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三面戲劇人生 - 還原戲劇人生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11月22日
Poster

伊朗三面戲劇人生 3 Faces

資料
發行:Golden Scene Co. Ltd.
導演:Jarfar Panahi 約化巴納希
主演:​​Behnaz Jafari 貝納絲扎法里、Jarfar Panahi 約化巴納希、Marziyeh Rezaei 瑪思耶雷薩伊
級數:IIA
片長:101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11月29日

電影介紹

榮獲康城影展最佳劇本,《伊朗的士笑看人生》柏林影展金熊獎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新作《伊朗三面戲劇人生》(3 Faces) 再次遊走虛實之間,抵抗界限與禁忌。巴納希繼《這不是電影》、《伊朗的士笑看人生》後再次突破伊朗政府禁拍令,在編導之餘同時化身演員,聯同伊朗女星貝納絲扎法里(Behnaz Jafari)、瑪思耶雷薩伊(Marziyeh Rezaei)在鏡頭前飾演自己。巴納希圓熟地發揮其獨特創作手法,從一開始便帶領觀眾遊走真實與虛構的邊界,現實與電影角色交疊,突破紀錄或劇情的分野,在電影裏外開拓多重創作空間與故事層次。三個不同時代的女演員,在同一國度,面對一樣的禁忌,以不同的方法抗爭。虛實之間總離不開電影,故事與人生。

3 Faces

故事大鋼

故事由一段來自偏遠地區女孩的自殺短片開展。伊朗女星貝納絲扎法里(Behnaz Jafari)得知女孩瑪思耶雷薩伊(Marziyeh Rezaei)雖獲德黑蘭戲劇學院錄取,卻無奈被家人阻止追遂演員夢,不惜暫停手頭上的拍攝工作,聯同知名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開車到偏遠山區解開關於影片中女孩的陣陣謎團,一路上遇到不同人和事,方發現收舊的傳統習俗和村民的熱情款待一樣,不易推卻。

創作緣起——戲劇人生

社交網絡在伊朗極受歡迎,人們渴求人與人之間的連繫,對電影明星尤其好奇。約化巴納希雖然在國內被禁拍電影,依然經常收到年輕人傳來的訊息,向他表達拍電影的希望。巴納希大多數將這些訊息刪除,但有時侯還是會被某些言詞懇切的字句所透露的真誠感動,令他好奇這些年輕人的生活種種。一天,他在社交網絡收到一個令人擔憂的訊息,同一段時間內,又從報紙讀到一個女孩因為被禁止拍電影而自殺的事。巴納希於是不禁猜想,如果在社交媒體中收到這個女孩的自殺短片,自己會如何反應?《伊朗三面戲劇人生》的故事如是開展。

長路漫漫——迂迴曲折的伊朗電影路

巴納希期望藉着回望伊朗電影史,審視國內不同年代的藝術家們遇到的不同難處。如是構想出分別代表過去、現在、未來,三個不同時代的伊朗女演員角色。這三個女演員的故事建構出一個具像的畫面——一條迂迴曲折的伊朗電影路。阻撓人們生活和進步的種種制肘,既是比喻亦是現實。劇本中那條迂迴曲折的道路確實存在,只是車輛現在都走另一條路,一條更闊寬平坦的道路。

拍攝現場——三個村落的故事

《伊朗三面戲劇人生》在三個偏遠的山區村落拍攝,它們分別是約化巴納希的母親、父親和祖父母出生的地方。一如既往,巴納希在電影開拍之前就把劇本寫得巨細無遺,同時亦因應拍攝現場情況即時調整。在導演如此親切和熟悉的環境拍攝,無疑大大減低了受到阻撓或滋擾的機會,絕對有助拍攝工作順利進行。配上巴納希女兒從法國寄來的高感光度攝影機,入黑後他依然能夠輕便地在室外拍攝無阻。有別於《這不是電影》、《電影關不住》和《伊朗的士笑看人生》,這次的場景不再局限於內客廳或車廂等室內空間。電影中的三個村落位處伊朗西北部突厥語族阿澤爾地區,住在這些偏遠山區的村民傳統非常,更堅守某些古老甚至過時的習俗。電影中約化巴納希和貝納絲扎法里遇到的村民所顯露的態度,如實反映了這些地方的民風。

關於演員——戲內戲外,電影與人生

貝納絲扎法里(Behnaz Jafari) 導演原初構想起用另一女演員與一位電影監製搭擋,一對現實中的夫妻。得知女演員無法參與後,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要請著名伊朗女星貝納絲扎法里(Behnaz Jafari)參演。貝納絲扎法里曾參演多部伊朗電影與電視劇,包括薩美拉麥馬巴夫(Samira Makhmalbaf)的《黑板》(2000)。《伊朗三面戲劇人生》中,咖啡室裏電視播着她有份參演的電視劇也的確是拍攝時的巧合。貝納絲扎法里出了名是有個性的演員,看過劇本後她答允全力參與這部電影,並且拒絕收取片酬。

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 有了貝納絲扎法里的參與後,約化巴納希決定親自出鏡飾演自己。電影在伊朗西北部阿澤爾族(Azeri)的三個山區村落拍攝,憑着巴納希對當地語言與文化的認識,正好帶出當地村民與短片中女孩的關係與文化傳統脈絡。

瑪思耶雷薩伊(Marziyeh Rezaei) 導演一次偶然在街上遇到瑪思耶雷薩伊(Marziyeh Rezaei),馬上就認定她是這部電影第二女主角的不二人選。

雪赫拉莎德(Shahrzad) 《伊朗三面戲劇人生》的「第三面」沒有在戲中出現,這個女演員其實是傳奇伊朗女星雪赫拉莎德(Shahrzad)。本名Kobra Saeedi的雪赫拉莎德在伊朗是家傳戶曉的名字,老幼幾代人都認識她。雪赫拉莎德曾出演多部電影,代表作為伊朗導演馬蘇德克米埃(Massoud Kimiai)的黑色電影《Qeysar》(1969)。《伊朗三面戲劇人生》點明伊朗女演員面對如何不受尊重,經常被認定為隨便的女人,即使在1979年的伊斯蘭革命後亦未有改變。約化巴納希旨在強調這些女演員在本質上跟大眾的印象相反,她們都是名副其實的藝術家。而雪赫拉莎德正是其中的表表者。作為革命前主流電影的亮眼女星,許多歌曲和舞蹈作品只著眼於雪赫拉莎德的身材,而她的才華實在不限於此,雪赫拉莎德同時是位詩人。

(缺席的存在) 拍攝完成後,約化巴納希到了雪赫拉莎德在伊斯法罕的家,請求她同意讓他在電影中用她的名字。雪赫拉莎德不僅欣意接受,更同意在電影中朗讀她的詩作。跟其他同期女星一樣,雪赫拉莎德在伊朗革命後被禁止作幕前演出。她沒有在《伊朗三面戲劇人生》中亮相,我們只能看到她的影子或是遠處的背影,聽到她朗讀自己詩作的聲音,然而她的缺席反是更有力的存在。

電影/社會中的性別主義

跟雪赫拉莎德的知名度不相上下,在《伊朗三面戲劇人生》中以海報畫像形式出現的伊朗演員Behrouz Vossoughi也是個家傳戶曉的名字,在革命後逃亡到美國依然廣受歡迎。他在伊朗導演阿米爾納德瑞(Amir Naderi)的《Tangsir》(1973)中飾演對抗包括宗教領袖在內等腐敗當權者的英雄,更成為伊朗人引以為傲的精神象徵。Vossoughi在銀幕上往往化身極具男性魅力的英雄人物,這類角色正是革命前主流電影的主調。極端男性主義在革命後的伊朗縱有褪色的現象,在社會和銀幕上的呈現卻從未休止。約化巴納希在《伊朗三面戲劇人生》刻意以三個女性做主角,旨在批判男性中心的傳統伊朗文化。伊朗文化中,對於包皮近乎崇拜的戀物現象,以及對公牛生殖能力的迷信,時至今天仍然在某些極度傳統的地方可見。這些收舊文化都在《伊朗三面戲劇人生》中成為被嘲笑的對象,進一步打破男性中心的傳統。

伊朗社會氣氛的轉變

在《伊朗的士笑看人生》(2015)的片尾名單中,參與電影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名字都被隱去。而這次《伊朗三面戲劇人生》的片尾名單則完整地列出了所有參與的演職員名字。三年前拍《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的時侯,部份工作人員會憂慮,若名字在片尾中出現或會招來後果。而這一次,所有人都堅持在演職員名單列出自己的名字。如我們在2017年尾看到的連串示威行動,示威遊行等舉措在伊朗比以從前開放得多。這樣的氣氛轉變亦讓伊朗的電影工作者連結起來支持約化巴納希——導演、監製、發行商、幕後製作等業界協會都去信伊朗總統要求讓約化巴納希出國參與康城影展。巴納希感謝業界的支持,但強調他會因應情況自行判斷他拍電影的權利,並堅持作品在國內公映。巴納希亦明言他會持續爭取其他被禁電影人出國和拍片的自由。當中包括跟巴納希同在2009年被補,並在國外放映他最新電影後飽受政治壓力,被沒收護照的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Mohammad Rassoulof)。

資料提供:Golden Sce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