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定格 - 愛情來了是幸福的開始,婚姻來了是幸福的延伸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2月02日
Poster

幸福定格 Love Talk

資料
發行:CNEX視納華仁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七日印象電影有限公司
導演:沈可尚
級數:I
片長:86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2月14日

電影介紹

愛情來了,結婚,期待幸福。 結婚後維繫兩人的,不再只是愛情,而是更複雜的種種。 愛,可能是來自接觸,可能是來自陪伴。 但,可能更來自真正的對話。 對話,是讓兩個個體之間,界限消融的唯一可能。 從我和你,變成我們,是困難的,是脆弱的,如履薄冰,所以更加珍貴。 更珍貴的是,在無數次瀕臨極端幸福與毀滅的邊緣後,我們仍選擇不分開。 或許,這樣的幸福,永遠都存在於追尋的過程,沒有終點,更無法定格。

Love Talk

導演簡介

沈可尚,重要作品包含紀錄片《噤聲三角》、《賽鴿風雲》、《野球孩子》、《小城》、《遙遠星球的孩子》、《築巢人》、《日日喃喃》;劇情短片《與山》、《兩個茱麗葉》、《通電》、《到站停車》、《美好的旅程》、《世紀末的華麗》。

其作品曾入圍多項國際知名影展競賽,包含坎城影展、瑞士真實影展、山形影展等;並屢獲多項重要獎項肯定,包含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台灣首獎、台北電影獎首獎、亞太影展最佳紀錄片、紐約電視金獎、金鐘獎、金馬獎等。

關於《幸福定格》 -導演的話

影片中的大量對話,由淺入深,時而瑣碎,又突然沈重。包含著夫妻之間對彼此的期待、甜蜜、不解與委屈。兩人之間可以對話,是如此的幸福,卻又如此的痛苦。而這些,我們知道是不容易「被看到」的。在紀錄片中,我們最容易看到的,是跟拍角色的生活,被他們牽著走,聽著他們訪談時才會在腦中結構的完整對話。但在拍攝這部影片時,我們厭倦了那些我們太過容易取得的素材,轉而開始對那些我們光是跟拍無法觸及的、需要外力刺激才會讓人願意在鏡頭前呈現的那些「夫妻談心」產生興趣。而我們也相信,那與可以被定格下來的幸福時刻,是更清楚的對比。我們真正關心的,是那些確實可能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中,卻總是被我們自己隱藏住的,或壓抑住的,那些難以被影像紀錄的種種。也因此,這部影片特別突顯出我們(拍攝者)的存在。因為我們觀看著他們,刺激著他們。透過參與他們的「談心」,我們發現,每一對夫妻,都是那麼特別,又與我們是如此的類似。我們和他們一起尋找,一起思考著幸福。然而有時,他們的幸福在我們眼裡是如此的明顯,卻不被當下的他們所察覺。

片中人物介紹

李先生、徐女士|李先生和徐女士兩人都是大學教授,善於講述自己的感受與想法、尤其是李先生。兩人的婚姻關係其實由於各自的忙碌而漸行漸遠,一直到太太徐女士罹患肝癌、需要長時間在家休息,兩人才開始有更多時間認識新的彼此,有種二度戀愛的感覺。

陳先生、吳女士|兩人結婚一年,沒有小孩,,卻已經有老夫老妻的感覺,經常吵架甚至離家出走。兩人都是學藝術的,吳女士是木工藝術家、陳先生是國小老師,生活的步調其實不同,也沒有非常良好的溝通,總是太太想聊、先生想睡覺。兩人的對話口無遮攔,戲稱自己喜歡把對方逼到極限,吵到最高點。

曾先生、吳女士|這是曾先生的第二段婚姻,吳女士本來不太敢結婚,卻因為遇上了他而有勇氣踏入婚姻生活。兩人經濟狀況良好,吳女士全職在家帶小孩,放棄了原本竹科的工作,也因為生活重心都在小孩身上而失去成就感與自信。先生也不如婚前那樣善於溝通,太太渴望與對方交心的機會、而先生則想得比較簡單,結婚就是為了有個陪伴的人。

柳先生、洪女士|柳哥和柳嫂在片中是典型的「甘草人物」,結婚13年,小孩一個小二一個小六,儘管常有兩人單獨吃飯的小約會,對柳哥來說,生活是平淡的,沒有甚麼火花,不過他也說服自己這是婚姻的常態;而柳嫂則相反,她最討厭柳哥消極不求改變的態度,認為只有嘗試去改善彼此的問題,生活才有可能不再一成不變。柳嫂的強勢,讓柳哥覺得她從單純的女孩轉變成犀利、戰鬥力強的老婆。

楊先生、張女士|這對陝北種蘋果的夫妻結婚6年,有一個小孩。住在黃土高坡。七年前,在西安一家婚紗店門口認識他們。男生很羞澀,為了拍一張很老派的婚紗照,要付出很多很多代價。

劉先生、吳女士|這對年輕夫婦結婚10年,有兩個小孩。女生的媽媽在家生病,她為了配合丈夫照顧公婆,無法照料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丈夫卻不理解,她感到很委屈。丈夫說:「我什麼都知道,但是請你知道我是男生」。妻子很難理解這句話的含義。

這意味著,男生背負的責任,不僅要照顧小家庭也要照顧父母,身為男生我要賺錢養家,想盡辦法打天下。所以我希望我的太太協助我,幫助我照顧我的父母,這是身為男生的責任感。但對女性來說,這種要求和責任感,是不合理的。

黃先生、黃女士|兩人結婚生小孩後的溝通越來越少,常圍著家務事忙得團團轉。更別說二人世界,常常各自玩著手機不講話,唯一的交集就是小孩。黃女士會投訴先生每天跟她說話的時間不到一小時。黃先生更常常飛到外地公幹,而黃女士留在台灣一人照顧三個小孩,因為她知道老公投入工作,所以對於小孩方面的問題也不敢麻煩他。

資料提供:安樂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