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者1號 - 在神秘又危險的虛擬世界,進行有望改變命運的驚險尋寶遊

撰文: 編輯部 | 發布日期: 2018年03月25日
Poster

挑戰者1號 Ready Player One

資料
發行:華納兄弟影片公司
導演:Steven Spielberg 史提芬史匹堡
主演:Tye Sheridan 泰舒利頓、Olivia Cooke 奧莉菲亞谷卡、Ben Mendelsohn 班曼德森
級數:IIA
片長:140分鐘
院線:待定
上映日期:2018年3月29日

電影介紹

金像導演大師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帶來科幻動作歷險新作《挑戰者1號》(Ready Player One),電影根據埃諾斯奇連(Ernest Cline)全球大受歡迎同名暢銷小說改編。

2045年,地球正陷崩潰邊緣。此時,人類找到救星 – 由天才設計師James Halliday(馬克懷倫斯 飾)創造的宏偉虛擬世界OASIS。Halliday逝世前,將他豐厚的遺產化作彩蛋藏於OASIS中,第一個找到彩蛋的人可盡得遺產,引發全球爭奪。電玩少年Wade Watts(泰舒利頓 飾)決定加入競爭,他要在這個神秘又危險的虛擬世界,進行有望改變命運的驚險尋寶遊戲。

《挑戰者1號》由史提芬史匹堡執導,《復仇者聯盟》扎克班恩(Zak Penn)及《玩轉星球大戰》埃諾斯奇連編劇,史提芬史匹堡、《天羅盜網》當奴戴賴恩(Donald De Line)、《換諜者》姬絲蒂瑪歌絲高桂格(Kristie Macosko Krieger)及劇集《沙娜拉傳奇》丹法華(Dan Farah)監製,Adam Somner、Daniel Lupi、Chris DeFaria 及Bruce Berman擔任執行監製。

電影由《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泰舒利頓(Tye Sheridan)、《死亡占卜》奧莉菲亞谷卡(Olivia Cooke)、《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班曼德森(Ben Mendelsohn)、《死侍:不死現身》T.J.米勒(T.J. Miller),《星空奇遇記》系列西蒙柏奇(Simon Pegg)及金像得主《鄧寇克大行動》馬克懷倫斯(Mark Rylance)主演。

影片由《舒特拉的名單》、《雷霆救兵》三項金像得主史提芬史匹堡與《換諜者》班底再度攜手,包括《舒特拉的名單》、《雷霆救兵》金像攝影師Janusz Kaminski、《布達佩斯大酒店》金像美術總監Adam Stockhausen、《雷霆救兵》金像剪接Michael Kahn、《小學雞私奔記》服裝設計師Kasia Walicka-Maimone,《回到未來》系列金像提名Alan Silvestri配樂。

Ready Player One

暢銷科幻歷險搬上銀幕

30年前,人們根本難以置信可以登入電腦創造自己的簡介,實時與世界各地的人聯繫。那如果,此刻的30年後,你可以登入電腦創造自己的化身,在無盡的虛擬世界裡與人互動呢?可有考慮到這樣的可行性和可見的危機。

這是埃諾斯奇連(Ernest Cline)筆下暢銷書《Ready Player One》的設定,成功吸引到創意無窮的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注意。他說:「這是一個穿梭於兩個截然不同世界的浩瀚歷險。我認為埃諾斯奇連是個有遠見的人,他寫下我們正朝著的虛擬現實革命的不久將來。」埃諾斯奇連歸功於史匹堡為他的首本著作帶來深厚的影響。他說:「我很難準確地說明史提芬史匹堡的作品對於我的人生和興趣有多深遠的影響,但要是我沒有看著他的電影成長,一定寫不到《Ready Player One》這本書。就跟所有成長於7、80年代、熱愛電影的影迷一樣,他的作品已經成為我人生的一部分。他的作品薰陶了故事的設定和我的寫作風格,整本書都透露著他對我的影響。」

《挑戰者1號》設定於2045年,人們可以進入一個叫綠洲的數碼世界,去到不同領域,做盡一切喜歡的事,化身自己揀選的人和物。人們在現實世界受盡失業、貧窮、人口爆棚與及絕望的困擾。史提芬史匹堡說:「逃到虛擬世界是最美好的時刻,你可以透過化身過著非凡生活。一切只需要你的想像,就能令你遨遊於綠洲。但當你逃避現實的同時,也剝奪了自己與其他真人的接觸。因此,故事富娛樂性得來,也帶點對現實的批判。」跟導演合作了超過20年的監製姬絲蒂瑪歌絲高桂格(Kristie Macosko Krieger)補充:「電影特別之處是,在連場動作之中,帶出了既適時亦不朽的動人主題。這是個關於年青人的故事,講述了友誼、發現初戀、對於自己和別人的包容。這是齣史匹堡式的典型科幻大片。」

埃諾斯奇連透露故事靈感來自於他少年時期的喜好。他說:「最初的構思來自雅達利(Atari)的遊戲《魔幻歷險》(Adventure),它是第一個引入彩蛋的電子遊戲,遊戲的設計師Warren Robinett在遊戲了設置了帶有自己名字神秘關卡。這是我第一次在虛擬世界找到設計師埋藏在內的事物。這是個令我記憶猶新的經驗。我也是羅爾德達爾(Roald Dahl)的死忠粉絲,特別是《朱古力獎門人》小說。有一天我忽發奇想,如果Willy Wonka是個電子遊戲設計師,而非糖果製作者會怎樣?我開始想像這個古怪的富翁會為他的繼承者設下怎樣的謎語和難題,我知道我正在構思一個了不起的故事。」

埃諾斯奇連筆下的古怪富翁變成詹姆士哈勒代(James Halliday),綠洲的孤僻聯合設計師,角色由馬克懷倫斯飾演。導演說:「整個世界都活在他想像中,他建造整個虛擬世界的想像。但他沒有繼承人,於是他在臨終時遺下一個比賽,比賽分成三關,每關的第一個勝出者可以得到一條鎖匙,然後找出藏在綠洲某處的彩蛋。」

哈勒代在世時為人們提供了逃離現實的機會,死後,他為人們的未來帶來希望,在遊戲中藏下另一個奪寶遊戲,以他豐厚的遺產和綠洲的完全控制權作為獎品。導演說:「觀眾一定可以想像得到,每個人都想盡方法找出彩蛋,包括我們毫不起眼的小英雄韋德瓦茲(Wade Watts)。」

勝出比賽就能成為人生終極贏家,韋德每日睡醒就開始破解線索,因為群眾都大叫著「先得鎖匙,先奪彩蛋」。可是,比賽並不只是個尋寶遊戲,他和朋友(統稱High Five)逐漸察覺比錢更重要的事情正面臨危機。飾演韋德瓦茲的泰舒利頓(Tye Sheridan)說:「企業巨頭創線企(Innovative Online Industries),即是 IOI想取得綠洲,令他們可以得到一切的控制權。我們五個的角色叫做『獵蛋客(Gunters)』,是彩蛋獵人也是現實生活中的失敗者。你會為他們打氣,因為他們都是以正當的原因參賽。他們希望勝出比賽去拯救綠洲。」

《Ready Player One》在2011年8月出版時已經成為熱話。小說不單只滿足到讀者的期望,還超越他們預期般的精彩。這本《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一位小說更於全球50多個國家出版。其實,早於小說發售前,拍成電影的計劃已經落實。監製當奴戴賴恩 (Donald De Line)憶述:「我在小說出版年多前已經率先看完,小說極之出色。我相信故事一定吸引到眾多讀者,因為每個人都能在小說的世界找到屬於自己的共鳴。你不需要是個電玩玩家,因為你一定能體會到故事關於人性的描寫和韋德瓦茲成為英雄的歷程。而且故事中的歷險非常精彩,還有當中囊括的各種流行文化。」

所有參考都是來自一個與埃諾斯奇連特別聯繫的時代 – 1980年代。他解釋:「哈勒代以自己喜歡的事物創作了遊戲,令我非常興奮,因為我發現他的熱情與我一樣。對我來說,80年代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成長階段,因為那是我作為青少年的10年。這也是我第一次買到家庭電視遊戲機和第一部家庭電腦的年代。這也是網絡時代的開端。我好奇小說會否只吸引到與我年紀相近,留戀80年代的人。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故事也反映了我們現今的生活。幾乎每個人都有一個真實身份和一個用於社交平台的虛擬身份。跟故事用的化身不一樣,你可以根據你希望別人怎麼看待去塑造自己的虛擬身份。」

監製丹法華(Dan Farah)是埃諾斯奇連的長期拍檔,也是受作者信賴的小說第一個讀者。他補充:「我很榮幸埃諾斯跟我分享了小說的初稿。由一開始我就感受到故事與流行文化的聯繫。隨著時代發展,我們好像越來越抽離現實世界中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我們會傳訊息、貼文,我們透過社交平台與人保持聯繫,跟進別人的生命。小說預視了如果我們繼續長此下去的社會會變成怎樣。這只是個故事,但卻沒有完全脫離現實。故事展現了我們未來的可能面貌。」

編劇扎克班恩(Zak Penn)透露巧合地他因為其他合作計劃,早已與作者熟識。他說:「我正在籌備一個關於雅達利沒落的紀錄片,然後有人叫我接觸埃諾斯奇連,於是我們見了面,我們在劇本落筆前已經是朋友。」埃諾斯奇連說:「扎克的第一稿就已經捕捉了我小說的神髓,同時故事也電影性十足。他作出每一個改動也友善地咨詢我的意見。他的初稿吸引到史匹堡閱讀我的小說。這是個美妙的合作過程,我很感激扎克為著將《Ready Player One》搬上銀幕而作出的貢獻。」

有了劇本的初稿,是時候找來領軍的舵手。監製當奴戴賴恩說:「我們知道我們需要一個出色的說書人,不論視覺上還是劇情上,一個能夠駕馭技術的導演,史提芬史匹堡明顯就是最佳人選。當然,他一直是每個電影製作人想要合作的首選,但現實是,要經歷多少難關才能得到他首肯?但有夢想還是好的。所以我答應試試把計劃交到史匹堡手上。他看完立即就愛上故事。」

史匹堡說:「他們寄了小說,還有劇本給我。我先看了劇本,並看得如痴如醉,沉迷於這兩個並存世界的構思。之後我看了小說,故事非常震撼,因為情節富有深度和層次。故事既神秘、又驚險,也惹人共鳴。我立刻就答應了!」

埃諾斯奇連和丹法華都認為由史匹堡導演有如夢想成真。監製丹法華解釋:「當你與史提芬一同在片場的時候,你會不能控制地感到懷緬,因為你很清楚這將會是一輩子都會懷念,想一再渡過的時刻。」編劇埃諾斯奇連補充:「直到現在,我仍然感到很夢幻……驚喜不已。」

這也是一眾演員的同感。戲中飾演韋德瓦茲好友艾川(Aech)的莉娜韋斯(Lena Waithe)說:「史提芬史匹堡奠定了我這一代的電影,改變了我們的文化。我認為如果有人將他所有電影作品放入時間囊,等於令人理解到世界的演變和進步。所以,能夠成為他作品的一部分對我和我們來說有深刻的重要性。」

將小說搬上大銀幕,製作團隊確保了忠於原著和書迷。導演說:「但,每一部小說由文藝作品變化成電影必須經歷改編。我認為我們得出了最合適的元素去講述一個非常出色的故事。」編劇埃諾斯奇連保證:「我們為電影濃縮了很多情節,改動了一些編排,但這仍是我的原創故事。當小說的書迷問到時,我叫他們無需擔心,自史提芬史匹堡落實執導這齣電影後,我就沒有擔心過。」其中一個改動有關導演。他解釋:「小說提及了很多我在80年代導演監製的作品,但我不希望電影好像我的回顧展。我們保留了幾套作品在電影,但也囊括了那個年代其他電影製作人、藝術家、時裝設計師和音樂人的作品。」

製作團隊與視覺特技巨匠ILM 及 Digital Domain合作,帶領觀眾進入精彩的綠洲世界。為了進一步強調綠洲和現實破落的世界明顯的差異,導演在實景拍攝現實世界,虛擬世界則以數碼攝製。導演說:「要用大銀幕呈現綠洲的層次,是我從影以來最複雜的其中一個任務。虛擬世界包括動態捕捉、真人演出、電腦動畫等……就好像同一時間製作4齣電影一樣。」

導演更用上最先進的虛擬現實器材拍攝綠洲的精彩世界。監製姬絲蒂瑪歌絲高桂格說:「利用VR頭盔,導演可以進入數碼片場,看到環境的360度,想出攝影機的角度,他會如何拍攝。這是我們的首次嘗試,為導演打開了更多可能性。但這也是個困難的過程,所以,我很慶幸這套電影由他主理。」縱使運用上最先進的技術,導演強調:「我從不會以展現科技去拍攝電影,我只是為了將故事更完美展現而去運作新技術。技術是為了幫助此類電影製作而出現,但同時在應該專注於故事和角色發展時消失。」

角色簡介

The High Five

從外表,韋德瓦茲並不是傳統的英雄印象。導演說:「我在80年代監製或導演的所有作品,都是以失敗者作為英雄。韋德明顯就是個失敗者。他很聰明,但過著被剝削的生活,處於人生的低谷,他的父母雙亡,與姨姨和現任男友住在破舊的垂直旅行車停車場。他只有從嘗試在綠洲勝出哈勒代的比賽去找滿足感。泰舒利頓說:「韋德非常祟拜詹姆士哈勒代,花了大量時間研究他生命的每個細節,嘗試找出可以幫助他率先找到彩蛋的線索。」

韋德是第一個在戲中展露真身的彩蛋獵人。一進入綠洲,他就會變成化身帕西法爾(Parzival),名字啟發自找出聖杯的騎士之名。泰舒利頓這樣形容角色:「韋德和帕西法爾是完全不同的人,帕西法爾非常能幹,韋德並不。韋德是個怯懦的人,怕醜內斂,帕西法爾自信大膽、足智多謀、技巧十足。」帕西法爾也更喜歡交際。導演說:「他的朋友全都在綠洲。他從沒見過分身以外的真人,他卻樂在其中。一切他在乎的都存在於這艘虛擬機上。」

帕西法爾最要好的朋友是艾川,莉娜韋斯形容那是個半人半機械。他有健碩的肌肉,也很有型。艾川是綠洲最頂尖的機械師,可以建造和修理任何物件。這只是我的角色為她自己塑造的人格,同時,她一直向戰友隱暪著秘密。」Lena Waithe用了「她」洩露了角色的秘密。導演說:「艾川原來是海倫(Helen),一個非裔美國女生,她因為一些原因為分身選擇了不同性別。」

莉娜韋斯續說:「我認為海倫不希望別人根據她的性別去批判她,或否定她的能力,我明白她的感受。作為男性,有好多事情都不會被質疑,就好像她是一個出色的機械師這個事實。我很欣賞這個角色的深度。我喜歡這個角色是雌雄同體,是非常前衛的想法,也反映了我們現今的生活。我們可以自己決定自己的身份。」導演說:「莉娜是個自然的演技派,她的演出無懈可擊。她使海倫成為我們最喜歡的角色之一,集強勢、前衛和幽默於一身。」

雖然帕西法爾和艾川是好友,帕西法爾堅持在賽場上他寧願孤軍作戰。但一切隨著他遇上雅蒂米思(Art3mis)而改變,她出乎意料之外打開了他的心窗。以希臘的狩獵女神為名,雅蒂米思是以厲害的比賽方式聞名於彩蛋獵人中的傳奇。飾演雅蒂米思真身莎曼珊(Samantha)的奧莉菲亞谷卡(Olivia Cooke)說:「雅蒂米思剛強無懼,非常積極,有點殘酷。但她參與比賽的原因跟其他彩蛋獵人不一樣。她因為自身經歷知道如果綠洲被IOI操控會有多可怕,所以她為了大眾的利益著想而想勝出比賽。跟其他人和他們的分身不同,莎曼珊和雅蒂米思除了外型有點差異之外,基本上是同一個人。但性格、目標和價值觀上,莎曼珊盡量與化身保持一致。」

詹姆士哈勒代設計的第一關是穿梭於虛擬紐約市的無約束賽車,這個比賽沒有任何人勝出過,那些越是發狂的人,往往犧牲最多。

比賽開始時,帕西法爾因為傳說中的雅蒂米思排在他旁邊而著迷。她駕著《阿基拉》的金田電單身,而他則駕著《回到未來》的經典車DeLorean。奧莉花高姬說:「帕西法爾一直暗暗傾慕她,但雅蒂米思一直沒有留意他,直至他在比賽中證明了自己的實力。這是他們戀情的開始。一開始,她以為他立心不良,為了自己的得益而想勝出比賽。其後,她發現他真心關懷別人,想保留哈勒代創造綠洲的理念,令她驚訝不已。但,雅蒂米思仍然以獎項為目標,直到帕西法爾勝出第一關,然後IOI趁機作亂。就是這個時候莎曼珊認為她要與韋德見面。」

可是,韋德並不知道莎曼珊的來意,更不明白她打的招呼 - 「歡迎來到反叛黨,韋德」。導演說:「這個故事其中一個迷人之處是,當這些只認識彼此化身的人,以真人身份相遇。當他們終於在現實世界聚首時,他們都有有趣的發現。」泰舒利頓補充:「我喜歡《挑戰者1號》帶出了接受自己這一個重要訊息。電影中的英雄都是不同類型的人。你的種族、性別、年齡和外型並不重要。」

奧莉菲亞谷卡先於泰舒利頓獲得角色,他因與奧莉菲亞出色的默契而得到角色。監製姬絲蒂瑪歌絲高桂格說:「我們已經99%肯定泰是我們的韋德,但我們仍然要他與奧莉菲亞試戲。他們一開始,我們就知道他們是韋德和莎曼珊的最佳人選。」

帕西法爾是5年來第一個亦是唯一一個在綠洲排名榜首的人,他立即就成為名人,和目標。IOI的領導人諾藍索倫托(Nolan Sorrento)視韋德為威脅,大大提高了遊戲的風險。導演說:「索倫托不希望由新手贏得哈勒代的財產。他希望據為己有,會用盡一切方法阻止韋德。於是,韋德要團結戰友比IOI的玩家兵團六數人(Sixers)更快勝出餘下兩個關卡。

High Five由此誕生,成員包括:韋德/帕西法爾,莎曼珊/雅蒂米思,海倫/艾川,大刀(Daito) 及阿細(Sho)。

森崎溫(Win Morisaki) 扮演大刀,一個厲害的日本武士,非常擅長劍道和武術。他的化身是個禪系青年敏郎(Toshiro)。他說:「我在日本試鏡,然後到洛杉磯與導演見面。當他們告訴我選角成功時,我難以置信。這是我第一齣荷里活電影,我非常興奮。」

新人趙家正(Philip Zhao)扮演阿細(Sho),一個強勢的忍者,他的真身叫阿蘇,他的真實年齡令他的朋友驚訝不已。這位少年演員在數千名試鏡者中脫穎而出。趙家正說:「阿細是個囂張的11歲男生,討厭因年齡被武斷。他祟拜大刀,並扮成大人去掩飾真正身份。憑藉超越年齡的勇氣和成熟,Zhou贏得朋友的尊敬。」

導演說:「我很喜歡與年青演員合作,所以我很高興找到泰、奧莉菲亞、莉娜、溫及家正參演。他們演活角色,為角色帶來更多層次,這一直是我所期望的。」

綠洲創世者

綠洲由詹姆士哈勒代創造。因為他為了絕望的人們提供了一個逃離現實的出口,哈勒代被萬人祟拜,特別是彩蛋獵人。他們認為自己探索綠洲是為了了解詹姆士哈勒代的大小事情。他過世的時候,這個著名的億萬富翁,透過自己的經歷,每一件歷史事件,每個喜好,每一次優勝,每一次後悔,為所有人留下了自己所有財產。將遊戲的線索埋在綠洲的某處。

飾演詹姆士哈勒代及主持遊戲的魔術師化身安納極客的馬克懷倫斯說:「這個角色深不可測,很有趣。他是故事的催化劑,他的存在感也貫穿整個電影。哈勒代很少現身,卻令人想一直追看他的傳奇。」

《挑戰者1號》是馬克懷倫斯與導演的第三次合作,導演說:「馬克將哈勒代演得很精彩,有點脆弱又帶點內斂。他創造了一個角色非常親切,又深得我心的角色。」馬克懷倫斯很歡迎再次與導演合作的機會。他說:「當你重覆與一個人合作,你可以嘗試不同方法,冒一點險。但與史提芬合作最有趣的是,當有突發事發生的時候,例如一場戲走錯了方向,或是作出了爆肚演出。他會很興奮,也鼓勵這樣的演出,特別對這種需要運用很多新技術的電影尤其可貴。」

綠洲是哈勒代的心血結晶,他與好友歐格莫洛一起打造,他也是他們公司群聚遊戲的拍檔。監製丹法華解釋:「哈勒代及莫洛兩個都是天才和摰友。哈勒代熱愛電腦,但卻不擅長人際關係,這是他與韋德的共通之處。但莫洛卻與他截然不同。」飾演歐格莫洛的西蒙柏奇(Simon Pegg)說:「哈勒代是綠洲背後的創作主力,歐格則幫助它化為現實,將他的創意帶向大眾。他們的友誼持續多年,直到他們的關係變得複雜。可以演這樣的角色很難得。」

在群聚遊戲的早期,綠洲還是個雛型的時候,哈勒代和莫洛有一個過份熱心的實習生。他的名字是諾藍索倫托。

IOI

諾藍索倫托在群聚遊戲捱過了一段慢長的打雜生涯。飾演角色的班曼德森(Ben Mendelsohn)說:「諾藍一開始其實並不如意,但他最終成為了世界第二大企業創線企的話事人。他們控制了玩綠洲的所有裝備。換句話說,你要面罩、盔甲和手套都要找上我。」

可是,即使掌握了大權和身家豐厚,奸詐的諾藍索倫托卻不滿足只是第二位,誓要奪得綠洲。他用盡一切方法要勝出哈勒代的比賽,但他卻沒有親自落場。他有許多資源,他可以用錢僱用數以千計的玩家,送他們到綠洲,為他找出那三條鎖匙。

諾藍索倫托的大軍叫六數人,因為他們全以數字作名稱,沒有名字。為了裝備六數人有足夠的資訊,他更設立了由一班年輕男女不分晝夜破解哈勒代秘密的特別部門。但真正的彩蛋獵人,例如High Five,卻不會出賣自己。編劇埃諾斯奇連說:「韋德及其他彩蛋獵人知道如果由IOI控製綠洲,整個虛擬世界的生態都會改變,由會斂財的大企業贏得控制權,會奪去他們的自由,令他們恐懼。諾藍是沒有靈魂的企業家,對他來說,只為了錢和控制權,對綠洲沒有感情。」

諾藍索倫托在接受《挑戰者1號》的選角前,導演已經是他的影迷。他說:「我透過電視劇《Bloodline》第一次認識班,我立刻就喜歡上他。我對自己說,無論如何都要與這位演員合作。班是個收放自如,有深度的演員。他可以演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演譯方法。」這種欣賞是雙向的。班曼德森說:「如果你熟識導演的作品,再與他合作過,你就會感受到他有與生俱來的電影觸覺,場面的變換,情感的高潮,故事的節拍等等。在電影製作的範疇,他是話事人。沒有人有他這樣的才華。」

即使六數人和背後的團隊無間斷嘗試,索倫托仍然沒有勝過韋德的勝算。他僱用了兩個冷酷的打手,處理不同範疇。一個是由T.J.米勒(T.J. Miller)聲演的賞金獵人i-勁(i-R0k),負責在綠洲跟蹤帕西法爾。這個角色非常危險,他全身戴上盔甲,除了整個軀幹都是可怕的尖牙的頭顱。另外,IOI的保安總管芬納爾薩多嘗試在現實世界找出韋德瓦茲。飾演芬納爾薩多的漢娜莊卡文(Hannah John-Kamen)說:「她是個目標為本的女性。她誓要用盡方法去阻止韋德和他的朋友勝出比賽。芬納爾是小說中沒有的人物,因此我沒有參考。但當導演向我解釋角色時,他說那是一個不會想介紹母親認識的女人。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只有芬納爾和i-勁兩個沒有穿梭於虛擬和現實世界。

先進技術捕捉演員演出

透過動機捕捉和電腦動畫,演員不單扮演在現實世界的角色,還可以將他們的化身形象化。

ILM的 VFX 視效總監Grady Cofer說:「化身的設計需要很多功夫。ILM在製作初期就開始參與,與美術總監和戲服設計師合作將他們設計的雛型加以進化。我們要一直記得這些化身都是虛擬的,但由真的演員驅使。」ILM的 VFX 視效總監Roger Guyett同意道:「要將演員的不同個性帶到角色中,對導演和我們都非常重要,當我們越了解他們,看得越多他們的演出,令我們也隨之改變了我們的設計。」

動畫總監David Shirk說:「雅蒂米思是個有趣的角色,因為她有一對大眼睛,令人一望去就被吸引住,有精靈的氣質。帕西法爾是其中一個最難定案的角色,因為他有很多不同面貌。他要似一個平凡人令觀眾覺得親切,他要是個英雄,但也是個年青人,他要吸引得來不過於靚仔。這真是個漫長的過程去得出一個設計既配合角色之餘又令所有人都喜愛。」艾川的設計在真人和化身之間的落差最大。視效總監Grady Cofer說:「美術總監Adam Stockhausen設計出多個出色的造型。艾川是個機械人,他的機件是角色創作的起點。他的皮膚有點像犀牛皮,頭有魔鬼魚圖案。這些外觀上的選擇都足以反映海倫在綠洲的身份。」

Digital Domain負責獲取動態捕捉數據和頭戴式攝影機的片段。演員要在近乎空置,只有黑色畫布,畫上網格線地板和簡單佈置了必需道具的片廠中拍攝。由化身到他們身處的環境都全由ILM團隊負責設計。幾位飾演High Five隊員的年輕演員都異口同聲認為拍攝過程非常有趣。奧莉菲亞谷卡說:「這是演員一個最好的測試,因為你要完全靠自己的想像演出。你不能依賴外界去投入角色,因為你身邊一無所有。拍攝最好的地方是,因為這是個嶄新的手法,令一同參與的我們都團結起來。」莉娜韋斯補充:「你只有邊做邊學動態捕捉,雖然需要點時間適應,但你一定會愛上。當你穿上佈滿小點的連體衣,戴上裝有攝影機的頭盔,一開始可能有點可怕,但好處是我可以為所欲為。」

導演在今齣電影中用上了最先進的VR技術執導虛擬世界的部分。他帶上VR頭盔,可以環顧整個數碼片場,以化身走進片場,計劃拍攝流程。他解釋:「綠洲的每個場景都是虛擬的,於是,他們為我製作了一個化身,令我可以走進那個空間,看清實際的場景。當我想到可以如何拍攝每一場後,我叫演員都帶上眼罩,要他們感受一下他們會身處的環境。否則你只會茫然地在一間裝上攝影棚的房中演戲。這樣在空無一物的環境下靠想像行事,不論演員和導演也會感到迷茫。但帶上眼罩,我們就不用想像。我們只需要在拍攝時記著場景的樣貌。」導演在拍攝時更特別用上為他而設的特製虛擬攝影機架,令他可以調較不同角度拍攝。拍好之後,導演會去到V-Cam棚回看拍攝了的畫面。

所有動態捕捉數據和頭戴式攝影機的片段都會送到ILM製作最後的動畫和描繪每個角色。他們用上面部捕捉系統去複製演員演出的每個細節。如果導演認為角色不能帶動他的情緒,他就覺得製作不合格。於是,視效團隊要盡力保留原本演出的神髓。

一個只受想像限制的國度

ILM也負責呈現整個綠洲虛擬世界。美術總監Adam Stockhausen說:「綠洲的最大難題是我們要由白紙開始。整個世界都全靠我們的想像,我們究竟想要這個世界的內容是怎樣?怎樣連繫故事和角色,而又可以令人入信是個難題。」

哈勒代的三關比賽的第一關,是在虛擬紐約的賽車比賽,沿途危機處處,有些更是啟發自流行文化。這場戲對美術及VFX團隊同樣棘手。他們以紐約市為藍圖,我們將曼克頓大橋接到自由島,就像過山車一樣。街道不停移動,場面有如身處於彈珠機內。

雅蒂米思的電單車在比賽中撞毀,帕西法爾帶她到艾川的車庫維修。對於精明的戲迷,他們會在車庫找到很多亮點,包括多齣著名科幻片的經典座駕和船隻,當中最搶眼要數大鐵人。

帕西法爾和雅蒂米思在綠洲知名的夜店騷動球第一次約會,他們在空中起舞。要令角色可以飛,泰舒利頓和奧莉菲亞谷卡在特設片場中被吊起。但旋轉和打筋斗的畫面則由替身負責。

關於詹姆士哈勒代的生平全都儲存於啟發自《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的圖書館,並由英式管家負責管理。

殘酷的現實世界

製作團隊利用了不同手法去呈現美妙的虛擬世界和殘酷的現實兩個國度。拍攝由綠洲轉向現實世界時,導演由數碼攝製改為實景拍攝。

攝影師Janusz Kaminski利用不同攝影機去呈現兩個世界的分別,也用上不同色調去區分。綠洲用上濃烈的色彩去表現緊湊的視覺體驗,但現實世界的色彩就較單調,沒有鮮艷的顏色。現實世界唯一亮眼的是塗鴉,角色存在於兩個世界,我們認為塗鴉代表了綠洲式的個人展現,因為在綠洲他們不是以名字代表自己,而是以化身代表自己。於是,這是個低調的方法將他們的化身帶到自己的現實生活。塗鴉也是對IOI的控訴,一個反抗的象徵。

電影在「層層疊」般的旅行車場中展開。那裡是個人口稠密的環境,但人們都住在這些流動車輛內而非公寓。製作團隊在片廠搭建了這個場景,並動用了60多部旅行車,利用大塊的鋼支撐結構。搭建這個場景的最大難道是,要確保有3層樓高的結構足夠安全。於是,製作團隊請來一名建築師去設計整個場景的結構。

拍攝好的實景部分後,Digital Domain的視效團隊負責將場景在大銀幕無限伸延。旅行車場更要拍攝一場爆炸場面,特效團隊要精密計劃好程序,務求一take完成。整個場面有28個爆破點,每隔5秒爆一次,產生巨大的火焰和大量碎片,最後整個場景倒塌,再加以數碼後期,令場面更加震撼。

在旅行車場的外圍有大量廢車。韋德將一個殘破貨車變成自己的私人空間,將自己的珍藏全都存放在那裡。

至於韋德的戲服,戲服設計師Walicka Maimone說:「因為他沒有很多錢,所以他沒有華麗的衣服。他穿著的T恤可能也是自己製作的。衫上的網格圖案反映了他對哈勒代的奪寶遊戲有多沉迷,而他的衣著也充滿80年代風格。」而詹姆士哈勒代的T恤也同樣展示80年代的流行文化。雖然兩人都喜歡80年代打扮,卻各有不同風格。因為戲服設計師認為每一代都有自己的潮流,即使同樣是80年代的衣物,每一次出現於新一代眼前,都會受到新一代的潮流所影響。

而進入綠洲的高科技器材則由多個部門一起構思而成。製作團隊都很高興可以嘗試設計和預計30年後的觸覺裝備。他們由現有的裝備作為參考開始設計。設計的最大進步是號稱「綠洲的第二層皮膚」的豪華X1 Boot Suit。製作團隊希望用一樣不存在的物料製造,一開始的設計是全透明可以透視到內裡高科技零件的緊身衣。導演不如用像素解析,因為那是可以與皮膚直接交流的元素。所以,韋德的緊身衣由像素解析,電線和透明外層組成。

戲中所有的戲服設計都經過長時間討論,未來會是怎樣,再考慮了小說,及現有的科技和科學革新造成。

IOI總部的分為Loyalty Center、六數人戰鬥室和諾藍的辦公室。諾藍索倫托辦公室的中央是他半球體的王座,有各種控制器近在他的指尖。他在這樣舒適的環境進入綠洲,並計劃如何奪得綠洲。

有一幕結合了真實和虛擬世界,索倫托邀請了帕西法爾到辦公室,他立刻以全息影像被送到目的地。視效總監要將韋德的化身呈現於真實世界,他想到利用全息影像。導演大讚特效的效果,是戲中其中一幕最震撼的畫面,比他預期還要好。

六數人戰鬥室內一班穿著制服的六數人每日24小時都輪班走上個人的遊戲架上,嘗試勝出比賽奪得彩蛋,所以他們卻不能從中得益。

IOI的總部債務中心由無數的細小單間組成,單間鎖著一個人穿上IOI派發裝備的人,他們要到綠洲工作以抵償債務。編劇扎克說:「債務中心其實就像債務人的監獄,這是個騙局,那裡的工人根本沒可能完全償還債務。你一進了去,大部分時間都出不了來。」

Ready Player One

不一樣的歷險

《挑戰者1號》拍攝完成之後,漫長的後期製作隨即展開。ILM及Digital Domain團隊傾力製作令導演滿意的複雜視覺效果,導演隨之與長期拍檔Michael Kahn及剪接師Sarah Broshar一起為電影剪接。

電影的配樂由Alan Silvestri負責。這是他與史提芬史匹堡的第5次合作,之前他一直為史匹堡監製的作品,今次是首次為他的導演作品配樂。導演認為Alan Silvestri是能夠製作出80年代質感樂曲的最佳人選。史提芬史匹堡透露:「電影隱藏了幾顆音樂彩蛋,但Alan的樂曲完全創新。他將劇情和角色不同的主題連貫起來。這就是音樂和電影的夢幻配合。他的音樂有令人振奮的腎上腺素,使《挑戰者1號》氣氛高漲。」

導演總結:「我希望電影是那種歷險,那種不斷加速向前,令你穿梭於未來時血脈沸騰的電影。」

資料提供:華納兄弟影片公司