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風雲煙幕 - 深入香港、澳洲‧揭開 私煙 重重驚人黑幕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9年01月21日
Poster

廉政風雲煙幕 Integrity

資料
發行:英皇電影
導演:麥兆輝
主演:​​劉青雲 、張家輝、林嘉欣、陳家樂、湯怡、吳岱融、常倩、袁詠儀、方中信、吳浩康
級數:IIA
片長:114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9年2月5日

電影介紹

香煙貿易集團賄賂海關一案,被告在開庭前突然棄保潛逃,重要証人許植堯〔張家輝 飾〕亦神秘失蹤。廉政公署總調查主任陳敬慈〔劉青雲 飾〕要在七天之內,翻查所有蛛絲馬跡;上級同時派出另一調查主任江雪兒〔林嘉欣 飾〕,趕赴澳洲遊說許植堯回港出庭作證。然而隨著死線日漸迫近,與案件有關的人相繼離奇死亡,線索亦逐一斷開… 原來許植堯的神秘身份才是案情關鍵!要揭開重重煙幕,才能抽出私煙買賣的幕後黑手!

Integrity

角色介紹

KING(劉青雲 飾) ICAC行動調查組調查主任,性格冷靜果斷,但自證人逃離香港後,性格變得急躁火爆,從而影響夫妻關係,長期處於冷戰。

陳敬慈(張家輝 飾) 專業會計師,替香煙廠打理帳目,一日他自行向ICAC舉報公司帳目有問題,但就在上庭前偷偷走到澳洲,逃避這個審訊。ICAC便派調查員到澳洲,希望可以說服他返來指證。

江雪兒SHIRLEY(林嘉欣 飾) ICAC的高級調查員,性格黑白分明,做事沒有灰色地帶。與King是夫妻,但關係非常緊張。後來獲派到澳洲負責說服陳敬慈回港作供。

真人真事:億元私煙案

電影《廉政風雲 煙幕》故事圍繞一宗私煙案。案件並非編劇兼導演麥兆輝虛構出來,而是根據一宗發生在1994至1995年的真實事件改編,該案涉及85億港元,非常轟動。更轟動是案中一位來自新加坡的污點證人,在未出庭前選擇留在新加坡,但結果遭數名由香港派去的黑社會成員滅口,據指受害人遇害過程更似黑社會進行家法!事後主謀曾潛逃內地,但最終在2003年被捕,獲判謀殺及妨礙司法公正。

除了找來一宗真實案件,監製莊文強也有為走私香煙進行資料搜集,當中一個驚人發現是全球有紀錄的官方賣出香煙數字,原來只佔煙草商製造香煙數字的十分之一… 換言之,餘下的九成去了哪裡?

莊文強表示︰「那九成就變成了所謂的未完稅香煙,俗稱私煙,而這些未完稅香煙能夠流出市場,中間當然有很多貪污和罪惡吧!」隨後麥兆輝更有機會接觸到一位走私香煙行業的人,得知這是一門年賺數以百幾億計的大生意,當中擁有很精密的架構和部署,令他深感興趣。

麥兆輝莊文強這對拍檔,由《無間道》開始,曾經形影不離,到後來各自發展,時而單人執導,時而合導,更有時是你監我導,今次《廉政風雲 煙幕》正是麥兆輝編劇及執導,莊文強監製。由於各自有喜歡的東西,分開發展更能拍出自己喜歡的題材。

莊文強︰「正如《無雙》,麥導說這是他完全不相信的故事,所以他拍不到。相反《廉政風雲 煙幕》,一個重於人與人之間的故事,但我對於這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已不感興趣,故分開發展是比較好。」但這又不代表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莊文強今次便在百忙中,幫麥導寫了《廉政風雲 煙幕》其中一稿,而這個按莊導觀點出發的故事,部分也得以保留拍出來。

選擇以商業罪案作故事骨幹,除了是導演麥兆輝特別偏好,亦是反映現實的設定。麥兆輝表示︰「現在冇人再拎支槍去打劫銀行,因為過程好麻煩,首先你要搵人買槍,然後要搵人把風、揸車等,當打劫幾百萬回來,幾個人分每人只得幾十萬元,計出來比去做苦力更差,不化算。所以時下真正牽涉大量金錢的罪案,多數以商業犯罪進行,電話騙案、網上騙案等… 在這範疇出發,我覺得好玩好多。」

監製莊文強亦同意這個說法,皆因時下最大額的犯罪,全都是來自商業犯罪,而有趣的地方是,犯案的人不覺得自己在犯罪。「他們只覺得自己走緊法律罅,當然這條罅是愈走愈寬的,愈寬的話其實他已經跌進犯法的地方,但他仍深信自己在遊走灰色地帶。」

近年以「廉政公署」掛帥的電影不少,但為增強可觀性,紛紛硬加不少動作場面去滿足觀眾,今次《廉政風雲 煙幕》都會有動作,但麥導始終將故事重點放在角色上,更大膽地放到向來被認定工作沉悶的會計師身上。要用一盤數去帶出緊湊情節,實在比一支槍難百倍,但在麥莊兩位眼中,數字也有其魅力所在。

莊文強︰「要處理金錢問題,那一定跟會計有關。我記得我寫過一段對白,張家輝說到底什麼是會計?好多人看到會計的report,只看到一堆數字,但是會計師看到的是一個故事。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很有趣的事。」至於要如何營造張力,離不開這盤數要跟個故事環環緊扣。

麥兆輝表示︰「張家輝是幫煙草公司做數的會計師,是他去廉政公署舉報的,但未開庭他已離開香港,在戲內這是一個迷,張家輝的出現就如一場煙幕慢慢散開,到底他是被恐嚇不准上庭,還是有其他原因,成套戲就是一路一路、一層一層去揭曉,就似一場濃煙慢慢轉淡,大家終會看到個真相。」

麥導也強調張力不一定靠動作場面營造,而且向來對動作戲都抱應有就有,不會強行加上。「《無間道》這麼厲害的戲,都只得一場槍戰,今次《廉政風雲 煙幕》有爆炸同有飛車,都OK呀,我永遠看劇情的需要性,不會為做而做。」

莊文強對會計師的了解在於觀察,而麥兆輝的便來自他哥哥。麥導的哥哥是高級督察,但原來投考警察前有到外國讀會計,更入過大行工作,但做了兩年便轉投警察;後來追問哥哥原因,他的答案就令麥導感到有趣,一直袋住:「他說讀會計跟做會計是兩回事,甚至覺得自己不是在計數,而是幫人做數。意思是有些數目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你幫他擺回適合的位置。我問那豈不是騙人?他答︰『看你怎樣理解,最緊要是沒犯法。』你試想想又不無道理,其實全世界都是這樣。有個地方叫英屬處女群島,就是讓你避稅。甚麼是避稅?就是通過一些會計方法令你不用交這麼多稅,而我偏偏賺幾多都要交足稅,所以分別在於你有冇錢請個會計師幫手。」

重要的證人:張家輝

今次是張家輝第一次跟麥兆輝莊文強合作,但家輝已非常清楚,兩位導演擅長拍商業犯罪這種題目,而今次飾演的會計師,就好讓他了解更多關於洗黑錢的過程。張家輝表示︰「有場戲我要背很長的對白,都是一些金融市場的仔細分析,以及關於黑錢的運作,要通過怎樣的途徑、存放在哪裡、怎麼拿回來,才令這筆錢變成合法。這些都是不可以改動,不可以錯的對白。拍完這場戲,我對洗黑錢的運作認識了好多,原來是要這樣操作,不是放到洗衣機裡洗。而且還有『乾淨』程度,可以洗到光明正大地存入銀行,這對我來說都比較印象深刻。」

在一場洗白過程中,會計起著很重要的角色,甚至是當中的主導,是洗黑錢過程中不能缺少的崗位。張家輝︰「我也有看過其他講洗黑錢的電影,這個會計不單止幫你做數,還要提供意見,接管甚麼公司、買了哪盤生意,從自己的從業經驗裡,專業地幫你將黑錢洗乾淨。當普羅大眾還以為罪案離不開打劫、搶奪,或者有點傷亡的罪案時,其實這些已佔很小比例,這些罪案都已變成商業罪案。」

導演麥兆輝則如此去形容這位影帝:「好奇怪,一直都沒有跟張家輝合作過,一路都想找他,但傳聞他是頗麻煩的,到今次決定找他,便約出來傾劇本,結果發現他真的好麻煩,但那種麻煩不是煩你開工時有沒有私家車給我?而是對劇本認真,會問很多問題,基本上你不是本身的編劇,你是答不到的。能夠麻煩自己戲中的角色,這是好事,我亦遇過對自己角色漠不關心的演員,那樣令你拍攝時更麻煩。」

多年的好拍檔:劉青雲

為了這次演出,導演介紹了兩位曾經在ICAC做過的朋友跟劉青雲認識,希望有助體會當中的特質去演繹角色。劉青雲表示︰「他們兩位都是對於會計、法律好清晰,表達能力很強的人,他可以很清晰的說一樣事情給你聽,很理性,很聰明的人。」

角色的聰明,是用來對付張家輝,但劉青雲更欣賞是導演鋪排他跟張家輝的戲份不多,就似隔空對戰,而戰場更移師到林嘉欣身上。劉青雲表示︰「我覺得他寫兩夫妻的戲雖然很短,但感覺好好,因為整個編排好特別。林嘉欣是我太太,但我和她的戲不多,張家輝是主要證人,但我主要是去對付他。導演將所有東西分開,將我和家輝的緊張關係放在我和太太身上,令我倆的關係緊張起來,構成了一個好特別的戲劇效果。」

跟麥兆輝這老拍檔合作,固然開心,今次導演更找來親戚,表妹袁詠儀客串海關一角,起初知道可以再見這位老拍檔,劉青雲自發地重溫多年來合作過的作品,包括《新不了情》,漸漸湧現不少回憶。「我和袁詠儀拍過好多部戲,但向來沒什麼來往,都是我的問題吧 (笑)!但想不到今次見到她,真的勾起很多回憶,就是有種跟她好熟識的感覺。事實上,袁詠儀說和我拍過九部戲,但我沒跟她說過十句說話,我不知道真的還是假,但今次的確有種親切感。」

可惜,今次角色設定上,不能和她太親切,甚至有點對立關係,所以又要將所有情感暫且收起。最有趣是劉青雲覺得今次跟袁詠儀再聚,突然有種見回前度女友的感覺:「當她站在我面前,望著我的時候,真的覺得見回一位以前認識的女朋友一樣,而現在她結了婚,我也結了婚,所有事情都已經改變,有這個感覺是因為和她拍了這麼多套戲都是演情侶吧!」

導演麥兆輝亦表示:「跟青雲合作很多次,好簡單講他是好好的演員,不單止是技術上,還有態度上。他不會覺得自己是個有地位的演員,會有特定形象,他每一次都好似將自己,完全投入新角色當中,這種演員好難得。今次角色是好叻好精明,但說話會帶點刻薄,冇品,即是會嫌同事思維慢跟一頭豬沒分別!當他看過劇本後,都好鍾意,還說一句︰『咁衰格嘅角色我未演過!』」

在雙影帝之間游走:林嘉欣

在戲中飾演ICAC調查員的林嘉欣,跟老公一直處於冷戰階段,而當她接過劇本後,便發現麥兆輝所寫的冷戰關係,很有共鳴。林嘉欣表示︰「看完劇本去見麥導演時,第一句便跟導演說︰『他們倆個都是同一類人,都是口硬心軟』,誰都不願意行出第一步,但倆人之間都存有愛,只是用了另類相處方式,不時在嗌交,亦不是不關心對方,只是經常在刺激對方。」

雖然第一次跟青雲合作,但就有種突如其來的默契。「那場戲說我拖住行李走,前往澳洲找張家輝,當時我跟青雲嘈完交,但我直覺地用Shirley心態去想,都想回頭望一望老公會否在家中的露台偷望我。雖然當時拎行李落樓時很重,但我都不經意地回頭一望,就望到青雲站在露台目送我離開,當時正下著毛毛細雨,正好反映了我那一刻心情。」

林嘉欣坦言今次拍戲是很緊張,很有壓力,因為無論是青雲、家輝(正式有對手戲),還是麥導演,都是第一次合作;尤其合作到後期,感覺到導演對戲劇好有研究,就更為緊張。林嘉欣︰「他好似有X光眼一樣看你演戲,我所有有意識和無意識的編排都被他發現,令我好緊張,甚至不敢直望他。作為一個演員,遇到這樣的導演當然是福氣,可以學到更多,但我真的壓力好大,壓力真係超標呀!」

更大壓力是要嘉欣拍一場撞車戲,對於甚少接觸動作片的嘉欣來說,又是手心出汗的時候。「這一幕導演將我部車吊高起來,好讓另一部車撞向我。當時車內車外都裝了攝影機,未開始拍攝前,我呼吸聲好急,收音師說我那種驚是演不到出來的。我心想你到底是在笑我還是彈我,因為後來我重聽聲帶,發現自己是在谷氣壯膽,跟住就『嘭』一聲,真的好驚!」

導演麥兆輝深入去做資料搜集時,無意中竟然讓他找到更「有用」資料,有助串連起戲中角色,但並非跟案件有關,而是跟戲中的劉青雲與林嘉欣的感情線有關。「原來廉政公署是個非常封閉的部門,你好少認識到在廉政公署工作的人,事關他們內部有保密條款,不能夠隨便向任何人透露工作上的細節,從而令不少人索性連自己做廉政公署都沒有跟朋友說。」

在這麼封閉的系統工作,生活圈子漸漸縮窄,變相認識的都是圍內同事,令廉署成為各政府部門中,內部通婚率最高的,但同時亦是離婚率最高的。麥兆輝︰「這個我感到有興趣,內部通婚率高我明,但內部離婚率又高就不太理解,意思是結婚後大家原來有好多問題發生?於是開始將角色間的關係,放進這宗私煙案去,慢慢便建立出《廉政風雲 煙幕》這個故事。」戲中劉青雲是個ICAC調查員,跟同為調查員的嘉欣是一對夫妻,但二人關係緊張,並計劃離婚。

導演麥兆輝則表示:「我冇跟嘉欣合作過,一直都好想,因為你看她的演出,都演得好好,他屬於敏感型女演員,這種演出會好好看,所以要我選一位演員去演青雲個老婆,嘉欣的形象好適合,即是有甚麼好過一個『黑古勒特』的老公,有一個白白淨淨的老婆,但又要搞離婚 (笑)。」

Integrity

CG + 澳洲

在首條預告中,最後一幕驚現一個用電腦CG製作的張家輝現身,旋即引來話題。其實這亦是故事煙幕之一,當劇情一層層暴露之下,觀眾會發現原來劉青雲跟張家輝早已在大學時期認識,於是要特意拍一場2、30年前的大學戲份去交代一下。起初有想過找年輕演員演出,但一個人的動靜和語氣是極難模仿的,加上兩位形象鮮明,未必神似。至於粗魯地叫演員戴個假髮,然後打爆燈光讓兩位看起來白滑一點就當是年輕版的手法,麥兆輝更加不想,於是最終想到電腦特技。

麥兆輝︰「我在想其實香港今時今日的電腦技術有機會做到,於是致電好幾間電腦特技公司查問,首先要問對方︰『夠唔夠膽試一次換面!』結果真的有幾間說不敢試,好不容易有一間肯,但都講明未必成功,所以我亦作最壞打算,要找新演員去拍一個年輕版。結果出來的效果大家都好滿意,就好像重現劉青雲與張家輝20歲頭的模樣。」

那麼當事人又覺得效果如何? 劉青雲︰「我看過少少,比那個時候真正的我要靚仔少少 (笑)!」 張家輝︰「我只聽過導演說很滿意,所以我也很期待會變成怎樣。」

電影講到張家輝一角避走到澳洲,飾演調查員的林嘉欣遠道追蹤。在創作時,麥兆輝本身是想著英國去寫的,但礙於戲中有一場雪山戲,在季節跟拍攝時間不配合,最終轉戰澳洲,當地政府亦十分願意配合拍攝。麥兆輝︰「有場戲講有人接不到機,好想在機場禁區內拍攝,於是我們清清楚楚將故事講出來,並講出需要在禁區拍的原因,做了很多文書工作,結果真的獲得批准。」

拍竣後,莊文強也覺得到澳洲取景,跟故事的發展也有微妙的關聯。「澳洲本身是個很寧靜的地方,有很多規矩,你會看到裡面的危機感,作為一個舞台,這裡有種寧靜中的一種危機感,好適合這部電影。」

至於重頭的雪山戲,未上山已經估計會有很多麻煩,結果「不負所望」,真的問題天天都多。麥兆輝︰「在雪山拍戲永遠都是困難,因為你不知道何時有暴風雪,鏡頭在低溫情況下會有霞氣,又或者在雪山要搬動機器時,只會為難了攝影組手足!」

資料提供:英皇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