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暗角 - 正義女神自行制裁罪人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4月25日
Poster

公義暗角 In the Fade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Fatih Akin 法堤艾金
主演:Diane Kruger 戴安古嘉、Denis Moschitto 丹尼斯莫斯基多
級數:IIB
片長:10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5月3日

故事大網

當法律未能彰顯公義,現實沒有道德可言,人被迫拾起正義女神的長劍,自行制裁罪人。卡蒂雅與改過自新的庫爾德族毒販結婚,二人育有一子,生活美滿。誰料一次恐襲奪去丈夫及兒子性命,警方在調查中多番質疑他們的背景,家人亦冷言冷語,令她陷入崩潰邊緣。

最終兩名新納粹份子落網,辯方律師在庭上不停耍手段及抨擊卡蒂雅,令這場審判滿佈陰霾。《天堂邊緣》《靈慾色香味》導演法堤艾金以一場炸彈襲擊揭示社會潛藏的身份原罪及不公,電影勇奪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戴安古嘉憑刮目的演出,一舉摘下康城影后殊榮。

In the Fade

導演自述創作因由: 仇外謀殺案啟發 探索報仇與公義

導演法堤艾金(Fatih Akin)創作本片的意念,是源自於2011年被破獲的德國極右翼恐怖組織地下國社(NSU;全名National Socialist Underground),這個德國新納粹組織在2000至2007年間,於德國各地進行了一連串針對土耳其移民的仇外冷血謀殺案。這事件令有土耳其血統的法堤艾金大為震驚,他的哥哥更認識其中一位在漢堡被殺的受害者。而事件中為人詬病的,是警方把調查的槍頭指向受害的社群,歸咎於他們與毒品和賭博有關聯,令傳媒甚至受害者身邊的人都開始相信警方的觀點。

法堤艾金說:「這個組織由兩男一女組成,他們殺了十個人:九個是移民,當中八個是來自土耳其或庫爾德,一個來自希臘;另外一個是德國警察。直至2011年為止,警方、社會和傳媒都認為這些兇殺案是土耳其黑幫所為,純粹是因為死者都是被同一把槍射殺,而他們都是土耳其人。人們說:『他們一定是毒販,或者是跟賣淫活動有關。』這就是社會中的種族歧視。」

「在2011年11月,終於查出兇殺案組織所為,而且是無意中發現,而不是警方調查出來。我真的很震驚,兇殺案就發生在我們居住的地區,跟我很接近,我覺得有必要表達我的憤怒和恐懼。」

「真實的聆訊仍在進行中,所以我的電影是虛構故事。而因為事實比我的電影複雜,所以一方面,作為導演我覺得這是拍電影的好題材;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這部電影能夠引起德國社會討論。我們很善忘,或者擅於對某些事情避而不談或不感興趣,所以我嘗試把電影拍得大眾化,不但吸引我向來的觀眾,也接觸到德國的廣大觀眾群。」

「我想在本片探索報仇這個概念是否真的存在?誰會復仇?我自己會否向人報復?女主角卡蒂雅(Katja)有自己的道德規範,對公義有她一套詮釋,她代表著我們內心潛藏著的一些東西。我對兇手的動機沒有興趣,但我很清楚我的同理心和焦點應該放在哪裡。」

「《公義暗角》是好個人的一部作品,雖然卡蒂雅是個金髮藍眼的德國女子,但她卻是我的第二自我,這電影是關於人所共有、以及有很多層次的悲痛。」

關於片名

搖滾樂隊Queens of the Stone Age的創辦人和主音Josh Homme負責本片配樂,跟本片的英文片名「In the Fade」有莫大關聯,其意思與德文的電影戲名「Aus dem Nichts」不太相同。法堤艾金說︰「有時我不喜歡把德文直譯成英文,因為意境會很不一樣。如果直譯意思大概是『無中生有』(From Nothing/Out of Nothing),或者是『突如其來』(Out of the Blue),根本不是同一回事,而且德文戲名本身極具詩意,所以我想為電影改一個有自己個性的英文片名,而Josh為本片製作的配樂中,其中有一首歌我本身想用但後來又抽起了,歌名就是『In the Fade』。」

導演德國飽受歧視 決定裝備自己 以電影引起全球關注

雖然故事背景是NSU案,但其實導演帶出的問題是普世常見的現象。就像在美國,每當有恐襲發生,人們第一個反應都會假定了是ISIS、伊斯蘭教徒或移民所為。但事實上,在2017年發生的恐襲,大部分都是白人至上主義者所為,只是社會沒有關注而已。法堤艾金說:「所以人們都說這部電影很貼身,就是說今時今日的世界。我在90年代已經有這意念,從前德國有兩個小城市Mölln 和Solingen,柏林圍牆倒下後兩三年,有一種極端民族主義抬頭,那時光頭黨向土耳其人的居所投擲汽油彈,殺害了八個女人和小孩。」

「但大家未必知道這些事件,因為德國人都不願多提,所以我自19、20歲起,就希望用電影表達我的憤怒和恐懼。但我花了很長時間才能做到,因為我不想以受害人的身分去說故事,好像在搏取同情那樣。這點很重要,這是關乎尊嚴,而且我想拍一部有娛樂性的電影,這已經夠難了,尤其在德國,但凡關於納粹、第三帝國的,都會被人嚴密地觀察,包括傳媒和影評人。所以你必須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選擇正確的角度,而那時我還未準備好,我也不想說教似的,所以真的花了很長時間去裝備自己和準備這個故事。」

土耳其裔的法堤艾金在德國出生和成長,而他自小已經意識到他的出身會令他成為被歧視甚至攻擊的目標,他說︰「我一直留意到德國有某些勢力、某些組織和人,會因為我有黑頭髮黑眼睛,和因為我是來自土耳其而想殺死我,這一直都是我人生中一個重大的問題,但我到現在才感覺到拍電影的時刻來了。當然現在法西斯主義在全球抬頭,令這樣的故事更能得到全球共鳴,但對於個人層面上,我一輩子也在面對這些問題。」

他又指出,雖然他的父母是在60年代移民德國,而他是在70年代於德國出生,但他到20多歲也沒法把自己視作德國人︰「在美國,只要你是在美國出生,你就是美國人。但德國向來都把移民視作『客工』(guest workers),而作為『客』,即是你來到,喝杯咖啡,之後就會走。到我開始拍電影時,我發覺沒有人會『邀請』我成為德國人,沒有人會要我通過一個測驗去成為德國人,我發覺問題是我是否把自己視作德國人,而種族主義者怎樣看,根本不是問題。」

2012康城結緣 戴安古嘉首演德語角色奪影后

當法堤艾金決定將故事主角設定為女性後,他很快就篤定由戴安古嘉(Diane Kruger)來擔演,因為二人在2012年康城影展碰面時,對方已向他表明了希望合作的心跡。法堤艾金回想說:「那年我帶著紀錄片《Polluting Paradise》參加康城影展,並舉行了一個小小的沙灘派對,戴安竟然來了,還用德語跟我交談,她說如果有機會,很想跟我合作,我當然非常樂意,答應了她,而這機會在四年後來了。我把《公義暗角》的劇本寄給她看,她很樂意演出。」

「她是如此出色的演員,因為她無畏無懼和充滿好奇心,她會嘗試任何新事物,而且非常專注。我衷心相信她很享受演戲,即使是很痛苦的戲,她亦戮力演出。她作為一個國際影星,卻等待一個德語角色多年。她很享受用母語來演戲,對比起她經常演出的英語或法語角色,因為可以更自由和隨心地表達自己。而且我覺得她的直覺一矢中的,當某場戲有何不妥,她可以立即感應到,所以我很樂意聽取她的意見。」法堤艾金續說。

年少就離鄉別井到法國和美國發展演藝事業的戴安古嘉,在影壇打拼了廿多年。戴安古嘉說︰「因為我在德國沒有經理人合約,所以一直沒有德國電影的邀約,但我一直在等待機會。」她表示這是她夢寐以求的機會,亦令她非常恐懼:「導演要求我不可以接其他角色,因為他想我全心全意為這角色作準備。他向來以起用新人見稱,我覺得最初他選用我時,一定受到很多強烈反對,但我跟他一起冒這個險。為電影準備的過程是很寂寞的,我沒有做其他的事情,在德國花了半年時間,與死於恐襲、謀殺或其他殘酷事件的受害人家屬見面,參與他們的互助小組,讓自己感受那種悲痛,與角色合而為一。」

在漫長的準備過程中,戴安坦言曾經覺得承受不了,很想快點開拍,但不幸地當他們真的開拍時,她的繼父卻離世了,她說:「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拍攝時我要演繹那麼大的悲痛,回到家又切身地感受喪親之痛,有時我甚至不覺得自己是在演戲,這種情緒令我崩潰,我感覺到自己要在難過中溺死,就像一輩子沒有出口。」

雖然電影把戴安的情感推向極端,但她覺得《公義暗角》絕對是她人生中很重要的作品:「這電影就像是我的孩子,我從來沒有投放那麼多於一件事情中,我覺得這是一部很有啟發性的電影,我在康城跟觀眾一起首次看全片,大家的反應令我很吃驚,我想現場一定有人拍到我吃驚的樣子。以前人們都會跟我說喜歡我的演出,如《希魔撞正殺人狂》,但我覺得卡蒂雅才是我第一個重大的角色,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一部很個人的電影。」

三個部分不同風格 突顯角色心理變化

導演法堤艾金亦同樣全力以赴,經過精心建構每一幕,全片分為「家庭」(Family)、「公義」(Justice)、「大海」(The Sea) 三個篇章,以探索在恐怖襲擊中失去丈夫與兒子的卡蒂雅,如何處理不同階段的悲痛,如何重新站起來尋求真相,並將傷痛化作力量伸張正義。

導演法堤艾金說:「我用三幕式結構,是想表現出一個女子經歷了三個不同階段,我希望藉此幫助觀眾接受和投入於這三個階段,因為我把電影分開三個不同部分,而且採用三種不同風格。電影是順時序拍攝,戴安一開始就要演出痛失摯親的極度痛苦;之後是聆訊的部分,她要在法庭中與殺人兇手對視,但要按捺著即將爆發的情緒,安靜地坐在席上;最後就是去到希臘,拍攝聆訊後的復仇餘波。」 此外,導演的意念也深受Grant Morrison和Dave McKean創作的蝙蝠俠漫畫小說《Arkham Asylum》中的燈光設計影響,並透過攝影和聲音的設計來強化風格。

第一部分︰家庭 事件發生後,卡蒂雅失去了摯愛的親人,她無法入睡,要用藥物來麻醉自己,亦因警方的調查方向偏頗而感到絕望,甚至想放棄生命。這部分色調陰暗,顯出卡蒂雅內心的傷痛與絕望。導演說:「她整個人失重失焦,我的拍攝手法突顯出她非常不穩定。我喜歡流行文化,那時我發現了蝙蝠俠漫畫小說系列中的《Arkham Asylum》,那裡是所有壞蛋去的地方,那些漫畫全都是手繪而非電腦繪圖的,光線都是在背景的。我展示給攝影指導看,對他說我想某些部分拍成那樣,他不是漫畫迷,但他知道我在說甚麼。」

第二部分︰公義 卡蒂雅的情緒比較穩定,色調由灰色調轉變為冰冷的冷色調,卡蒂雅穿著黑色套裝,坐在法庭中隻身對抗法律、對抗不公義的世界;白色的天花板和地板、一式一樣的法庭、無情的供詞與辯論,顯出制度的冰冷。法庭那一段戲對導演也和戴安來說都極具挑戰性,法堤艾金說:「這部分是關於公義,因為我們是順時序拍攝的,在拍攝第一部分時,戴安每天都要演繹情緒崩潰和痛哭,那是真的眼淚,很有爆發力,拍完後我們都覺得達標了;之後我就很緊張和害怕拍第二部分,因為跟之前很不同,戴安全程都靜坐在法庭內,事情是圍繞她身邊發生,我們在同一間房內拍了六天,一點也不容易,我如何才能把這一段拍得有追看性?人們在卡蒂雅身邊說話,而她只是在聽,但她仍然是觀眾的焦點,這真是很具挑戰性,我從來沒有拍過這樣的場面。」

第三部分︰大海 如果法庭一幕如此難拍,那麼之後去希臘拍攝,是否讓大家鬆一口氣?法堤艾金表示原本看似是這樣:「但當第二部分的拍攝繼續進行時,戴安和我覺得我們超越了第一部分!哈哈!我們最初以為不會成功;但拍完後,我們都覺得超額完成了,所以最後一部分又變成一大挑戰,因為這是最後一關,不容有失!一方面,這跟之前很不同,因為是在大自然環境下拍攝,是我很喜歡的;但另一方面,電影還未拍完,我們仍要保持高度集中狀態,不可鬆懈。」而且「大海」這一段是卡蒂雅復仇的戲肉,拍攝時當然絕不能掉以輕心。當公義在法庭不能伸張,萬念俱灰的她就只能以暴易暴,隻身來到希臘,來到她一家人最喜歡的大海,也是案發地點以及她所知道的疑犯藏身處……

最後的一個鏡頭,導演用了很特別的處理手法,爆炸後的白色卡車化成碎片,之後鏡頭往上拍攝煙霧瀰漫的天空,穿越煙霧後我們發現看到的是一片倒置的大海。 法堤艾金說:「我是在後製時把大海的畫面倒置的,因為我覺得那一幕太長太悶,所以叫剪接師試試看,我們立刻知道這是正確的嘗試,這給予我另一個方向。我看著畫面細想,我現在看到的是另一個世界的反面,而在那個世界,也有跟卡蒂雅不同的人同樣受到傷害,同樣覺得他們得不到公義,但他們所做的事情,卻會被我們視作罪惡和恐怖。在那個倒置的世界,又是另一個故事。」

幕後團隊人強馬壯Queens of the Stone Age主音主理配樂

法堤艾金今次再與合作多時的攝影指導Rainer Klausmann聯手,他表示二人長年的合作關係有如婚姻:「我們的默契深得在拍攝現場已不需要怎樣溝通,Rainer經常推動我嘗試新事物,而且永遠不會阻礙我,一定會支持我。但如果我忘記了最初的目標或者鑽入了死胡同,他就會幫我剎停。假若他覺得很荒謬,或者不明白我拍某個鏡頭的動機,他會坦白告訴我,或者直接指出我只為了美學而拍那個鏡頭。」

除了合作無間的Rainer,導演今次還跟德國導演/編劇/演員Hark Bohm一起創作,他說:「Hark Bohm很早就參與,他本身是一個律師,而他的電影很多都以律師和法庭為中心,這對我當然有很大幫助。我們都親身去了慕尼黑旁聽2013年的NSU審判,這些案件檔案啟發了我,之後再與Hark討論,他可說是每場法庭戲的監督。」

此外,法堤艾金更與搖滾樂隊Queens of the Stone Age的Josh Homme合作,他表示在寫劇本時聽了很多他們的歌:「他們有很多宿命論的歌曲,我覺得很配合電影,我為女主角卡蒂雅做了一個Queens of the Stone Age的歌曲清單。」之後他請音樂總監處理歌曲的版權問題,但對方提議他直接與樂隊洽談合作,於是他跟樂隊的創辦人和主音Josh Homme商討。「他很忙,沒有很多時間跟我詳談,所以我把長三小時、沒有音樂的毛片給他看,結果他很喜歡!立即就表示希望能參與,但他問了一個問題:『是否一定要rock and roll?因為我想嘗試別的。』我跟他說:『隨你所想!』我第二次跟他通電話,就是請他作出一點修改,我原本覺得很尷尬,但他很大方:『音樂交到你手上了,你想怎樣改也可以,沒問題。』」

後來法堤艾金請Josh為希臘那幕追逐戲寫了一首如希治閣電影般緊張的音樂,對方亦有求必應,他說:「雖然他當時忙於製作新碟和準備世界巡迴演唱會,但也答應與我合作,用很短的時間為電影製作了獨特、淒美的音樂。而我一直都很想拍驚慄片,或者至少在作品中注入一點驚慄元素,有了Josh的音樂,絕對為電影增添了這種感覺。」

導演法堤艾金 介紹

土耳其裔德國導演、編劇和監製,曾奪得多個國際電影獎項,包括憑2004年《愛無止盡》(Head-On)獲得柏林影展金熊獎、2007年《天堂邊緣》(The Edge of Heaven)獲康城影展最佳編劇以及本片《公義暗角》(In the Fade)勇奪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其他作品有2009年《靈慾色香味》(Soul Kitchen)、2016年《再見柏林》(Goodbye Berlin)等。

演員戴安古嘉介紹

德國演員,精通英語、法語和德語。16歲以模特兒身分出道,離鄉別井到法國和美國發展演藝事業,初期參演了幾部法語電影,其後演出不少英語電影,最為人熟悉的有在2004年《木馬屠城》(Troy)中飾演海倫、2004年《驚天奪寶》(National Treasure)及2007年續集《驚天奪寶:世紀秘冊》(National Treasure: Book of Secrets)、2009年《希魔撞正殺人狂》(Inglourious Basterds)、2011年《無名殺機》(Unknown)等,本片《公義暗角》(In the Fade)是她的首部德語電影,更勇奪康城影后殊榮。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