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眾色相 - 尋尋覓覓 談一場法式的戀愛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5月19日
Poster

巴黎眾色相 Bright Sunshine In

資料
發行:安樂影片
導演:Claire Denis 克麗雅丹妮
主演:​​Juliette Binoche 茱麗葉庇洛仙
級數:IIB
片長:95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6月7日

電影介紹

康城影展「導演雙周」得獎電影,離婚媽媽伊莎 (茱麗葉庇洛仙 飾) 一個人住在巴黎,外表是個情場老手,其實幾經感情波折。伊莎寂寞苦悶,既想追求真愛,卻又周旋在幾個男人之間,離離合合的情感關係糾纏不清。伊莎該如何自處,找回自我?《血洗蜜月期》、《巴黎日和》法國導演克麗雅丹妮作品,取材自法國文學批評家羅蘭巴特名著《戀人絮語》,由康城影后茱麗葉庇洛仙細膩演繹女畫家尋覓真愛的心靈之旅。

Bright Sunshine In

法國女人的創作

「我很喜歡巴特的《戀人絮語》其中一個詞語---痛苦, 之後我們把「它」作為電影的關鍵詞。」

《巴黎眾色相》是導演克麗雅丹妮首次挑戰比較輕鬆的愛情片種,但其實對於導演來說,這也並不是一部看後會令人心情非常愉快的電影,因為導演一開始的概念是:「我告訴編劇Christine Angot,我很喜歡巴特的《戀人絮語》其中一個詞語---痛苦(Agony),之後我們把「它」作為電影的關鍵詞。」而Christine表示這是:「愛情中有關希望、期望與失望的故事。」

導演因為「痛苦」這個字想起一個很細膩而且有點自鳴得意的角色:她被浪漫的困境所挫敗,因為她對情人有不可抑制的期望而破壞了她對愛情的憧憬。其實主角伊莎的原型根本就是導演和編劇,導演說:「這是我們生活的碎片,我們某段故事的段落。我們透過出賣自己的愛情經歷,才開始駕馭到這個詞彙,這彷彿成為我與Christine創作上的一個咒語,將我們帶入了一種想像的世界。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把自己在愛情中的『痛苦』都給了這部電影。」Christine補充說:「一段關係中的快樂就如傷害與傷心一樣,缺一不可。」所以《巴》正正描述愛與痛相隨的故事。

然後在創作的過程中,她們意識到伊莎必須是茱麗葉庇洛仙 (Juliette Binoche),導演表示:「茱麗葉根本就是飾演伊莎最理想的人選:溫柔純真、性感、重肉慾的的女性,是一個不論樣子和身體都很漂亮,而行為舉止都決不失風度的女人。」當導演克麗雅把劇本交給茱麗葉後,茱麗葉表示這是少有寫得很好的劇本,一看就被它感動了:「電影中把這些有關愛的片段放在一起,非常有吸引力。」因為她深知道關於愛情的困難,所以她以自己的角度出發去演活這個角色,在一次訪問中,她表明:「我把自己所有東西都放進這個角色。」而導演則說電影全以茱麗葉為中心,她感覺到茱麗葉帶給電影很多東西,令大家有很多歡樂。

這是茱麗葉第一次與導演克麗雅丹妮合作,而且主創都是女性,她表示這是一次非常深刻的合作。茱麗葉對《巴》一片很滿意:「我們從來不知道拍出來會這麼有趣。當我第一次看到這部電影的時候,觀眾都開懷大笑,所以我也笑起來。但我第二次看時,我卻不停哭泣。這部電影帶給人的感觸可以是非常不同,當然這取決於你當時的感受,以及你選擇用怎樣的距離去觀看『愛』。」

愛的碎片

「我們花了很多心思去選擇與她邂逅的人,這是電影中很關鍵的東西。」

電影靈感源自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不難想像電影中也比較像碎片一樣,以主角伊莎與不同人微小的交流、段落去建構一個故事,好像繪畫一樣,逐步逐步去塑造這個角色。導演對電影的結構很有自己的想法,討厭一個特定的敘事模式,對於結構也是憑感覺:「我們正在逐塊講述故事,盡量不用『一個月後』或『兩天後』那樣的模式去說出來。正正就是用一塊一塊地表達,我試圖拼湊每段時刻(moments)去製作電影。最終我們意識到這樣創造出角色的連續性。」

我們花了很多心思去選擇與她邂逅的人,這是電影中很關鍵的東西。我並不希望按時序安排一連串演員給伊莎,因為這樣好像她先後跟他們在一起。而我更特地安排了在我生活中的「男人」在電影中出現,就是電影製作人Xavier Beauvois和Bruno Podalydès,因為從我十幾歲以來,最強烈的「男性角色」往往是電影製片人,而且他們對我來說是最有吸引力的。另外,又安排了一些與我和茱麗葉都有共同歷史的人,就是演員,Alex Descas和Laurent Grévill。這樣透露了我們女性如何觀察男人,將我們的歷史的片段,編織了伊莎的故事。

陰霾與陽光

「我們用最真誠的自己與對方對話,自嘲我們失敗的愛情,最迷失黑暗的陰霾。」

這部電影是導演克麗雅第一次拍這樣輕鬆的題材,但實際上都是建築在愛情的痛苦之上。導演自言與編劇Christine雖然已經合作過,但一開始並不是很熟,她說這個創作過程中:「我們用最真誠的自己與對方對話,自嘲我們失敗的愛情,最迷失黑暗的陰霾。」她們相信自己會因為某個事件而笑,觀眾也一樣。兩人表示一起寫作時,創造出一種自然而健康的距離,為電影增加了不少諷刺和輕鬆的部分。而導演更說:「我們這種編劇與導演關係,就像兩個共犯一樣,一起去取笑過往的自己或過往自己喜歡的男人」她們認為最可體現到的就是一幕在魚檔的場景,其中一個傾慕伊莎的男子用了一個愚蠢的法語單詞“poiscaille”,這有點像英語中的“fishies”。導演補充:「Christine和我的想法完全一致,用這個詞彙的成年男子簡直難以接受!而Christine就是有這種俏皮的想法的編劇,她的幽默帶給我一種意想不到的體驗,我希望盡可能在整個過程中感受到的純粹的快樂。」

由電影籌備到拍攝,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導演和編劇都沒有定下一個片名,因為她們其實最想以痛苦(Agony)命名,但當然她們知道任何一個監製都不會允許,所以在她們之間,有一個共識的標題:黑眼鏡 (Dark Glasses),因為導演很喜歡它:「這好像是所有人在愛情上總有一些東西要隱藏,而亦有些東西會看不清楚,但我始終不認為這是電影的perfect match。」 在導演的角度,這個故事是在陰霾、痛苦和黑暗之中,但卻在當中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片名,直到當與謝勒拍攝電影最後一個場景時,她才恍然大悟,片名要以謝勒·狄柏度(Gérard Depardieu)其中一句作為片名。他以一種溫柔閃爍的眼神望向茱麗葉並說:「順其自然,別在意其他事,試著從中找出美麗的陽光。」就在這個時候,導演就確定電影的片名,並表示:「當謝勒在房間裡時,空氣中的東西,毫無疑問就被他改變了。他的聲音傳遞了一種神秘的感覺,他用這種確切的方式令我『聽』到了這個片名。」導演更打趣地說:「從某種角度來說,我其實欠謝勒一個人情,因為他的演繹令我確定了電影的片名---美麗的內在陽光。我們於是放棄了『黑眼鏡』,為美麗的內在光芒開路,讓靈魂光芒四射。」導演就著自己的陰霾說故事,最後卻為觀眾找到自己內在的光芒。 女性,但不女性主義

「我厭倦了總是充當英雄的電影的角色,我想伊莎可以軟弱,因為她想找到真愛,是會時不時流淚,這個角色不需要努力堅強,成為英雄。」

導演除了對演伊莎的演員非常明確之外,她對這個角色已經有一個精確形象:非常女性化的棕色頭髮、穿到大腿高的長靴,就像意大利漫畫Guido Crepax筆下的角色:深色短髮和強烈的性色彩,她說:「就像在八十年代你會在街頭看到的那些單色模版畫。」

而導演特意選擇伊莎的職業為畫家,她希望伊莎可以因為「藝術家」這個頭銜變得脆弱,作為一名藝術家,伊莎必須為自由付出代價。雖然導演同時有考慮過作家或電影製片人,但因為茱麗葉是一位畫家,她已經在Leos Carax的電影《新橋戀人》(Les amants du Pont-Neuf) 中畫過畫,導演更以美國著名畫家Joan Mitchell作為角色的藍本,導演表示自己和茱麗葉都非常喜歡她的作品,她們都認為這種類型的女畫家確實是伊莎的典範,而這樣的角色設定肯定會令到茱麗葉更能夠投入電影當中。

導演表示自己非常厭倦總是充當英雄的電影的角色,她想伊莎可以軟弱,因為她太想找到真愛,而愛情的路上並不是一帆風順,是會時不時流淚的,所以這個角色不需要努力堅強,成為英雄。伊莎以女性的角度出發,她看到了她與男性追尋愛情的道路上的差距越來越大,她不同的遭遇(愛情的碎片)令這種差距擴大,導演認為:「她並不是一個女性化的Don Juan (西班牙著名情聖):一個抑鬱的誘惑者。反而她更像是一個風流和享樂主義者,但因為她是一個女人,她傾向於把所有東西都隱藏起來。」 跟自己談一場戀愛

「這樣的安排就像是伊莎對愛情的一個中途站,一次旅程的結束。」

導演第一次製作這樣「陽光」的愛情類型,但處處看到她擅長聯繫幽默與悲傷,她說:「因為尋找真愛,有時候就是很滑稽或者很荒謬,而且很多時候都很傷心。愛可以很開心,也可以很痛苦。」而茱麗葉深明伊莎的處境,她認為:「真正的愛,其實是在你的心裡。不斷想從別人身上得到你想要的東西,這正是大家/伊莎在感情上遭受這麼多痛苦的原因。當你不期待從別人的身上得到一切,你才會無意間發現你已擁有你要尋找的,當然,這需要一段時間或者經驗才能領悟到。」

所以導演安排謝勒以一個算命師(fortune teller)的角色在電影結束時出現,導演認為:「這樣的安排就像是伊莎對愛情的一個中途站,一次旅程的結束。」不論演員及導演對這次的拍攝都非常深刻,導演形容為:「這成為我所經歷過的最具張力的場景。」因為她們在一天內拍攝二人tête-à-tête的場景,分別拍攝了兩次茱麗葉,三次謝勒,就這樣拍攝了整部電影的16分鐘。導演表示她拍攝生涯當中從來沒有發生過,而且當時不明白她們是完成了壯舉,但謝勒事後指出了這一點,她發現如果這個場景是每天拍一點,假如花八天的時間在這場上,把這些片段切割開的話,一定會把謝勒輝煌的表現分解成無意義的碎片。

茱麗葉庇洛仙 (Juliette Binoche) 飾演 伊莎

「我對於情感關係,過分在意。」

同時擁有內在美及外在美的中年藝術家,但一心只想找到真愛,周旋在幾個男人之間,她渴望愛,又不懂得愛,以致自己卻常常陷於痛苦之中……

法國著名演員,演出超過四十部電影,橫跨英法語電影,並曾與許多電影大師合作。1993年,她以《藍白紅三部曲之藍》在威尼斯影展獲得最佳女主角獎;1996年,以英語片《別問我是誰》獲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和柏林影展最佳女演員,成為第二位獲得奧斯卡獎的法國演員;2010年,茱麗葉庇洛仙又以《似是有緣人》獲得康城演展最佳女演員獎,成為影史上第一位達成影展大滿貫影后紀錄的女演員。代表作品為《虎父無犬子》、《新橋戀人》、《藍白紅三部曲之藍》、《別問我是誰》、《濃情朱古力》、《一千次晚安》、《坐看雲起時》、《攻殼機動隊》等。

導演克麗雅丹妮 (Claire Denis)介紹

法國著名電影導演與編劇,由於在西非度過她的童年,克麗雅在許多作品中談及非洲的殖民與後殖民議題。1988年,她完成首部長片《情迷朱古力》,入選第41屆康城影展正式競賽單元;並以其他作品三度入選威尼斯影展正式競賽片,分別為1990年《不怕死》、2004年《L'Intrus》和2009年《白鬼》,代表作品還有《巴黎日和》。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