺不到鏡頭的導演,大家都可以很自然地做自己。」

對於導演比勇朗葉來說,電影的一大亮點就是各種角色之間的親密而複雜的關係。他表示:「我認為電影與原著最大的分別就是編劇珍讓大衛卡素文這個兒子的角色更為重要。至於挑選演員,我常笑說是格蘭高絲選了我,而我接著選其他。」

的確,入行四十年,曾六度提名奧斯卡金像獎(今年第七次)的格蘭高絲,也是編導的支持者。她曾表示:「我欣賞珍的文筆很多年了。當我讀了原著,得知她是這個故事的編劇,這部電影立刻引起我很大的興趣。而我也很喜歡導演比勇朗葉。我認為他的戲劇和電影知識能完美地融合,也很清楚演戲的過程,賦予演員足夠時間消化高難度的場景。他設置鏡頭的方式讓演員和場景都得以發揮。我幾乎覺得我們這部電影就像一個小劇團。」

《仁妻》製作及拍攝需時14年,格蘭在訪問時笑稱:「可能是因為這套電影叫The Wife(妻子)吧,如果是叫The Husband(丈夫) 應該會容易一點。」她亦說到整個團隊對劇本非常執著,除了在漫長的等待期當中多次修改劇本之外,在開鏡前一星期更是聚在一起討論,不停地思考角色每一句對白的用意以及情緒,甚至邊拍攝邊調整:「正是因為這樣,各個演員之間的互動都很真實,更貼近角色本身。」珍和格蘭都不約而同地希望鍾卡素文的角色可以表現出那種在個人成就和家庭、婚姻中左右猶豫的感覺。

格蘭在電影製作期間,多次憶起自己的母親,她在金球獎的得獎謝辭中亦有說道:「我的母親全心全意地為父親奉獻了她的一生,她八十歲時跟我說:『我覺得自己一生沒有什麼成就』。我聽到之後我的感覺很不好,對的,大家都期望是男主外女主內,女人就應該照顧家庭和小孩,但除此之外,我們一定要找到只屬於我們個人的成就感,我們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夢想,我們一定要勇於說『我做得到』亦要被準許這樣做。」

(部分得獎謝辭原文抄錄如下:I am thinking of my mum who really sublimated herself to my father, her whole life, and in her eighties, she said to me : “I feel like I haven’t accomplished anything and I was so not right. I feel what I’ve learned through this whole experience is that women, we’re nurturers that’s what expected of us, we have our children, we have our husbands if we’re lucky enough and our partners who ever, but we have to find personal fulfilment, we have to follow our dreams, we have to say “I can do that” and “I should be allowed to do that”.)

充滿「戲力」的演員團隊

對於導演來說,女主角的敬業大大昇華了這次合作經歷。他稱讚格蘭高絲對鏡頭的敏銳度,並對於自己角色的了解之深,知道該給觀眾呈現怎樣的情感,讓他感到喜出望外。

在尋找男主角方面,團隊希望他能栩栩如生地呈現祖卡素文這個人,及與格蘭高絲表現出情感上的複雜性。著名英國演員尊尼芬派斯是大家理想的人選。他表示非常欣賞導演比勇朗葉的作品,很期望能與他合作,同時也很喜歡這個關於不同關係的故事,而電影帶有北歐的調子讓他更加期待參與。

導演讚嘆尊尼芬派斯自然的演技,他回憶有一幕,當尊尼芬派斯從一個奇怪的夢中醒來,他在沒有指導之下的演繹讓人感到非常深刻。他非常高興能與格蘭高絲和尊尼芬派斯兩位演員合作。他們所呈現的伴侶形象和複雜性是完美而無懈可擊的。

尊尼芬派斯非常高興能與格蘭高絲合作,他表示:「我一直都非常欣賞她,而且我們年紀相若,有著相近的人生經驗。 我們之間不需要太多話語來表達,也同時很清楚這兩個角色的需要。能與這名專業的演員合作的確是一個難能可貴的經驗。」

格蘭高絲回應道:「非常高興和榮幸能與尊尼芬派斯合作。我記得很多年前在巴西看過他的演出,到現在仍然感到十分難忘。」

鍾和祖之間的互動固然是這這部電影的核心,但配角也是支撐這個故事很關鍵的一員。導演比勇朗葉解釋:「我希望大衛是一個非常脆弱,但同時有硬朗一面的人。他極度熱愛父親的創作,又渴望得到父親的意見和認同,祖在他身上彷彿看到一點自己年輕的模樣,卻更有天份、更知謙遜,所以他又從心底隱隱地懼怕這個兒子。我必須找到一個能呈現各種情緒的演員,來表達這個角色的詩意、謙遜虛卻又在某程度上殘酷無情的一面。我想到了麥士艾朗斯(Max Irons)。」

麥士對於這次的演出很滿意,他形容與導演這次合作無間,並對他的細膩入微深表讚賞:「導演以我們共同的語言溝通,他的執導亦十分『貼地』,非常投入自己的工作和有著優秀的情商。這正是這類電影最需要的。」

知名美國演員基斯頓斯利特(Christian Slater) 飾演固執的記者納桑尼爾(Nathaniel Bone)。這個記者不但察覺到這段看似完美無瑕的婚姻不為人知的秘密,更堅決要尋找出真相。基斯頓斯利特在電影中與格蘭高絲的對手戲最多,亦是最為有趣:「我們那場戲就像在下棋一樣,兩個角色的關係就猶如貓捉老鼠。當我嘗試引導她說出真相,她就越會避重就輕,以對白、神情以退為進。這種角力讓他們的關係更添趣味性。我不得不說的是格蘭高斯真是戲味十足。」

格蘭高絲補充說:「我已經從事這個行業40年,我越來越發現,尤其在電影中,演員必須隨著節奏和場景變化來決定你要拿出角色中的哪一面,也需要嘗試各種可能性,讓剪接師有足夠的空間發揮。基斯頓斯利特和我有三場對手戲是在一個酒吧進行的,當時他正在與我進行訪問。我從沒與他碰面,但我很享受這個演出,也共同嘗試了很多不同的演繹方法。」

由於電影設於兩個不同的年代,團隊需要尋找兩個出色的演員來呈現有活力和充滿希望、理想的年輕版卡素文夫妻,從而讓觀眾了解這段婚姻的基礎和背景。這兩個重要的角色由安妮史達 (Annie Starke)和哈利萊特(Harry Lloyd)擔當。哈利萊特非常珍惜這次的演出,他和導演多次討論年輕版的祖這個角色,他們都認為老了的祖更像是回到了嬰孩時期。而安妮則表示,她很欣賞編劇珍和導演比勇朗葉,很喜歡劇本對於婚姻的描繪和兩個主角間的張力。她認為兩個主角的內心本來就非常複雜,他們對彼此強烈的愛情不僅創造了這個美麗的故事,更徹底地影響了他們的生活:「我覺得這對夫妻的關係很有趣很豐富,除了那些因為相處年月較長而累積的情感之外,他們互相欣賞又互相懷疑,在大銀幕上觀眾又能以一個獨特的角色窺視他們的關係。」

百老匯舞台劇演員出身的安妮是女主角格蘭的女兒,對於繼《艾拔貴性》(Albert Nobbs)後再次和母親合作的她感到既熟悉又充滿驚喜:「因為我是飾演她的年輕版,在電影中沒有對戲,這真的很可惜。但我知道她在鑽研角色時想起外婆,放了很多個人的情緒和解讀,所以我第一次完整地看電影時感到更加動容。」

格蘭亦有提及女兒的參與:「我在主演《孽緣》(Fatal Attraction) 時懷上了安妮,由那時開始就一直是一個在職母親。安妮很小的時候就跟我說她想要全部的我。但我覺得即使我留在家中工作,小孩子都會感受到你的心不在焉,所以我寧願要『quality time』。電影中的兒子大衛亦正正有這個感覺,他不但要承受父親的自戀,更要承受被母親忽略的感受。」

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觀點:設置卡素文家族的背景

雖然部分拍攝在美國和瑞典進行,大部分的拍攝其實取景於蘇格蘭的格拉斯哥(Glasgow)。

監製之一的 Claudia Bluemhuber 說:「這是我們在格拉斯哥完成的第四部電影,之前的作品包括《皮下之慌》(Under the Skin)、《戰俘》(The Railway Man) 和《Churchill》。我們非常喜歡那個地方,無論是拍攝隊伍還是幕後支援都非常理想。」

比勇朗葉表示:「2016年秋天的蘇格蘭永遠都會是我難忘的回憶,它幾乎成為了我的第二個家。不僅是因為優秀的工作人員,還有精緻的場景和美好的創作環境,一切都非常不可思議。」

美術指導 Mark Leese 表示這次的拍攝很有挑戰性,不只是因為當中涉及不同時代,還取景自三個非常有代表性的城市,讓他的工作更加忙碌。他必須呈現1950年的紐約、1960和1990年的康乃狄克州,和1990年代的斯德哥爾摩。他認為其中一個最大的考驗就是要重現隆重的諾貝爾頒獎禮儀式和宴會,除了時間上的限制,當然還有預算上的規限。他非常著重於真實感,因此會花很多時間探索不同的場景來創造出新的,過程有時候是依照原本的一式一樣複製,有時候以原圖作為參考,用自己的方式呈現。

服裝設計 Trisha Biggar 同樣非常重視真實感。由於電影發生在不同年代的各個城市,她前期花很多時間做資料搜集,務求捕捉那個時代的精髓,有時候因為必須考量到美學觀感,不一定是百分百與歷史相符。妝髮設計 Charlotte Hayward 也有相似的看法,她認為要重塑1950年代的妝髮很具挑戰性,也必須考慮到不同城市和年代的打扮,從而作出配合。

監製 Piers Tempest 希望這部電影能以這段獨特的婚姻關係打動觀眾,也希望看的人能有所共鳴。導演比勇朗葉補充:「這將是一部非常動人的電影。演員們都對觀眾敞開心扉,全心全意地演出,觀眾可以在他們身上看到不同人生活方式的變化,這對我來說近乎是一個奇蹟。」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