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小腳八 - 白雪茫茫的家門外的大世界藏著甚麼?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9月24日
Poster

尋找小腳八 Smallfoot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Karey Kirkpatrick 加利卻克柏德烈
聲演:Channing Tatum 卓寧泰坦 、James Corden 占士高登 、Zendaya 辛蒂雅 、Common、 LeBron James 勒邦占士
級數:I
片長:9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9月25日

電影介紹

星級配音陣容,加上悅耳音樂的合家歡歷險《尋找小腳八》(Smallfoot),顛覆大腳八的傳奇故事,講述年幼的雪怪(Yeti)發現到牠從未想過會存在的東西 – 一個人類。「小腳八」出現的消息令雪人Migo人氣急升,讓牠有機會接近喜歡的女神。這個小腳八也為純樸的雪怪部落帶來騷動,究竟在白雪茫茫的家門外的大世界藏著甚麼,將會透過這個展現友愛、勇氣和喜悅的反斗歷險發現。

《尋找小腳八》聲演陣容包括:《皇家特工:金圈子》卓寧泰坦(Channing Tatum)聲演「大腳八」雪怪Migo、《比德兔》占士高登(James Corden)聲演「小腳八」人類Percy。其他獻聲演員包括:《蜘蛛俠:強勢回歸》辛蒂雅(Zendaya)、《殺神John Wick 2》Common、著名NBA球星勒邦占士(LeBron James)、《深海浩劫》捷娜露芝姬絲(Gina Rodriguez)、《伊人當自強》奧斯卡提名男星丹尼德維托(Danny DeVito)、《神探追緝令》雅拉莎希迪(Yara Shahidi)、《辣妹過招》艾力亨利(Ely Henry)及《囧探出更》占美達迪羅(Jimmy Tatro)。

電影由《4條腿拯救隊》安妮獎最佳導演、《咪走雞》《飛天巨桃歷險記》安妮獎提名編劇加利卻克柏德烈(Karey Kirkpatrick)執導,《黃金國冒險之旅》邦妮慧科(Bonne Radford)、《貓狗鬥一番》Glenn Ficarra及John Requa監製,《慈善星輝布公仔》Nicholas Stoller、《LEGO®英雄傳》Phil Lord與Christopher Miller、Jared Stern、Sergio Pablos及加利卻克柏德烈擔任執行監製。幕後班底還包括剪接師Peter Ettinger及配樂Heitor Pereira。

Smallfoot

有關幕後

電影中的雪人大概18-20呎高。

《尋找小腳八》導演加利卻克柏德烈表示,電影大部分笑料都是啟發自華納兄弟的經典卡通《樂一通》(Looney Tunes)。

電影僱用了超過100位動畫師。

有關聲演藝人

其中一個吸引到NBA傳奇球星勒邦占士聲演傻坤的原因,他是動畫電影的超級粉絲。

勒邦占士與聲演飛仔的艾力亨利一起於洛杉磯及克里夫蘭為電影配音。

艾力亨利與聲演大塔的占美達迪羅本來只是擔任臨時錄音工作,但他們的表現令製作團隊刮目相看,決定起用他們為正式班底。

聲演碧丹的雅拉莎希迪,6歲就以童星出道,參演由愛迪梅菲主演、加利卻克柏德烈導演的《童心大奇蹟》。

參與動畫系列《Rick and Morty》的積斯汀羅蘭在電影客串聲演雪怪加利。

主演長壽電視劇《人人愛雷蒙》的柏翠茜亞希頓在電影客串聲演一隻尖叫的熊。

有關歌曲及配樂

《尋找小腳八》有6首歌曲,一開始並沒有計劃以音樂劇形式呈獻。

電影公司在看過由韋恩卻克柏德烈及加利卻克柏德烈編寫的百老匯音樂劇《Something Rotten》後,決定加入歌曲。

加利卻克柏德烈成為《尋找小腳八》的導演和編劇後,又與兄弟韋恩為電影寫歌。

巴西藉作曲家Heitor Pereira在電影製作初期就開始參與,好讓他能夠將歌曲融入他創作的配樂當中。

傳奇電影配樂家Hans Zimmer將Heitor Pereira介紹給韋恩卻克柏德烈及加利卻克柏德烈認識。

Heitor Pereira是英國騷靈流行樂隊Simply Red的結他手,也是格林美得獎編曲人及監製。

歌曲《Percy’s Pressure》由占士高登主唱,改編自皇后樂隊及大衛寶兒的名曲《Under Pressure》,由韋恩卻克柏德烈及加利卻克柏德烈填上新詞。

加利卻克柏德烈寫信給皇后樂隊仍在生的成員及大衛寶兒的遺產管理人,申請為《Under Pressure》重新填詞。

監製邦妮慧科提議將《Let it Lie》打造成rap歌,並由聲演聖石長老的奧斯卡/格林美得主Common主唱。韋恩卻克柏德烈及加利卻克柏德烈第一次創作這類型歌曲,特別徵詢了Common的意見。Common很喜歡歌曲,沒有作出任何改動。

於電影的重頭戲播出的歌曲《Moment of Truth》 ,由Katie Perry發掘的新晉歌手Cyn主唱。

One Direction成員、唱作人Niall Horan為電影獻唱了《Finally Free》。

有關雪怪與小腳八

製作團隊運用了一個可以讓他們混合搭配人類和雪怪不同部位的程式去創作其他群戲角色,使他們可以得出過千種不同變化。

製作團隊用了另一個程式為雪怪配角設計出不同的毛髮特質,例如捲曲和波浪形毛髮。

雪怪山的山脈結構由電腦製成,再加上75,530個形狀組成。

小腳八城由341,389個形狀組成,包含30,000個光源,1.13千萬粒各有不同的雪粉。

製作團隊創造了一個以二戰時期蘇聯著名火箭炮Katyusha命名的造雪程式。這個程式可以快速製作出高清雪粉,而不會佔用大量存量。

製作團隊亦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填補積雪程式,可以在任何環境落下大面積的積雪。

顛覆傳說 惹笑合家歡歷險

如果巨型雪怪的傳說是真的,我們世代流傳有著厚重毛髮、會大聲咆哮,有一對巨型腳板的雪怪同樣流傳著關於我們的傳說,只是恰恰相反。在他們眼中,我們是奇怪的無毛小獸,有著尖聲和奇異的小腳板。他們以為人類是虛構的想像。直到一隻雪怪親眼見到一個真人,才相信傳說。這正是《尋找小腳八》的主旨,一個歡樂、讓人開懷大笑的合家歡歷險。這個歷險發生於冰天雪地的高原,一個叫柏斯(Percy)的男生遇上一個叫米高(Migo)的雪怪。這次驚人的相遇令他們踏上一趟讓他們打開心扉,改變自己舊有觀念,明白世界比自己想像有更多可能性的自我探索。

導演兼聯合編劇加利卻克柏德烈(Karey Kirkpatrick)說:「對一個創作人來說,主題最重要。改編一個傳說,將傳統以有趣的角度重新演繹,是令人難以拒絕的機會。我們都對這班有古怪習性的神秘生物耳熟能詳,那麼我們人類的奇怪習性呢?我們要面對現實,我們其實在很多方面來說都是奇怪的生物。以截然不同的角度 – 一隻雪怪的視角,以搞笑手法去講述人類,非常有趣。」

柏斯和米高一開始對對方又驚又怕,但很快就為找到對方而感到高興。米高認為捉到「小腳八」是件了不起的事,也是他最大的成就,他急不及待要告訴村莊裡的所有人……如果他能夠將這細小的收穫完整帶回家的話。柏斯是個倒楣的動物節目主持,一條雪怪現身的短片足以帶來他夢寐以求的名氣,他下定決心要抓緊難得的好運氣。柏斯曾經是個好人,但最近卻不斷做出令人質疑的決定。他真正的需要可能是站在雪怪的立場,重新考慮甚麼才是重要。而完全聽信這隻小腳八的米高,也是時候為自己著想。

但首先,他們兩個要在喜馬拉雅山的嚴峻地勢中找到出路。他們雞同鴨講,在沒有共通語言的障礙下,他們要學會友誼和忠誠的寶貴,與及忠於自己的重要。

電影包括了多首由韋恩卻克柏德烈(Wayne Kirkpatrick)及加利卻克柏德烈的原創歌曲,並由卓寧泰坦、Zendaya、Common和新秀CYN主唱,及一首占士高登主唱、耳熟能詳的卡拉OK熱唱曲。Niall Horan也為電影貢獻了新歌《Finally Free》。監製邦妮慧科(Bonne Radford)說:「我之前的4齣電影都是音樂劇,我認為如果有出色的場景設計和故事,以歌曲去交代不僅令電影更具娛樂性,更容易渲染情緒,還可以更有力向觀眾描寫角色和故事。電影中的歌曲不是百老匯風格,也不是流行曲風。他們各有不同風格,加起來為電影營造出獨特的氣氛。」

《尋找小腳八》也向《樂一通》(Looney Tunes)的經典趣劇情節致敬。為英語版米高配音的卓寧泰坦(Channing Tatum)說:「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回顧了多齣經典卡通。戲中有很多笑料。雪怪體型龐大,無堅不摧,但他們卻對小事很敏感,例如米高腳指扎刺,流了一小滴血,他的反應大得好像斷了一條手臂。還有那隻會尖叫的山羊,牠遇到任何事也尖叫,牠驚恐之外沒有其他表情。我覺得很好笑。」導演說:「作為電影迷,我腦海中有很多精彩場面。有一幕,米高被飛機從後追趕,這正是《奪魄驚魂》(North by Northwest)及《密碼一一四》(Dr. Strangelove)的經典場面致敬。我認為大部分父母和一些小觀眾也會心領神會。小朋友往往比我們想像中聰明。」

電影的另一個主題是要保持好奇心,經常發問。美紫(Meechee)是電影中代表好奇心的人物,她是個真正的探索者,也是少數秘密相信小腳八真實存在的雪怪。為英語版美紫配音的Zendaya說:「好奇心不單只勇於發問,還要自己找出答案,發掘真相。你不能一直滿足於別人給你的一切。有時候,要懂得走出安全範圍,我認為電影最出色之處是,它鼓勵觀眾以其他人的角度回看自己的人生,包容接納與自己取向完全相反的人。」

問題是,不是每個雪怪都有開明寬容的態度。事實上,雪怪有明文規定否定小腳八的存在,並由美紫的父親聖石長老(Stonekeeper)親自刻在大石上。他竭力維持現狀,打壓好奇心。他堅持小腳八不存在,因為這是刻在大石上的條文。如果村民發現條文是錯的,會引致他們質疑其他一直相信的信念,動搖一直保護他們安全的系統。編劇Clare Sera說:「雪怪構建了一個充滿規則的生活,好讓他們沒有時間停下來去思考。整個部族的座右銘是『無知是福』。」聖石長老對改變的厭惡,令米高、美紫及柏斯難以接受。他的勸阻將會挑戰米高的勇氣和承擔。到底聖石長老會否成為米高歷險的阻礙?

《尋找小腳八》因為製作團隊從資深動畫師兼本片執行監製Sergio Pablos的概念圖得到啟發,而開始籌備。監製John Requa說:「電影的橋段是一個雪怪找到人類並與其互動,是拍成電影的好題材。之後,監製Glenn Ficarra提議將故事改寫,變成雪怪認為人類才是傳說。這成為了電影的起源。」電影中,觀眾可以從雪怪和人類的角度體會到這次歷史性的相遇。監製John Requa續說:「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明白隔閡往往是因為我們不願意去接觸對方,沒有清楚了解對方。」監製Glenn Ficarra補充:「故事的中心是他們成為朋友。在連串鬧劇下,他們的友誼是電影的感情主線。」

導演說:「觀眾都喜歡層次豐富的電影。在連串娛樂性十足的事件後,蘊含了各種深層的意思,等待觀眾發展。在這部電影,我們有真實和謊言、質疑和好奇心、自我進步的主題。人們很容易就著自己困於自己的生活圈子,認為這就是全部,世界就是這麼點大,就像雪怪相信山下沒有任何生物活著一樣。能夠製作一齣關於對人生和別人開放自己的電影,令我非常興奮。有甚麼比透過一隻18呎高的雪怪和他的朋友去講述更好?」

角色介紹

導演說:「我們的雪怪都很友善。他們有寬容的心、一對大腳板,與及良好的性格。」故事的主角米高是個隨遇而安的年輕雪怪,電影開首時,他沒有野心,父親退休時沒有想過要子承父業。導演續說:「我認為觀眾都能在米高身上看到自己。我們都習慣聽命於人。」

但一切都因為米高發現了一架飛機,並決定上前查看而改變。卓寧泰坦說:「雪怪根據世代相傳的規條生活。其中一條寫明沒有小腳八這種生物,所以當米高嘗試告訴各人發現到飛機和小腳八,所有人都告訴他不可能。」可是,事實正是如此。事情引至這隻可憐的雪怪陷入改變人生的矛盾,他要堅持自己知道的真相,還是放棄己見,否認小腳八的存在;重新過著愉快的生活,還是要面對嘲笑和被排擠。 他唯有出發去尋找那隻小腳八,把他帶回村莊做證。

米高不明白的是,這樣不能解決問題,只會令問題更加複雜。卓寧泰坦說:「米高樂於遵守規矩,沒有任何怨言。他不是為了引起爭議。只是他被推出安全區,明白到探索的奧妙,世界有很多事物值得學習。明白了之後,很難重回以前的生活。」

柏斯還未察覺這個即將降臨的相遇。他到達喜馬拉雅山,表面上是為拍攝曾經紅極一時、現已人氣大跌的自然節目。暗地裡,他正計劃虛構一個遇見雪怪的短片去刺激收視。這個角色是製作團隊用來反映人類的劣根性和弱點。這個男人遇上史上最神奇的生物,卻只想著如何從中贏錢。導演說:「我們活在一個靠存在感才能與人聯繫上的社會,令人陷入不斷要引人注意,靠別人讚好和追蹤去證明自身價值的陷阱。柏斯本身是個自重的人,因為名利而被沖昏頭腦。觀眾見到的他是個無賴,正在做卑鄙的事。」柏斯抓緊與米高遇見的珍貴機會,但他可能看錯重點。編劇Clare Sera說:「他以為自己需要米高以得到短暫的得益,但實際上他需要米高去逆轉人生。」

他們立刻就遇到問題。柏斯發出的尖叫在米高耳中就像是老鼠叫,米高友善的開場白令柏斯以為野獸在怒吼。即使柏斯認為這隻雪怪會吃了自己,但他仍願意冒這個險。他早已打開電話的錄影功能,他只要捱得到按下傳送鍵。當米高帶他回家時,你完全能想像到他有多興奮,因為他可以拍攝幾十隻雪怪聚首一堂的短片,迴響一定極之震撼。

米高高舉著這隻小腳八回村。所有村民都拋下自己的工作,聚集起來,既驚又喜的爭相一睹小腳八。這是件大事,但是否一件好事呢?

對於米高傾慕對象,一直想見小腳八的美紫來說,一定是件好事。聰明獨立,好奇心旺盛的美紫,一直認為小腳八和大量她未知的生物存在。可是,身為聖石的女兒,她不能發問,但也無阻她去思考,甚至組織秘密組織「小研會」(Smallfoot Evidentiary Society)。她與三個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仔細研究他們少量的「證據」,一枝破爛的滑雪杖,一件羽絨和一卷廁紙。Zendaya說:「沒人會相信美紫會參與這些違反規矩的事,因為她需要跟隨父親的指導,堅持規則。但她卻不斷提出質疑,她相信雪怪村浮於半空中,村下面甚麼都沒有。她渴望知道一切。」她也一定想知道這隻小腳八從哪裡來,他在做甚麼,還有沒有跟他一樣的人。

在米高帶回柏斯之前,只有美紫和「小研會」相信他曾經見過小腳八。他們熱烈歡迎米高的回歸,美紫終於可以與父親討論小腳八的話題。聖石長老一直知道美紫渴望求真的性格,令他越來越擔心。但他不知道女兒原來已經如此著迷於小腳八,柏斯的出現令問題更棘手。導演說:「這是每個父母都會經歷的恐懼。你明白要放手讓孩子去探索,你只可以保護他們到這裡。」

聖石長老不是個典型的壞人,雖然他支持謊言,將米高趕出村莊。他只是好心做壞事。他不僅是美紫的父親,也是整個村莊的父親。他是個首領,領袖從來不易當。聖石長老的工作需要很多智慧和威嚴。他決心要證明小腳八不存在,因為雪怪住在一個小世界,他們只需要著眼自身就夠了。一切都很完美,他想一直維持現狀。聖石長老極力阻止小腳八的到來,決定要令柏斯消失。

「小研會」成員傻坤(Gwangi)對這個決定一點也不意外。傻坤喜歡一切陰謀論,認為到處充滿秘密,村莊下面一定有可疑,雖然他不能確定是甚麼。他是個可親可靠的朋友,只要你不認為他傻。另一個「小研會」成員是嘉嘉(Kolka)。她是個科學宅女,守衛著組織的收藏,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有更多小腳八物品,甚至小腳八真身進駐。「小研會」最後一位成員是大咀巴飛仔(Fleem)。他奇怪、自私又大聲。他只顧自己,按自己的喜好做事。但他卻非常忠心,如果他當你是朋友,任何事他都會奉陪到底。

雪怪村平凡的村民代表有米高父親阿多(Dorgle)。他不關心小腳八,還有發生在村外的所有事。他只關心兩件事:做一個好父親,和做好自己的工作,每天撼頭埋銅鑼。這是個重要的工作,他以此自豪。每朝,這個勤奮的雪怪都會彈射自己,用頭撞向銅鑼叫醒爬在天際的發光蝸牛,以亮起整個村莊。雖然工作令他發育不良,頭顱扁平,長期耳鳴,但這是阿多家世代相傳的光榮,這個重任將會傳到米高身上。阿多可能不經意地成就了一件了大事。他教兒子要找對目標。他本意是指對準銅鑼,但隨著故事發展,這個忠告有更深厚的意義。

柏斯的到來為本來和諧的雪怪村帶來動盪,但身處風波中的他腦中只有一個打算,就是將這難能可貴的短片上傳給他的節目監製碧丹(Brenda)。柏斯自從懇求碧丹為他穿上雪怪戲服拍片,她一氣之下走了之後,再也沒有聯絡過他。碧丹認為他離開一下是件好事,好讓他可以獨自反思一下自己原來是個希望別人了解和關心大自然和動作的人。她是柏斯的理智。她投身動物行業因為她希望讓人更認識地球,分享動物世界的美。因此,當柏斯想用詭計刺激收視時,她極力反對用戲服去愚弄觀眾,因為她不認為雪怪存在於世上。碧丹的心路歷程跟米高和其他雪怪一樣,他們都被灌輸了所謂的真相,真相之外不存在其他可能性。所以,當她得知雪怪的存在後,才明白自己並不了解世界的全部。

大塔(Thorp)是聖石的兒子和美紫的哥哥,他既沒有父親的莊嚴,也沒有妹妹銳利的頭腦。他是個天生的規則追隨者,他盡力做好自己的本份,贏取父親的肯定,如果父親認為小腳八是無毛的犛牛,那就是事實。他大部分時間都是無殺傷力的,但他總會在最不適合的時候,例如「小研會」執行行動時現身,所以美紫和朋友盡量避開他。大塔生性不安,因為有如此強大的父親,令他有很大壓力要追趕得上父親。大塔知道自己及不上父親,他仍然嘗試成為村莊的第二話事人,因為沒有人理睬他而鬧出不少笑話。

創新動畫製作技術

在動畫製作中,兩個最難於處理的元素是毛髮和水,包括冰和雪;《尋找小腳八》有齊這兩個元素。導演說:「要描述一個關於住在喜瑪拉雅山上的雪怪村,毛髮和冰雪是不可缺少的元素。單是米高就有多於300萬條毛,他的生活環境全是石頭和冰雪。」米高最後有320萬條毛,比美紫和飛仔的250萬條多,嘉嘉則有5百萬條,穿著長袍的聖石長老有1.3百萬條毛髮,體型龐大的傻坤9百萬條。

製作出一格像真度高的毛髮要花上超過200小時,所以製作團隊要想出方法去減省時間。此外,電影還需要設計出三種不同密度的雪,因為每次雪怪行過都會在雪上留下腳印。這些全都靠視效團隊去解決。

《尋找小腳八》的雪怪在龐大的體型下,要令觀眾感到溫馨和搞笑。監製邦妮慧科說:「我們捨棄了人們傳統認為雪怪近似的猿人和熊人外型,為他們配上長腿,令他們可以跳躍。這個設計也可以讓我們不用跟從物理定律,角色可以用上身體搞笑。整體來說,雪怪的設計都非常可愛,看起來柔和又親切,令人好想抱著他們。」

雪怪的身體結構由多個橢圓形組成,由他們的身軀到眼睛,還有製作團隊最喜歡的梨形臉頰。視效總監Karl Edward Herbst及Skye Lyons特別為角色的眼睛設計了一個電腦程式。Skye Lyons形容說:「程式容許我們擠壓、塗抹和拉伸角色的頭部和眼睛,但瞳孔的形狀保持不變。」同樣地,他們設計了另一個專為動物而設的毛髮程式,可以隨意營造出一束毛髮,或是一絲毛髮,塑造出細節,不同質感和柔軟度。這個程式對於製作動作和大風的場面尤其重要,因為毛髮可以根據場面的需要而塑造合符情境的毛髮形態。每個角色的動畫完成之後,視效團隊都會為角色進行模擬,以得出自然的毛髮和衣服郁動。美紫是最複雜的角色,她長長的毛髮有如一條裙,另一層的毛髮則像披肩,再加一條長辮。每一個角色的設計都不同,毛髮的郁動因此也有差異,所以,每一個角色在不同情況下都需要進行一次模擬。

在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下加上全身白毛的雪怪是另一個挑戰。視效總監Skye Lyons說:「我們要不強調雪的顏色,例如令雪更金黃,要不強調角色的顏色,令他們更淡色,在視覺上讓他們從背景中分開。我們將雪景弄得深沉一點,令雪怪成為畫面中最鮮明的物件。」

雪怪生活在壯麗的自然環境中,藍天一直在山頂上,天空只有波浪形的白雲。整個村莊都很整潔,非常吸引人。對動畫師來說,不同形狀的雪,不論是落下的雪、在地上的、被腳踢起的,都是艱難的挑戰。製作團隊創造了一個以二戰時期蘇聯著名火箭炮Katyusha命名的造雪程式。這個程式可以快速製作出高清雪粉,而不會佔用大量存量。他們的概念是一次可以發射很多火箭,在這齣電影則是雪。製作團隊亦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填補積雪程式,可以在任何環境落下大面積,有厚度的積雪。

以音樂劇形式呈獻雪怪世界

《尋找小腳八》推介了Niall Horan的新歌《Finally Free》,是原聲大碟的第一首單曲。這首歌會於片尾播出,導演說:「歌曲有關電影的各個主題,是個完美的總結,為電影畫上圓滿結局。」

導演與兄長韋恩卻克柏德烈最近合作了大熱百老匯音樂喜劇《Something Rotten!》,並為他們贏得東尼獎、Drama Desk及Outer Critics Circle頒發禮多個大獎提名。他們合力為電影創作了5首新曲。

電影的開場曲是由卓寧泰坦主唱的《Perfection》。米高以這首歌,邊行邊唱向觀眾介紹了米高和他的生活。但觀眾會從中發覺歌詞與現實不符,立刻就明白電影有多惹笑。導演說:「我們經常會問到為何要唱歌,答案是因為場面最適宜做的事就是唱歌。歌曲可以加強情感,加強喜劇效果,令觀眾進入夢幻的氣氛,更加投入到劇情中。」由Zendaya主唱的《Wonderful Life》,及她與卓寧泰坦合唱的《Wonderful Questions》,生動有力的表現了好奇心和創意如何令生命更有意義。

劇情隨著Common 的rap 歌《Let it Lie》而變調,聖石嘗試說服米高,並向他透露有關他們部族的不祥過去。電影也加入了80年代皇后樂隊及大衛寶兒的經典金曲Under Pressure。歌曲重新填詞,幫助柏斯遊說監製去明白他的想法。最後,電影以導演兄弟倆創作的《Moment of Truth》結尾,歌曲由新晉歌手Cyn主唱,以歡快的音樂為電影收尾。

監製Glenn Ficarra說:「音樂對這齣電影非常重要,因為它大大幫助了劇情和角色發展。」配樂師Heitor Pereira認同說:「音樂對於合家歡動畫非常重要,因為音樂透露了角色的性格。我很高興可以與懂得旋律力量的音樂人合作,他們欣賞我為配樂提供的構思,讓我可以創作出不同類型的歌曲。」

導演加利卻克柏德烈總結說:「我希望觀眾會喜歡這個與別不同、惹笑活潑的世界。這是一個吸引人的故事,有出色的配音陣容,一班優秀的製作人願意為電影創新數碼動畫製作技術。我認為觀眾一定會跟我們一樣愛上這班惹人喜愛的角色。」

Smallfoot

粵語配音版同樣生動活潑

香港粵語配音版的米高由人氣爆燈的陳家樂聲演,他繼電視劇「冷凍爺爺」一角後,再度與「雪」結緣;而實力女神衛詩雅(Michelle)則聲演美紫。家樂表示對上一次接觸配音已是十年前:「上次是初次啼聲,一直等候機會可以發揮得更好。終於今次遇上《尋找小腳八》的故事,劇本十分好,米高這個角色非常古靈精怪,變化多多,剛接到邀請已覺得一定會好好玩,很想參與。」

Michelle亦大讚劇情爆笑又感動:「我第一次配卡通片,沒想過原來也可以這麼投入,有一場很深情的對白,我一邊看著畫面一邊配到想喊,劇情真的很帶動到情緒,完成工作後實在不捨得,我甚至跟電影公司笑說要重頭再配一次!」

家樂和Michelle曾多次合作,本身已「Friend過打Band」,令錄音過程非常愉快。默契十足的二人更互相爆肚撞出無限火花,為電影添上很多歡笑。原來今次是二人首度擔正為動畫主角配音,演戲經驗豐富的他們亦感到非常新鮮。家樂說:「今次純粹利用一把聲音演戲十分具挑戰性,幸好Michelle和我本身已很熟稔,所以我們可以一起商量玩更多效果,令原本已很有趣的劇情變得更滑稽。」

Michelle以前曾為真人演出的電影配音,不過為動畫配音則是第一次,她興奮地說:「我自己很喜歡看卡通片,所以配動畫是我入行以來的其中一個夢想,終於有機會實現真的很開心,新鮮感滿分!」Michelle更大讚家樂的表現,她説:「我第一日開工未熱好身,豈料聽完他的成品,立即一秒入戲,想不到家樂原來聲音很像卡通人物,好厲害!」

家樂及Michelle默契十足,但不約而同覺得對方與自己的角色性格其實更相似,笑說應該交換角色配音。二人又分享配音心得,大爆導演要求仔細又嚴謹,但經過今次更學會使用聲音演戲:「導演要求我們不可以像平時說話一般,每句對白都要用多點力氣向著遠方發聲,更有時要跟著畫面與角色同步做動作,才可呈現出色的效果,真的獲益良多!」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